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最好的表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19 09:40:53

最好的表达

会说话,对于很多人而言,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和时间,说出恰当、得体的话语,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曾经担任过纽约市长的埃尔·史密斯对此深有体会。他在任期间,第一次去视察纽约的新新监狱,监狱长盛情邀请他给囚犯们即兴讲几句话。

毫无思想准备的史密斯盛情难却,开口便对囚犯们讲道:“我的公民同胞们——”话一出口他便觉得有些不妥,他弄不清楚这些囚犯们是否被剥夺了公民身份,于是他立即改口道:“我的罪犯朋友们……”他的话立即引来哄堂大笑,史密斯窘迫得汗珠都冒了出来,他结结巴巴地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开场白:“能在这里见到你们,我感到非常高兴。”

史密斯在监狱的讲话成为当时的一个笑柄,每提及此段经历,史密斯都羞愧难当。

有过史密斯这样遭遇的人,并不在少数,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在我经历的几次特殊场合中,我都曾经竭力去寻找合适的话语,但每次都是徒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医院看望病人的经历。我有过数次到医院重症室看望病危亲友的体验,每一次,看着病魔缠身、忍受着巨大痛苦的亲戚、朋友,我不断地问自己:此情此景,我该说什么?我该怎样表达才能让病人感到一点宽慰和舒适?但每一次,我都只能不知所措、无比窘迫地呆立在那里。

我咨询了身边不少的朋友,在这样的情景下,什么样的话语才是最恰当的话语,但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直到我遇到了医科大学的老教授费舍尔女士。

费舍尔教授是一位经验丰富、在业界有着重要影响的产科医师,她在大学专门负责教育、培养特别的护士,这些护士都是各大妇产医院挑选出来的尖子护士,她们在经过费舍尔教授的悉心调教后,将返回各自的医院,担负一项重要的使命:护理那些悲痛欲绝的产下死胎的产妇。

当我将我的困惑告诉费舍尔教授,表达了我渴望得到她的专业建议的急切心情后,她稍作思考便回答道:“我通常会告诉我的护士学生们,当她们面对特殊的患者时,她们需要两只眼睛,一只眼睛用来查看静脉输液,而另一只眼睛用来淌泪。”

这真是我听到过的最智慧的建议。在很多时候,我们完全不必为如何说、说什么而绞尽脑汁,我们所需要的仅仅是两只充满真情的眼睛,它们会将所有的事实毫无遗漏地告诉你所关切的人:我关心你;我理解你;我心疼你;我宁愿分担你的苦痛;无论多么困难,我都愿意和你并肩在一起……

只要拥有一颗充满了同情、怜慈、善意的爱心,一双充满了真诚的眼睛,即使没有说出一个单词,也足以表达出千语万言难以表达的真情实感。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