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铲树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11 08:48:27

铲树皮

 

八十年代随父亲住单位家属院的时候,院子附近有个沥青加工厂。

加工厂设在一个小山坡上,主要设备是一个用石头垒砌的巨型柴火灶,上面支着一口方形大铁锅。那锅足有五米长,三米宽,两米深,和现如今缺了盖儿的集装箱差不多。一个个装满沥青的圆柱形铁桶从远方运过来,足有半人高,被工人放倒,从坡下推滚到坡上大锅边的石槽上。桶口对着锅沿,旋掉盖子,沥青便在石槽里柴火的烘烤下缓缓流入大锅中。要把大铁锅里几十个立方的沥青熬得沸腾,然后灌入一辆辆抽粪车一样的沥青喷洒车中,离不开灶底持续且猛烈的大火,堆料场上堆积如山的大树根便是沥青加工厂购买的燃料。

那时,家家户户都是既有小煤炉,也有柴火灶,这么多树根成天堆积在眼前,看得家属院的妇女们眼馋。征得加工厂同意,树皮可以铲掉拿走,妇女儿童齐上阵铲树皮便成了堆料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那时我读小学,每逢新的树根运来,我也有模有样地扛起铁锹,跟在母亲后面铲树皮。每个树根上可铲的树皮并不多,全部附着在锯树时残留的根部的树干上。从锯断面下锹开始铲,也就能铲个二三十公分左右,但因为树大皮厚,积少成多,也很可观。家里铁锹才三把,款式却各有不同,有圆头锹、方头锹,以及一把波浪形锹头的旧铁锹。圆头锹最好用,母亲常使,方头锹只能铲垃圾,每次铲树皮,我只能用那把短柄的旧铁锹对付。刚开始还好,时间久了,问题来了。有一次,我将锹头嵌入树皮和树身之间的缝隙里,用力铲,怎么都铲不下去。只好改撬,不撬还好,一用力,锹头竟然撬折了。我没想到会这样,一时间呆立无语,心想:这下亏大了,树皮没铲下多少,铁锹却被我弄废了,不会挨罚吧?

事后,父母亲并没有骂我,更没有罚我。父亲拿来老虎钳,干脆将锹头没折断的地方也处理掉,再一打磨,还别说,这样一来,那把波浪形锹头的旧铁锹摇身一变,成了焕然一新的平头铲了。那几年,我家好几个春节的年夜饭,就是用铲下的树皮烧火做出来的。

99日刊发于《每周文摘》“记忆”版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8-09-13 16:00:08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8-09-13 16:00:05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9-11 18:12:01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9-11 09:49:46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8-09-11 09:15:2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