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大山里的矿工一一云南行记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2 14:26:30 / 个人分类:黑黑

       我们到达那矿时候,已是下午一点多了。尽管知道山路难走,心里有这个准备,早上七点就早早开车出发,六十多公里的路还是走了六个多小时,和走路差不多。矿里几个头可能因为在大山里很少有客人来到,还在办公室等着我们。我们一到,也就很热情,忙着端茶上水果,又忙着招呼食堂开饭。

       其实我们这行人当中,沒有一个和这矿有什么渊源的,矿上的头儿一个也不认识。我们到富源,这紧挨着贵州边上的产煤大县,就是想考察一下到这儿办矿的相关情况。一到这里,知道微山湖边上某矿务局在这儿投资办了个矿,就想到矿上看看,了解一些实际情况。我们当中有位香港某大公司的投资顾问,曾经在山东煤矿工作过,辗转通过山东煤矿的朋友,打听到该矿头儿的电话,表达了我们的意思。天下矿工是一家,尽管不认识,我们还是不畏路途艰难来蹭上一顿饭。

      矿长是个四十来岁的山东汉子,简要的把矿里情况作了介绍。投资三个亿,设计能力三十万吨。平峒开采,高瓦斯矿井。矿井所有职工都从山东过来,原先都是住在微山湖畔。原先的矿井因为资源枯竭关掉了,几千号人一下子没活干,上头一声令下,成建制的来到这云贵高原挖煤,不来就下岗。可以想象得出来,几千号人拖儿带女,锅碗瓢盆的折腾,那当中是何等的艰辛。我这回是学着当了一次记者,趁着矿长还在介绍,溜到井口,调度室边上有几个人在闲聊,一问知道是从山东过来。一小伙子是两口子都来,男的下井,女的在矿灯房。另一个是单身过来,老婆孩子都寄在山东丈母娘家。下了班没地方可走,只好在这调度室边晒太阳。我问从大平原到这山沟沟习惯吗?兩人异口同声说不习惯,只是沒办法只好留下,有本事的人都走了。

      难得有客人,矿长书记都来陪我们吃饭。虽然有酒,饭桌上却兴奋不起来,也许是不熟悉,也许是他们心中有事。果然,矿长诉起苦来,到这儿是当孙子来!村里来一个办事的,也要小心伺候。前不久因为一个小事没照顾到,弄了一班人井口一坐,沒法生产。找人理论,辟头就是一句话,谁让你们来的!真想不干,可这帮弟兄怎么办。我知道矿长的苦,要是在原来的地盘,肯定也是一个脚一跺地就抖一抖的主。也知道要是不干跳了糟,按照目下市场行情,找个几十万的活干很轻松,就象和我们一起的那位顾问,也是从山东被派到贵州来开矿,后来矿办倒了回不去,干脆给香港老板当顾问。我不由佩服那矿长,不管怎么说,给拋在这山沟里,沒替自己考虑,还想着大伙,够义气的。

       第二天,我们来到当地政府招商局,想了解一下有关的政策情况。听说来了一群挖煤的,局长付局长都说有事。只叫一个小科员应付,那科员不客气地说,要来办工厂,我们欢迎。要来挖煤,对不起,不欢迎。市里一些煤矿安全环保的事把市长头都搞大了。当然,你们一定要来,我们也不反对,你们也不用来找。这时我想起那群从大平原因为矿井衰老而无可奈何来到这山沟沟的弟兄们,老地方呆不下去,而新地方又不欢迎,哪里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啊!

       大凡因采矿而兴建起来的城市,都有一个因采矿而辉煌,而没落的进程。如果在这当中没有新兴产业替代,城市的衰亡是肯定的。如何解决,这几乎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城市衰亡了,首当其冲的,是城市的居民,矿山的工人。一辈子为城市的辉煌奉献一切,而资源枯竭了,矿井衰老了,却要让他们来承担后果。我不知道,这些在矿井里扛惯风枪的肩膀是否也承受得了?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1-07-15 16:43:58
海底细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底细沙   /   2011-07-12 22:46:02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1-07-12 21:28:0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1-07-12 21:27:5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