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之诚敬 ——我们向弘一大师学习什么? 厦门 张一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08 23:39:10 / 个人分类:弘一研究

今天是农历九月二十,是弘一大师诞辰137周年纪念日,转发2017年9月出版的《莲馆弘谭》第十三期刊登的《一心之诚敬——我们向弘一大师学习什么?》一文,谨以纪念。 



 一心之诚敬——我们向弘一大师学习什么?


   厦门  张一德



谨以此文纪念弘一大师圆寂七十五周年。

 

1942年10月10日,壬午九月初一日上午,弘一大师临终前三天,为黄福海写下一纸座右铭:

 “吾人日夜行住坐卧,皆须至诚恭敬。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 双十节大病中书勉福海贤首。晚晴老人。”【注1】

 

 

1942年10月10日,弘一大师在病中为黄福海书写的座右铭。

 

大师赠黄福海“至诚恭敬”字幅为之勖勉,写的正是他一生的学行。

什么是真正的学行?

日日夜夜,行住坐卧,大师生命自觉的完成,依此“一心诚敬”而前行,他用了一辈子。

学行之锻造,非百日能成。有多少人用一辈子,也未必能成。不分世出或世间,不论儒家或佛家,能前行者、能自觉者,谁人不是“一心诚敬”?谁人不是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江海扁舟客,云山一衲僧。相逢两无语,若个是南能。”这是韩偓的《与僧》诗。

大师自小喜读韩偓诗,南闽潘山路旁,有他的与韩偓墓道相遇的欣喜,千年之后的两颗心,越过时空,心领神会。他把韩偓《与僧》诗,写赠诸位,胸中别有一番境界。

同样的云山江海,同样的生命绽放,有着各自不同的姿态与觉悟。

大千世界,宛如一幅图画。

学佛与做人,也可以用空旷的诗意生活方式,发自内心,通过学、行、立的磨砺,使自己的生命逐渐成就自觉之超越。一生之诚敬,即终生之诚敬。它在远方,渺渺天地之间,

本源那一心之诚敬,去领略生活的真正艺术,是佛?是人?

云山一衲僧,大师写的佛法,写的是一生的哲学,写的是学佛的“一心”,写的是做人的“诚敬”。

江海扁舟客,黄福海体味的是世间的艺术生活,学的是弘体蕴含的奥妙,他是大师的方外书艺之交。

 

“一心一意”,“至诚”,“恭敬”,此是平常人通晓的道理,但言之易,行之难,能持久不变尤难。

蕅益大师赞叹莲池大师:“世竞贵奇特,师专守平常。”学佛或做人,能实行和持守平常的道理,我们或许可走近一点弘一大师?学着做“几分像人”的人?

向弘一大师学习什么?我想,就学习他能够“守平常”,不尚奇特的“一心诚敬”的精神。越是平常的事,平常的道理,对每个人的生活和生命,才具有切实可行的意义。

“一心诚敬”,从李叔同到弘一大师一生的历程来看,我们可以学习他对知识、修行、品格,“一心诚敬”的自觉,从现实世界到内心世界,哪怕用去百代的光阴。

略述大师“一心诚敬”学行,与学人共同分享。

 

一、一心不二,主静存诚

 

李叔同十八岁,参加天津儒学考试,阐发《非静无以成学论》:

“从来主静之学,大人以之治躬,学者以之成学,要惟恃此心而已。……盖静者安也。如莫不静,好静言思之类。是静如止水,而停蓄弥深;静如玉藏,而温润自敛。”【注2】文论所恃“此心”,即是“一心不二”。主张先器识而后文艺,是积极心态,为大师一生的坚持。

“一心不二”,我们学习大师三点:

首先,学大师主静存诚。

一心不二,主静方能存诚。从静气中养育诚敬,为学志专,心无物扰,静则神定,而目无他营。人诚善养静气,善事淡泊。李叔同早年就奉先贤的主静成学之说,养成严格自律,自我管理的品行。

1916年,大师的门生刘质平东渡日本,考入东京音乐学校,他反复教导:

“勿躐等急进。(吾人求学,需从常规,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矣。)”

“勿心浮气躁(学有所得,即深自矜誇,或学而不进(此种境界他日有之)即生厌烦心,或抱悲观,皆不可。必须心气平定,不急进,不间断。日久自有适当之成绩。)”【注3

人若于喧哗纷逐场合,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乱耳,人心浮躁。“气躁学不精,气浮学不利”,何能收视返听?何能集中精神,静以成学呢?

心有定见,方能独自观照。主静自然不惑,面对人生多艰,世事纷杂,做人为学要镇定精神,于苦中作乐,豁然开朗,胸中必另有一番境界。【注4】

其次,学大师断疑存诚。

一心不二,并非一番风顺,经常遇困阻厄,人最容易因此忧虑生疑。克服疑惑忧虑,怯弱气绥,去除做人为学之障碍。人的内心世界,需经受现实世界的种种苦难考验。人世种种恶逆之境,惊恐、疑闷、懊恼、怨恨、愁苦等,人事纷繁,只要坚持善念,坚定意志,就能克服困难,获得利益。

1917年,他劝导留学日本的刘质平安心求学:

“但如现在之遇事忧虑,自寻苦恼……”

“但如君现在忧虑过度,自寻烦恼,或因是致疾,中途辍学……”【注5

大师出家后,每于云峰禅师警训“祗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劝勉后学。1938年他在漳州书此赠许宣平,1941年他在南安水云洞书此赠陈海量,……

 

“种种恶逆境界,看作真实受益之处。”【注6

图片来源:《弘一法师》图版四七。

做人与学习,知识的取舍,需要断疑,需要选择。一心不二,专心致志,用心不分,乃凝于神。没有疑问,选择判断,自然慎思明辨,心安神怡,避免无事自扰。做人与学佛,立下决心,当断即断,疑惑不弃,思前想后,没有终了,寸步难行。心得安慰,因果分明,心念有所主宰,无论僧俗,行“一心不二”的平常之道,必有将来的希望与成果。

其三,学大师立品存诚。

“读书之士,立品为先。养品之法,惟终身手不释卷。”【注7

立品养品,竭诚尽敬。诚,指专心一志,不被物扰。敬,指心不浮乱,恳切无妄。

1917年,大师致书教导留学东京音乐学校的刘质平,其立志不可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养品需克服急进浮躁,至心求学,切实渐进。

 “君志气太高,好名太甚,务实循序四字,可为君之药石。”【注8

“不可心太高,心高是灰心之根源也。心尚忐忑不定,可以习静坐法。”【注9

“君之心高气浮是第一障碍物。”【注10】存诚之道,慎始慎终,一念之差,一言谬误,一行违法,皆要反省,立品立德,都要下大决心。

大师出家,倡“一心念佛”,源于印光老人。念佛法门,原有善导大师的“三心说”,即致诚心、深切心、回向愿三者。大师将其简化为“一心念佛”。

“若一心念佛,获证三昧,我执自尔消除。”【注11

人心,佛心,这条漫长的路,大师坚信,净土宗的“一心念佛”,“印光法师现在专弘此宗。余亦归信是宗”,比起华严宗的“一心境界”,还是禅宗的“一心自性”,或是理学门庭的“一心二门”,是简易可行的,自心证悟以得到解脱的“一心”,可以避免修学误入歧途。

一个人在世间行走,还应回到做人的起点,回到品格的树立,世出世间,原本无二。未出家时,修身、言行、心念;入佛门时,修行、信愿、持戒,天理昭昭可见,不可含糊。

在家人读《人谱》、《格言联璧》、《日省录》……,

出家人读《缁门崇行录》、《高僧传》、《寒笳集》,《印光法师嘉言集》……

大师身体力行,他启导我们:从先圣高僧的警训格言中孕育人格,于自我身心,至诚恭敬!

 

二、一门深入,息心恭敬。

 

1941,辛巳腊月十九日,蒋文泽、杨严洁二居士,拜谒大师于泉州百源寺,请求开示,大师说:

“修持当一门深入,久久专修,方有成就希望。若心无主宰,见异思迁,正修净土,又欲修禅,旋思学密等,一向乱参,志向不一,纷纷无绪,何由成功?”【注12】大师讲的虽是学佛,但于普世的学问和做人,皆可通用此理。从佛法中审视自我,静观世界,照见事理,拾回做人处世时丢失的“一心”,拾回做人处世时丢失的“诚敬”。

“一门深入”是大师修学的方法,相对于应时做人的随波逐流,应世处世的取宠善变,它的益处有三:

其一,学不夹杂,是敬,是修,也是因果。

一事纷乱,而至多事也纷乱,是修心不敬的过失。

为何学习弘一大师?因为他一生淡泊修行,朴实无华,从不夹杂。面对名利,不理不问,心无杂念,专心向道,凡事久久专修,即恭敬且真诚,是不断坚守修学之正途。他一生以此勉励他人,实际上更多的是坚持与自勉。以不纯洁目的求学或修行,虚情假意,随人附和,趋势标榜,欺世盗名,沽名钓誉,本末倒置,暂时得利,终非长久。

其次,人能息心止念,进而能躬身力行。

大师是一步一个脚印,勇猛精进,一门深入,持戒,严谨,一心,定慧,孤独,静寂,悲欣交集。

“不妄念,身不妄动,口不妄言,君子所以存诚。”【注13

 “不力行,只是学人说话。”【注14

“行七八分,言二三分。”妄言,妄躁、妄动,都会破坏净心,产生妄念,修身以修心为先。他在《格言联璧》和《高僧传》里得到答案,息心,寡欲,自然除去内心浮躁;止念,一心,持续而不间断,才能笃行、躬行、践行。

再者,若能一门深入,人将变化气质,方有成就希望。

大师要求做深工夫,一门深入。“为学时时处处是做工夫处。虽至卑至陋处,皆当存谨畏之心。而不可忽。”【注15

做人是“做工夫处”,守本分规矩,循规蹈矩,思无邪,行无乱。

学佛是“做工夫处”,严持戒守律,戒律存在一天,佛法在世一天。

“做工夫处”,大师一日不忘检讨过失,改过迁善。他潜修默进,不断的修正和批判自己,不断反省自我,否定自我,不断的历练自己。在现实的被诟病的佛门里,只有不停地完善自己的行为和灵魂,生命未止,修行就不停下脚步,因为这世上没有完人,这条路很长。

 “做工夫处”,世人最容易虎头蛇尾,始勤终怠。不能久久专修,病根在心无主宰,见异思迁,是心中诚敬未至,关键还在修心。

“做工夫处”,最后,大师落实到“为学第一在变化气质,不然,只是讲说耳。”【注16】大师教人,只在平常事,只在切实可行,从来不曾极论高远。他谨言慎行,心口如一,言行如一,内外如一,在一条漫长的行进路上,主动积极地填补空白,不断实现自我价值。

 

三、一心诚敬,自利利他。

 

弘一大师在临终前,告诫童子李芳远:

“世出世事,非一番苦心经营,其成就必不惊人。若欲超脱尘障,更须一番风霜磨砺……”【注17

大师贯彻“一心诚敬”,是传承古今,他首先是师承印光老人,砥砺前行。

19208月,当得知弘一发大菩提心,贝山闭关,请教念佛三昧,印光老人回书说:

“朋友往还,贫富各尽其分,则智愚何独不然?但尽愚诚即已,不计人之用得着否耳。窃谓座下此心,实属不可思议。然关中用功,当以不二为主。心果得一自有不可思议之感通,于未一之前,切不可以妄躁心先求感通。”

 “一心之后,定有感通,感通,则心更专一。明境当台,遇影斯映,纷纷自彼,与我何涉?心未一而切求感通,即此求感通之心,便是修道第一大障。况以躁妄格外企望,或致起诸魔事,破坏净心。”【注18

弘一大师是一位一心办道,学者型的高僧,他从印光老人的盛德中,找到自己最为合适的定位,因此一脉相承,紧跟其后。他心里明白,佛道未成,仍需不断前行。

印光老人有千古之见识,他说:“妄念在人心,犹尘屑在空间。空间无时无尘屑,人心亦无时无妄念,……其实孔子所谓克己,即克此妄也。孟子所谓寡欲,即寡此妄也。佛称贪嗔痴为三毒,亦即此妄也。菩萨称无尽烦恼,亦即妄之别名也。儒释之处境虽殊,而格除心之私欲,则无有不同。”【注19

大师虚心向印光老人学习,他说“故印光法师云: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又《印光法师文钞》中,有竭诚方获实益论,言此事最为详明。”【注201936年秋,他在《致鼓浪屿念佛会书》还说:“窃念余于佛法中最深信者惟净土法门,于当代善知识中最佩仰者惟印光老法师。”【注21

大师学习印光老人,赞叹印光老人:“在师自己决不求名利恭敬,而于实际上,能令一切众生皆受莫大之利益”【注22】名闻利养,对道业学问危害极大,不可不防。“至道本于一心”,他用疏瘦的弘一体写字结缘,他明白只有度尽众生,方能自度的深意;他在佛像前发誓专学专修南山律,并终其一生持戒苦行;他要走出一条独特的宏扬律学的道路。

再者,大师坚守“一心诚敬”,是自利利他,目的是追求自觉自尊,以超脱尘障。

1936年,丙子正月,厦门南普陀闽南佛教养正院开学日,大师教导青年学僧应注意惜福、习劳、持戒、自尊四项。

谈到“自尊”时,他说“怎么尊重自己呢?就是自己时时想着:我当做一个伟大的人!做一个了不起的人!比如我们想做一位清净的高僧吧,就拿《高僧传》来读,看他们怎么行,我也怎么行——所谓‘彼既丈夫我亦尔。’”

“凡事全在自己做去,能有高尚的志向,没有做不到的。”【注23

大师相信自觉的世界广大,自己做去,自利利他。一是增进自己的德业,对自我心灵做完善的磨砺。养学充德,自己有了尊严,世人就尊重你。二是对社会众生心灵的关怀,以慈悲济世的各种形式来表现。

他是佛门的自觉者,自利利他,他一心写字,一心持律,一心守戒,一心念佛,一心宏法,其余的一切,把它放在一旁。

大师相信只有真实,方有自尊。他每次弘法讲律,真实,平易,朴实,诲人不倦,从不敷衍,言如其人。理是可以学习的,事非切实去做不行,他一贯是心口一致,内外一致。以真实与老实的态度。

自觉是走向光明的方向。

中国文化,拒绝漂亮华丽的外衣,华而不实的外表。挂个空名又有何用?空名,一切身份名号,本来就是装饰的外衣,脱掉这些外衣名号,恢复真实,回归自然。真实传达之处,无论是见者、闻者,皆能获得真实利益,谁不欢喜赞叹?

蕅益大师赞叹莲池大师德行,“只图脚底著实,何必门庭好看。”生命的自觉,是不停歇地,老实、踏实、切实,随力、随分去实行点点滴滴,它最能彰显学佛与做人的本色。

人的一念之善,一文之细,犹如播种,秋天收获无量胜果,无穷无尽。

一心诚敬,一心不乱。

高僧有大师风范;人世有专家学问;社会有工匠精神。能出于“一心”,至诚恭敬,生生不息,自强不息,自觉不息。“一心诚敬”是中国文化精神的传承,不分儒、释、道;不分士、农、商,学习大师“一心诚敬”,做个自觉的人,达到“一心不乱”,最终“心得解脱”。

 “一心诚敬”,它不是一个话题,它是不息之“道”。是“道”,三岁孩童能道,八十老翁犹行,它如同长江的流水,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

弘一大师书“心得解脱”横批。

图版来源:《弘一大师温州踪迹》第19页。

 

【注1】:《李叔同-弘一大师影志》第175页。

【注2】:林子青《弘一法师年谱》第9页。

【注3】:1916年,八月十九日,杭州致刘质平书《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第93页。

【注4】:1915年《致刘质平》《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第92页。

【注5】:《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2年版93页。

【注6】:《弘一法师》文物出版社1984年版图版四七。

【注7】:李叔同十七岁抄写《恒麓书院临别赠言》,《弘一法师年谱》第8页。

【注8】:1917年,《致刘质平》《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94页。

【注9】:1917年,《致刘质平》《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96页。

【注101917年,《致刘质平》《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96页。

【注11】弘一:《致邓寒香》《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181页。

【注12】:蒋文泽《弘一大师开示略记》林子青《弘一法师年谱》第299页。

【注13】:《格言别录》《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51页。

【注14】:薛文清《佩玉编》(《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第66页。

【注15】:薛文清《佩玉编》(《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第66页。

【注16】:《弘一大全集全集-第八册》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67页。

【注17】:弘一:致李芳远《弘一大全集-第八册》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243页。

【注18】:《印光法师致弘一法师书》《弘一大师全集-第八册》1992年版325页。

【注19】:《追念印光大师赘语》《印光大师永思集》第140页。

【注20】:秦启明编《弘一大师李叔同讲演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35月版第12页。

【注21】:弘一:《致鼓浪屿念佛会书》秦启明编《弘一大师李叔同书信集》第53页。

【注22】:秦启明编《弘一大师李叔同讲演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35月版第292页。

【注23】:秦启明编《弘一大师李叔同讲演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35月版第153页。

                                              丁酉谷雨写于鹭门有竹轩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弘一大师 一心不二 一门深入 一心诚敬 晚晴老人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1-09 17:05:35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09 10:16:0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