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学会平凡地生活。

母亲和她的米缸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0-19 11:03:50

母亲和她的米缸

 

搬新家时,母亲坚持要把她房里的米缸也搬走。我很是不解。但母亲还是坚持。

粗陶缸在上世纪农村几乎家家都有。用来盛水的缸,叫水缸。用来盛放稻米,叫米缸。在当时的农村,谁家里缸多,表示谁家里富有。

米缸直径接近1米,高超过120。上面盖着杉木板做的盖子。米缸是用粗陶做的,上下口径略小,中间则圆滚突出,我一直以为动漫里胖子的卡通造型就来自米缸。缸壁有着山里萝卜丝般的简易花纹,里面光滑,里外都有一层薄薄的釉。父亲找来两根大麻绳,将米缸捆绑结实,和我用扁担合扛,母亲还不放心,在一旁小心扶着。我边走边责怪母亲老土,可母亲则是笑嘻嘻的,任我说。

米缸就放在母亲房间的墙角里,与周国的衣柜形成鲜明对比,但母亲无所谓。母亲细心擦拭着缸壁,满是皱纹的脸上竟然飘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突然间有所思有所感。母亲对米缸的情感似乎已经超出了物的界限。

小时候每到水稻的收获季节,母亲都会把米缸搬到屋外,在太阳底下暴晒,去掉蓄了一冬的湿气,顺便蓄些阳光在里头。母亲说,这样粮食在里头放上一年也不会发霉长虫。

稻米晒干后,父母把稻米一斗一斗地往缸里倒。看着金黄的稻米如流水般“哗哗”地往缸里流,闻着弥漫在空气里的稻米气息,父母脸上那凝结了一季的愁云终于缓缓散去,悬着的心终于有了着落。要知道,这一缸里的粮食可是我们一家一年的口粮啊!每天晚上,看着厚实的米缸,睡觉也觉踏实。

米缸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如同聚宝盆。母亲总是把一些易受潮的食物包好藏在缸中。比如花生、龙眼干、糖果、饼干等等。儿时的我,经常衬母亲外出,偷偷打开缸盖,翻找吃的东西。一把花生,一颗糖果或一块饼干,甚至是一小粒冰塘,总会让我心虚和幸福半天。每次偷吃后,我总是担心母亲发现后会责骂我,可是母亲却从未因这事责骂过我。现在,母亲还习惯在米缸里储放糖米饼干或干果。她的孙子每次回老家总会偷偷钻进奶奶的房间里,在米缸里偷吃的,亦如小时候的我,一颗小小的糖果或一小块饼干都会让他兴奋好长一段时间。看着孙子躲着吃从米缸中偷来的东西,母亲总是假装没看到,我看她脸上缀满着幸福。

每逢春节,母亲总不忘交待我帮她写个“五谷丰登”的春联。她总是很虔诚地贴在缸壁上,然后坐在床头美美地看着,看着岁月缓缓地流走,看着儿孙一天天地长大,看着日子越过越红火。

是的,米缸在母亲的眼里心里,也许早就化作了希望,化作了幸福,化作了对儿孙拳拳的爱!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9-11-03 00:04:35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9-11-03 00:04:30
一米高,那是谷缸,米缸略小。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9-10-19 15:04:3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