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对于闽南侨批、闽南行郊两个专题的研究,经历了从业余爱好到专业深入的过程,有一阵子甚至走火入魔。因此鄙人博客所发布文章不免存在视角、层面上的许多问题;可能还有某些文章的观点有失偏颇。如读者、专家兴趣或引用材料,请与本人联系及沟通,经讨论完善之后方使用为妥。

管理 给我的留言

江清良网站 江清良 留言于2019-10-10 22:34:52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江清良网站 江清良 留言于2019-10-10 22:34:40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江清良网站 江清良 留言于2019-10-10 22:20:53
《星鲨采风活动个人安全免责协议书》这样的文件未经行政部门签署盖章有效吗?
江清良网站 江清良 留言于2019-10-10 22:20:47
《星鲨采风活动个人安全免责协议书》这样的文件未经行政部门签署盖章有效吗?
石子.影像.生活博客.. 石子 留言于2019-03-17 09:55:00
你好,野史兄,我微信是cpeijian,有空你加一下我。
石子.影像.生活博客.. 石子 留言于2019-03-17 09:54:45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zheng193810的个人空间 zheng193810 留言于2019-01-03 17:09:11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雪梅 snow5678 留言于2017-11-02 19:00:02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雪梅 snow5678 留言于2017-11-02 18:59:52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20 12:37:40
此文也进垃圾箱
一篇旧文       闲聊口号

轮船上屏幕显示:厦门会晤市民公约
迎“厦门会晤”的市民公约?这应是本意。

“厦门会晤市民”的公约?这是歧义。哪儿跟哪儿?
有标点符号怎么不用?怎么断句?古人写文章才不断句。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20 12:00:10
海峡社区思想不开放

一篇危房的博文在海峡社区被弊了。

同样内容在海博已放行。为何?


此文被放进垃圾箱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20 07:36:38
野史兄,我准备发一文,预估还会被否。将其发给您,权当备案。

共同维护“宝石”的璀灿
与网管的公开对话。

这两天我有几篇短文未获通过,被分类进垃圾箱。我不太懂得贵博发文规矩,不知道这些文违了哪些规。

1、我从百度上摘录了上海澎湃新闻的《“申遗”号角下的鼓浪屿原住民》,题为“澎湃新闻的呼吁”,审查被否。
于是我从上文中再摘取全部为林聪明讲话的内容,题为“庆成功”,仍被否。
2、我以“著名学府博士言论”发文,对吕宁的话进行简单点评,被否。
再次从手机上逐字输入吕宁讲话原话,以“挖啥呢?”发文,被否。
从上文摘取两段关于标准ⅲ的,以“申遗标准”发文,仍被否。

我就搞不明白,林聪明是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现任鼓浪屿公共议事会会长,老鼓浪屿人,他的话有什么问题?
清华大学工科博士吕宁是鼓浪屿申遗文本团队成员,此次也参加了在波兰的会议。她的话有什么必要封锁?

澎湃新闻的文章从网上可以轻松找到。
吕宁的文章载于“挖啥呢”网站的Vol.50,网上可找到Vol.15, Vol.18等等,一时没找到Vol.50,只能输入。此条新闻在微信中待了十天还没被封,怎么到海博瞬间被分类?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18 20:27:34
进了垃圾箱的文章,哪些人能够看到?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18 20:08:04
老公知、清风一梦是网管吗?文章扔进垃圾箱,但可见他的头像。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18 18:53:03
请教野史兄。不胜感激!
今天,我有四篇博文被迅速扔进垃圾箱。
我把文章题目和部分内容写给你看看,是什么原因让审查官把它扔进垃圾箱?
黑体是题目,楷体是部分内容。
海博老总现在神经有那么脆弱吗?一点都不自信。

1、澎湃新闻的呼吁
摘录2017-07-0616:23: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该报记者采访了几个典型的原住民,旅社“鼓山栖”经营者吴米纳、“褚家园”咖啡厅经营者谢立达、退休官员林聪明、曾经的原住民学者洪卜仁。他们谈到鼓浪屿人的烦恼和忧愁。
摘自《“申遗”号角下的鼓浪屿原住民》
2、著名学府博士言论
看完此文,我有一个感觉,这位博士姓两个口,讲话也有点狂。一是竟敢嘲笑国际专家不识货,二以为自己是土豪,说人家没钱。以为你是赵本山?参演《不差钱》的老毕讲话不慎,丢了饭碗。
在波兰申遗申述的是国家文物局副局长。我们的整治拨款是否也是文物局拨的?去年还听说是旅游局拨的。我有点悲哀,我们这些岛民,竟然也是文物。
其实,就标准(ⅱ)(ⅳ)——建筑而言,小岛上还存在不少座危房,国内外专家都没看到不成?我住的附近就有好几座。核心要素会审公堂的左边可看到安海路50号,屋顶已经塌陷,右边可看到内厝澳路3号,也是危房。鼓新路35号,号称1898年建园,中国第一所幼儿园,林巧稚的母校,此轮整治根本没动。该楼二十年前就是危楼。
3、挖啥呢?
吕宁
清华大学工学博士
“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申遗文本团队成员
2017-07-08
但是世界遗产现行的评估程序——咨询机构仅派出一位专家现场考察且这位专家负责保护与管理而非价值,而负责文本评估的专家(通常4位)不去现场,仅在有限的时间内通过阅读文本进行评估——其实是很有问题的,当然他们现在很缺钱所以无法支撑多位专家去现场……好吧,对于评估程序的批判是另一个问题了,回头有机会再聊。
4、庆成功

我在鼓浪屿的一个公益讲座上见到林聪明,向他请教关于老鼓浪屿人与鼓浪屿文化传承的看法。他认为,老鼓浪屿人是鼓浪屿历史文化的参与者、创造者和传承者,老鼓浪屿人的大量离开,是个很大的问题,不利于鼓浪屿文化的传承,包括活态的音乐文化。鼓浪屿的人文传承一旦断裂,没有了人文内涵的历史风貌建筑无异于“建筑的棺材”。
摘自“申遗”号角下的鼓浪屿原住民
2017-07-0616:23: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18 18:39:52
请教野史兄。不胜感激!
今天,我有四篇博文被迅速扔进垃圾箱。
我把文章题目和部分内容写给你看看,是什么原因让审查官把它扔进垃圾箱?
黑体是题目,楷体是部分内容。
海博老总现在神经有那么脆弱吗?一点都不自信。

1、澎湃新闻的呼吁
摘录2017-07-0616:23: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该报记者采访了几个典型的原住民,旅社“鼓山栖”经营者吴米纳、“褚家园”咖啡厅经营者谢立达、退休官员林聪明、曾经的原住民学者洪卜仁。他们谈到鼓浪屿人的烦恼和忧愁。
摘自《“申遗”号角下的鼓浪屿原住民》
2、著名学府博士言论
看完此文,我有一个感觉,这位博士姓两个口,讲话也有点狂。一是竟敢嘲笑国际专家不识货,二以为自己是土豪,说人家没钱。以为你是赵本山?参演《不差钱》的老毕讲话不慎,丢了饭碗。
在波兰申遗申述的是国家文物局副局长。我们的整治拨款是否也是文物局拨的?去年还听说是旅游局拨的。我有点悲哀,我们这些岛民,竟然也是文物。
其实,就标准(ⅱ)(ⅳ)——建筑而言,小岛上还存在不少座危房,国内外专家都没看到不成?我住的附近就有好几座。核心要素会审公堂的左边可看到安海路50号,屋顶已经塌陷,右边可看到内厝澳路3号,也是危房。鼓新路35号,号称1898年建园,中国第一所幼儿园,林巧稚的母校,此轮整治根本没动。该楼二十年前就是危楼。
3、挖啥呢?
吕宁
清华大学工学博士
“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申遗文本团队成员
2017-07-08
但是世界遗产现行的评估程序——咨询机构仅派出一位专家现场考察且这位专家负责保护与管理而非价值,而负责文本评估的专家(通常4位)不去现场,仅在有限的时间内通过阅读文本进行评估——其实是很有问题的,当然他们现在很缺钱所以无法支撑多位专家去现场……好吧,对于评估程序的批判是另一个问题了,回头有机会再聊。
4、庆成功

我在鼓浪屿的一个公益讲座上见到林聪明,向他请教关于老鼓浪屿人与鼓浪屿文化传承的看法。他认为,老鼓浪屿人是鼓浪屿历史文化的参与者、创造者和传承者,老鼓浪屿人的大量离开,是个很大的问题,不利于鼓浪屿文化的传承,包括活态的音乐文化。鼓浪屿的人文传承一旦断裂,没有了人文内涵的历史风貌建筑无异于“建筑的棺材”。
摘自“申遗”号角下的鼓浪屿原住民
2017-07-0616:23: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niuwang niuwang 留言于2017-07-18 16:48:53
请教野史兄
林兴华是海博老总吗?
寿山石的个人空间 koninia 留言于2017-05-25 10:29:13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赵敏华之七七八八 大米 留言于2016-12-02 10:51:59
悄悄话,只给空间主人查看...
客从足下来 客从足下来 留言于2016-05-12 10:36:38
侯老师:您好!
    我是“客从足下来”,昨天随意打开我“留言”处,发现您早于4月24日发来留言,距今已过去不少时日了。不能及时回复,深感歉意。
    非常感谢您老留下的联系电话,相信有一天能与您老照面,企蒙指教啊。
    如有需要,也可联系我(0592-8537558),比如给您老带带路啊......
给 william 留言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