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行走的幸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14 09:31:12

行走的幸福

 

 终于,我又可以行走了,尽管还有点瘸,不过没关系,毕竟,是真的可以自由行走了。时间过去三个多月,跟腱受伤的场景,回忆起,仍心有余悸。

距农历鸡年还差十三天,我突然受伤,伤得没有一点征兆,右脚跟像被人猛砍了一刀,痛彻心扉。起初,我侥幸地以为,可能是崴伤了脚踝,可用手按按左脚跟后侧,能触到突突的韧带,再用手按按右脚跟后侧,一片空软。刹那间我慌了,难道是跟腱断了?

急诊医生很用力地按着那片空软地带,按得我杀猪般嚎叫,眼泪都出来了,等来的却是医生冷冰冰的结论:“跟腱断裂。”我傻傻地问:“你怎么知道?”医生更冷地说:“我是医生,当然知道。断口都摸到了,错不了。马上办住院手续吧!”

办了住院手续,我还不死心,缠着医生做核磁共振检查。拿到片子一看,我彻底蔫了,跟腱马尾状撕裂,触目惊心。剥掉病号服,我光溜溜地躺在手术台上,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心,冰川般寒冷。至今我都弄不明白,做个跟腱手术,为啥要全身脱得一丝不挂,跟孕妇生孩子似的。麻醉医师让我签一堆风险告知书,我扫了几眼,心跳便成倍加速,根本不敢看完,就直接签了字——我怕看完之后会失去签字的勇气。

蜷缩侧卧,一根又细又长的软针从我背部的脊椎刺入。尽管我有心理准备,可软针扎进脊椎刺到神经的刹那,我整个人还是如同被电击一般浑身战栗起来。很快,麻药发挥威力,我的下半身开始没了知觉。手术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我感觉自己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此时,身边的人们都在纳福迎祥的欢乐空气里自由穿梭,我却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寸步难行,没有什么比这更打击人了。也许,跟腱断裂是我四十岁时的一堂必修课,或许,跟腱断裂本就是我生命中一个躲也躲不开绕也绕不过的劫。

术后第一周,几乎连床都没下过,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进行,这对我来说,既是一种身体的无奈,更是一种心理的屈辱。我急切希望摆脱这种状态,可是不能。沮丧的我看着妻子背着孩子在床边忙碌,心如刀割。有人来看我,问受的什么伤,我轻描淡写地说,脚筋断了。这位朋友竟然脚下一软,差点瘫下去。这伤竟然让他听到都心慌脚软,那一刻我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术后六周,医生终于为我拆下裹缠了近一个半月的石膏。我那脚踝红肿、肌肉萎缩、伤口处像趴着一只长蜈蚣的右脚,终于可以在跟腱靴的帮助下简单着地了。看着这只长相丑陋的怪脚,我又一次哭了。靠着拐杖的帮助,借着跟腱靴的保护,我谨遵医嘱,开始了跟腱康复的漫漫征途。

如今,属于我的幸福行走总算回来了,我格外珍惜。我突然懂得,手术时我的心情为何与产妇相似,那是因为,我又获得了新生——连行走都会觉得幸福,这样的我注定与以往有所不同。

 

2017614厦门日报》副刊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SUZHIBIN98016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SUZHIBIN98016   /   2017-06-15 09:55:59
5
SUZHIBIN98016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SUZHIBIN98016   /   2017-06-15 09:55:55
左脚韧带手术,上台了临时让医生改全麻,不敢承受那刀的触感.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06-15 08:32:43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6-14 21:47:0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6-14 21:46:59
5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7-06-14 20:46:09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06-14 17:26:24
5
碧水柔情 引用 删除 zbh_1974   /   2017-06-14 14:23:47
碧水柔情 引用 删除 zbh_1974   /   2017-06-14 14:23:40
5
万帅川敬 引用 删除 陈万川   /   2017-06-14 11:10:16
保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