现代诗,古诗词,散文,小说 创作中~

发布新日志

  • 《记知青书画摄影展》无声胜有声

    刘洁成 发布于 2020-01-12 13:42:39

    《记知青书画摄影展》无声胜有声

    文/刘洁成

             最近很懒,原先不想说话,只想推几张图片,但他们说公众号不能光发图片,必须至少发表600字。那就唠个600吧!

         有朋友认为我们知青文化活动的文友是“进步”群体,其实并不是。我这种愤世嫉俗、一天到晚“黑白讲”的落后分子混迹其中,跟大家逗阵了几年没有违和感。这个集体兼有包容性: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人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都不会阻止别人的见解。

         这个知青文化活动群体,有很多属于厦门知青中有才华的那部分(当然还有许多知青精英存在于其他领域或深藏不露。)当年如果允许这些人有另一种活法,他们的成就绝非就此。

    我走进位于美术馆的《厦门知青书画摄影大展》展厅,所谓高手在民间,大展厅的作品可以用恢弘大气来形容。这里面的每一件篆刻、书画、摄影都是技术活,是回忆录,是永不消逝的魂!它们重现了前半个世纪!

         蒋彩伟前辈把我领到了我的头像面前。我的形象糟透了,这不是摄影师的问题,施建初先生是捕捉大师,他已经尽力了。我平日不敢照镜子,觉得看我自己的照片,是一件很残忍和艰难的事。现在我手足无措地站在我旁边,林虹兄帮我和我拍了照。

    走过一张张黑白影像,凝视着一张张年轻面容,那些鲜活的昨日种种,早已随风飘走,眼前又纷纷再现……

         我这人欠文化,但我现在歪着头,假装很懂的样子,端详着挂在墙上的篆刻、书法和画作,感觉作品很不错!这年头,有实力的人叫牛逼,就像这些作品的创作者;没实力的人叫装逼,像我一样。

         我喜欢知青老伙伴,喜欢现在的知青文友。

    我爱想起知青年代,我诅咒知青年代!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给时间时间,让过去过去……

     

    写于20200111


  • 庚子近了

    张肇彭 发布于 2020-01-19 07:50:07

    庚子近了

    装修未告成,节庆怎招迎。

    好洁人荷累,忘劳自卫生。

    风传春运紧,云逼夜筹明。

    愧见楼窗白,出围枝叶横。

  • 中华街道镇海社区侨联组织侨胞春节联谊活动

    江清良 发布于 2020-01-17 22:38:52

    中华街道镇海社区侨联组织

    侨胞春节联谊活动


  • 年味渐浓

    庄子吴 发布于 2020-01-17 17:00:28

    期考结束了,成绩也出来了,连讲评考卷的事情也基本搞定,这个时候,突然觉得放假很近了。

        是的,快放假了,天气有点冷,可以感觉到瑟瑟寒风吹过来,人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冷噤,走在街上,看到的行人似乎每个人的步履与平时不太一样,有人是带着孩子到处闲逛,这些孩子一看就是小学生,放假了没事干,到处溜溜;而有的人似乎在这个时候为过年忙着,忙着多赚一点钱,忙着七七八八的活计,可以看到几乎每个人的脸上的表情跟平时的严肃比,多了几分轻松,多了一些快乐;街上四处可见摆着卖春联的摊位,红红的场面,似乎又让人不知不觉地与年味联系起来。这个时候如果你想到市场里逛逛,你会发现有些商品价格提高了不少,如果你到理发店,都会发现价格都提了五元,而且人还很多就,你还排不上号,你得预约;如果你的爱车要去清洗一下,价格也比平时高了一些------这是惯例,几乎每年过年前,商家都会用这种方式来迎接春节的,美名其曰过年啦,大家辛苦啊。这个时候,如果你细心观察还会发现有些别店铺在这个时间已经歇业了,看着大门紧闭的店铺门,估计是这个老板回老家,路程比较远,辛苦一年了,总得在春节来临之前好好地给自己放一个假,好好地享受春节带来的美好。

        那些去年上大学的学生放寒假了,他们也从四面八方回到母校来探望我这个老师,在跟他们开心聊天的时候,其实都知道他们的回家过年了,他们正开始享受这个美好的寒假,也正准备好好地过他们读大学之后的第一个春节。

        人身处这样的一种氛围里,你会不知不觉地感觉年味渐渐逼近,你会觉得自己本来平静的那颗心,不可能安然不动,你会情不自禁地拨动自己的情感的琴弦,弹奏出春节的美妙乐音,你会悄悄地让自己的思想插上翅膀飞到即将到来的那个春节,那个值得自己期待,值得自己向往的春节。
  • 一江山岛登陆战

    历史上的今天 发布于 2020-01-18 12:16:43

    一江山岛登陆战


           在65年前的今天,1955年1月18日(农历1954年12月25日),一江山岛登陆战。


    一江山岛登陆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首次投入机群掩护登陆部队


           1955年1月18日,为了打击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实现中央军委解放浙江东南沿海岛屿的决心,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以步兵1个师、各种类型舰艇137艘、航空兵22个大队,于1月18日发起了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整个一江山岛渡登陆作战历时10个小时,共打死国民党军519人,俘虏567人,击沉军舰3艘,击伤4艘。一江山岛被攻克后,盘踞在大陈各岛屿的国民党军失去了外围屏障,被迫在美国武装力量掩护下裹胁岛上居民近二万人逃往台湾。


           一江山岛渡海登陆作战,虽然规模不大,但影响深远。这是我陆、海、空三军首次对近海岛屿之敌的联合作战,取得了非常宝贵的协同登陆作战经验,为全部解放浙江沿海岛屿打响了胜利的第一炮。


  • 《流浪2020》:四,弥勒斋门口写春联!

    william 发布于 2020-01-17 23:55:56

    《流浪2020》:四,弥勒斋门口写春联!

                                           ——“一路上有你们”之感言。

     

    因为厦门网被太多的政治因素在左右言论,我心底亮堂着,却从来不敢有奢望,尤其想指望海博恢复她十年前的平民本色,恐怕只能属于前世今生的传说?但是,在这个2020的春天,俺们的郑教授作为海博的台柱子,就是来到了集美大社,为民间的弥勒斋、海博的冰锅、胡八兄站台,实际也帮流浪的我站台,让我们为大社老百姓写一写春联哦:

     

    郑教授如同江老爷子一样颤巍巍,但是脑袋还是灵光。大家可能熟悉他的茶说、邮票世俗文化而已,实际上关于“香格里拉”著作的翻译,让他具有不同于普通文学家的雪月风花,他的心里面是有一个“中国梦”;到了九十年代他幽默机智的脑筋急转弯之类的写作,让他走进厦门当下青壮年读者的心里,根植于闽南文化的土壤了。当然,他的低调出场还是引来众多旧日粉丝哦。可能他有点累,经常偷偷滴溜出场子,到大社免费的图书馆走走,而且让我免忧,说这是在这华侨旗帜故乡的大街小巷,他说不会迷路。

    冰锅兄这日乃海博义写春联的队长。刚从深圳回来的他,一身蓝色锦缎的汉装,一杆柔软的毛笔,一口的南腔北调,始终是义赠春联的主角。他在斋堂里,还和红歌队长交流唱歌心得。曾经与斌哥一起在海沧新安、永春等地义赠春联,他每一次参加书法活动,都如明星一样地热场。记得早年我曾经给大家极力推荐过,他实在就是个网络书法红人。

    胡八兄乃地地道道的体制外名人,却意外于去年获得了国家级的篆刻指导奖项。他所带的四所小学的小学生,得了不少的一等奖、二等奖。他的学生作品,装订成册,十分地精美。很有趣的是,这大社村的老太太都很喜欢他的字,围观与索求,其中一位大声称赞说,这么多的名家,就这老货写的最好。这一幕场景的再现,如同白居易在街头让老太读诗,白居易琅琅上口的抒情诗,据说都是这样写出来地。

    难得博友们远程而来,集美的摄影家海瓜子与山野林子,也来大社捧场。瓜子兄担心我囊中羞涩,还特意携带两瓶高级美酒,待曲终人散之后可助兴。

     

    长期驻点弥勒斋的著名书法家林海明先生,安静深沉地写了第一对春联;

    斌哥激情飞扬,笔走龙蛇,赢得满场喝彩;

    诗人林懋予客串过场,也作了奉献;

    迟到的胡八兄,现场自然吸粉,磁场极其强大,他坚持到最后,在场上写到了最后没有纸张哦。(斋主紧急购纸两次,终于春联纸张用尽。)

     

    义赠春联书法活动结束后,书法家来到另一处“老院子”,原为陈氏小宗。两位漂亮的妹子,拾贝媒体总裁水波与助理幺妹,挽起袖子亲手主厨,方素食之后的书法家们猛进海鲜、鉴赏牛羊、高歌欢愉、杯盘狼藉、而后作揖而别啊。

    古老春节来临之际,情怀、道义、慈善、喜庆的气氛弥漫在大社村的弥勒斋、小巷、古厝、红楼、番仔楼、然后犹如大海潮水一般地翻腾着。

     

    (明天来发布照片哦。)

     

     

     


  • 博友们早上好!今日早餐(2020.01.18)

    金秋送爽 发布于 2020-01-18 08:52:38

    博友们早上好!今日早餐(2020.01.18)

    以上图为今日早餐的拍照

  • 博友们早上好!今日早餐(2020.01.17)

    金秋送爽 发布于 2020-01-17 08:21:56

    博友们早上好!今日早餐(2020.01.17)

    以上图为今日早餐的拍照

  • 小寒节气腊梅花开

    xmsy512 发布于 2020-01-06 21:35:47

    莫怪严凝切,春冬正月交。

    超级大回暖,上海一秒入春,今天直奔21℃。










    2020.1.6 摄于上海古漪园

  • 《厦门志》卷二祠庙灵应殿文件记载

    江清良 发布于 2020-01-15 09:48:01

    《厦门志》

    卷二祠庙灵应殿文件记载

  • 不忘初心110 ——厦门“110宣传日”之一

    黄胖HP 发布于 2020-01-13 08:03:04


        厦门市2020年“110宣传日”活动,1月11日在厦门市公安局前广场举行。这是全国第34个“110宣传日”。今年的活动以“不忘初心110 共建共治享安宁”为主题,旨在集中广泛宣传厦门公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打击违法犯罪、服务人民群众及各项安保维稳工作中所取得的成效,全面展示厦门公安良好形象。
        我们是在厦门网的组织下参加这次活动的。通过参观和参与,让我对110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体会;对人民公安更抱有一种崇敬和感激之情。110这个号码,也许在平时我们还不太感觉到它的存在,也许这一辈子我也没用上过一次;但它却无时无刻不在守护着我们的安宁。这是一种难以忘却的情结,也许它会被流水般的岁月所淹没,但在它在危难紧急关头却会给我们留下刻骨铭心的感动。
        在活动现场,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卢炳椿发表了讲话,市委政法委、市政府办公厅及市公安局等相关单位领导参加了活动。“厦门公共安全”微信公众号也在现场正式启用;同时首批11个厦门市公共安全宣传教育基地进行授牌,10名公共安全宣教团队宣讲师接受聘书、登台亮相,从而拉开全市公共安全宣传教育工作的序幕。

     


        本篇重点介绍在活动现场亮相的先进的警用装备。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武器、装备、设施,让我们看了以后更加增添了自豪感和安全感,同时对不法分子和敌人也是一种威慑。
        特警车辆威风凛凛,不但个子大、结实、霸气,车顶还可发射水炮和催泪弹;车后拖着排爆用的爆炸罐。特警战士在车前和舞台上还给我们展现了队列和特警战术操。现场还展示了先进的排爆服装和排爆机器人、警用无人机、各类枪支和警用工具,引起了许多市民的浓厚兴趣,尤其是那些小朋友,市民们都纷纷举起相机、手机拍照留念。

     

                 

                 

                 

                 

                 


        现场还设置了交通骑警摩托车展区、警犬表演区、消防灭火展示区等,都吸引了很多市民群众前来参观,并体验一把。

     

                 

                 

                 

                 

                 

                 


        最难得一见的是市公安局院内的公安指挥车,它采用德国底盘改装,可从2.5米宽自动变换成4.5米宽,里面设施之先进、豪华,让人大开眼界。这种车辆具备指挥调度,移动通信,数据传输,视频会议,移动警务,应急照明,监视监控等功能;以其良好的机动性、适应性和可靠性,能够为大型安保、布防预警、设卡盘查、应急处突等警务实战工作,提供强大的指挥保障,实现可视化指挥决策,警情传递和人员物资车辆调度。目前我市仅一辆,造价六、七百万元。

     


        我们还参观厦门市公安局指挥情报中心。在110接处警大厅里,我们看到了警官们正在聚精会神地紧张地工作着,他们全天候待命接处警。屏幕显示,仅1月10日一天时间就接警电话总数达6199个。如果说公安机关是一座城市安定和谐的保障,那110指挥情报中心就是这份保障的神经中枢。它收到的每条讯息,发出的每道指令与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都是息息相关的。我们应该感谢他们辛勤的工作!致敬!110!

     

                                         厦门“110宣传日”:不忘初心110 (黄胖HP拍摄)

     

     

     

  • 《流浪2020》:二,了不起的两位台湾老阿妈!

    william 发布于 2020-01-08 19:50:33

    《流浪2020》:二,了不起的两位台湾老阿妈!

     

    首先感恩集美弥勒斋与雨花斋的慈善施粥,它们让鄙人我在没有稿费的情况下,也能够存活于这个美丽而无良的厦门了。而且,在这南方腊月里的春天,我不但可以继续画画写写,还认识了两位了不起的台湾老阿妈。于是,我今天也可以来继续写一写,这也是必不可少的豆腐干块之学术历史科普文章。

     

    大社弥勒斋的道德讲堂就在陈嘉庚先生归来堂的旁边。

    在这安静的教室里,每天坐着一位来自台湾高龄的李妈妈,她天天诵经念佛,劝善行善,而且也画得美丽端庄的佛教肖像。有时候,她还会去斋堂帮助打饭施恩,其风度优雅、从容谦卑,竟如同超凡脱俗的老年模特。一时引来众多粉丝哦。我上前去问她,得知其来自台湾台北。再细问得知,她祖上为清朝渡台,至今第四代,如果加上她的孩子,已经传五代人了。如果根据坊间传闻,目前在厦门居住生活的台湾人民,可能已达三十万之众。我该称之为李阿姨,现已经八十多岁,居住大社厦门九年矣。她十分地虔诚,不做作,坦诚出身保姆,识字不多。学佛好处多,这位李阿姨可能不回去投票。她欣赏古典闽南妇女传统,男主外,女主内,对女政治家有所感冒。总之,她已经从普通人的生活境界进入艺术境界、达到了精神境界。当然,鄙人以世俗的眼光来看,或者以文学作者的角度做文字,她也该是我《21世纪,大社模特队》的重要主人公哦。

     

    在杏林雨花斋那边,鄙人得以认识了另外三位八十高龄的义工,其一之林阿姨,乃鼓浪屿出生的台湾老阿妈。她不太愿意提及往事。每天清晨,林阿姨早早到了斋堂,做得一手好饭菜,不怕轻活重活,接近就是那斋堂的台柱子!某日,她终得清闲与我聊天。原来上世纪每一场残酷战争的发生与结束,分离了她一家骨肉。她先从家里楼上搬到了楼下,六岁当了楼下的童养媳,几年之后,自己出来寻觅生活。她不愿给我具体描写那些苦难,活得坚强而自信哦。她同时也是施粥的恩主,告诉我退休之前的单位乃省级,如今退休待遇很好,而且儿女赚了大钱,生活无忧,都勇敢直面人生。

    杏林雨花斋的隔壁驻扎着一个红歌团,每天活动着许多年龄与我相仿的打工仔,或者退伍军人,或者下岗人员,他们天天唱一些老歌,或者做一些思想学习,或者叫做修炼。当然,有些单位搞活动需要,他们受邀演出,于是,刹那间个个打鸡血一样,军营一般地一队、一队地有序地整齐地出发。我们家长旺旺兄,劝他们该有时候出去找工做。我揣测他们多数与我一样,苦于没有机会赚钱哈,而个别人感觉受到侮辱,情绪激烈,差点顿时就引发一场大辩论。那天中午他们不休息,继续放声高唱,喧嚣与躁动,严重影响到左邻右舍大家的休息。这时候,只见八十二岁林阿妈跳了起来,抄起一根碗口粗的柴火,只身冲了过去。很不好意思,那天,吃惯了山珍海味的我,还不习惯吃素,只感觉无力,反应迟钝。。。

    我猜测这林阿妈该是雾峰林家的后人,她们在电视连续剧《沧海百年》里头,演绎了闽南人的忠勇与爱国精神。而且,厦门市歌《鼓浪屿之波》,也就是为她们谱写的哦。

     

    接下来我该说一说人类学的语言学的事情:

    语言学家有一个专业名词叫母语(直译?妈妈舌头语),也就是母亲教给你的语言,可能没有任何书写(没有文字),也没有广大的用地,因为比不过全球通行的英语。但是,母语与国家为一体,即家国情怀了。

     

    台湾海峡自八十年代小三通开始,不断地闹人类学课题笑话。我们大陆闽南人到了台湾旅游,当地居民惊讶,说大陆统战厉害,个个说得一口地道的台语;当北方“文人”来到了厦门也问,你们怎么个个会说台语?我曾经读到厦门本地媒体,也把台语、台语歌当作专有名词。比较倒霉的我,当我说闽南语,集美许多游客也误以为我从台湾来。当然,那些可恶的别有用心的“专家”“学者”则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说我就是阿拉伯人,侯赛因家族。可是,我的母语为闽南语,中国方言之一哦。而且鄙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也会唱它几首红歌。只有那些北方来的艺术家还相对公正,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总喜欢击掌高歌:

     

    猴哥猴哥,

    你真了不得!

    五行大山压不住你

    蹦出个孙行者

    猴哥 猴哥

    你真太难得 

     

    在他们的歌声中,我想我渐渐地、慢慢滴会越走越远,流浪在南方的海上丝绸之路、西北的丝绸之路上。

     

     


  • 《流浪2020》:三,流浪步伐来到了厦门市公安局!

    william 发布于 2020-01-12 11:23:03

    《流浪2020》:三,流浪步伐来到了厦门市公安局!

     

    海博可能还是有点面子,鄙人经过公交、地铁,几经转折准时来到了原来的厦门工人文化宫,如今的市公安局。鄙人不但顺利进入各项安全体验,享受到厦门市民的公民待遇,也还到高科技的指挥中心参观了。老话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厦门这个厉害部门与常年耍人的厦门文化部门,完全实在不同哦。!他们真的有不忘初心的情愫,警民友谊长留!

    在广场上鄙人认真参观了各种志愿者队伍,他们的救援设备一般,但是热情真诚,得到政府的真心扶持。还看到打黑的摊位,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把厦门文史的举报?哈哈。尤其在集美,他们究竟怎么把陈嘉庚先生变成了孔祥熙?

    军民之情与警民之情热情洋溢,让大家最感动哦。 请大家直接观赏:


    我海博老水老水的“山野林子”,优秀的马拉松运动员,熟练地骑在摩托上,一展飒爽英姿哦。



  • 采访 1 1 0 宣传活动

    西滨老陈 发布于 2020-01-13 17:52:12

             采访 1 1 0 宣传活动

                                       ----厦门网采风之九    

           

     

            1月11日上午,厦门网组织网友走进厦门市公安局,首先采访在露天广场举办的“110宣传日”活动,随后再走进110指挥中心参观,近距离了解110保护社会安定的良苦用心,感受公安人员亲民爱民的不二初心。

            此次活动的主题是“不忘初心110,共建共治享安宁”。启动仪式上,首先以劲歌热舞开场,然后警方为一批先进工作者和平安志愿者现场颁奖,会上还正式开启“厦门公共安全”微信公众号,为民排忧解难的110又多了智能新平台。

     

            市公安局洪警官,带领网友们走近包括反扒、防盗、反诈骗、地铁安全、医疗救生、红十字志愿者、北极星救援队、义务交警服务等多个宣传展台展区,详细介绍活动主要内容,有时也请展区的人员讲解,让大家充分了解110及其一些群众性志愿服务单位的宗旨与使命。

     

       活动现场,警方特别推出“110黄手环”的升级版,免费发放。据介绍,之前厦门110指挥中心就推出了一款为智障老人设计的黄手环,帮助失智患者找到家。这次推出升级版的110黄手环,新增了既往病史及紧急施救通道,可在老人突发病情时,协助人们了解患者的基本情况,帮助其及早脱离危险。

     

            现场还有不少体验活动,包括公共安全技能体验、VR酒驾、交通安全、交通骑警摩托车、警务车、警用无人机、特警装备器械及警犬表演等,有兴趣的市民可以参与互动,从中学习一些安全知识。

  • 厦门市灵应殿寺具有悠长的历史

    江清良 发布于 2020-01-13 16:47:57

     厦门市灵应殿寺具有悠长的历史


         灵应殿寺始建于明代天启年间(1621-1625),清代重建,原祀民间池王爷公,总面积约560平方米。清代道光年间(1824-1830),虎溪岩第七代僧证安法师进驻灵应殿寺,佛堂添供三宝。此后该殿即为虎溪岩僧系的子孙寺庙,先后由仁德、心与、广言、智性法师相继住持,经常举办祈福与法会等交流活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灵应殿一度由广洽法师住持并重修庙宇。四十年代初由演南法师住持,后改由菜姑吕美玉等信众护持。八十年代变迁后,由信徒黄天温、方国强等重修灵应殿,供奉三宝,修建成集佛道为一体的综合寺庙。为了让灵应寺池王爷的文化得以弘扬,使百年古寺香火鼎盛,灵应寺经常开展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祭拜、朝圣活动,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使池府王爷文化情系海峡两岸同胞。

      關於池王爺的生平眾說紛紜,成神的過程卻是相同,就是“為百姓捨生取義、吞瘟藥過往成神”。池府王爺的容貌是:黑臉、粗眉、眼睛凸凸,這是為了紀念祂捨己為人的事蹟而如此裝塑,民間流傳的小法咒中稱讚王爺有著“手持鐵鞭天地動、腳踏七星步雷雲”的英姿。池府王爺是文人也是武將,精通兵法謀略、中醫岐黃、天文地理、風水五術等,帳下更有三十六部司官、七十二員猛將,為了救護善良老百姓“上天堂、下地府”的事蹟在各地都有流傳,又往往協助各府代天巡狩出任務,巡遊四方,濟世度人,屢顯神蹟,因此就成為民間最被奉祀的王爺代天巡狩王爷公,皇帝赐封为代天巡狩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池王爷文化”作为闽南、台湾和海外重要信仰之一,紧紧维系厦门与台湾两地同胞的心。池王爷信俗传至台湾已有200多年历史,是台湾民间最普遍信仰的神灵之一。台湾许多地方都建有“池府王爷庙”、“池王宫”等,以池王爷为主神的宫庙就有430多座,被两岸信众尊为“祖庙”、“祖炉”,分炉遍及闽台、东南亚地区的。每年农历6月18日是闽台两岸池王爷信仰文化节,两岸信众、各地分炉信众都纷纷来到池王宫请火迎神祭拜,锣鼓喧天,喜气洋洋,促进了华夏炎黄子孙的文化交流和同胞同根的手足情深。

    作为闽台湾和海外重要信仰之一


  • 【老照片欣赏】厦门乌石埔油画村名家作品首次登出

    江清良 发布于 2020-01-09 07:22:30

    【老照片欣赏】

    厦门乌石埔油画村名家作品首次登出


  • 2020厦门马拉松街边掠影

    黄友民38 发布于 2020-01-05 15:15:00

     2020厦门马拉松街边掠影

           



  • 看斌哥写春联照片

    张肇彭 发布于 2020-01-06 07:35:13

    看斌哥写春联照片

    物意天留起博文,星灯远耀更鲜芬。

    宽松践迹高心路,郑重痴情壮齿纹。

    日下窗明容几友,风头笔秃喜同群。

    已无伤惜我无用,幸是行来可赖君。

  • 国际海事组织成立

    历史上的今天 发布于 2020-01-06 16:38:56

    国际海事组织成立


           在60年前的今天,1959年1月6日(农历1958年11月27日),国际海事组织成立。


    国际海事组织成立


           1959年1月6日,国际海事组织(IMO)成立。总部设在伦敦,原名为“政府间海事协商组织(IMCO)”,1982年更名为“国际海事组织”。该组织是负责处理海运技术问题,协调各国海上安全和防止船舶污染工作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属联合国的一个特殊机构。到目前为止,该组织的成员国已达158个;由该组织制定并负责保存的国际公约和仪定书有40个左右,其中大部分已生效。国际海事组织的宗旨和任务是:促进各国间的航运技术合作,鼓励各国在促进海上安全、提高船舶航行效率、防止和控制船舶污染方面采取统一的标准,处理与航运有关的法律问题。其主要活动是制定和修改有关海上安全、防止船舶污染、便利海上运输和提高航行效率以及与之有关的海事责任方面的公约、规则、议定书和建议案,交流这方面的实际经验和海事报告。IMO的最著名的三大公约是《1974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73/78防污公约(MARPOL73/78)》和《78/95海员培训、发证和值班标准国际公约(STCW78/95)》。这三大国际公约一个是管船舶安全的,另一个是管环境保护的,还有一个是管船员质量的,很有代表性。此外,还有一个公约和一个规则也很重要,即《1966年国际船舶载重线公约》和《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这两个也都是有关人命财产和航行安全的。当然,IMO制定的这些文件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文件也在不断地修改和补充。比如,要求新油轮建造要有双层船壳、强制GMDSS的配备和使用、禁止船舶往海上倾倒垃圾、提高船员的培训标准等等新规定,就需要不断地对原有规定进行更新。


  • 难道我听不到一声道歉了?

    william 发布于 2019-12-31 11:26:32

    难道我听不到一声道歉了?

             ——2019年之工作小结点滴

     

     很快2019年美好的一天就要走过了,现在可以分分秒秒来计算与总结,或者春夏秋冬皆为无情岁月,或者耕耘收获青春无悔的日子。闽南俚语:一样米饲百样人。当然,每个凡夫俗子,也对新年揣着不一样的梦想。我作为流浪大师,也感谢海博在网络世界的浮沉里,十分勇敢挣扎着坚持下来,让鄙人我可以来说上几句:

     

     如果形象地比喻学术研究,就是坐冷板凳,所谓十年磨一剑。其中的酸甜苦辣、修身乐趣、可谓局外人无从知晓。而我这样自我煎熬与“打造”的日子,在学术与艺术陶醉之间,竟然一晃而过就是十几年。从我开始创作小说《民办大学风云》、《梦回百年》为起点,则2003年;根据我博客写作来定个截点,则《寻找林语堂的老丈人》在2005年;如果以建言献策论文为凭据,该是2006年的鼓浪屿申遗建议书。这篇文章是在海博发布,获得市政府宣传部的肯定,得以做成红头文件,得到了四套班子来批阅地。但是,当时鄙人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零八年的海博冰锅兄,给我一个说法,叫做“帮助政府做事”。而直到2019年,这一整年我来到集美大社写作、结束了寒窗生涯,方才大梦醒悟,原来我虽然沦为乞丐,却很可能是真实的颇有成就的大师了。而客观上点破奥秘的人,是集美派出所警官同志约我喝茶哦。

     

     这场误会是这样发生地,警官同志风闻我要去省里上访,约我喝茶,不但没有严刑拷打,而且礼貌措辞都十分周全。当然,我要证明我想去福州有充分的理由,也找出了2012年的邀请函,那是福建广东两省联合申遗的专家邀请书,还有其它许多影视创作许多文件。我强调,这是一场误解,就如同那年发生在曾厝垵。那时候我突然接到邀请函,上面有省里三个部门盖了三个公章,可是冰锅博友告诉我,不过省级规格会议而已;胡八博友则提示,该邀请文有三百六十六个文法、章法错误哈;曾厝垵派出所与我有非常友好的关系,因为我的田野调查,熟悉地形地貌,我的学术态度若当了辅警,也能从客观上公正反映情况;但是,其中有好心的辅警劝我说,“大叔啊,你好好地想一想,你如今这种生活状态,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三个公章来请你去开会?”;而给我沉重一击的是,本市技术型的专家给我电话强调,如果我按此邀请书上省城赴会,纯属个人行为与关系,可能不给我路费的意思。那段当“侯老”日子,确实也自信不够,家国情怀还未成熟。那年的小误会,错过了我使用英语宣读论文、使用日语讨论、使用梵文佐证、使用闽南语梳理论据、展示我研究成果、演示我学术道德品质的机会。

     

     可恨厦门“文匪”本着武士道精神,始终没有给我一个道歉!本来我也不想深究,毕竟人家毕竟是“日本学者”,而且厦门申遗已经成功。可是,当我流浪到了集美,又发现另一个国际笑话,那就是“嘉庚邮局”。陈嘉庚先生办的是集友银行,纯粹的办学基金会,纯正的家国情怀,兼营侨批汇兑,与办邮局企业行为无任何关系。而且,当时的特许邮政储蓄汇兑,就是陈嘉庚先生对立面“四大家族”的孔祥熙。他在抗战时期,“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重庆大饭店老板,其人抗战结束后又操纵、扰乱金融,搞不到侨汇就干脆改货币,什么金圆券、银元卷,直接从老百姓手里抢钱。显然,厦门的学术研究很成问题,竟然误导对历史人物的认识,用貌似专业的词汇淡化了民族历史、华侨文化、颠覆史观。有人劝我当了乞丐的人,不要多说,就当孔融让梨了。

     事有凑巧,集美有关部门真金白银让大家搞创作,于是,我拿出侨批三部曲的第二部《军乐团归来》。我认为,这次扶持写作的机遇,实在是给我这个流浪大师的公正平反。即使不给报酬也必须干。该剧中的主人公小吴在九十年代去世,追悼会上,他的遗体覆盖党旗,他的女儿很强调这个细节。而且该影视脚本说的是,上个世纪中菲两国人民的友谊,华侨爱国爱乡,回国投身抗战的故事。具体内容大家可以在我游记里面了解到。遗憾当我抢在金鸡百花奖之际完成,希望能继续推广,或完善这么本土题材的大历史作品,却没有来任何人与我进行探讨。甚至中国文联的党总书记来到大社,也无缘见面。实际上n年前我早已经知道,在杏林有几位脑洞大开的编剧,搞什么《世界N家》银行,还有人拿我“残疾人”身份作为否定我学术艺术成果的论据。如此抢劫,美丽而无良啊!?但是,基层干部的50后、60后的专家、尤其艺术家也确实有所欠缺,他们没有上过伦理学、品生课,不懂得何为强盗逻辑?他们该到中小学教室里补课,可以理解。

     

     让我为新年祷告,读一读从集美弥勒斋、杏林雨花斋里学习来的课前祷词:我感恩国家培养、感恩社会包容、我感恩海博,给我一个平台,让我毫无疑问地成为流浪大师。我的海博IP排列为第六十四,甚至海博尚未开设之前,我就在这里混了。我想很清楚地告诉博友们,我当下已经沦为乞丐,也是百分百真实的流浪大师哈。以后的网友聚会请多包涵,也尽管开开玩笑无妨。据说是美国十九世纪最有影响的奋斗作家,杰克伦敦的美国梦理论,他说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依靠出卖产品来过日子:工人出卖劳力、农民出卖农作物、艺术家出卖作品、教师出卖知识、妓女出卖肉体、强盗出卖良心,而每个流浪汉都在出卖尊严。

     当然,我不出卖人格、国格。虽然读过我博客的读者,其中不乏善良与邪恶的人,他们在私底下一致地、反复地劝我,说这不是你的国?可是,我还会继续写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侨批”文学的第三部哦。

     

     对于2019年的仅仅一丝遗憾,如同今日寒风掠过我的胸口:

     难道我听不到一声道歉了?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