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请君落足于此,畅想天边云彩!

《武裂鸿蒙》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7-09 15:42:06

回:森林得奇物

被戴上“废柴”帽子的鸿钧,来到的正是兰城外的一片大森林,许多兰城的猎人,便在此处猎取异兽,然后以高价卖给城里的杂货店或大商场,以此为生。所谓“异兽”,便是乾坤大陆特有的生物,它们生活在人迹罕至之处,有的可以被人训话,性情温顺,而有的却嗜杀好战,与人类为敌,它们拥有着比人类强悍得多的力量,据说,生存到达一定年头的异兽,竟然有智慧有灵性,可以化作人形,上天入地于无形之间。当然,鸿钧所打算的,并不是这些凶狠嗜杀的强大异兽,他想去猎取一种名为“铁牦牛”的低级异兽,这种异兽,分布在这片大森林的边缘地区,体大,皮厚,头上长有两支硕大的铁角,它的性格较为温顺,可以被人驯化,也是兰城大饭馆的餐桌常客,不过,一旦它被人激怒,头上的铁角可也不是吃醋的。鸿钧抱着铤而走险的心态,来到了这篇茂密的森林……

这里古树参天,林中杂草横生,鸿钧小心翼翼地于其中行走着,手里握着一根木棍,往里潜行。走了一会儿,视野顿时开阔了许多,面前是一片肥沃的草地,上面有许多铁牦牛正在行走着,把鸿钧那单薄的身躯与之相比,只消铁牦牛蹬一蹬腿,鸿钧恐怕都会被踹飞。鸿钧心里这样想着,不由得吞了口唾沫,便在一头体形较小的铁牦牛身旁静等时机。没料到,过了一会儿,几道身影飞快地从这头牦牛的身旁窜过,只见他们的身上都披着兽皮,手里拿着粗大的麻绳和柴刀——正是当地的猎户。其中一个猎户舔了舔嘴巴,看了看这头铁牦牛,对着身旁的另一个猎户说道:“兄弟,待会我去引住他,你们几人看住机会,把它捆住!”喊话的那个猎户举起了大刀,慢慢地一步一步地逼向了那头铁牦牛。这时,只见铁牦牛腿在地板上蹭了蹭,牟牟地叫了几声,人性化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几抹恐慌的神色,把两根大角往前一竖,竟然从猎户们的包围圈里撞出了一条路来。“混账!快点困住它!”那个为首的猎户大喊一声,挥着大刀追了上去,但没有料到的是,不仅仅是这一头铁牦牛,平原上所有的铁牦牛都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四处逃窜,更有甚者直接撞进了树林里,即刻便消失不见。“这些畜生到底看见了什么?”鸿钧心里想着,不免有些害怕,手里的木棍握得更紧了。这时,只听见那几个猎户们的声音:“难道是‘它’来了?!”鸿钧并不明白这所谓的“它”到底是谁,吞了口唾沫,继续观看。这时,从平原的另一端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哀嚎声,只见一个猎户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不好!那凶兽来啦!”其余的猎户连忙拿起器具,急于逃跑。这时,随着一阵风声,鸿钧只看到一道残影掠过,一个猎户便栽倒在地,只见一头灰色的似狼非狼的异兽趴在他的身上,血红的眼睛中充满着杀意。“不好!果然是那头嗜血狼獾!兄弟们快跑!”其中一个猎户歇斯底里地大喊道。鸿钧听到“嗜血狼獾”这几个字时,心头不免颤了颤,早听闻城里的猎户传闻,这森林边缘有着这一种异兽,体形不大,但速度极快,是猎户们的大敌。而且这种异兽体内还有一丝极淡的风属性之力,伤人时,嘴里能吐出一道风刃,不可不谓之强悍!这时,只听见那个被扑倒的猎户嘴里传出一声惨叫声,便再也没有了动静,鸿钧的嘴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凶兽,好残忍!”

这时,只见剩下的猎户们四处逃窜,其中一个,正往鸿钧的方向拔腿飞奔过来。而此时,那嗜血狼獾转过头来,用幽幽的眸子扫视了一下鸿钧,嘴里发出尖利的叫声——“糟了!”鸿钧扔下木棍,拔腿就跑,而后面那个猎户,也跟着他跑了过来——两人一兽的追踪大戏,现在才上演!鸿钧拼了命地跑着跑着,自以为甩掉了那头嗜血狼獾,却没料到它正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嘴里盈满了狡诈嗜杀的味道——而那个猎户呢,早已成为了它的嘴下亡魂。“天要亡我啊!没想到我鸿钧竟然沦落到被异兽戏耍的地步……”鸿钧心里想着,却不断地加快着速度,他,正往这片大森林的深处跑去。

跑了不知道多久,鸿钧觉得四肢都已酸疼,身上也被荆棘树枝划破了许多口子,终于来到了一处开阔之地,只见这里乱石遍地,中间是一口平静的湖泊。“叽!”谁料到,那头狼獾却先到一步,高居在一块巨石之上,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不管那么多了!我跟你拼了!”鸿钧不顾身上的酸痛,拔腿往湖边跑去,而那狼獾,终于按捺不住了,嘴里吐出一道劲风,射向了鸿钧的身后。——“哇!”鸿钧被那道风刃狠狠地击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坠向了湖底深处。而那头狼獾,自知无趣,便以胜者的姿态,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鸿钧在湖里,仍觉得胸膛里有如翻江倒海,背上火辣辣的疼,头十分的晕,几乎马上就要昏厥过去。他在迷迷糊糊之间,已然坠落在了湖底的中心。眯睁着眼,他也看不清太多的东西,只是觉得这湖底异常地平坦,异常的温凉,依稀之间,他仿佛看见了湖中心不远处有一个硕大的黑匣子。“那是什么东西……”鸿钧存着一抹残念遥想着,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的心理,他缓缓地飘了过去。“算了,死也罢,我倒要看看那是什么东西。”他飘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了那个巨大无比的黑匣子旁边,拂去周遭的泥沙,他看到了那个黑匣子被深深地镶嵌在了湖底,而就算是露在水中的部分,也有一个鸿钧那么高——“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那么大!”鸿钧在黑匣子的旁边,竟然发现了许多繁复的纹理,隐隐约约透出灰黑色的光芒——“咳咳。”鸿钧撑了那么久,终于撑不下去了,口里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血丝漂浮在湖水里,他的手也轻飘飘地搭在了那个黑匣子上,失去了神志……

只见那个黑匣子上忽地爆发出了一团璀璨如星辰,耀眼如阳芒般的光辉,笼罩住了整个湖泊,只见湖水的中心,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心,猛地射出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而水龙卷的中心,就是那个黑匣子。黑匣子猛烈地抖动着,终于掩盖不住里面的光芒,碎裂成了粉末,一道黑芒,如闪电般,窜出了水龙卷,狠狠地插在了湖边岸上——那是一把剑,不,应该说是一把妖异但古朴,浑身散发着灰色暗芒的巨剑,只见巨剑上,缠绕着一条长长的黑色锁链,锁链上镌刻着繁复的魔纹,刚才的一阵惊天动地的波动,竟然就是由这东西散发而出的。这时,那巨剑上的锁链剧烈地颤动了起来,一个亘古苍茫的气息被一个紫黑色光圈包裹着升腾了出来,在那个强大气息的笼罩下,地面,竟然颤抖了起来——这究竟是何方高人?只见,那个紫黑色光圈里,显现出了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庞”,那紫黑色光圈里的人脸上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一条条黑色魔纹竟缠绕在着面具上,给人以九幽魔域的阴冷感。

只听见,一个狂放而霸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焚罡,终于重见天日了!!”这时,那个叫做“焚罡”的神秘强者,把目光注视在了一旁被水龙卷带出来的,浑身是血的鸿钧的身上,思考了片刻,道:“看来是这小子无意间破了那封印,哈哈哈,没想到那旭天,也会有今天啊!他最引以为傲的虚空锁神阵,竟然被一个小辈盲打莽撞给破了!解气啊!”待那“焚罡”一通让人不明所以然的话后,他那虚幻的身影,缓缓地飘到了鸿钧身体的上方,一丝紫黑色的光芒缓缓地飘到了鸿钧的额头上,便急速地收了回来——“奇怪!这小子怎么躯体里没有一丝的丹气?!”说罢,焚罡把手一探,触在了鸿钧的身上,大惊失色道:“什么?这小子竟然是……”接着,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欢欣起来:“天不亡我啊!这小子的身体,是个绝妙的载体,看来老夫实在是太幸运了!哈……哈……”话还没说完,他便化作一道虚芒,射进了鸿钧的眉间,消失了……

沉睡的鸿钧身上渗出的血液,随着“焚罡”的消失,竟然诡异地流回了他身上的伤口里,而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愈合着,只见他的胸膛之上,多了一个妖异而霸气的印记——看起来像是一道雷芒,又像是一朵火花。谁也不知道,“废材”鸿钧的蜕变,便从这名叫“焚罡”的神秘人开始,使他受用不尽,最终站在了大陆巅峰之上!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2-07-10 07:50:56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