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鄙人对于闽南侨批、闽南行郊两个专题的研究,经历了从业余爱好到专业深入的过程,有一阵子甚至走火入魔。因此鄙人博客所发布文章不免存在视角、层面上的许多问题;可能还有某些文章的观点有失偏颇。如读者、专家兴趣或引用材料,请与本人联系及沟通,经讨论完善之后方使用为妥。

细木匠造水库与鼓岛申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6-26 11:44:29 / 个人分类:鼓浪屿传说

细木匠造水库与鼓岛申遗

 

先聊一聊细木匠建造水库的故事:

记得那是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曾经发生一个大案,有一位五湖四海流浪揽活的聪明细木匠,凭着出色的工程公关能力,接了不少的业务,其中最大型的项目却是连续修了7个水库,他功成名就了。然而,就在他欣然接手第八个水库工程后,终于出了一场建筑主体的大事故,给当地人民造成了巨大损失与灾害。此细木匠被法律无情地追究责任,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后来被各方广为讨论与引用。当时,许多业外人士不由叹息,如此自学成才的典型,倘若没有最后一次的失手,恐怕还是得载入当地的方志史册,与河南的“红旗渠”一道流芳千古;当然,业内人士则哂笑,倘若此君就是工程师,那从前的武汉水利学院白办了,只能怪社会教育资源有所不公,相关单位应该有相当的责任;而如今的文史爱好者与愤青,却同声谴责当时的言论环境,你看那黄万里都没有发言权?实际上,该专家担忧的是黄河三峡水库,哪有时间来考虑到这么几个小小的县一级的水库发电站。

 

鄙人关于木作技术知之甚少,也是外行,只能猜测这个木匠既然出身工程人员,可能多少懂些建筑结构力学的基础常识,肯定不会一无是处。他对于系统的建筑理论定有缺口,有多少大型建筑的专业专项知识更让人怀疑。而那水库坍塌的直接的最大可能原因,应该是对当地的汛期天时估计不足,没有投入资金来模仿试验与准确论证。但是,原本还是可以请各方的专家来进行理论评估,可能也是舍不得掏钱。要知道,大多数的专家都是要钱的,而包工头偏偏都很小气。

 

近日读Oldguest博友的博评,得知鼓浪屿岛上的烧烤摊又纷纷出动,隐天蔽日的肉香味,缭绕着大街小巷飘香,我怀疑小说主人公鲁滨孙与“礼拜五”先生,都回到了岛上,又享受他们从前的美好时光了。不知该有谁来可怜那美丽的海上花园,可怜那旧梦犹存的南洋建筑。这种情形不由让人开始怀疑,鼓浪屿的今年申遗大考是否又告失败了?于是,鄙人将其与细木匠造水库做了个比较。

 

根据报纸报道了解的情况,鼓浪屿申遗专家顾问多由原来的方志与地方史学者组成,他们大多因为工作岗位的关系,有权利编辑过许多地方史的普及读物,虽然属于自学成才,但是属于在业的业内人士,由此而登上了专家级别了。如今申遗专家如同文中当年的木匠,他们的原乡也是以做工程闻名海内外的惠安。他们运作着申遗的“设计”、“施工”、“制造”以及“编书”。根据报纸的报道,政府为了鼓浪屿的申遗工作,前后已经投入2.77个亿,可以用一个小规模的县级大水库来比喻了。

但是,因为历史学与申遗课题对于鼓浪屿申遗专家们来说,实乃自学入门,又都没有受过科班训练,所以相关的史学与史论功夫并不过硬。他们只能徒劳排列了化学要素53个,迄今一直没有抓住个要点。诚如国家级的考官所言,要如何体现最重要的文化价值,才能体现出重要的历史意义。学术研究的立足层面与认识高度的限制,已经影响到他们申遗的观点与切入口正确与否,这是很要害的第一缺点;

因为申遗专家们长期从事整理资料工作,任务繁忙而紧张,他们没有时间补习历史学者应该懂得的训诂、外语、历史语言,而这些个基础知识的掌握不但影响到学术工具的使用,影响到他们申遗资料的研究与理解,竟然还阴差阳错地还弄出了所谓的“闽南白话字”,制造了违法申遗的大笑话。虽然文科的错误不会对国计民生造成什么灾难,但是,让世界文史工作者贻笑大方,此恐为专家学者们的第二难处;

因为专家的岛民心态,尤其水泊梁山式样的小圈子封闭式态势,他们自我欣赏与陶醉。这样的简单原因,让来自田野的资料浪费,而鼓浪屿的资料又很有限,依靠捕风捉影的爱恨情仇、风中传说,甚至拉大活人来充当遗产,势必造成在学术上无法与世界接轨。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鼻子专家可能伸过来友谊的手,亚洲的黄皮肤专家们也登上了历史舞台,而申遗专家依旧确保持着“礼拜五”那卑躬屈膝的姿态。。。

 

上面提到的第三点是很害人的啊!实际上是一种鼓浪屿申遗专家的心理偏激,表现出艺术愤青一样的走火入魔,妄自菲薄。试想,按专家的观点,租界工部局领导“国际和谐社区”成了的核心要素,外来宗教遗迹与先人被误认作了白求恩,外来的文韬武略已将鼓浪屿全盘通吃,“土著”输得五体投地还顶礼膜拜?可是,这些情况与史实与现遗存差距太远。鼓浪屿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建筑,却是爱国爱乡爱家的台湾同胞与海外侨胞所有,社区的主流人物也是华侨华人。我不知道鼓浪屿的后人读了这些专家的变态考证,情何以堪?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不知道以后的年轻人以这么一个心理状态,如何与狼共舞?如何走入世界民族之林?如果这个专家的偏激心理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窃以为申遗是几乎不可能成功地。

当然,他们也有可能事出意外,侥幸过关,如同细木匠的前面七个水库。哈哈!

 

实际上无论成功与否的水库或者成功申遗,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式,也就成为历史了。如今的学界,很提倡宽容的历史,是历史学术思潮的主流。鄙人写此博文,真实的原因是几天前刚好经过了曾厝垵的上李水库。据说那个水库曾经养育了厦门人民几十年,是一个伟大的“母库”,在早年华侨的指导下,德国西门子公司参与了设计与施工,如今也没有多大用处了。远远的里面有个好像高尔夫球场。我以前的邻居在那里做拆建砸墙之类的苦力,某日,他们带回了特肥的胡子鱼,黑光贼亮,蛮劲很大,要如何红烧我是知道滴。鄙人当了老文青也曾经当过包工头,与汕头的老板们一起品尝过名师做出来的香喷喷的辣呛呛的胡子鱼。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没有请我一起用餐哦,当然那顿腥臭的晚宴是没办法进行到底了。后来,我多少有些后悔与惭愧了。

红烧胡子鱼的故事是本文写作的真正缘由。

 

最后的几句题外话,鄙人丝毫没有藐视木匠师傅之意,而且从小就很喜欢木工手艺。我仔细地读历史,发现政治家、艺术家、革命家行为这些大课题与木匠都有关。而且,木匠这行业出过很多了不起的大人物:据说明朝永乐皇帝就是一名很优秀的木匠;民国的齐白石在二十七岁前也是木匠地干活;我党会写小说的李瑞环总理,也是木匠出身。他们的关键都是不断地学习,与日俱进;至于孤岛的申遗专家,你们走的是专家学者路线,必须懂得有左大脑与右大脑思维的区别,除非你们心里想玩的是政治学?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不见厦门 引用 删除 有木   /   2012-06-29 23:02:00
我最喜欢这个大坝
大漠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东坪大漠   /   2012-06-29 18:21:00
说得好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2-06-29 09:37:18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2-06-29 09:37:10
5
江湖人称蕉导 引用 删除 蕉导   /   2012-06-29 00:50:36
5
漂泊者说 引用 删除 shunshengfu   /   2012-06-28 05:40:32
原帖由羽堪于2012-06-27 07:40:06发表
鼓浪屿“申遗”最后还是会“成功”滴,因为,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蹊径——公关。到时候他们.
国内可能成功, 在联合国很难成功。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2-06-27 16:22:22
5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2-06-27 12:16:48
原帖由oldguest于2012-06-27 08:00:35发表
愚钝如我。请教大家一个问题,若申遗成功,联合国是否会给钱,否则全中国都对申遗趋之若鹜为哪般?或者就是有了涨价.

根本不会给1分钱,地方政府热衷于“申遗”,一个是争“名气”提“身价”,更重要是旅游门票可以趁势涨价,腰包大大地“鼓”起来,“鸡的屁”也大大地增长。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12:08:38
原帖由三骹猫于2012-06-27 08:48:56发表
原帖由oldguest于2012-06-27 08:00:35发表
愚钝如我。请教大家一个问题,若申遗成功,联合国是否会给钱,否则全中.

我不怎么相信,国家级的评委居然能忍受那个罗马字鼓浪屿。如果通过,建议猫兄也开一家老文青客栈,出租驴友沙滩椅,会很快暴富地。
oldtiger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poldtiger   /   2012-06-27 10:58:53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2-06-27 08:48:56
原帖由oldguest于2012-06-27 08:00:35发表
愚钝如我。请教大家一个问题,若申遗成功,联合国是否会给钱,否则全中国都对申遗趋之若鹜为哪般?或者就是有了涨价.

倒贴钱!所贴者,只能从涨价攫取!
oldguest 引用 删除 oldguest   /   2012-06-27 08:00:35
愚钝如我。请教大家一个问题,若申遗成功,联合国是否会给钱,否则全中国都对申遗趋之若鹜为哪般?或者就是有了涨价的资质?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07:50:18
原帖由羽堪于2012-06-27 07:40:06发表
鼓浪屿“申遗”最后还是会“成功”滴,因为,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蹊径——公关。到时候他们.

谢谢羽堪博友指导,是该恍然大悟啊。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2-06-27 07:40:18
5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2-06-27 07:40:06
鼓浪屿“申遗”最后还是会“成功”滴,因为,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蹊径——公关。到时候他们会反过来对“田野”们说:你们“跳”吧!看谁才是“笑到最后”。不信,大家等着瞧!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07:33:55
原帖由张肇彭于2012-06-26 14:51:57发表
额就缺“出色的工程公关能力”,要不,说不定也接个水利工程。
:handshak.

张诗人没有接几个工程是浪费人才了。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07:33:01
原帖由三骹猫于2012-06-26 23:12:19发表
鼓浪屿申遗专家韩载茂(胡里山炮台主任)连“清朝恽祖祁炮台”都敢造,区区水库有何难哉???.

造假就走得更远了!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07:32:25
原帖由东元居士于2012-06-26 21:27:50发表
尽管野史老师一再苦口婆心地“透露”出如何做“香喷喷的辣呛呛的胡子鱼”,但我们看到的还是那“腥臭的晚餐”.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2-06-27 07:31:32
谢谢诸位博友的批评与指导!尤其该给Oldguest博友来一个道歉哦。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2-06-27 07:17:58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