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请君落足于此,畅想天边云彩!

《武裂鸿蒙》八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7-16 20:55:17

第八回:武者!


晨光熹微,斑斑点点如丝如线般铺撒在这条泥土小道上,一个少年俊朗的脸庞浮现在远处,他笔挺的身影正在慢慢走来。而只见在其身后凌空悬浮着一道黑袍的身影,两人行走的样子在旁人看来挺是怪异——但是,在这郊外的小路上,哪里还有旁人呢?


“老师,我们真的要在这旁边找个地方闭关么?”鸿钧好奇地问道。“嗯。”焚罡白了他一眼,手一挥,两人便被一朵紫芒托起,往远处飞掠而去。“现在知道了吧。”焚罡手一放,他们二人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哇塞诶!我怎么不知道这附近有个这么大的山洞啊!”鸿钧看了看面前这个看上去颇为壮观险峻的山洞,说道,“我当初炼化阳极果的山洞也没有这个大啊!”“小子,莫要多言,现在,才是你武者之路的开始。”焚罡淡淡地瞥了他一言,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进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哗……”焚罡又是一挥手,两人的眼前都附上了一朵微型的紫色光芒,漆黑的山洞顿时如若白昼,看上去亮堂堂的。“嗯,不错。”焚罡抬头望去,这里奇石横生,只见山洞中央有一个天然的石台,鸿钧也转过头去,紧紧地攥紧了拳头:武者,我来了!我已然不是昔日的小孩了!我要向你们证明,我鸿钧,不是废材!于是,鸿钧顺着焚罡的眼神,缓缓坐上了石台,石台周围,随着焚罡一挥手,那个石台立马被一团紫色雷芒给包裹住了。只听焚罡神色严峻了下来,沉声说道:“待会,你也许将会进入一个幻境,这是由于你先天灵虚体导致的,你自己在里面会遇到什么,老夫也不知道,只能听天由命了!老夫现在所能做的,仅是用九幽天雷替你护体,帮你凝聚丹田罢了。”“嗯。请老师放心。”鸿钧咬紧了牙关,只觉得一股细小的暖流缓缓流淌进了经脉里,往最深处淌去,于是他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额……我这是在哪里。”鸿钧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一片空白的世界,这里没有天空,没有土地,也许,唯一所有的,便是鸿钧自己和一片浩瀚无比、无穷无尽的空白罢了。“啊,这个地方好诡异啊,怎么都是一片空白?!”鸿钧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猛然间,他的面前掠过一道黑影,鸿钧定睛一看,那黑影不正是那天被他所炼化的嗜血狼獾么?只见他面前的这头嗜血狼獾相貌、体形都与他那天所遇见的那头一模一样,只见它张开了嘴巴,露出了锋利的犬牙,“吱”的一声就往鸿钧扑来。“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接着,鸿钧眼看那狼獾的爪牙已然贴近自己的脸庞,却想到:“这一切,不都是幻境么?”于是,鸿钧手一挥,那狼獾,便已化作了虚影,消散不见。

“原来如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影啊。原来,这个空间,也是虚幻的啊!”鸿钧心里想到,继续往前走去……
只见走了不一会儿,面前猛然出现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挥舞着手里的砍刀向鸿钧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其中为首的一个还大叫道:“鸿家的败类别跑!”鸿钧吓了一跳,这不就是那天被焚罡用九幽天雷杀死的那群林家和王家的走狗么?鸿钧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只见那些人的身体越来越虚无,接着化作无数狰狞的亡魂向他扑了过来,其中有的嘴里还念叨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那天是鸿钧第一次见到有人杀生,所以,在心底里给他带来的冲级还是非常之大的。但是,现在的鸿钧今非昔比,心灵和体魄都成熟了许多,但是,他看见这些死于焚罡手下的亡魂,心里仍有几分不忍——毕竟,他们也是生命啊!要怪,就怪林家和王家的主人吧!鸿钧心里想了想,张开眼睛,对准着亡魂空洞的眼神,嘴里念道:“给我破!”只见那些亡灵都在鸿钧一念之下化作了飞烟。


“原来如此!原来在这虚无空间之内,可以用意念当作武器啊!”鸿钧想了想,继续往前走去。这时,只听见冥冥之中传来了一个苍茫飘渺的声音:“第一试,虚影试,通过。”“额……是谁?!”鸿钧连忙抬起头,但是在他的头上只有一片空白,什么东西也没有。紧接着,那个声音又一度响起:“第二试,体魄试,开始!”随着那个声音的响起,鸿钧猛然回顾四周,发现四周的一片空白正在开始疯狂地扭动着,“发生什么了?!”鸿钧刚想拔腿跑走,忽而一道白光猛地射在了他的头上,鸿钧哼都没哼一声便晕倒过去了。


过了不知多久,当鸿钧重新睁开眼后,发现自己面前是一片渺无边际的茫茫荒野。“——难道,这又是一个幻境么?”鸿钧用力地锤了锤地板,发现自己的手上竟传来了疼痛,“难道……这幻境,还附带有真实的感觉?”鸿钧想了想,倒吸了一口冷气,“那这创造幻境的人,该得有多可怕的实力呀!”想了一会儿,他猛地坐起身来,发现身旁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的字还依稀可辨:此乃远古幻境天绝阵,陷入此阵中人,将被赋予暂时的身体感觉,而此阵中被封印有众多傀儡人,唯有闯过九九八十一个傀儡人,历经皮肉之苦,方能冲出阵外。“这阵,也太可怕了吧!要知道,我现在还不是武者啊!怎么可能打得过八十一个傀儡人呢?”鸿钧想了想,忽然发现大字下面还有一行细不可见的小字,仿若是后人所镌刻上的:此阵中的傀儡人根据闯阵者的实力而调整强度,弱者,可以一战,强者,危机重重!鸿钧看到这行字,方才喘了一口大气,心里接着想道:“那,假如让老师来,岂不是要和八十一个老师作战?这傀儡,真的有那么精奇,让我来会会它!”


接着,鸿钧转视四周的地形,发现自己位于一个小山包之上,山包之下,正静静地矗立着八十一尊通体乌黑,面目狰狞的铁甲傀儡,只见傀儡的手中,都攥着各型各式的武器,其中的第一尊,正“咔嚓”缓缓穿过头来,闭着眼睛默默看着鸿钧。鸿钧想道:“吗呀,这回恐怕完蛋了,我可没有武器啊!再看看这黑家伙,手上拿着的可是威猛的大斧头啊!”就在鸿钧想到“武器”两个字的时候,天上突然噗的一声冒出一个黑洞,一个硕大的黑匣子被猛地吸了进来,正不就是焚罡赠给鸿钧的锁空裂刃么?鸿钧看到这尊硕大的黑匣子,心儿都要蹦起来了,他欣喜欲狂:“哎呀!你来得可真及时啊!再晚来一点说不定我就要赤手空拳冲上去了!”于是乎那个黑匣子仿佛能听懂鸿钧的话一般,猛烈地颤了颤。只见那柄古朴的巨剑飞快地窜上了鸿钧的手,而柄后连接的长长一条锁链便紧紧地缠绕在了鸿钧的手臂上,只见鸿钧的短发迎风飘动,那握住锁空裂刃的感觉就像血脉相融,让他感觉得心应手,鸿钧阳刚俊逸的脸庞上也难得流露出几分霸气,道:“八十一个傀儡么?就让我来会会你!看看你这绝天阵到底有何了不得!”说罢,鸿钧把锁空裂刃一举,便气势汹汹地向第一个傀儡冲了过去。这时,只见那个傀儡禁闭的眼睛缓缓地张了开来,流露出滔天的杀意!


“喝!吃我一剑!”鸿钧把裂刃一挥,划出一道弧线,狠狠地于铁甲傀儡手中的大斧头撞在了一起,鸿钧被那手柄处传来的巨力震得虎口发麻,不由得仓促后退了几步,而转视那个傀儡人,却迎风傲然屹立在场,漆黑的眼瞳不断地转动着,注视着鸿钧手里的锁空裂刃。“该死,老师怎么都不教我用剑啊!不管了,管它这是什么剑,我不如来乱挥乱砍一番吧!”鸿钧心想道。便重又乱挥着锁空裂刃冲了上去,“呀……喝!”又是一阵金铁交鸣,鸿钧的锁空裂刃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撞击在了傀儡人的大斧头上,而鸿钧却是一步一步地被逼得后退,傀儡人则是步步紧逼,眼下的情况,如果鸿钧再退一步,锁空裂刃就马上要被击飞了,正当傀儡人缓缓举起斧头,直劈下来时,鸿钧索性闭上了眼睛,挥着锁空裂刃做临死的抵抗。


“嗤嗤嗤嗤嗤嗤嗤——”猛然间锁空裂刃散发出一阵灰白色的亮光,鸿钧如有神助,竟然一剑把那个傀儡人连人带斧头劈成了两半。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2-07-16 21:01:54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2-07-16 21:01:4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