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戝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巴恪思笔下的晚清随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3-28 11:23:04

巴恪思笔下的晚清随想

 

饶有兴趣地一口气读完英国巴恪思爵士(Sir Edmund Trelawny Backhouse)作于1943年的《太后与我》(Decadence Mandchoue)一书,不禁感慨万千。

巴恪思爵士极具语言天赋,曾是京师大学堂教授,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度过,特别是(自称)作为慈禧太后的情人,与满清朝廷甚至慈禧本人近(零)距离接触所记录了晚清覆灭等一些重大事件细节尤为引人注目,虽然在学术界长期被视为毫无价值的色情小说,以至书稿几十年躺在博物馆无人问津,直至去年方出版面世。

我不是史学家,也无意考证,但我相信,许多事实倘非亲身经历断无法如此完整呈现,因此我倾向于相信该书基本是真实的记录(当然也可能包含一些想像),至少比起当今许多电视剧和小说对清史的胡编乱造要靠谱和严肃,它可以提供另一个角度来看历史,揭开历史人物的真实面目。

且撇开文中那些有关情欲的细节描写,那些只会博得一时愉悦而留不下多少印象的描述,我更兴趣于其所披露的慈禧、光绪、珍妃等人物和事件。

 光绪、慈禧之死,因为相隔一日,历来有着诸多猜想,已成为历史悬案。如果巴恪思所述非假,那么我们可以了解慈禧对光绪的真实看法和态度。慈禧对光绪极度不满,认为其不孝,书中还记述了光绪曾几度策划推翻慈禧并差点成功,有一次甚至欲将慈禧与洋人情夫捉奸在床并下诏赐死,但由于泄密慈禧早有防范而流产。书中记述了光绪之死系慈禧下懿旨,派崔德隆太监赐死,光绪临终时只问了谁继任,并提两个要求,一是请慈禧处死袁世凯(光绪对袁是刻骨仇恨,他说袁背叛我,必会再背叛下一个皇帝和太后),二是勿将其牌位从祖庙中移出。光绪的非正常死亡近年来史学界已形成共识,但慈禧之死却从来无人质疑,而巴恪思书中引述了李莲英所言,慈禧竟死在袁世凯枪口下,令人大跌眼镜。当时慈禧赐死光绪后,准备立溥沦为新帝,袁世凯和军机大臣铁良求见,竟要求慈禧再下一诏,宣布退位,任命二人为太师摄政,慈禧大怒欲拿下二人,袁却拔出手枪,连发三枪,击中慈禧腹部。临终之时慈禧后悔饶过袁世凯太久,还痛骂道士骗她还有十年阳寿,最后交待要以太后之礼下葬,并处死袁和铁良。这足以令史学界震惊,也许也将为后人留下一个课题去研究。

 书中还讲述了一些有关慈禧人们闻所未闻之事,例如,慈禧曾去白云观造访一云游道士,通过道士的水晶球看既往人生大事,包括入宫、咸丰驾崩、东宫之死、戊戌政变、珍妃之死,还看到未来大事包括立新帝,甚至看到袁拿手枪对准她,之后便是她的葬礼,但最后一幕慈禧面色大变,惊呼实在恐怖,做梦也梦不到的死相,但一直未曾告诉作者是何景像,作者猜测也许是看到她死后墓地被炸开,赤身祼体抛尸荒野之外。书中还记述另一道士扶乩降神,甚至让慈禧与阴间的荣禄交流,荣禄要她废光绪,清除袁世凯。书中也提到此道士所预言慈禧还有十年阳寿极其不准,事实上慈禧当年即去世。但无论是道士还是荣禄都要其提防袁,因此使慈禧心中十分不安,她调袁入军机处,虽剥夺其军权,但终为其所害,也许这正是人们所说的,是祸躲不过。

关于珍妃之死,如果巴恪思是诚实的话,我们则有慈禧本人第一手的描述。本来慈禧逃亡时只叫了皇帝和皇后,根本无意带珍妃,甚至不愿见到她,因为珍妃对其相当不敬。当慈禧斥责珍妃无其旨意前来作甚,珍妃竟回答,你爱逃你逃,皇帝不能离开,要与洋人谈判,洋人信他不信你。甚至说,你不是太后,你对咸丰不忠,是荣禄的情妇,更是令慈禧火冒三丈,直接命人将珍妮架起来投入井中,直到她呼喊声止再压上巨石方才离去。慈禧在事后告诉作者时依然是气得火冒三丈。

 也许不尽事实,但该书确是提供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当时最高领导人的细节,也许在满清被推翻之时乏人兴趣,但百年之后的今天清宫剧大兴之时,确乎引起人们诸多兴趣。如果巴恪思所言不假,李莲英生前还将其本人记述的清宫几十年的日记交给他保管,但战乱中已去向不明,倘若哪天有重现天日之机,相信对研究清史将是极大的帮助。

由此想到,每个时代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作为当事者都应该有责任留下一些日记、访谈等资料,为历史负责,为后人负责,这将有助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人能够完整准确地还原历史。近年来,我们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也纷纷推出一些个人日记,海外也曾出版已故领导人有关上世纪末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回忆、谈话等等,这种对历史和对人民负责的作法是值得肯定的。

 

曾经统治中国四十八年不可一世的慈禧太后可曾想到,死后不到二十年精心修筑的墓地即被孙殿英部下所炸开,甚至还隐些被奸尸,而其尸体也赤身祼体地暴露在烈日中荒郊野岭之中?根据巴恪思所述,他应邀前去东陵,看到顺治帝的石棺是空的,因为顺治死因是谜,葬礼仅是虚假的仪式;而千古一帝,康熙帝墓地为水所渗,遗体已浸成浆状;乾隆帝脑袋被砍下,衣服被剥尽,只有香妃衣服未被强盗们掠去;同治帝遗骨则支离破碎……

正如《好了歌》所云,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历史无法穿越,无法改写,如果慈禧当年戊戌政变后便处死袁世凯……如果她早行立宪……不知满清是否延长些气数,抑或形成日本或英国那样的君主立宪政体而不是为辛亥革命所推翻?

满清的覆灭其实在乾隆盛世就已埋下祸根,根据基辛格博士On China一书所述,1793年英国派Macartney出使中国欲与大清通商,但大清却自负地大物博(虽然当时GDP可能居世界第一,但其实已经全面落后了),根本不屑一顾,反而纠缠数月在见皇帝的叩拜礼节上,当然清朝的衰败落后和封闭自负也因此被英国使节洞悉,当无法与中国正常通商,他们便贩起鸦片,直至最终发生战争。等李鸿章时代国门被打开时,满清已是明显处于劣势,弱国无外交,只能“以夷制夷”,令人叹息……

晚清开启了中国人耻辱的历史,这是一段国人永不愿再回首重走的耻辱!

倘若当年乾隆能象邓小平那样打开国门融入世界文明,中国也许不会有段屈辱的历史,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几千年的封建统治使中国在当时根本不具备对外开放的条件;中国人民等了近200年,直至上世纪末改革开放的中国加入WTO,中国人在独立自主的条件下真正主动融入世界新秩序,也正加入WTO,中国才能在21世纪初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第三代领导人为中国立下的一大伟业。

前世不忘,后世之师。诚然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中国在走向现代文明的进程中,改革任务远远未完成,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因此国人切不可沾沾自喜。

其实,国人素有健忘的习惯。今天的人们从电视上看到的更多的满清盛世的欢喜剧,早已淡忘了晚清那段耻辱的历史。远的不说,30年多年前那场“文革”空前劫难,给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无尽的创伤,当年邓小平同志“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如今又有多少人记起?因此,温家宝记者招待会上“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的警钟绝不是空穴来风,不啻是给国人及时敲响的警钟!

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远远滞后,特别是上世纪政治风波以后更是讳莫如深……今天中国许多地方,权力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制约,特别是一把手的权力没有任何制约,我们苦心建立起来的所谓制度常常是可以让当权者轻易驾驭利用的幌子,领导身边总是奴才多于人才,……林林总总,中国地方有太多“土皇帝”,有些甚至走老路,用不断运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温家宝总理讲,“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紧迫感……因此,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

但愿国人能从耻辱的晚清历史,从悲惨的文革教训中,从苏共解体的深刻教训中深刻警醒,前世不忘,后世之师,中国要真正强大,建立起现代文明民主的国家,任重道远,只有不断锐意改革进取方是出路……

 

                                 2012328厦门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引用 删除 jj19920902   /   2013-10-31 09:27:0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