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张君伟,集美大学法学、税收学副教授,兼任厦门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厦门银江律师所律师、厦门君思成税务师所税务师。

发布新日志

  • 德里印象

    2018-02-22 20:12:57

        印度在中国人眼里曾经是遥远而神秘的天竺,是一方“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的西天乐土。很多人都知道印度的首都新德里,但对德里这个名字却颇感陌生。其实,德里是真正铭记印度民族兴衰荣辱的城市。“德里”一词来自波斯文,意为“门槛”、“山冈”、“流沙”。德里是古老传统和现代文明相互结合且相得益彰的一座城市。老德里如同一面历史的镜子,展现了印度的古代文明,被认为是“历史的活化石”;新德里则是一座里程碑,让人们看到了印度前进的步伐,有人称它是“现代的交响诗”。2018年1月我的印度之旅,两个晚上下榻德里五星酒店,一个白天游览新、老德里,以及从新德里到印度古都阿格拉往返两趟途经德里市区和乡村。尽管行程有限,时间短暂,属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但仍然对德里留有一鳞半爪的印象。

    ——德里印度门

        老德里历史悠久,建都于公元前约1400年,取名“因陀罗普拉斯特”,意为“雷神之住所”。后来,这里先后出现过7个德里城。公元前1世纪,印度王公拉贾·迪里重建此城,德里由此得名。1911年,英国殖民者驻印度总督将首都从加尔各答迁至德里,在旧城以南3公里处兴建新德里,至1929年完成系列建筑。1931年起,新德里成为首府。1947年印度独立,宣布新德里为首都。当今首都所在的新德里只是它1931年来向南延伸的部分,但经几十年的发展,新都的面积早已超过7个古城的总和。

        2018年1月26日,我们从香港搭乘印度航空公司飞机,经过5个半小时飞行抵达新德里。印度地陪代表地接社欢迎我们,給每位团友戴上花环。随后,带我们一边品尝印度风味的晚餐,一边欣赏印度歌舞,顺便逛了熙熙攘攘的德里夜市。时已夜晚,华灯初上。驱车前往酒店,途经位于新德里市中心的德里印度门。印度门又名印度战士纪念碑,是新德里的地标。它是英殖民政府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印度将士而建,外形酷似法国凯旋门。在璀璨的霓虹灯光下,印度门显得格外耀眼:其下面门柱呈蓝色,上面自上而下呈橙、白、绿三种颜色,象征印度国旗。在印度门一带,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还有许多排队行进的印度士兵。印度地陪告诉我们:今天适逢1月26日,是印度一年一度的共和日。这一天,新德里都要举行盛大的阅兵和游行活动,庆祝印度共和国成立。

    ——印度地陪

    ——印度地陪代表地接社向中国游客献花

    ——一边品尝印度风味晚餐,一边欣赏印度歌舞

    ——德里夜市

    ——夜幕下的印度门

        如今的德里,是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中心。它的建设,严格按新旧城区分开的原则:老德里保留着古老的建筑格局和古朴精致的风貌,新德里则是印度政府机构所在地。古老的德里以传统的工艺品制造著称,这里的金银器街、珠宝街、铜器城及世界上最大的香料市场都恪守着传统的营销模式,让人真切地触摸到传统文化的根。市区除独门独院的楼房外,最多就是6层公寓。老德里的月光广场依然保持着上百年前的建筑风貌,蜿蜒曲折、重重叠叠的街道由大大小小的店铺连接而成。新德里则是一座错落有致的花园城市,充满着浓郁的现代化气息。这里有宽广的林荫道,整洁的市容,马路四通八达。还有星罗棋布的圆形广场,分布着美丽的花坛、草坪和绿树。虽然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并不多见,但各式风格与各种色调的楼群彰显了印度民族高超的建筑艺术。

    ——德里夜景      

        1月28日,我们前往参观斯瓦米纳拉扬神庙。它是全球最大的印度教神庙,反映了印度古代建筑的精髓和传统。神庙由赭红砂石和白色大理石构成,其主殿长113米、宽96米、高29米,有9个穹顶和239根装饰柱,坐落于148只全尺寸大象雕像上。殿中有3米高的纳拉扬神像及2000多座印度教其他神像。主殿四周为二层柱廊环绕,柱廊内刻有印度史诗故事。徜徉在神庙内,只见绿茵遍地,布满莲花状水池。整座神庙到处雕梁画栋、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神庙安保措施十分严格,除了钱,其它任何东西(包括相机、手机)都必须放在旅游车上,由领队看管,不准随身携带。因而,全程无法拍照,很多团友都花40卢比(人民币和卢比比率是1:8.5)买了一套物美价廉的神庙明信片作纪念。

    ——斯瓦米纳拉扬神庙(因全程严禁拍照,此乃由所购明信片翻拍)

        随后,驱车前往坐落在新德里国王大道旁的印度国家博物馆参观。印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博物馆是遍览印度5000年文明历史之所在。它建于1949年,是当时印度总理尼赫鲁倡议建立的。博物馆内,藏有公元前三世纪至今的印度不同地区和时期的各种珍贵历史文物,包括古代印度铜器、陶器、雕刻等艺术品。同时还藏有部分珍贵的外国文物,其中有中国的甘肃敦煌绘画、西藏宗教法器等。其琳琅满目的展品,令爱好文物古迹的我大饱眼福。特别是作为佛教居士的我,有幸在此瞻仰了存放在泰国制作的金色佛龛里的佛祖释迦牟尼的22粒真身舍利。这些舍利,由考古人员在印度西北部的一座古塔中挖掘所得。此处离佛祖出生地尼泊尔兰毗尼仅16公里,是释迦族所在地。博物馆内可以拍照,不能录相,有监控和安保人员巡视。但管理手段欠缺,很多展品没有玻璃橱柜保护而裸露在外,不文明的游客可以随意用手触摸。就连佛祖释迦牟尼的真身舍利,周围也只有简易的玻璃罩子。对比陕西法门寺和台湾佛光山对佛祖真身舍利的隆重供奉,心里未免不胜唏嘘。

    ——印度国家博物馆留影

    ——印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

    ——博物馆部分展品

    ——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

        离开印度国家博物馆,先车览车流滚滚的印度门。地陪吩咐师傅把车子开慢点,让团友可以仔细端详,以弥补前天夜晚路过匆匆一瞥的遗憾。尔后,再驱车前往中央政府大道。中央政府大道是一条穿越中央街心公园的东西向大道,酷似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它东起国家体育场,西止于总统府,绵延数公里。大道两旁,坐落着外交部、国防部等主要政府部门及科研机构。以此干道为分野,北部为现代商业中心区,商店林立,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不失繁华;南部为住宅区,绿树掩映,环境宜人。其间传统宫殿式建筑雄伟瑰丽,西方式的高级宅邸也极尽豪华,外国使馆均坐落在此。西端的印度总统府是英国建筑流派和印度传统风格相结合的产物;国会大厦则是中亚式建筑,但柱梁和屋檐雕饰却呈现印度艺术的特色。

    ——印度门

        车游中央政府大道后,地陪说旅行社赠送我们一个计划外的行程——瞻仰印度圣雄甘地墓。甘地墓坐落在朱木拿河畔,在德里拥挤杂乱的街区,难得有一大片绿色的净土。甘地“以个人之力抗拒专制,是拯救民权和个人自由的象征”(美国《时代》周刊评价),在印度被誉为国父,其声望犹如孙中山在中国。遗憾那天不知何故未开放,只能在大门口远眺。地陪说,里面的甘地陵园四四方方,四周是米黄色花岗岩砌成的高台,中间是方形的凹地。凹地正中是甘地黑色大理石陵墓,四周是绿色的草坪。陵墓后面,一盏方形长明灯,昼夜不熄,象征甘地精神永存。在甘地陵墓北面,还有印度独立后4位已故总理的陵墓。紧挨着的5座陵墓,凝聚了印度的一部现代史和当代史。

    ——圣雄甘地墓

        刚到德里时,发现它很象一个大乡村。这里的夜晚没有灯红酒绿,安静得让人以为到了原始森林。德里人不喜欢霓虹灯,据说以前有的商店安装过霓虹灯,后因附近居民投诉而拆除。他们认为晚上的强光不仅干扰正常睡眠,还扰乱生态平衡:树丛里的袋鼠和孔雀、路边的狗和牛,都需要在黑夜中睡觉;在强光下有的植物会开花,鸟会很早离开巢穴,它们的生物钟会被打乱。这种与大自然和谐发展的意识,使德里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始终保持着一种难得的宁静与祥和,这可以说是德里留给我的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印象。

        无论是新德里或是老德里,印度的首都就是德里。它既有今日的现代和繁华,又保留了往日的古迹与遗风······

    ——与酒店保安合影

  • 永远的泰姬陵

    2018-02-11 16:53:34

        泰姬陵是“世界新七大奇观”之一,也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权威评选的“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之一。作为印度的代名词,在世人眼中,不看泰姬陵就不算到过印度。无论国际政要或是普通游客,但凡到印度,即使日程再忙,都要挤出时间前往瞻仰这座举世闻名的爱情丰碑。我2018年1月的印度之旅,纯粹是冲着泰姬陵而来,如同到埃及看胡夫金字塔,到意大利看古罗马斗兽场,到巴西看耶稣基督像,到南非看好望角,到美国看科罗拉多大峡谷,到澳大利亚看大堡礁一样,是一种理想、一种追求、一种愿望。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是生命构成的一部分。我要身临其境,站在泰姬陵面前,亲眼欣赏这一曾经无数次在电影、电视、画报上看到的人类历史的文化和艺术瑰宝。

        泰姬陵系17世纪莫卧儿王朝第五代帝王沙·贾汗为宠姬泰姬·玛哈尔而修建。这座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陵墓,一直是美丽和爱情的象征,诗翁泰戈尔曾将其誉为“永恒面颊上的一滴泪珠”。玛哈尔是位来自波斯的女子,美丽聪慧,多才多艺,入宫19年,用自己的生命滋润见证了沙·贾汗的荣辱征战。然而红颜薄命,玛哈尔生下第14个孩子时难产而死,享年38岁。沙·贾汗惊闻噩耗,一夜白头。悲痛之余,他倾举国之力,驱使2万名工匠,用22年时间为爱姬奏响了这段瑰丽的绝唱。痴情帝王本想在河对面再为自己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中间用半黑半白的大理石桥连接,穿越阴阳两界,与爱姬相对而眠。不幸在泰姬陵竣工不久,其三子奥伦泽布弑兄杀弟篡夺帝位,他也被囚禁在阿格拉城堡。此后整整8年,阿格拉城堡宫殿的每个月夜,透过一块水晶石的折射,都有一个伤心欲绝的失位帝王不眠不休,痴情地凝望着数公里外如水月光中爱姬的陵墓。

      ——花400元人民币观赏演绎沙·贾汗和泰姬·玛哈尔凄美爱情故事的演出,遗憾现场严禁拍照    

        2018年1月27日德里五星酒店Hotel Country Inn早餐后,我和团友乘旅游大巴前往亚穆纳河南岸的印度古都阿格拉。车行大约4小时,抵达阿格拉已是中午,吃罢午餐匆匆赶往泰姬陵。在印度所有景点的安检中,泰姬陵最为严格。在前庭的入口处,男女游客分开,排起两列长队。这里不仅设有安检探测门,保安人员还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并翻看游客的衣袋、手提包,连口红、香水、饮用水都不能带。由于管理不善,秩序混乱,拥挤不堪,排队几十分钟才被身后人流推进大门。

    ——排队几十分钟好不容易才被身后人流推进大门

        进门朝泰姬陵方向走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座高达30米的尖拱门城楼。门楼的主体用粉红色砂石砌成,镶嵌了许多雕花的白色大理石,顶上两边各有一座八角亭,整座门楼如同精美的工艺品。穿过城楼的尖拱大门,眼前出现通体雪白的泰姬陵。在门楼与泰姬陵之间,是一个南北长580米、东西宽305米的长方形花园——莫卧儿花园。花园正中,是笔直的喷水池,从尖拱门延伸到泰姬陵前,成为花园的中心线。两边的步道、草坪、树木,都严格对称。就连泰姬陵及两边高高的宣礼塔、两侧的清真寺,都以这中心线为对称轴。来的时候适逢下午,在强烈的阳光下,白得耀眼的泰姬陵倒映在长长喷水池的碧波之上,如同两座上下对称的泰姬陵。

    —— 泰姬陵尖拱门城楼留影    

        站在泰姬陵前,我深深地被它优美绝伦的形象所陶醉,也惊叹于古印度能工巧匠鬼斧神工的精湛技艺。有人说:“来一次印度,看一眼泰姬陵就足够了。”此话不虚。泰姬陵无愧于世界上完美艺术的典范,展现了世界高超的建筑设计水平和最佳的建筑艺术风格。它的和谐对称、花园和水中倒影水乳交融在一起的景象,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迹,被纷至沓来的各国游客称为印度的奇珍异宝。

        泰姬陵的构思和布局充分体现了伊斯兰建筑艺术庄严肃穆、气势宏伟的独特魅力。它建在一座7米高、95米长的正方形大理石基座上,寝宫居中,上下左右工整对称,中央穹顶圆塔高62米,四周各有一座40米高的圆塔。整座建筑由来自300多公里外的德干高原的纯白大理石砌建而成,镶嵌来自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包括中国的水晶、玉和绿宝石,巴格达和也门的玛瑙,斯里兰卡的红宝石,阿拉伯的珊瑚等。其雄浑高雅的体形,简洁明丽的轮廓,完美对称,美轮美奂。任何一个走近泰姬陵的人,都会沉浸在这份旷世的非凡杰作中。由于它坐落在一片常绿的树木和草坪中,在碧空和草坪之间,洁白光亮的陵墓更显得肃穆、端庄、典雅。虽然它是一座陵寝,可却没有通常陵寝所有的冷寂,反而可以感觉到它似乎在天地之间浮动。地陪说,泰姬陵在早中晚呈现出的面貌各不相同:早上是灿烂的金色,白天在阳光下是耀眼的白色;斜阳夕照下,白色的泰姬陵从灰黄、金黄,逐渐变成粉红、暗红、淡青色;而在月光下又成了银白色,白色大理石映着淡淡的蓝色萤光,给人一种恍若仙境的感觉。

        近距离观看泰姬陵时,只见白色大理石上刻着精细的浮雕,有各种印度风格的花纹与图案。绕陵墓走一圈,看到陵墓后面便是宽阔的亚穆纳河,河水川流不息地从泰姬陵前流过。陵墓有四个门,拾阶而上,方可入门。进入陵墓后,里面暗淡朦胧,只有从外面透进来的几缕阳光。待眼睛逐渐适应室内的环境,才看见墓室正中是一个镂空的大理石屏风围成的四方形房间。精雕细刻的大理石上,镶嵌着五光十色的宝石。房间正中,在雕花的大理石平台上,安放着两副石棺。不过,这两副石棺是空棺。泰姬·玛哈尔和随后葬入的莫卧儿王朝第五代帝王沙·贾汗的遗骨,后来被安放在石棺之下的地下室里。

        走出泰姬陵,前往对岸的阿格拉古堡游览。阿格拉古堡占地1.5平方公里,外围由高12米的红砂岩砌成的城墙环绕,总体呈半圆形。它不仅是古堡,也是莫卧儿王朝的皇宫。古堡内到处雕梁画栋、流光溢彩,仍保存着昔日富丽堂皇的风貌。现在,它是伊斯兰教建筑的代表之作,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和印度著名的旅游胜地。在古堡东面城墙的最高处,有座当年囚禁沙·贾汗的石塔小楼。它居高临下,背靠古堡,面向泰姬陵。亚穆纳河从远方的群山流来,带着泰姬陵的神秘,轻抚古堡城根,又悄悄流走。河对岸,是一望无际的绿野,远处是青山。夕阳下的清风一阵阵从河面上吹来,倘若不是囚室,人人都会在这里销魂。

    ——阿格拉古堡

        泰姬陵因爱情而生,成了凄美爱情的丰碑。沙·贾汗把泰姬陵这座宏伟建筑留给历史,把一片美丽的梦幻馈赠给全人类。这段爱情的生命,也因为泰姬陵的光彩被续写,虽光阴轮回,却代代不息。

        永远的泰姬陵!永恒的爱情丰碑!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