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br><FONT size=5><STRONG>别人牧马我牧鹤,放飞精神我快乐!</STRONG></FONT>

发布新日志

  • 恩师安息吧

    2012-02-05 09:15:47

    恩师安息吧

     

    我的武术业师曾谋尧先生生前名动海内外,台湾的国术馆长们曾于1989年专程结队到厦门拜访曾谋尧老师,促成了大陆与台湾民间第一次有组织的武术交流。我曾于当年在《中华武术》杂志上做过报道。

     

    身后,曾谋尧老师备享哀荣。《厦门日报》于22日以《厦门武林泰斗曾谋尧辞世》为题进行报道;《厦门晚报》在22日的专题报道中指出曾谋尧老师是“著名武术家”。

     

    24日中午12点,恩师曾谋尧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厦门大生里殡仪馆里举行。

     

    曾们弟子、中国公安部神秘精英人物(恕不写出名字)来了;曾门弟子、新华社福建分社的连先生来了;曾门弟子、武术博士、体育学博士后、集美大学副教授、市五祖鹤阳拳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翁信辉先生来了;

     

    市武术协会新任副会长兼秘书长陈仁忠先生代表武术协会来了;著名新垵乡武术前辈邱武耀师伯与邱大昕师伯来了;著名博友、武术教练劲拿来了;厦门大学武术协会代表、著名武术学者林建华教授来了;同安区武术协会代表朱雪华先生来了;翔安区武术协会代表来了;新江武术馆、万鹭武术馆、剑刚武术社、混元武术社、高殿武术馆等代表都来了;

     

    原市教育局局长郑炳忠老先生来了;曾门弟子、市粮食局纪委负责人郭先生来了……无数的曾门弟子和曾老师的生前好友怀着悲痛的心情汇聚一堂,共同哀悼曾谋尧先生。

     

    受师兄弟们的委托,我主持了曾老师遗体告别仪式。

     

    思明区少体校赵红书记首先代表单位对于老校长曾谋尧老师的光辉一生进行了总结和深切追悼。

     

    接着,由陈仁忠先生代表市武术协会追思了曾先生对于我市武术事业的重大贡献。

     

    然后,翁信辉副教授代表曾门弟子发言怀念曾先生的超群武功、杰出的文事和他毕生所取得的各方面重大成就,表达了曾门弟子对于恩师的永久追念。

     

    曾谋尧先生的小女儿曾燕泣不成声地代表家人表达对于慈父的怀念、哀悼之情,表示对于各级组织、各方亲友的亲切关心慰问的衷心感谢。

     

    曾先生老家的宗亲在曾先生灵前行了叩拜的大礼。

     

    曾老师,您的遗志学生们已经记住,大家一定会努力继承与弘扬五祖鹤阳拳的!

     

    恩师安息吧!

     

  • 痛悼念吾师曾谋尧

    2012-02-02 13:24:25

    痛悼吾师曾谋尧

     

    呜呼!天陨其星,痛失吾师!

     

    著名武术家、吾师曾谋尧先生不幸于2012130日晚8时心力衰竭辞世。斯人已去,音容笑貌宛在,令人不胜悲痛!

     

    曾谋尧先生,原籍福建惠安浮山,生于1938122日,排行第二,字三藏。他是我学习武术的唯一的业师,更是福建省名声卓著、贡献较大的武术名家。

     

    曾谋尧老师自小家贫,天性爱武,禀赋杰出,师承厦门南少林五祖拳名师黄维姜,秉承真传,更受过厦门新垵邱继仕等众多五祖拳名师高手的传授与指导,精于五祖地煞拳、连城拳和撞肚功、红砂掌等,掌握五祖拳全套功夫,单练、对打与器械无不精通,名动海内外。

     

    1977年、1078年曾谋尧老师任福建省武术比赛南拳裁判长,1979年曾老师应国家体委特邀作为福建五祖拳代表,参加在广西南宁举办的全国武术观摩赛,荣获一等奖和特邀纪念奖。从此,曾老师在武术名师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1980年曾谋尧老师任思明区体委副主任、少体校校长兼武术教练。1981年他任彩色电影《海囚》武术指导兼厦门市歌舞团武术教练。影片《海囚》被评为该年度优秀故事片,名列榜首。1982年曾谋尧老师被聘为厦门大学、鹭江大学武术队教练和厦门工人文化宫武术队、思明区工商管理局武术教练。同年任厦门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和省武协竞赛委员。

     

    1983年,曾老师被评为国家一级武术裁判。还任厦门碧山派出所武术教练。同年,他和武术名家洪敦耕等发出一个重大倡议,组织成立“福建省五祖拳研究会”,被推选任副主任。1984年曾老师被民盟厦门光明学校聘为武术班总教练。1985年他被聘为《当代中国任务志》编辑顾问。

     

    其后,他先后应邀担任电视连续剧《郑成功》和电影《在暗杀名单上的人》的武术指导。曾老师还被分别担任过厦门思明武术馆馆长、厦门神州武术馆名誉馆长、新加坡三战道顾问、泉州剑影武术馆顾问、龙海龙威武术馆、南安洪濑杨德武术馆和惠安浮山武术馆的主教练、厦门武警支队武术教练等。

     

    为弘扬南少林五祖拳文化,曾老师多年来辛勤从事五祖拳传播工作,对本人亲自授艺,耳提面命,醍醐灌顶;他教过的学生有数千人之众,其中包括大中小学教师、外国留学生、机关干部、解放军官兵、大中小学生、渔民、工人、农民等,学生遍四方,桃李满天下,培养的武术人才济济,他的弟子足迹遍及中华各地。他的学生武术比赛奖牌之多难以累计,其中有国家顶级武术比赛全运会武术比赛名次,国家级武术比赛金牌(雄狮奖),省级武术比赛金银铜奖牌大把大把,市级武术比赛奖牌更是多得不胜枚举!曾老师为我国武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我们学生都是他的武艺的受惠者。

     

    曾老师武功超群,武术理论也造诣深厚,先后撰写《五祖拳旨要》、《五祖拳谱》、《五祖拳大观》、《五祖拳器械录》《五祖拳拳论注疏》等著作多种;他先后发表了《咏春猴拳》等武术文章和武林故事二百多篇;他还和学生连志合著出版长篇武林传奇小说《剑箫奇侠》等,轰动武林,受到社会欢迎,他为社会留下了宝贵的武术文化遗产。

     

    曾谋尧老师作为民间奇人,功夫出色,文武双全,引起了社会舆论的重视与肯定。新华社、《中国新闻》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羊城晚报、《电影新闻》杂志与《大众电影》杂志、《奇功与科学杂志》、《鹭风报》、《厦门日报》、《厦门晚报》、《厦门特区工人报》、厦门电视台等都先后报道与肯定了曾老师的武术活动与武功事迹。著名影星达奇曾亲自撰文在杂志上盛赞曾老师。他生前,曾慕名而来拜访他的人不计其数。台湾民间武术家曾结队专程来大陆访问他。

     

    曾老师走了,给我们留下了悲伤。愿他的在天之灵安息!愿南少林五祖鹤阳拳代有传人,进一步在民间扎根,蓬勃发展。

  • 荣获奖金5万元

    2011-10-17 12:28:32

    俺的师弟翁信辉是五祖拳的第一位武术博士(兼日本体育社会学博士后)。

            前不久的“海西武术大赛”,他和翔安的林良菽、同安的朱雪华、市区的魏国良、叶思源等同门的师兄们一起组织门徒160几人参加大赛,荣获大赛唯一的组织奖5万元人民币。

           这真的是大喜事啊!(金牌、银牌、铜牌一大堆啊!)

           尚未获奖时,俺就和师兄弟们商量:如果得奖5万元,除掉庆功宴的钱,其余的奖金就**行赏,按照获奖的等级做奖金全分了。

          俺知道这几位组织者为了组织参赛活动和平时的训练,其实都在自己掏腰包;但是,做头,就得有肚量,就得有担待。俺把这道理和大家商量,大家都明白人,都有共识。

         这样,在同安罗汉山的极其热烈的庆功会上,奖金都分下去了,没剩下钱来。不过,那天俺有事,没去参加庆功宴。

          这样的奖金,这样的处置方式,俺高兴,俺喜欢!
  • 武术与魂魄

    2010-07-12 16:10:39

    武术之乡新垵行——思考武术与民族魂、魄

     

    2010年7月11日下午,在酷热的天气里,我们一群热情的博客作客武术之乡新垵。著名武术博客劲拿接待了我们。

     

    坐在新江武术馆里聊天,面对满墙的新江武术馆五祖拳资料图片与排列齐整的武术器械,郭教授谈兴大发;我和斌哥坐在高人面前,倾听高论。

     

    因为曾经练过五祖拳,所以郭教授身上有一股锐气,或者说他内里有一种剽悍的气质。

     

    郭教授说:一个民族的振兴,不是经济上去了就行了;不是有了钱就叫振兴了。一个软绵绵的民族,怎么会振兴?必须有魂才行!练武术,会使人有魂,我们的民族需要有民族魂。

     

    郭教授谈兴浓时,灵感来了,进一步发挥说:有魂,也是不够的;有魂就是有精神,但是,可能是阴柔的。比如儒家就有魂,儒家是阴柔的。很多学儒家学说的人在外族侵略者面前,就投降了。所以,还要有魄。

     

    魄是什么?魄就是强悍的身体与体质。精神寄托在强悍的身体里,就会很有力量。比如日本,是我们的恶邻;但是,日本既学习中国文化,又有强悍的武士道精神,它的崛起,和武士道精神很有关系。美国人写了一本《菊花与刀》,概括日本的特点。菊花代表日本的礼仪文化,经常点头“哈伊哈伊”的,有很多是从中国学的;刀,代表日本人的武士道,很强悍的,甚至日本当官了有了什么大事或需要负什么责任,会剖腹自杀。日本这个恶邻的魂与魄,是都具备的。

     

    中国的崛起,也是需要魂与魄的。练五祖拳,练武术,就是练魄。要练得身体强健,气势雄浑,而不是一味阴柔,这样,就会有强大的力量产生。

     

    国学,并非都是儒家学说。郭教授说,至少,国学要包括能涵养民族的魂与魄的传统武术文化。

     

    我问郭教授:历来有三魂七魄之说,如何看待?郭教授回答:这是一个大致的说法,是一种强调,可能无法分得那么清楚。只是说明:有魂无魄,还真不行。

     

    郭教授一番高明宏论,使我感觉一新。

     

    是的,这不仅是一个人的武功修养的问题,也不只是一个地区的民族武术问题;它,应该牵涉到重大的教育的问题;是对一个民族的年轻人的教育,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的培养问题。这个问题,还值得我今后好好思索。

     

    令我辈惭愧的是,跆拳道在中国都市崛起,在厦门发展势头惊人,就因为它体制明了,段位递升,学习内容确定,在全世界都只有一个跆拳道。

     

    反观传统武术包括五祖拳,门户林立,各个为老大,内容也庞杂,缺少统一规制。讲好听点叫“博大精深”,讲难听一点叫“一盘散沙”。何去何从?令人担忧!

     

    令人烦恼的现实是:同样是在锻炼魂与魄,跆拳道就大获成功;而传统武术却走到了快被边缘化的地步。

  • 寻找杀童惨剧恶之花滋生的土壤

    2010-03-27 18:03:58

     

        8朵正盛开的鲜花在血腥中凋谢了!血腥味浓浓地笼罩着最近几天的日历。

     

    在南平实验小学门口发生的灭绝人性的杀童惨剧震惊了全国,凶手郑民生遭到了民众义愤填膺的批判,被害学生的家长悲愤万状。所有舆论在高烈度谴责凶手的时候,也强烈要求追究责任。

     

    面对这一使很多人悲恸至无语的惨剧,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思考: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悲恸的表达,使人凝重至极;吊唁,已在自发地进行;谴责,早已铺天盖地。反思社会,已在一部人那里展开。

     

    现在——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是寻找残杀儿童的恶之花滋生的土壤,因此必须秉持理性的态度,把三件和这次惨案相关的很主要的事依次做好。

    一是调查。需要全面地追溯调查凶手的一切:他在策划此惨案之前,向谁透露过吗?他在单位是如何工作的?和单位同事的关系如何?他有朋友吗?他和家人是一种什么关系?他和邻居有交往吗?有谁对他表示过看不起的意思吗?他是怎样谈恋爱的?他爱看滴血的暴力片或侦破片吗?他平时看书吗?什么书?他在医学院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更早一些,在中学与小学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他的家庭给他什么样的教育?为什么他报复社会不是选择杀大人,而是选择杀小孩?……凶手的人生思想轨迹将揭示他制造惨案的深层原因。而这有助于我们进行准确的反思,预防新的惨案的发生。最新消息说,郑民生明确交代了自己的作案动机。他表示,他的所作所为针对的就是两个人,一个人是他的老领导,原马站医院的前院长王德彤,另一个人是他的第二任女友叶某,而非之前媒体报道的第三任女友苏某。他要让社会因为仇恨他而追究背后的原因,进而牵出这两个人,令他们也被仇恨。早些年发生的马加爵惨杀同学的惨案,就和他的贫穷、自卑,缺少关怀、多疑及同学对他的不够尊重有关。虽然凶手必须接受法律无情的制裁,绝无可能逃脱;但是,明了事情发生的原因对于预防此类惨剧也是极其重要的!

    二是反思。反思家庭教育现在是如何走向高度功利化的,从而使正确价值观无法在孩子心上扎根;反思学校教育也是如何走向高度功利化,以管制学生和逼迫学生考出好成绩为主要特征,从而背离学校实施素质教育、培养健康发展的人的宗旨的,是如何把很多教育活动搞成高度形式化,缺少教育效果,致使丧失正确价值观在学生心中扎根的又一次机会的;同时也反思社会是如何把沉重的压力房在学校的肩上,迫使学校处在经常被追究责任的位置上,难以承受压力之重,从而学校走上了减少麻烦、减轻责任的自我减压的管理道路的;还要反思我们的社会发展历史轨迹,弄清社会发展过程是如何把我们民族伦理文化的根铲除掉的,从而为人的人性的泯灭创造了条件。(据嫌犯交代,在案发的前一天,他曾经和女邻居聊天,称自己觉得活着没意思。该女邻居听罢挑唆他:那你不能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应该做些事让人们刮目相看!正是在该女邻居的煽动和挑唆下,郑民生次日便做出了举世震惊的疯狂举动此消息尚未证实。如果属实,这位女邻居将是犯了唆使罪!)是如何形成笑贫不笑娼的卑鄙功利思想氛围的,是如何使权力失去监督与约束,形成不良官风,造成腐败之风到处蔓延的;是如何法治不彰,司法公证难以祈求,又以减少上访为目标从而堵塞民众伸冤解困的渠道的;是什么机制使得讲真话难,官场中、单位中、社会上到处假话流行,甚至产生了以诈骗为职业的骗子盛产高峰期……简单的个人功利诉求占据优势地压制着社会伦理文化的社会是如何危险的一个社会?

     

    三是预防与改进。如果不从根本上来预防此类惨案,从根本上来改进我们社会的机制,只是抓住一个罪犯,毙掉一个罪犯,那么,可以断言,这类惨案今后还会不断地产生。一个基尼系数已达0.47的国家,两极分化正在进一步扩大中,农民与贫民孩子读书复贫,低收入人群成员一旦得重病就是一场惨祸,无房的低收入者与夹心层为房子而持续不断地苦恼……在这些情况下,如果我们的政府不实施藏富于民的政策,不提高劳动者在国家新增财富中占有的份额,如果腐败趋势无法得到进一步的遏制,带有根本性的反腐制度“阳光法案”(官员家庭财产申报与公布制度)不敢断然加以实施,不放松民众权利管制之绳,使民间的积极向上的力量以NGO(非政府组织)的形式帮助协调与解决社会矛盾,确立社会心理抚慰机制,使危机中的人不至于因走投无路而绝望而自残或报复社会,如果素质教育一直是墙上的画饼……那么,这个社会的紧张度还会上升,人民的尊严还是会难以得到保障,这个“社会溃败”(王立平教授语)的危险始终是悬在中国头上的一把剑。在这种情形之下,充满硝烟味的群体事件(如瓮安事件等)就可能此起彼伏,残杀儿童的恶之花就会再次残忍地血腥地绽开。

     

    也就是说,如果社会土壤没有改良与进步,这样的土壤必然会再次开出恶之花。问题仅是何时开与谁倒霉。

     

    寻找恶之花的土壤,审视它,改进它,这,就是郑民生血腥惨剧发生以后,最重要的事情!

  • 少林五祖拳玉明祖师逝世百年祭

    2010-02-22 19:44:49

            

    南少林五祖拳创派祖师蔡玉明逝世至今恰满百年。

     

    玉明祖师乃习武天才。他以毕生之精力,精研南少林流落民间的各派拳术,加之年轻时节外出访师拜友,于走南闯北之时,广泛吸纳各地功夫精华,终于鼎炉重新熔铸南派少林拳术,自成五祖拳派。

     

    玉明祖师自创派以后,在泉州高树大旗,为弘扬五祖拳术,在擂台上一展绝妙身手,叠败闽南功夫名师高手,并一举将这批高手收纳门下,致使五祖拳声势大盛。从此流行于闽南城乡,并随着门徒的出海谋生,遍布东南亚各国华人社会和台湾岛。经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与80年代中国家体委武术调研组调查认定五祖拳为“技术全面,内外兼修”的地方拳种,排列省内第一位。今日的五祖拳国际联谊会已有27个国家与地区代表参加,其中不乏白人五祖拳师。

     

    玉明祖师量体裁衣,善教门徒,门下高手层出不穷。鄙人所习之五祖拳,来自武术之乡新垵沈扬德鹤阳馆一脉。沈先是玉明祖师关门弟子,武艺超群,在新垵以出色技艺降服各角头功夫势力,广布五祖拳功夫。之后,新垵武术人才辈出,称雄一时。其辉煌历史,追溯源头,亦拜玉明祖师之赐。

     

    玉明祖师于闽南地方文化功德无量。五祖拳对习练者来说,可以吐纳功夫,强身健体,修炼意志,弘扬德性,自卫有道,交友有法,和谐有方,正是一道文化好宝贝。

     

    今日之世界,是经济全球化的世界,是解构传统价值的后现代社会,是经济礼利益多元、文化思想多元、娱乐活动多元的时代,继承与发展传统武术文化之价值,形势逼人。学习、研究、继承、弘扬玉明祖师所传之五祖拳艺,使之成闽南下一代人的文化财富,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今日上午,我和劲拿博友与其他厦门五祖拳门人乘车远赴晋江梧垵玉明祖师墓前,举行玉明祖师逝世百年祭拜活动,与玉明祖师的孙子见面(第二张照片中的老人),并在玉明祖师墓前练一套“三战”拳路,目的就在于此。

     

    所有五祖拳门人团结起来,摈弃一切门户之见,把五祖拳发扬光大下去!

     

     

  • 徒弟的徒弟,奖状太多了!

    2009-10-21 11:13:42

                  我曾在武术馆混过一段日子,有模有样地当教练。于是,就有人来让我教。我教的主要就是基本拳术和基本武德罢了。陈伙裕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当然,后来他创办了安溪兴安武术学校,并担任了校长,并在武术道路上取得很后大成绩之后,还不忘我这个启蒙教练。于是,我很沾光,也就厚着脸皮把他当作徒弟了。现在,徒弟的徒弟,也就安溪兴安武术学校的学员们,在近日举行的华夏武术比赛上光芒闪烁。哇,奖状太多了!

        总之,就是:金奖、银奖、铜奖一大堆!(金奖奖状多发在后面)

       我很激动,特地发出来与大家分享: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从无名厨师到著名拳师——陈火裕其人其事

    2008-09-12 22:59:07

        

                 

    从无名厨师到著名拳师——陈火裕其人其事

     

    陈火裕现在是泉州市武术协会副秘书长了!

    陈火裕是国家一级武术散打裁判了!

    陈火裕荣获青海省武术散手大赛散打60公斤级第一名!

    陈火裕是安溪兴安文武学校校长了!

    ……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也。

    说真的,与他相别何止三日?三年也不止了!在我面前晃动的,一直是一张忠厚、坚执、年青的脸。

    1986年,南少林五祖拳名师曾谋尧(我师傅也)开办了“思明武术馆”,我奉师傅之命到馆里帮忙教练事宜。陈火裕就是那时第一次到馆里来的,而且就是我接待的。他个子不矮,身架结实,一脸忠厚相,以亲切的闽南安溪腔进行了自我介绍。原来他在鼓浪屿观海园当厨师,因为兴趣南拳,所以特地来报名练武。欢迎!欢迎!来了就交学费,多一名学员,少林五祖拳就多了一份力量,武术馆就少一份压力。我对他表示了热烈欢迎。我是近视眼,当时竟没看到他为少林五祖拳争光的远景。

    陈火裕以他特有的坚韧劲,每周三个晚上从鼓浪屿搭船过来,到思明武术馆练武,扎马站桩结束以后,从最基础的拳术“三战”开始习练,一招一式,反复练习,大汗淋漓,不管不顾,一直到下课。他始终是那么坚持,那么刻苦,那么好问,那么忠厚,习武进步很快,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若干年之后,思明武术馆因为各种原因而闭馆了。陈火裕也暂时和我们告别了。

    1992年,我的师兄魏国良创办了“神州武术馆”,又力邀我到馆里帮忙。我这个人,缺乏远大理想,创不来自己的门户,大事干不成,但是,倒没有“小事又不干”的坏毛病,也在业余时间到馆里帮忙了好一阵。就在那时,我又见到了陈火裕。他是在报纸上看到信息后,又来接着习练五祖拳的。因为本已有了基础,由馆长魏国良师傅亲自教他,他的进步特别快,武艺很是不错。后来他辞掉了观海园的工作,来到神州武术馆帮忙,加入了教练员队伍,领一份微薄的薪水。有一年除夕,可能是在武术馆值班的需要吧,他一人在厦门。我力邀他于除夕夜到我家来“围炉”,他很客气,坚决不肯。吃顿饭有啥呢?我总觉得他太忠厚了,生怕会使我家不方便。

    1996年,我因为工作忙、时间紧等原因,辞掉了武术馆的兼职。走之前,我和陈火裕有过多次关于前途的谈话。他告诉我,他迟早要回安溪家乡的,因为他在家乡已有了老婆和孩子,而在厦门混武术是很难发展的,甚至连生存也会困难。我总是以为,武术这碗饭不好端,要应对随时有可能上门挑战的武者。不打吧,人家以为你怕他,把你说了个一钱不值,你在声誉严重受损的情况下,能否坚持把这饭碗端下去?打吧,经常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压力大,打赢了还好说,可是,谁又能保证百战百胜?在激烈的民间武者打斗中,拳腿无情,难保不受伤甚至受大伤。花无百日红嘛。陈火裕告诉我,他还没想好回家干什么。

    我给他出的主意是在安溪县城开个小吃店,因为他本学厨艺,学做菜应是卡嚓卡嚓很快搞定,把厦门的沙茶面、冬粉鸭这类小吃做法学了,到安溪卖这些价廉物美的食品,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多次的谈话终没有结论。也许陈火裕已是心中有数,只是怕我为他担心而不愿言明。

    之后,我忙我的,也少和他联系。直到有一天,他上我家来,告诉我,他真的要回老家了。我也只能一般般地祝福他生活顺利。又过了许久,忽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在安溪县官桥东大路汽车站旁开了一家武术馆,邀请我有空的话过去指导。我知道他的心意是真诚的。但是,我这个人性子懒散,对于外出一般兴趣不大,对于武术的兴趣也随着年龄的递增在迅速降低,所以也就没去过他的武术馆,也不知道他的事业发展得如何。这么些年下来,他到厦门多趟,也到我家坐了几次,来时还赠了安溪茶叶,始终热情邀请我到他的武术馆走一走,。我一直辜负了他的好意。他还给我留了他的手机电话号码:13599932369,我至今还没和他用这个电话联系过。我检讨,我真的太懒了!

    直到不久前,我才有个机会,得以具体了解他的武术事业细节。原来,他真的是好厉害,发展势头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之外。武术馆变成了“兴安文武学校”,建筑面积有二三千平方米(不好意思,具体是多少,我的记性不好,又给模糊了),教职工有20多人;11个教学班,学员300多人,上午教文化课,下午练武;竟已训练过3千多武术爱好者,输送不少人才到保安行业和大学读书等。

    他手下的教练,竟然有一位还在央视五祖拳散打争霸赛”上斩关过将,一直打到北京,获得了(不分级别)银牌!还有另一位曾获某地散打48公斤级冠军,武术全能第一名。这可以说得上是实力雄厚了!这些年来,兴安武术学校外出参加各种武术比赛,可谓奖状多多,硕果累累。比如在省和市武术比赛里都曾摘金夺银;参加香港、武汉、武当山、南少林等国际、国内武术大赛,也都捷报频飞!兴安文武学校已是安溪县武术训练基地。省、市电视台都曾因兴安文武学校的骄人成绩而过来拍新闻,安溪县电视台更是频频光顾兴安武术学校。令人震撼的是就连中央电视台拍“武术博览”时,竟也找到兴安武术学校!

    陈火裕是位人品修养、武功修养双佳的人。现在的他已不是什么武术界的小角色了。自然门第三代传人杜飞虎先生指导过他,嵩山少林寺收他为第33代俗家弟子。试想一下,泉州,南少林武术发源之地,武馆众多,门派林立,卧虎藏龙,我于1995年到泉州参加“南少林五祖拳国际联谊会”年会时见识过的;在这里混个武术协会副秘书长,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可是,陈火裕还是坚持说是跟魏国良与我学的武术。实话说,我惭愧啊,没给他多少东西;我绝对不敢妄称是他的师傅之一。

    不过,我衷心感到欣慰:陈火裕,好样的,你为南少林五祖拳的继承、传播和发展做了贡献

  • 陈火裕(安溪兴安文武学校校长)和于海大师的合影

    2008-09-12 08:43:02

        

        

                 从无名厨师到著名拳师——陈火裕其人其事(预告)

     

     

  • 夜晤少林僧——武林杂叙之三

    2008-07-29 12:00:22

       

                      夜晤少林僧

     

    夜晤少林武僧总教头德扬法师,是我武术生涯中的一个惊喜!

    我之习武,主要是闽南环境使然,并非电影《少林寺》的驱动。

    但是,早年看电影《少林寺》还是给我很大的震动。虽然我羡慕电影中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功,可我知道电影中李连杰们表演的并非正宗少林武术。毕竟,少林寺的悠久历史与超绝地位,还是令当时嗜好武术的我敬仰不止。当即搜罗资料,埋头消化,文人的历史感使我对少林寺更加尊重。“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寺,武林的泰山北斗啊!能和它连上线,就是武林人的光荣啊。(少林武功也来自天下哦。)

    这机会在1993年突然来临。那年秋天,我师兄魏国良作为南方“名派名家”的代表,被邀参加“第二届郑州国际少林武术节”,与少林寺武僧总教练德扬法师同场亮相,引起国内武术界的注目,并一起进入某功夫杂志(好像叫《搏击》吧)的报道记载里。

    师兄从少林国际武术节返回后,告诉我:不日,少林武僧总教练德扬法师将来我武术馆拜访做客。我一听,大喜:这么名声赫赫,威震武林的少林寺的总教头来我武术馆,好事一桩啊:既可满足我的好奇心,还蕴藏了报告文学的绝佳写作机会。那时,我不但业余时间常在武术馆助教与习武,还在心里燃烧着写作的热情,以写作而操练精神,以赚稿费为生活乐趣。逮着传奇少林的武术教头,还怕写不出好东西?文坛啊,就等着我独特的报告文学作品大放光芒吧!

    一天黄昏,暮色霭霭,师兄带领一位僧人进到武馆,我知道这就是德扬法师了:中等的身材,体高不会超过170公分;光头,着海青色和尚衫,结实的身板,步履沉稳,面容平静,看起来像“后青年”的年龄。是实实在在的僧人一个;倘脱去僧衣,就是普通人一位,丝毫也没有武术大家或名人张扬的气质。

    其实,他是绝对的大名人。我后来在聊天中得知,自19918月起,他担任了寺里的武僧总教头,每日除了向寺院的武僧们传授武艺外,对各地和世界各国慕名来求教的练武青年,给予指教,徒弟启蒙遍及全国十几个城市和日本、美国、新加坡、瑞士、加拿大、丹麦、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那时他虽然担任少林武术总教练不算太久,却已先后赴多国传授拳艺,多次率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出访东南亚、西欧,北欧以及北美诸国。

    这样一位大名家,其实很朴实。落座,奉上茶水招待。闲聊师兄的武馆基本情况。

    看到德扬有点其貌不扬,我先按下“文”的兴趣,浮起“武”的好奇,直言希望他给我们表演一下在少林国际武术节上表演的禅杖;实在是好奇心导致待客礼数不够。我内心也有想法,想通过他的禅杖的表演看看他的功底是否高不可攀?可是,德扬法师平静地对我们几位提出要求的武术馆人员笑着说:“你们馆长有我表演的录像带,你们慢慢再看吧。”

    天很快黑了。是夜,德扬就在武术馆里随便吃了点素菜。

    忽然,亮着的电灯一齐熄灭了——那阵子,厦门缺电,经常各处轮流停电。

    于是,点起蜡烛,南北少林武人围坐而聊,朦胧烛光中显出一种特殊的交流氛围。那天晚上畅谈甚欢,聊得尽兴,多是我们性之所至便问,德扬法师从从容容侃侃而谈地作答。在我印象中,德扬谈到少林武功时,至少谈了几点:一是关于武功特技表演,如吞食碎玻璃,吞剑等,是旁门左道,不是正道武功;这点我也很赞同;二是不少少林武僧表演团其实不是少林寺组织的,是有些人走穴蒙钱的行为;三是少林武僧不仅要练武,也要做佛教功课;四是作为僧人,哪怕是武僧,也是要把领悟佛经意蕴,修炼无我之心排在第一位。果真是高人啊!这完全颠覆了我对少林武僧的想象。我对德扬是更加尊重了!

    借烛光下的聊天,我在提问了一些德扬的个人背景情况之后,提出了为德扬写一个长篇报告文学的请求。

    德扬笑笑,说:“这个嘛,现在还不成熟,以后再说吧。”就这么一句话,我辉煌的报告文学计划彻底破产了。比起那些请求文人为他们写作、包装、推广的“名人”,德扬,真的就是“有德”而又“飞扬”了!

    想不到的是,隔年春节,德扬给我寄来一张贺年卡,上面有他的签名。名人无架子,真是礼数足,素养高!我非名人,还让德扬先寄贺年卡,真不好意思,赶紧回寄了一张。9510月,我参加在泉州进行的“南北少林大汇演”时,还见到率领少林武僧团前来泉州的德扬法师,彼此亲切问候。

    从此,德扬法师成为我武术生涯的一个美丽留影。

     

     

  • 为南少林寺而写专稿——武林杂叙之二

    2008-07-23 01:51:38

       

    为南少林寺而写专稿

     

    撰写非教育类的专稿,这辈子只写过一回!

    写专稿,这可说是嗜好撰文者的大好事。

    想我们费神费脑地写文章,投稿,要赚几文钱是何等辛苦。编辑要是看得上自己的稿,你就要感谢了;要是给你发稍长一点的稿件,你恐怕得谢天谢地了,那稿费磋顿大排档还是可以的嘛。要是有约稿,就是很给你面子了!两年前《厦门文学》杂志负责人春池兄知道我曾是新锐小说家粲然的母校老师,约了我写一篇关于粲然的文章。虽然那时我也久不动笔了,但是,还是为那约稿而暗自高兴。专稿,那可是为了报纸或杂志的某种编辑意图约你专门而写的,就是更令人兴奋的事了。

    而我写专稿,竟然是与关于南少林寺所在何地有关。

    自电影《少林寺》上映以来,嵩山少林寺的名声日益磅礴;嵩山少林寺为天下少林的丛林祖寺广为人知;与此同时,南少林寺也再次引起世人的注目。(首次引起世人注目那是在数百年前的乾隆年间了。)南少林寺乃嵩山少林的南方分枝。凡是习练南少林拳法者,无不以南少林寺为自豪。

    可是,大致在1993994年间,突然冒出一个惊天大新闻:某武术学术名家领衔的调查组的调研报告表明,南少林寺就在福建莆田山里!

    天啊,这怎么可能?数百年来,闽南民间传闻一直说南少林寺就在泉州,而且令人心驰神往的诸多南少林故事流传不绝。怎么会是在莆田呢?凡是关心南少林寺所在地的南少林拳门下无不大为惊诧!

    大概是199411月初,我参加10月底在泉州举行的“国际南少林五祖拳联谊总会‘94年会”回来不久,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位先生说他是《新民晚报》记者,为关于南少林寺稿件的事而专门到福建征稿,约我明日去他所住的旅馆与他见面,那口气有点像是要免费赠送一个大馅饼给我。也不知他是怎样打听到我的。可惜,我那时手头工作正忙,对写南少林寺的文稿一时兴致不是很高。写专稿,毕竟是一件责任重大而又很辛苦的事。大约那位记者听出我的积极性不高,立即虚点我的“穴位”,强调地对我说:“如果你们不写,我可要到莆田约稿去了!”糟了,穴位被点住了,我急了,满口答应:“行,行!我写!”真是的,莆田已在想方设法争夺南少林寺的荣誉权,万一又被莆田方面占了南少林寺的便宜,我们真的是心有不甘啊!

    第二天下午,我去与30来岁的《新民晚报》记者见面了。匆忙之下,忘了那天下午该我值班,未去请假,后来被领导K了一顿,那是后话不提,被K也算值。记者向我交代了一下写作方面的具体要求和如何发稿,此事于他算已了。奇怪的是:堂堂著名晚报的记者,居然住的是厦门晨光路一带的很普通的某旅馆。具体是哪家旅馆我现在也忘了。可见,当时的景况是记者的待遇还不是太牛,无冕之王的光芒还不太耀眼。

    回去后,我好一番辛苦,终于把那稿子写出来,按约定寄往《新民晚报》社,题目是:寻访南少林。一共写了四个部分:野老笑谈少林迹;雪泥鸿爪真史在;山河依旧吊先贤;泉南千载少林风。所有的史料,所有的描述,都在证明一个真理:南少林寺就在泉州!

    11月某日,我的专稿发表了,样报寄来了,打开一看,哇,整整一版哦!心情无比激动!再一看:呀,不是《新民晚报》,而是它的儿子《新民体育报》。告诉自己:没事,差不多的。后来经过房改买房,换房,装修,那份报纸丢了!幸运的是,它的复印件还在。不然,可能会被人怀疑是在吹牛呢。

     

  • 拜会真正的武林宗师——武林杂叙之一

    2008-07-20 03:01:15

       

    拜会真正的武林宗师

     

    听我武术师傅说,当年他痴迷练武,居然逃避单位的“政治学习”,到处拜师访友,终究成为有造诣的闽南武术名师。《羊成晚报》曾给他老人家进行过大篇幅的专题报道。

    拜师访友,是武林人常见的嗜好。

    最近打算写“我的武林杂叙”系列博文,首先浮上脑的是我曾拜会过中国唯一在世的真正的武林宗师。

    当年狂热武术时,我曾大量吞噬武林资料。其中最令我仰慕的是两人,一是霍元甲,拳打俄国大力士,为国争光;另一位就是“神拳大龙”,不过十几岁年纪,就在上海租界擂台上大展“拳威”,把俄国耀武扬威的拳击高手打败,使之认输。三年之前,俄国拳击手就曾被14岁的神拳大龙击败过,便说是不公平,因为神拳大龙不仅用手击,还用脚踢。所以,在三年之后第二回的擂台赛,神拳大龙公开声明放弃腿击法,纯以手法应战。结果是大获全胜,大长我民族志气,从此声名远扬。西方拳击界在中国租界口出狂言,寻衅我中华武术界,以自讨没趣、自丢脸面而告状!看得我心驰神往,热血沸腾,恨不能就生在那个年代,跑到擂台边为神拳大龙呐喊助威。

    神拳大龙中国是唯一在世的武林宗师!

    在我眼中,他是真正过硬的武林大师!

    他就是蔡龙云!

    当然,还有许多传说中某某、某某拳派的祖师、大侠,功夫如何如何了得,战绩如何如何地辉煌,过程如何如何地诱人,因为新闻媒体未介入,缺少现场记录与人证,我虽愿意相信,心里却未免存疑。

    神拳大龙本来和厦门并不搭边。他后来与厦门结缘居然和教育有关。解放以后,神拳大龙在上海体育学院传授武术课程。五祖拳厦门鹤武流派的许金民老师年青时考入上海体育学院,成为神拳大龙的入室弟子,后来是厦门武术协会掌舵者。神拳大龙本身是北拳功夫,对属于南拳系的五祖拳并不排斥,反而对许金民老师青眼有加,从此便与厦门有缘了。

    大概是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有一天,许金民老师挂电话通知我:明天上午神拳大龙到厦门,届时厦门武术协会在白鹭宾馆请他吃早茶,你也过来和他见见面,时间是九点左右。

    荣幸啊!说实话,接到通知,我真的感到很荣幸:我真的要见到中国第一号武林大师了?真的啊!那一夜我睡得不踏实,梦中似已和大师见面了,又似乎还在等待着。第二天上午,起床以后,我先赶到单位复印了我的几篇已发表的武术论文,立马赶回白鹭宾馆去找许金民老师。

    老师见到我来了,站起来指着我,对神拳大龙说:“这是我们厦门武林的XXX。”我见到大圆桌的那一边坐着一位敦实、沉稳的老人,国字脸,短发,脸泛红光,眼神锐利,真有渊停岳恃的气派!我既激动,又有些紧张,赶紧弯腰向大师致意。

    大师伸出厚实的手来,和我握了一下。

    我双手把自己的几篇论文奉上,真诚地说:“这是我的不成样的东西,请您指教!”

    大师点点头,把它放在桌上。

    因为兴奋、高兴,那天早茶吃了些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太缺乏头脑,早该准备一本大的本子,用最恭敬的语调请大师顺手为我签名题词,至少是签名。以后,这可是我炫耀的本钱与证据啊。可这一辈子,凡有签名,都是作家朋友出书。主动题签送我的。我真笨哦。

    那以后,再也没机会拜会大师了。他老人家现在年纪应该也蛮大了。当年在上海打擂台是十七八岁,共和国建立近60年,屈指一算,他也八十岁了!

    可是,神拳大龙就是与厦门有缘。这不,我师弟考上上海体育学院博士生,又与神拳大龙有一番接触。不过,我只能听着,徒有羡慕情了。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