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鄙人对于闽南侨批、闽南行郊两个专题的研究,经历了从业余爱好到专业深入的过程,有一阵子甚至走火入魔。因此鄙人博客所发布文章不免存在视角、层面上的许多问题;可能还有某些文章的观点有失偏颇。如读者、专家兴趣或引用材料,请与本人联系及沟通,经讨论完善之后方使用为妥。

发布新日志

  • 女舞蹈家,艺术,战争及政治

    2016-07-13 22:39:53

    女舞蹈家,艺术,战争及政治

                                       ———也谈昨天的南海仲裁

     

     鄙人今天第三次在曾厝垵海边邂逅舞蹈艺术家,他们都是年轻貌美的青年女子,据说是某个培训机构的老师。她们正在一棵树上训练各种各样的造型塑造。引来了海边众多观赏者,他们静静地坐在旁边的草地上,叹为观止哦。而昨天恰巧是菲律宾主演、日本策划、美国后台支持的闹剧上场。这不由让我回忆与思考这么几个串联在一起的主题;女人、艺术、战争及政治。

     

     第一次遇到的女舞蹈家是两年前来自乌克兰的俄罗斯女教师,从当场的随从班子,化妆师、摄影师、导演等等,甚至还有传媒公司,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舞蹈大师无疑。让我吃惊的是,当我问及她的国籍,她除了给出肯定的身份,同时还激动地对我说:

    “无论俄罗斯或乌克兰,人民都是好人,只有政治是坏的。”

     由于她的英语很一般,只有goodbad,让我没辙了,只能这样翻译。我猜想,她可能想说的是,当下的国际政治生态很糟糕。而且,我很吃惊很佩服她这样具有高度的回答。她的勇敢与坦然,如同上世纪所有正直的艺术家,丝毫没有掩饰他们的政治态度与感情立场。当我们谈兴正浓之时,她突然正告鄙人,说要换衣服下海。于是,我赶忙拉开距离,脑子里奇怪着,在曾厝垵没有更衣室的海边她如何换泳衣?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两节的比基尼,转过脸来还在人群里搜寻不着矮小的我,呵呵;尽管当时,我努力装出郑教授的派头,很斌哥的激情,张诗人那样地严肃与深邃,她还是没有看到我。呵呵。接着,她扭扭腰,摆摆臀,做了许多优美的准备活动,就洋洋得意地来个白天鹅转身,优雅下海了。

     告诉大家有时候桃花运是不请自来地。可以举例,著名的现代舞蹈家邓肯在她的自传里说,很后悔没有把童贞献给伟大的雕塑家罗丹。

     

     遇到的第二个舞蹈家是吓大艺术教育学院的应届毕业生,她带来了专职的摄影师,是个工科的研究生。但是,她还是很乐意很细腻地当我的模特儿。同时,她十分温驯地赞扬与表示对该研究生的羡慕之情。当时,就在曾厝垵的音乐广场旁边,她演绎着唐诗宋词的温柔多情,与形体动作与眼神,让我猜测,可能今年已经当了中国古典式的贤妻良母。她没有跟我聊什么战争、和平。她每一举手投足,都一心一意地沉醉在未来的幸福遐想之中。我想,我很可能碰巧遇见了当今南国最最善良的舞蹈演员了,而我因为流浪画家身份来说也该算是一个奇遇。

     

     今天在曾厝垵遇到了舞蹈女教师属于第三回了。

     她们是岛内即将开班的“国际云依培训机构”,专门做“空中舞蹈”、“绸缎”、“吊环”、“瑜伽”等训练。她们壮志凌云,如同霓裳舞蹈女子,与吴刚们在月里、云里相会。当然,她们的霹雳闪电、婀娜多姿,与曾厝垵的大海、蓝天、白云一齐演奏着夏天之舞。

     

     记得有几位作家喋喋不休,一会儿说女人是一所学校,一会儿说女人是一本书。他们除了歌颂伟大的母爱与母性,还歌颂女人的创作。但是,很少有人将女性与战争联系在一起,曾经有一本书叫做《战争让女人走开》,有没有提及苏联母亲英雄?提及千千万万在战争中牺牲、奉献与建功立业的女性?而我作为曾厝垵“被淘汰与洗牌之后的网络作家,觉得女人是世界最美的艺术,觉得未来的战争更靠近了她们,战争在时时刻刻地威胁着人类的花朵。尤其,昨天南海仲裁,正在一步一步地将亚洲诸国的女性,拉倒了乌鸦的翅膀下,那战争的乌云笼罩在她们的头上。据说蔡英文还是个单身女子,昨天她派出军舰,准备乘船到太平岛上宣示主权。她也难能可贵与大陆站在同一条战壕。

     大家知道,尽管战争还有正义与邪恶的区分,但是,其毁灭性与残酷性,不是人类天良能够担当得起。我们必须尽力制止那些战争的苗头。我觉得目前必须向全世界人民揭穿昨天“日本学者”的“大型工程诈骗”!:

     根据两天来的资讯,大家应该知道了,所谓的“南海仲裁”,实际上就是由一个思想危险的日本学者,跨权跨地区跨专业,组成的一个临时“工程班子”运作。他们租用与“挂靠”“联合国海牙法院”,拉大旗作虎皮,蒙骗世界舆论与欺负中国人民。事实上,该“班子”没有技术骨干,没有“地质资料”,没有第三方“工程监理”,没有“设计论证”过程,更没有技术能力,甚至没有素质良好的施工队伍,居然竟然由着莫名的“出资人”说什么就乱做什么。这个“工程诈骗”违背天良天理,灭绝人伦,破坏世界和平,欺瞒人间公理与正义,是个典型的违法的东东。闽南俗语比喻“说穿了不值钱”,就是必须把这“国际法庭仲裁”等同“大型工程诈骗”的真相搞清楚即可。

     打蛇必须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必须让那个江洋大盗一般的日本“诈骗学者”的真实面目大白于天下。同时,目前的国际政治才能逐渐安定。

     

     对于假装傻帽与正义的美帝国主义,实际上心疼的是美元市场份额,而且不好意思说不出口。鄙人不怎么相信,他的言行是为了对其盟国负责任。?他每次在南海巡航,都影响到了人民币的波动。我们可以根据世界经济全球化,或者反向变化的节奏,及时多开几个世界级别的论坛沟通即可。双方要尽量避免擦枪走火,或者假戏真做。当美国也说出真话与真情,那么国际政治变化也逐渐明朗风清了。

     

     我们需要保护好祖国的领土,还有祖国的人民,尤其花儿朵儿的中国女艺术家。但是,究竟用什么战争以外的办法与措施来破目前这个南海难局呢?除了目前必须有的战争应付与准备,实际上我们党中央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提出来,就是习总书记的“一带一路”。这个伟大的经济策划案的提议,该承认,目前在全世界都没有人怀疑过,反倒是国内的个别地方官员或个别学者,由于对经济学理解不透,一直怕金融被破坏与转移了,或者持有破财消灾的质疑。呵呵。

     

     

  • 如今有哲学思想的艺术大师不多!

    2016-07-09 13:44:07

    如今有哲学思想的艺术大师不多!

     

     当今媒体资讯发达,科技介入艺术领域也很成功。其结果不外是,原来必须十年磨一剑的艺术品被电脑三D打印了结,至于平面美术则接近被摄影艺术代替,表面繁荣的美术艺术品,越来越没有思想内涵了。而且,越来越多的“艺术大师”与不断诞生的“网红”混杂,一时让艺术欣赏者无从适从。大多作为公共艺术的雕塑,尤其首当其冲。不少的恶俗的雕塑作品走上街头,让人目不忍睹!但是,尽管世界大乱,厦门形势大好。因为厦门还有一位公众不够了解的雕塑大师,他的名字叫付新民。如果根据各式国际风云的艺术大展,还有高等院校的收藏目录来看,他的作品可谓炉火纯青,霹雳震撼;如果以传统的眼光来评论,他还只是一名正值青年的、刚刚成熟的雕塑艺术家;如果让有文艺传统的厦门老市民来说,他们可能不那么熟悉了,他们与文青们错以为,怎么会有原来大家熟悉不过的一位高级警官,退休无聊,该是茶友兼网友,或者公园里合唱团,边走边唱,怎么突然华丽转身成为大师了?哈哈!

     

     因为鄙人十几年前与商报结缘,就曾经为之写过评论。而付先生与艺术结缘却也有几分天份,据说他就是著名山水画家傅抱石的宗亲,骨子里有艺术家该有的DNA,而且长期以来,他非常刻苦勤奋,独辟蹊径,在雕塑材料与哲学思想领域徘徊,设计出与其他科班出身雕塑艺术家完全不同的产品。也许,他生活中工作中经常接触到“性本善”“性本恶”论证,所以他作为大师更为孤独的内心,更倾向于与大自然对话、诉说了。

     福建省雕塑学会为之出书《当代艺术浅释:系统的建构》,其书曰,核心主题: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从宇宙论通向和谐的构建;九大系列:密不可分,织造系列、穿行系列、裂变系列、凝固风景系列、感悟系列等。。。

     付新民先生举办了九个个人展,参加了三十多个国际级别的展览,其中有好几个“双年展”(?)鄙人至今还没有搞懂。

     付新民先生可是有真材实料的艺术大师。

     

     因为几位朋友招呼,数日前,鄙人得以与大师们一起喝茶饮酒。其中有吓大著名的旅游美学家卢善庆教授,他门生众多,正在为社会服务;有鹭江大学著名教授曹耀明教授等人,这曹教授据说是曹雪芹的第九代嫡系传人,对于高校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科架构,有着特殊贡献。他们英雄相惜,说的都是过去的概念术语,呵呵。鄙人则随机拍摄了许多照片,以飨博友。

     

     对于付先生的“天人合一”理念,鄙人是十分地欣赏。因为鄙人研究十多年的侨批,有一个侨批局叫做“天一局”,而厦门作为侨批重镇,有一条思明西路的天一楼巷,荡漾了乡音南曲的传说,而且至今没有研究清楚。在2013年,侨批成为世界记忆遗产。

     去年,鄙人在曾厝垵有幸结识了著名的建筑艺术大师邱育章先生,他对于复合学科、人文思想也造诣颇深,提出了北京“中轴线”申遗,好像失败了。如今他在龙岩的一个九龙江源头,继续奋斗。

     我觉得奇怪的是,现在“美丽乡村”、“城镇化建设”到处如火如荼,粗心或缺乏社会规划、产业规划,甚至延续房地产模式设计明显是个弊病,显然很需要付大师的艺术思想来化解与指导,怎么付先生没有走出去,继续为社会做奉献了?

     

     该承认,如今有哲学思想的设计师紧缺,有思想内涵的艺术大师更少。

     

     

     

     

  • 该如何与“亲戚国家”的宗教文化搞平衡?

    2016-06-28 21:13:41

    该如何与“亲戚国家”的宗教文化搞平衡?

     

    在过去的三十年大家已经看到,中东战争因为有两种文化到三种文化,其文化背景复杂加上地缘政治,所以造成了恐怖的战争。如今,我们搞“一带一路”,如果重建南海的丝路,是否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文化困扰。?

     

    博文短约,我只能根据当过翻译的经历,大概说一下。举例菲律宾:这是一个基督教与天主教为主的国家,也有少许穆斯林。我以前培训西厨师,他们总是喜欢对酒店小姐说,他们是穆斯林,法律允许娶四个妻子。个别未婚厨师,则郑重要求我介绍他是一位处男,因为劳务出口中东,更没有接触适合婚姻的女性的机会。至于印尼,原本与菲律宾为同一种族,却信仰伊斯兰的居多,如果根据曾厝垵到印尼旅游的乡亲证言,黑夜白昼,他们都听到诵经的歌声,天边袅袅而来,余音绕梁也。据说有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比较中立,各种宗教都有。尤其存在了印度传到我国的佛教,然后,经由莆田和尚又传到东南亚。偷偷告诉大家,早年莆田和尚在东南亚就跟宣传部卫生部一样地厉害。

    俗语说入风随俗,哪怕假谦虚也是应该滴。

     

    实际上各种宗教和平共处也不是不行。在这里我可以举例:

    泉州,一个古老的港口城市。据说早期的泉州也是宗教搞得腥风血雨,什么拜火教被灭了,什么基督教不见了,什么宋朝宗室六千多人被牵到菜市场切西瓜;还有什么民国年间,泉州尚存有一个地名“法石”,不是将偷情男女“沉猪笼”,而是用石头活活砸死。但是现在没有这种惨烈现象了;

    如果举例厦门,则该以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传播。

    有趣的是,泉州(晋江)的华侨华人到菲律宾之后,信仰穆斯林的很少。反而,他们一般信仰“以马内利”,“哈利路亚”;而厦门郎到了马来亚,却信仰了伊斯兰较为普遍,或者干脆没有信仰了。据说漳州人到了泰国,主要皈依佛教。值得夸耀的是:三大宗教在泉州得到和谐共建。而骄傲无比的小家碧玉厦门原本只是泉州的一个里。

     

    走出国门之后,每一个中国公民要如何与他们“亲戚国家”打交道?窃以为先到泉州取经去,不该学习厦门文史专家的狂妄与骄傲。如果让外国亲戚走进来,建议他们沿着海岸线旅游,直达泉州。在那里可以学习三大宗教的和谐共处,更可以体会到九十五岁之我党宗教政策的成功与伟大妙处。呵呵。

     

    当然也可以看看感觉新加坡的宗教文化教育,他们人文教育的确走在前头。有不少的杂志文章介绍,他们在每一个社区,每一个楼梯位,都必须按人口比例来混居。

    假设世界有一个可以测量思想文化的天平,如果天平两端的物品一样,岂不都成了称砣就不用度量衡了,只须目测即可。正是因为宗教、思想、文化不同,所以需要彼此的包装以及包容,允许非标形式存在,方才能够上架哦。

     

     

  • 看近日祖国与“亲戚国家”的关系?

    2016-06-27 21:24:18

    看近日祖国与“亲戚国家”的关系?

     

     虽然这几天我们已经与战略伙伴伙伴国家联系好,严阵以待各方面的无礼骚扰。但是,我们的主流媒体不关痛痒,没有给大家一个及时说明,而“歌女们”继续粉饰太平。于是,多嘴的野史我就跳出来说几句:

     

     一,日前看了许多视屏,尤其看了刚去世的外交家吴先生与军事战略家的辩论。

     鄙人以外行人身份看热闹,觉得吴健民先生吹胡子瞪眼睛,不但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思路,简单粗暴地把军人定在战争贩子的位置上,甚至加以斥责与抹黑了;要知道,军人的职责与思路与其敬业精神,才是一个国家的依靠,那是极其宝贵的精神与情感;要知道,作为外交家应该是善于打圆场,创建性地解决国家外交困境,才是优秀的外交人才。如果只是懂得外语,再加上一点外交礼仪,充其量只是有了定式思维工具而已。这种情形让我不由想起陈毅填词的歌曲:

    我住江之头,

    君住江之尾,

    彼此是胞波,

    友谊长积累。

    古老如青山,

    不断视流水。

     

    为什么老一辈革命家能够相对安全滴维持了东南亚的局势稳定,因为他们心里有主心骨,有主见。当然,而且这与他们当时距离殖民地革命的实践与时间很近,比较了解民情,他们对中国的历史地理也比较了解。

     

     二,当下中国的外交太失败了。作为一个事实,目前那些我们的亲戚国家一个个跟着美国佬,血盟的朝鲜也与我们起疙瘩,添麻烦;这恐怕还得怪一下祖国众多的外交家。感觉他们这代职业官员虽然无比聪明伶俐,但是犯了一个大忌:读书太少!也就是不懂得世界历史!而且,他们对于殖民时代走红的人类学,可谓一无所知。他们只懂得在视屏前做做手势,说一说漂亮话。要知道二战中,南洋的亲戚国家都站在祖国一方,泰国除外;后来的冷战期间,还至少还有一半的国家站在我们一方,事实上血缘关系对大多数华人来说,都非常看重,而且有意义。诸如菲律宾华侨华人与闽南地区,甚至是三代之内的血亲,搞到了兵戎相见,个别人都是被欧化太厉害了。但是就连琉球,这几天他们也开始驱逐美军的活动。

     作为职业外交家不单是骂人,应该同时是一个大学问家。例如,近年国内流行法国的著作《停滞的帝国》,该著述的作者佩雷菲特同时是一名优秀的历史学者。

     上天宽恕我说了过往人的坏话哦。

     

     如何与“亲戚国家”建立一种特殊的外交关系,不同于其他列强,不是书本里面读出来。感觉目前军迷不行,愤青胡闹,学院派外交家也“一刀切”?,实际上应该充分放手发动群众,搞好民间外交,搞好公共关系学问。至于地方的统战部、侨办、侨联需要信任有海外关系的干部,得承认没有这“天份”,就做不好这份工作。

     

     三,如果我们认亲戚,南洋国家也认亲戚,那么我们是有另外一种外交关系。所有的外交问题处理,不仅仅是外交、军事,而且也就有了第三通道。

     鄙人一直想不通,既然奥巴马有印尼养父义重如山,其家族在排华期间也惨遭迫害;其同母异父妹妹嫁给马来西亚华人,可谓“面线亲戚”,但他为何要助寇为虐?除了其非婚生子身份可能喜欢冒险,另外有极大可能还是米国金融寡头逼他干活?或者想通过战争延期总统任职?要知道,昨天英国为了金融安全甚至已经干出脱欧大动作;美国目前所有生活资料生产都依靠国外,金融业实际上已经成为该国的经济支柱。所以,他出于不得已,想一直来破坏我们的软实力?

     倘若我们以后也回到老路,在全球商界主动提出主要贸易进出口实行“以物易物”,不挑战美金的霸主地位,看一下他能否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挂得住脸,能否停止挑衅?古人有言,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菲律宾新总统今天提出,将首访定为到中国。窃以为多少应该值得信任,这不仅仅是其血缘关系在起的作用,事实上从全世界上领袖人物到老百姓,有谁会喜欢出尔反尔,或者再来一次没完没了的血淋淋地打仗?而且万一不幸发生了,不可能是小型战争哦?很明显,他不想承担这个坏名声与大责任。

     

     

  • 曾厝垵是一个最最幸福的地方

    2016-06-26 16:59:42

    曾厝垵是一个最最幸福的地方

     

    青年男女有着天姿国色无疑是很幸运地,然而,心灵美也不错。拍婚纱摄影耗资巨大,时间、精力也花费不少,但是,只要有条件,越来越多的青年男女选择这个方式来开始与纪念他们的婚姻。我猜想,他们除了想留下青春倩影,更多的,绝大多数的还是想证明他们感情的道德高度与责任。该承认,婚纱摄影是一场很有意义的艺术活动哦。

     

    台湾同胞刚来大陆做小生意,大多不怎么成功。但是,在厦门最早亮相的就是婚纱摄影或者叫做影楼,这个行业90年初立马受到了大陆青年的追捧。在近十八年里,发展尤其迅猛。听说那几位台湾大老板早就不亲自制作,现在搞的是流水供应一条线。而现在奋战在第一线的是国内的小青年,个个导演一般,化妆师一样,艺术家是滴风度翩翩。

     

    近日在海边转悠,鄙人突然发现,目前曾厝垵已经艺术变化为全中国最最幸福的地方了。

     

     

     

     

     

     

  • 幸福一直围绕在我的身旁!

    2016-06-23 09:53:17

    幸福一直围绕在我的身旁!

     

     告诉亲爱的博友们,做学术实际上是一件比玩艺术还恐怖太多的事情。

     早在我的中学时代,泉州退休回来了一位吓大的名教授,叫庄维基,他一下子发现了一条古船,掀开了轰轰烈烈的考古运动。他连接了早期张星烺的中国古代交通史,转化理论为实际,泉州港被一个、一个地挖掘出来了。但是,没过几年后,听说有人告密,他顺手牵羊拿走挖出来的文物,被公安局找上门了。当然,最后此事不了了之。他的丰功伟绩,只能在业内人士里流芳百世了。听说他的讲义好像变成别人的著作,一直很畅销。呵呵;

     再说另外一位学术大家,就是侨批研究的先驱者王朱唇先生。他原来是极为成功的化工专家,倘若将其潜艇涂料的配方,用来生产二十多年来装修涂料,或者用来做工民建的防水、防漏工程,与新世纪前后的城镇化建设结合,可能早就是响当当的千万富翁。但是,他在厦门这个区域金融中心,受尽了委屈,不得已回到晋江乡下小学教书。他唯一的第一本著作得以发表的当年,也就是他离开人间,驾鹤西去的好日子来临。

     

     鄙人昨天贴了胡八兄的四人展览,博友们可详细看了?作为发明与研究闽南音韵、博饼民俗研究者,胡八兄都成功了,可是国遗的论文集子里面,竟然没有收入他的文章。

     鄙人有幸发现胡八兄,是因为陈国辉的别墅门口有毛主席语录:共产党人最讲认真等等美术字,给我印象十分深刻。于是,鄙人找上门去,与之结为金兰之交。我的美术字也不错,等级差不多哦。呵呵。因为胡八兄曾经是国家第一届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属于创始会员,擅长雕刻与篆刻,所以兼会舞刻刀,弄小棒。不知其他申遗专家是如何评论之,总之成了“内控社会人士”?哈哈哈!昨天那场三个印社的小朋友作品,让他有成就感,学校有成就感,发现他的鄙人也满满坏坏的成就感一样。但是,我比胡八兄幸运!

     

     我关于侨批研究的文章,原来是关于鼓浪屿,后来拿去作世界记忆遗产申遗之用。2013618日,中国侨批入围成功,在韩国首尔公布了。我william老师可算是榜上有名地,而且为这几天的鼓浪屿申遗指出了一条金光大道。当然,厦门文史专家学者们一样不依不饶不容着我,吓大郑教授之流不懂得我该是最优秀的公共关系学者,可以继续为党国做贡献,余勇可贾,竟然也作冷脸对看。于是,我只能接下来上山当了半年和尚。

     关于曾厝垵鄙人生活了十多年,居住八年的故居成了村史博物馆。虽然有成就感,但是,这几年“红卫兵”行为艺术上演,我名誉上的学生竟三言两语而已,即让我威风扫地,先在村口摆摊,现在只能到海边作画。前几天郑教授在展览会场,幸灾乐祸对R大叔说了。。。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所了解的是表面现象而已,实际上的我现在很幸福啊,幸福一直围绕在我的身边。不信请看下面的照片:

     

     总之,那天我实在太快乐,多喝了几杯酒,在博文里写下要去给习大大的当特使,或者搞一搞民间外交来解决南海问题的故事。可能那天编辑们、网监们也喝醉了,这几天习大大到东欧去了,没有看到我的博文。?当然,我一下也免了海内外两地很有可能地万一的牢狱之灾哦?呵呵。

     

     

     

  • 一天观赏岛内两艺术展览有感!

    2016-06-21 23:38:52

    一天观赏岛内两艺术展览有感!

     

     鄙人作为厦门多余的人,数日来自然是时间充裕,昨天偶读了一则广告,说今天厦门市博物馆免费为市民展览十二位“闽派”画家作品,于是,怦然心动,不禁想去体验一下童年的回忆,甚至也惦念起海博四老,他们在嘉宾小学的才艺展览了。于是,鄙人上午骑着电驴子,直奔江头,还好汪校长也在现场,他热情洋溢地客串做起了解说员。

     

     我对这个四老展览,理所当然最注意同样遭遇的胡八兄!关于这胡八兄,普通市民当然不怎么了解,他是厦门八十年底、九十年代博饼申遗的主要撰稿人,在厦门的各大报纸发布了不下数十篇的研究论文,最重要的是,他的丰富知识与观点区分了博饼与申遗与赌博的不同之处,为鋸掉了那门槛花尽花尽精力。终于使博饼国级申遗获得成功。但是,他的学术研究没有得到厦门学界的承认,害的他终于每日挥舞雕刻刀,咋咋呼呼;意外的是,“沙坡尾申遗”又一次撞在他的刀口,尽管他的神学与地理学能解释沙坡“头”与“尾”,却没有人理睬了;关于鼓浪屿的什么宫,本来该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不料却又有不懂装懂的专家抢了位置。但是,他和鄙人一样都没有成为陈水总,最后没有落入道德水平低下的专家设计的圈套,呵呵呵。

     汪校长高屋建瓴地评价:海博四老当胡八兄最可爱,他的篆刻书社表现最突出,学校单位与他本人也最有成就感了。余亦同感了,至于其他三位的风流韵事待以后再做评说。

     

     在厦门市博物馆,鄙人首先想质疑“闽派”一说?因为这里缺了福建师大已故的谢投八教授。众所周知,就常识而言,一个派别该有其共同的思想,接近的画风,或者团体生活与创作的群体痕迹。谢投八教授的权威性及其弟子的创作,才是福建上个世纪的代表。近年来,鄙人在海沧新安的田野调查,在许多雕梁画栋,不断发现惊人的壁画小品与雕塑,其写实造型能力皆非民间工匠之作。后来得知,原来谢投八教授的青年时代就是这乡间的艺术家。

     

     虽然大师们不是一个派别,但是,他们终究是大师,有所创作与贡献地。而其中,不是因为同乡缘故,也不是技术原因,余独尊李硕卿先生。当然这不是鄙人的独家言论。实际上早在五十年代,李先的《移山填谷》早已经获得了当时美术界的赞叹,谓之“以当代题材打破了旧山水叙事风格”。哥伦布发现地球圆体一样,事情本身没有什么奇特,但是走在时代的前头了。这是艺术很重要的一点,叫做创新。

     今日得以观赏原作,发现了许多平民百姓,呵呵。可以说,后来,李先的表达方式,关于人海战术的画面,还引领了户县农民画、晋江民画、同安农民画。

     

     福州郑乃光先生据说早年善画纸雨伞,无意间竟让他在中国工笔画里,画出了一个美丽的艺术世界。大陆的美术院校皆使用其作品做教材,甚至走出国门等等。

     但是,这次展览还是勾起鄙人的许多童年美好回忆哦。尽管嘉宾小学校园内临时展馆冷冷清清,(可能是上课时间,另外校园内不让人进出。)而市博物馆也没有几个人。

     

     结论:

     毋庸赘言,厦门早在八十年代就诞生了一个新产业,叫做展览业。遗憾的是,该行业虽然在厦门的地盘一再扩大,硬件不断强大,却没有相应的软实力与影响力与张力。尤其对于其该担当起的福建本土文化责任,它们没有应该的支持力度与传播。在上层建筑方面,关于我党习大大的“一带一路”,应该大力宣传,展览文化旅游路线,其平衡了世界三大宗教文化发展(具体闽南有鼓浪屿基督教思想、泉州伊斯兰教遗存),和解了东西方政治经济冲突,南洋种族与亲戚国家的械斗,有意制止了东南亚重蹈低级战争覆辙的善良的宏大理想。情急之下,让人生疑,厦门当局是否到了该请鄙人来当馆长的时候了?音乐广场的太阳太毒了,当“人民画家”是很累的啊,哈哈!

     

     

     

  • 在厦门音乐广场一起分享幸福指数

    2016-06-20 09:07:47

    在厦门音乐广场一起分享幸福指数

     

     几年前有满脸笑容的媒体人到处问人家幸福吗?据说,当时很多人认为很无聊,而鄙人我没有上镜头的机会,可我在网文里是直截了当地回答,不幸福。(http://blog.xmnn.cn/index.php?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1314624)不料时过不久,网络媒体的调查又来了,厦门是全国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呵呵。我想,再说感觉不幸福不太好。所以就把我近日在海边拍来的照片发布了。

     我认为,这么多的游客有钱出来旅游肯定是幸福的,不管他们是否厦门人;那些跑来跑去的“冰水、冰椰子、老冰棍”也很幸福,他们作为北方来的农民工,很难找到就业机会;在书法广场与音乐广场的歌手们,也很幸福。他们都声称在曾厝垵以外的地方有工作室,还有带学生、带班,所以一直过着小资生活;老厦门来的也不少,他们有真正的闲情逸致,因为厦门房产业的发展,尤其一两套房子租赁或土炒房地产,大多腰缠万贯了。虽然上了年纪没有职业,但是其生活没丁点问题。至于鄙人自己实际上也是很幸福地,我认为我所研究与参与的学术课题、杂七杂八的策划方案,还有一些观点,几年来一一获得成功,而且在这曾厝垵的海岸边,可以分享到他人的丝丝幸福,有何不可。至于我工作的回报,那么几个善于算计我的个人与单位,早晚总会幡然悔悟地,相信至少会还我一个人情。

     我肯定不是陈水总,不是那么几个道德水准成问题的学者所猜测与能评估,他们是典型的、赤裸裸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知道人们的精神境界从来就是不一样。他们想当然地以为,或者做贼心虚想诬陷我,到处宣扬我的知识被算计完了,我的精神境界也就崩溃了。岂有此理?哈哈。

     

     民国著名法师李叔同当了和尚。他的学生是这样解释地:人生三种境界,其一为生活,其二为艺术,其三乃远远高于生活与艺术的精神境界。所以他一级一级地晋升,就成了和尚了。这样的境界也不错嘛。要知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精神境界。

     

     偶然碰到过街道干部,我有立即投诉某某人公然骂我,他也笑了。他说我如此斯文的人,怎么会惹事?我听了很舒服,也就不管他真心假意哦。

     

     最有趣的是,我还迎来了赤条条的天眼兄的大哥。碰巧他出来练习长跑,所以穿得特别地很少。鄙人以前没有见过他,只是从他熟悉的表情动作,还有广东厨师后裔的身份判断,此君必然是天眼兄的家人。他坦然承认了,而且其言谈举止给了我很大的思想帮助哦。作为普通人,他一样地感到幸福,尽管天眼兄的生活水准比较高,还会养外国狗,还是教育权威;尽管最小的弟弟更了不起,贵为党国精英,本地著名的大学的校长,可谓社会地位、精神知识财富一样不缺的非凡成功人士。但是,苏大哥没有流露一丝的嫉妒与怨言。当几位城管兄弟要求我暂时收摊,他还过来帮忙并劝说:

    “今天海边游人众多,你就暂时停止你的艺术创作吧。”

     我要求这位修养了得的苏大哥当个模特儿,他欣然应允,就在摊位现场当即摆了一个pose

     

     

     

     

  • 在曾厝垵海边的石头(下)

    2016-06-13 11:20:30

    在曾厝垵海边的石头

    ---和黄胖先生的美国石头摄影

     

     近来当了“游击队”,所以有比较充裕的时光,游山玩水,也把古代曾厝垵的山上、海边的石头都拍摄下来,希望这个美丽的村庄的天生丽质,能得到发现哦。另外,除了黄胖先生的美国风景图片的触动,还有是近日曾厝垵边防所获得公安部一等功表彰,赞扬他们像这些磐石一样,忠心耿耿,黑夜白昼,风雨兼程地保卫祖国的南大门,再立新功!这支英雄小分队,守边爱民,能攻善战,想祝贺他们再立新功。

    相关博文:http://blog.xmnn.cn/index.php?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1672978

     

     

     

     

     

    相关博文:http://blog.xmnn.cn/index.php?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1672978

     

     

  • 在曾厝垵山上的石头(上)

    2016-06-13 10:55:09

    在曾厝垵山上的石头

    ---和黄胖先生的美国石头摄影

     

     近来当了“游击队”,所以有比较充裕的时光,游山玩水,也把古代曾厝垵的山上、海边的石头都拍摄下来,希望这个美丽的村庄的天生丽质,能得到发现哦。另外,除了黄胖先生的美国风景图片的触动,还有是近日曾厝垵边防所获得公安部一等功表彰,赞扬他们像这些磐石一样,忠心耿耿,黑夜白昼,风雨兼程地保卫祖国的南大门,再立新功!这支英雄小分队,守边爱民,能攻善战,想祝贺他们再立新功。请博友们注意点击两篇文章的链接,这是有关这支英雄小分队成长过程的资料哦;

    http://blog.xmnn.cn/?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2409490

     相关博文:

    http://blog.xmnn.cn/?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2409490

    http://blog.xmnn.cn/?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1861515
  • 十,你可知道曾厝垵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2016-05-17 14:29:38

    十,你可知道曾厝垵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鄙人以前写的旅游线路上九个景点选择,主要是已经有两三年历史的“美丽乡村”,有着浓浓的“乡愁”,她们会唤起亲戚国家的华侨华人的血脉亲情与筚路蓝缕的记忆。这条线路沿着江河湖海,奔向大海,准备放洋,却就是在厦门。以前不知道是哪位文学家,用的是“母港”这个词。

     

     鄙人走遍了厦门岛内的所有的乡村,查阅他们的族谱与侨批,得出的结论是,清末民初这里的豪门盛世、四大家族,也是聚族而居,曾厝垵的华侨宗族文化可谓典型与代表。该村李氏祠堂的开基祖在马六甲,叫李纬经,号君常,建造了世界最大的华人义山,而福建李氏皆尊李君怀为五山李先祖。这里面有什么文章恐他们自己族人学者才搞得清楚了。曾氏的龙山堂则纵横南洋,威震四方。根据海沧的新垵族谱得知,他们两姓连宗,方才有了这个南洋同乡会。接着,曾厝垵的李姓、曾姓、角美的郑姓、谢仓的蔡姓牵头、接着永春的陈姓,在马六甲又成立了南侨总会之前的青云亭,主持了当地的华侨华人的法庭仲裁机构,甚至生老病死的大权了。曾厝垵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分量,人们该有所闻了。

     

     民国初年的曾厝垵是华侨华人的回馈年代,他们建设了厦门最早的飞机场、海上巴士、岛内“普通车”路线,可谓海陆空齐全,城市建设的先驱。

     

     很遗憾,曾厝垵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而且已经受到大众的热评与肯定。“文创村”的风头抢过了一切,每天人山人海的游客,各种创意“点子”,已经掀开了旅游热潮的另一个页面。几年来主题的随意切换,一样地繁荣。如今二B青年、吃货青年、以及衮衮诸公,主宰了这个村庄。村民们从发热的经济中分到了蛋糕,也没有意见,只是满怀同情地关注我一眼。高度商业化与经济常态化,让原来在曾厝垵高度重叠的华侨史与村史,不再厚重与歌唱了。

     

     鄙人大力颂扬的李氏宗祠在抗日战争年代,惨遭日寇焚毁。这几年方才修复,但是,不知什么程序没有走好,竟然被砸了几个窟窿,没有人敢吭声;

     鄙人大力捧场新到的湖南歌手,他们是当年彭楚汉、孙开华族人,镇守湖里山炮台到溪头下沿海的湘勇后裔,却必须顶着竹斗笠唱歌,因为他们的街头玻璃房不合条例。要知道,咬文嚼字的台湾同胞并不怎么认同原乡,他们“五年一小反,十年一大反”,自尊心十足,但是,他们景仰一起抗法、抗日的英雄,却能够接受勇敢的湖南同胞,他们共享荣辱,无论当代的政治人物或转身离去的歌手,例如马英九、宋楚瑜与邓丽君;

     

     鄙人自己的命运最惨,从开汇文铺到在街头当流浪艺人,就是“人民画家”,如今也被清理了。呵呵。

     

     好加在曾厝垵还有八个自然村,其中的仓里社是“村里”雅化,还可以寻找到许多华侨史的遗迹。在上李山上则保存了一个养育了厦门人民九十几年的水库,这个印尼归侨与马来亚归侨主持的远东水质最优建筑,潺潺不断的流水还能告诉人们,这里曾经传颂过的许多源远流长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

     

     

     

     

  • 一,永春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源头

    2016-04-28 05:59:39

    一,永春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源头

     

     如果接触老一辈的永春人,他们到城里总喜欢说“州内(里)”。起初这让外地闽南人不解,以为永春人言辞矫揉造作。但是,他们如果到了鼓浪屿知道有一条永春路,马六甲有大名鼎鼎的永春会馆,定会大吃一惊。如果了解了永春的华侨史,自然会理解永春州的来历,不单是晋江源头,而且是瓷都源头,原先是一个永德大州。

     

     留安山与丰山的传说都与出外谋生有关;永春的外交史更是惊人,如今的“州内”还有一座留安山,相传是早年到越南的外交官,遇到了该地内乱,倒霉被害了。而他带去了人马,可能是到达该地最早的华侨华人了。遗憾,“华侨”作为学术名词出现很迟,可能清朝的咸丰年间才开始使用。

     台湾有史学家的看法与我的想法不一样。有一位史学家写了一本好看(容易读)的历史书,他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始于阿拉伯人到泉州,以为闽南人是不够彪悍,不敢驾船下南洋,只能拜师学艺之后,才开始这光辉岁月。可是,如果根据姓氏源流的研究,元朝与明朝之交,那些阿拉伯后裔多在晋江、南安一带避难,没有永春去向的痕迹。至于在泉州,有文史专家甚至研究出,《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是蒲守庚的后人,沿着海岸线上山东去了。

     

    我到永春去做研究是一个意外,海博的斌哥介绍我上山当和尚,或者换一个概念,是想到寺庙里当一个齐白石模式的文青。我每天在天禄岩寺庙里写字画画很累,不免到下面的各个村庄走走。结果就遇到了陈嘉庚先生南侨总会诞生之前的马六甲青云亭“亭主”旧居,要知道青云亭是当年南洋华侨公认、信服的领导机构,所以,该承认永春在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性吧。

    我在山上断断续续生活了半年到一年,没有等来陈寅恪的哥哥发现鄙人的笔墨丹青,也没有徐悲鸿来提携我出山。于是,我经常下山做田野调查,或者找朋友聊天。每次我下山之时,山上几位香客、居士,还有看庙的小康总是说:

    William 老师又去吃肉了!William 老师又去喝酒了。”

     

    事实上我下山做调查,不但知道了丰山村有青云亭四位亭主,还有诸多拿督等等。同时也了解到,我党建国之初,此地虽然为偏僻山城,却走出来三位全国侨联副主席。还知道陈嘉庚当年千里迢迢来此地访贫问苦,认祖归宗。但是,很遗憾的是,我始终没有搞清楚,我所寄居的天禄岩,只有供奉一座观音法相,是否马六甲青云亭来此请火分香?于是,我只是写了很多的永春记忆。具体可以点击:

     http://blog.xmnn.cn/index.php?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2377449

    http://blog.xmnn.cn/index.php?uid-62-action-viewspace-itemid-2333500

     

    (待我找个支持写作单位,再来发图哦。)

     

  • 很文静的杏北小学老师

    2016-04-23 15:27:34

    很文静的杏北小学老师

     

     据我所知,上世纪的师范专业从一开始是与革命结合在一起。人们知道伟人毛泽东的湖南师范,在他们同学少年之时,几乎都走上了革命道路。在陈嘉庚的集美师范也出了罗阳才烈士。在曾厝垵文联,那是厦门师范遗址,解放前的地下党就在那里设立了地下组织。那时候,准备献身教育事业的青年们,当然将理想与革命放在一起。该承认,他们就是那个时代让人景仰的热血文青,怎么来描写与歌颂都不过分。

     中专性质的厦门师范是什么时候没了,我不清楚。如今厦门的小学师资,可能多来自集美大学等学校,本科学历居多。

     

     我离开教学岗位也有十多年了。虽然这段时间,鄙人因为鼓浪屿申遗、侨批申遗等事项,还兼职了厦门高校的校外指导老师,但是,那个充满理想与朝气的学校环境,那些青春美丽的梦想已经逐渐走远了。当这几天,杏北小学老师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沙龙研讨,我竟然很激动,立马应允了。他们善解人意,理解我近乡情怯的心情,特地提示我这也是、只是一场民间的教学学术研讨。

     

     家庭有小孩子的老百姓都懂得,如今中小学教育工作繁忙而紧张。而杏北小学的老师们特地在周末,利用休闲时间也经常交流教学经验,工作时间之长超过了人们的想象。

     

     鄙人对日本教师缺乏了解,对其教学理论与教育理论混为一谈不是很满意。小学老师他们对于这点不是理解,可能他们觉得我依旧对厦门文史专家的日本情结有怨言。?

     

     昨夜的夜色很美,龙舟池旁的公交站也静悄悄。九零后的独生子女老师,一个个非常地认真;八零后的指导老师是廖老师与孙老师;在我旁边的是七零后的陈老师。我感觉到的是,与杏北老师在一起学习,就是几十年后一种精神升华与情感的回归。我很感谢这些文静的杏北老师邀我参加这一场活动,珍惜这样的美好时光。

     

     我知道窗外的明天,等着我的是轰轰烈烈的旅游人潮,斤斤计较利益的,接近恶性竞争的社会。于是,我很想告诉这些做读书研讨的小姑娘,能不能彪悍一些?给社会、给学校、给校园内孩子们作出点榜样与架势。当然,到我离开之后,我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 该盘活闽南地区“美丽乡村”的经济建设!

    2016-04-21 12:32:20

    该盘活闽南地区“美丽乡村”的经济建设!

     

    鄙人几年来走遍闽南地区的各个乡村,发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也就是这些美丽乡村与清末民初的华侨村落重叠居多。例如,永春的美丽乡村丰山、南安的芙蓉村、厦门的曾厝垵等、多为南洋侨领的故居;原以为走到翔安的大嶝小嶝英雄岛,可能没有多少关系了,不料还是华侨村落,而且目前还在诞生“新华侨”。因为它们地处偏僻的山区,或者沿海岛屿,虽然美丽了,却没有经济造血的能力;加上修旧如旧的保护影响,虽然有了“乡愁”,却没有长期的规划与目标。在龙海的二十八、九都,许多乡村甚至空城了。于是,我大胆提出以下方案:

     

    一,由政府部门的“同城办公室”牵头,将“美丽乡村”串联成三条文化旅游线。

     

    其中两条是以南洋侨领家乡为节点,从德化、永春、旧海澄县城出发,一路沿着从前下南洋的水路与陆路走通,最后在厦门的曾厝垵汇合。这样有意义,有内容的文化旅游,立即可以盘活农村经济以及繁荣闽南旅游事业。实际上,国内的旅游事业对于多样化的民间经济刺激最大,见效最快。

    另外一条则以“过台湾”的港口串联,起点或者终点可以是平潭或者大嶝岛。如果在大嶝岛,因为有机场与大桥,或者更为有利。

     

    这三条文化旅游线路,实际上是“一带一路”的国内线路,不但传承闽南文化,拥有着国家高度的政治意义,而且可以为目前该地区产业转型,造成小制造、小贸易的经济下行,打一剂强心针,呵呵。

     

    二,大嶝小嶝应该引进影视城的规划设计方案。

     

    目前大嶝小嶝几乎没有工业产业,原有的渔业、养殖业又被城镇规划排除了。需要有创意的经济规划,新的产业来保证目前的社会经济发展。

    岛内因为两岸战争封闭环境,意外保存了大量的红砖厝古宅,石头厝、炮战遗址、新建的矫揉造作的西洋别墅、以及村民这几年的土别墅、海边风光、有限的田园风光,可谓正宗,而且原汁原味。至于民风民俗的宗祠庙宇,以至于微型的民间信仰遗存,也一应俱全;正在建设的大型机场与金登大桥,可以为大制作的影视提供最惊心动魄的大场面。这些建筑与风土人情很适合做闽南文化题材的大型影视基地。

    同安的影视城建筑为徽派建筑、宫廷戏拍摄场所;翔安来一个大型的闽南文化摄影基地,与其比翼双飞,文化经济大发展,互补且没有矛盾。

    有见识的文化人会懂得,大嶝小嶝实际上就是一座天然的影视城。

     

    三,借助《南洋家书》影视拍摄起步。

    影视产业引领旅游业的风向。

    据我所知,社会上改编我的脚本已经不下十个。我相信,文青们一定会改得更好,比我原来的草稿,会有很多的可供批判的“资产阶级思想,甚至情节与细节”。作为一个金融题材的影视剧,本身融资不成问题。甚至可以帮助当地的文化产业。

    这个脚本,我原来打算在静娜师姐的新安拍摄,但是,那里的新建筑繁殖太快;后来想就在曾厝垵,可是这里商业发展更快;想弄到永春去,那里的高山峻岭吓到了女演员。如今这个大嶝小灯,看来问题不大。

     

    我不知道三岛英雄人民对我的华侨史研究是什么看法,是否会支持影视产业。但是,小嶝岛有一座“苏王爷”英灵庙,我相信,不管是朝廷苏廷玉?巴达维呀苏鸣岗?册封琉球的苏船老大?笃定会保佑我。呵呵。

     


  • 走进“蟳窟”社区游记

    2016-04-19 21:43:14

    走进“蟳窟”社区游记

     

     前年鄙人去永春当了半年和尚,在青山绿水里云游四方,遗憾的是,有一个旅游景点叫什么“牛姆林”,我一直没有参观。听说是国家森林公园,也有名胜古迹,一个奇特的神秘的名字,总会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近日来,曾厝垵文创村依然在犀利前进,暂时或已经永远不需要我当“人民画家”, 这回我才有时间,到大名鼎鼎的翔安走走。当然,我原以为三岛英雄年代诞生之前,从海博文老郑先生的博文里,这里有着明代的林希元、蔡葵等理学诸多大师遗迹,有著名隐士哦,总之,我心向往。但是,鄙人终究非体制内人士,几天来接待我的都是布衣一族。他们带我走遍大嶝岛的一十八社。前面博文已经给博友们介绍了郑氏、陈氏、曾氏、蔡氏、张氏的社区。他们整片的旧村庄,除了挂牌“美丽乡村”,实际上还适合做“诸子乡学村”、“浪漫画家村”、“南洋客栈村”等等,可以做一个很完美的闽南文化旅游大策划案。今天要给大家说的是一家比较偏僻的谢氏村庄。它的村名叫“蟳窟”,拍到的一个门牌,叫“上蟳窟西里”,呵呵。

      

    一,这个“蟳窟”社,有着风水之说的实证。村口的村寺的后面,竟然做了一个大坟墓,上世纪七十年代而已。介绍人很羡慕说,这家人很成功。后代到国外发了财,国内的顺利升学、当官;

    二,宗祠的等号就叫“宝树传芳”。问之何方迁徙至此,他们说可能从安溪。我心里认为,该是从南安。因为那里有号称晋朝谢氏兄弟后裔,而且沿海分布居住。但是,近年来有专家研究出古代战争之后的政府组织移民,都喜欢用“大树”为记忆与象征,说不定与那洪洞县还真的有关系。在宗祠里有清朝的商号,隔壁大宗祠的牌匾刚被偷走数日。

    三,砖雕与碉楼,证实该社区是大嶝第二古老的社区与族群。

    四,在这个“蟳窟”村还有一枝独秀的华侨番仔楼。

    五,有人偷偷告诉我,台湾的谢长廷给他们写了牌匾。

     

    大嶝游玩数日,知道如今的英雄岛已经拒绝了隐士、文青的投奔?而且美丽高楼林立。不但有虚情假意的欧式风格建筑,那多是厦门国贸建的别墅群。(当然,有实力的则“大隐隐于市”);而且所有村民们也已经建起整齐划一的美丽乡村。可是,百姓的经济从何而来?我笑问诸人,这可是敲诈政府的拆迁补偿所得?他们异口同声应曰,尽管目前政府打造大机场,村里的滩涂养殖仅得到“青苗赔偿”,一个人口两万元而已。如果给我这样的自由撰稿人,可能只能生活一年不到。最后,与我谈话的岛民表情凝重,透露哦都在外面做工赚钱。我赶紧追问在哪个外面?他们才勉强透露,依靠台湾、金门亲戚、还有从前上辈华侨亲戚,在世界各地输出水手、工匠、各种手工技术等等业务。

    根据他们的回应,我终于也反应过来,这就是目前大嶝岛街上人流不大,游客不多的主要原因。

     

    游玩之后,鄙人产生了一些杞人之忧:

    怎么让人想不到,英雄的子女们又重新走上“过南洋”老路了?虽然,他们多数走的是政府牵头举办的劳务出口,但是令人深思!为什么当今风云滚滚的各种策划案、文创案就是不接地气?经济专家们专门玩龙大家不懂的偏僻术语?公务员就是没办法与英雄人民同甘共苦?为什么不能承上启下盘活大嶝小嶝的文化经济?

    哈哈!?

     

     

     

     

     

     

     

     

     

  • 鄙人也设计了金嶝大桥!

    2016-04-17 12:59:21

    鄙人也设计了金嶝大桥!

     

    曾厝垵刚开始文青创业的时候,是很有意思地。

    我对面的一家小酒吧,女老板是幼儿师范的毕业生,可能不忍心从天真可爱的小朋友身上骗饭吃,所以就到厦门开了一家小酒吧。可是,他们文青、混青每日醉生忘生,饮酒作乐,实在吵死人。某夜12点,仅仅三米距离对门的他们还在唱歌。于是,我就关上窗店,打烊休息。不料,我这个关窗的动作惹恼了几个当地青年,他们可是来给小姑娘老板捧场。于是,他们摇钱鼓响起,歌声整齐地唱起了英语汉语混合,一起高声大唱儿童歌曲《伦敦桥要倒塌了》。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down, falling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fairLady.Builditupwithwoodandclay, Woodand...|

     

    说大老实话,对于英语歌曲我还能够接受地,毕竟我最后的工作岗位在台湾人办的成功学校。于是,我认真地一听,不对呀!他们接着唱的是骂人哦?:

     

    William老师,倒阳啦,倒阳啦,William老师,倒阳了,倒阳了。。。”

     

    我哭笑不得,有没有倒阳关你们什么屁事???

     

    早就听说厦门金门大桥的事情。为此,早在八年前我曾经提出让金门大学先办起来,还写了许多篇的博文。但是,党国没有领我的情,虽然高职类的金门大学已经在运营,却也没有请我喝酒。如今,我到大嶝岛做田野调查,只是发现有一个飞机场正在建设中。但是,金门大桥却是遥遥无期?

     

    金门大桥应该放到议事桌上来了。如果能动手,立即解决了武汉彩钢的去路。我心有痛,必须帮助钢铁工人度过难关。听说目前国内钢材可以使用三年绰绰有余。

     

    我比较关心水上的外观设计,感觉不能老搞金山大桥式样、或者海沧大桥式样、更不能抄袭宋朝、明朝、清朝的闽中桥梁模式。虽然廊桥哦,阀形桥墩等等优美,有型,但是毕竟与钢铁无关。我建议按照我图纸的样式来建造,应该是蝙蝠图形悬挂,有规则地重复,有着闽南风格长案桌的造型。能让人联想起案桌上的公妈、联想起五福临门、感觉到祖国温暖,这样的桥面上,有人气,有情趣,有文化。而且蝙蝠图案有其中西文化内涵;

    大家知道,达芬奇根据蝙蝠的运动,设计了蝙蝠式飞机;近代西方卡通,则设计了大量的正面,与反面的蝙蝠动画故事片。

     

    目前祖国大地的桥梁巨多。仿佛只有一个设计师,作品造型是一个家族的兄弟姐妹。厦门岛内很需要天桥,也没有多少变化。

     

    我先发布与蝙蝠有关的图片。晚上,我就把亲手设计的金登大桥草稿发布上来,让博友们帮我投票哦。我喝了一杯老酒,要午休一下

     

     

  • 大嶝岛一种建筑曾经引领闽南特色

    2016-04-15 07:34:20

    大嶝岛一种建筑曾经引领闽南特色

     

     一般人都只知道闽南红砖建筑、或者嘉庚建筑、但对于石头方料建造的房子可能不太熟悉了。实际上闽南地区存在着的石条房子,曾经在五十、六十、七十年代一度引领风骚。而且,与当时起源上海的板式结构房子,评分市场秋色。根据上年纪的工匠们的叙说,实际上来源于两岸的炮战,也就是起源于大嶝岛了。因为,这种房子比三合土的墙体更结实、更抗金属弹片的打击。石头厝的室内温度,可谓冬暖夏凉,十分宜人居住。

     

     闽南盛产白色石材,自明清以来,泉州、南安的泉州白603的石料,一直畅销全国。据说,毛主席纪念堂等等历史建筑,甚至民国的许多名人也使用。当然仅作为构件,例如,圆柱、台阶、扶手等等,没有整栋的石头房子。

     石头厝的一大缺陷,就是屋顶必须使用钢筋水泥,如果采用石板材则柔韧性不够。尤其石板材过长,很容易断裂。但是,当时我国的钢材水泥生产才起步,昂贵的建材无法普及。所以在七十年代,曾经听说在其它地方,有许多民间建筑工程因此酿成事故悲剧。

     因为大嶝岛石头建筑开了头,闽南各地的石头厝也风行一时。

     

     “石头建筑”的停止可能在九十年代,因为时代在前进,大家都懂得矿物质的放射性问题。尤其一些无知商人,盲目进口红色、蓝色、绿色花岗岩,闪着宝石一样的光芒,如同红男绿女,伤身害体哦,大家知道厉害了。终于,再没有人设计石头房子了。至于那些新建设需要地盘,也拆除了不少。如今石头厝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大嶝岛的陈氏家族有着整整齐齐的石条厝,凑合着象征着大嶝岛三十年英雄业绩,当然规模宏伟,堪称一绝!

     

  • 在大嶝半岛巧遇曾厝垵村的宗亲

    2016-04-12 07:05:40

    在大嶝半岛巧遇曾厝垵村的宗亲

     

     鄙人日前大嶝之游,一则拜访郑老先生水忠同志,二则乡村红砖厝探幽。但是,这个机会却是沾光了曾厝垵的年轻人,他们敢想敢干,办了一条从曾厝垵经五缘湾到大嶝岛的专业旅游交通车。因此,鄙人得以轻松顺利地做事。

     

     大嶝岛在民国时期号称十八乡,自然古建筑不少,虽然比不上海沧新安的精美,但是成片的古民居啊,完整保留,气氛斐然,可以修旧如旧,而且想不到就遇到了曾厝垵的宗亲们。据说该村有接近千把号的人口,而且也下南洋为主。

     

     我想,我会尽快与曾厝垵的三宫董事长“芋如”(“光头”之意思)先生汇报,扩大投资,连接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旅游路线。

     

     

  • 从青涩的“文青”到丰硕的“文老”

    2016-04-10 18:41:42

    从青涩的“文青”到丰硕的“文老”

     

     多日来鄙人一直行走在闽南的沿海村庄,试图寻找“文青”的足迹,但是,这个词早已经化为春水润土,或者深埋地底下的稀有的资源,可谓不知其踪影。该承认,理想主义者在当今社会,已经被视为傻瓜,尤其在旅游文化发达的商业圈。可能众多的文青实际上已经华丽转身,是商青了。同时,全国各地也有许多精明的员外们、老板们也在寻找,他们想接他们到山区、或者偏远的海岛,去那里开发旅游,廉价地发光发热。我想,我该全力以赴与他们展开竞赛。于是,我很意外的是,倒是发现了不少青春常在的“文老”。前面两篇文章中的主人公叫做:郑水生,的确就是海博名教授郑教授的宗亲,在翔安大嶝岛默默生活了一辈子。他如今就是艺术成果丰硕累累,当之无愧的“文老”!

     

     作为摄影艺术家,他记录了大嶝岛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而且结成了书籍,为家乡、为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他也懂得我研究的侨批。甚至能举出解放初、或民国期间的安溪人“批脚”或者“水客”,该人叫做“尚阿”。每一个月必定准时来做回信与结汇一次,地点就在他们宗祠的大石埕边的小房子。他的童年时代与父亲作为圩日的公证人,每次都在现场。他的故事再次印证了我田野调查得到的情景描述。让我很感动的是,郑水生先生秉笔直书,虽然最精美的老房子是金门县政府的遗迹,但是没有将红砖厝说成是台湾同胞的作品。要知道,如今对台关系可以给老房子带来许多优惠政策哦。他实事求是的精神,也该是他能够从青涩的文青到文老的成功原因之一。

     

     立足本土的艺术与学术,应该是他成功的最大因素。我们仅从郑先生的摄影集、文物管理员证、宗谱资料等等,可以得知,其具体的工作与难度是多么难以描述。而最为重要的文青精神体现在他身上,还是对真善美的追求哦,尤其不能背叛自己。郑水生先生谈笑风生,信手拈来即故事,尤其给我讲了一个大嶝岛广为流传的笑话:

     

     在困难时期的某日,某农民实在生活不下了,泅水赴金门找工做。“国军”厉声审问,何方人士,什么地干活?农民据实回答,“国军”接着问,那么你来干什么?农民想了想答曰,当叛徒。国军应曰,那么你还是回去吧,没有用处之人,当你自己的叛徒吧。呵呵!

     鄙人不知道郑先生是否有潜台词,但是感动于他的正气凛然。多年前,在曾厝垵也曾经有文青调侃我,劝我当“汉奸”。我立即给他们讲了一大段的华侨华人的抗战历史,尤其不怎么恰当或准确地拿《牧马人》电影做比喻,不料那张什么大作家立即驾鹤西去了。倒是近日来,听说有一厦门文史专家接受报社记者采访,坦诚其儿时接受日式教育,十分眷恋过去的幸福时光了。这让人难以理解,其话语背后是否想说明什么?让我们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宽恕他们吧!早在四年前鼓浪屿申遗之辩论,我曾经对他们大声呼吁过:

     厦门文史专家,你们是迷途的羔羊!呵呵。

     

     当文老重要的是观点与学识的正确,如郑水生先生一样,就能获得社会尊敬与政府的赞赏。当我审视郑先生的大量作品与成就之时,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创意,那是来自不知名的文化研究者的提议,即立马建设一座联结厦门到金门的大桥。

     这座大桥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巨大效应恐难以预估,其积极意义无限而深远。对于目前大陆而言,立马可以解决一两个钢铁厂的产能过剩,工人下岗问题;至于金门那方,正在从水客经济演变,可能成为两岸金融中心哦。一带一路的经济政策中,该有“货贷”设计与细则。在设计方面尤其需要彩色钢板。可以用彩色钢材联结大嶝小嶝到金门,让对岸成为一座一国两制的试验田,一座金光四射的金门岛。

     晚上有空的话,我会画一个钢结构桥梁的设计草图地。同时,鄙人在此特别感谢郑水生先生赠送我《英雄三岛精神》,还有热情指点与招待!

     

     

     

     


  • 这位参与红砖古厝申遗的艺术家是谁?

    2016-04-08 21:08:54

    这位参与红砖古厝申遗的艺术家是谁?

     

     闽南红砖厝有个俗名叫“皇宫起”,充分表达了闽南人外向、民主、身上总散发着商业意识浓浓气质的个性。无论“燕尾脊”或“马鞍脊”的古建筑,明显区别于福州的白墙灰砖“官帽”、闽西的古堡与土楼,甚至北方、江浙的各种风格的民居。闽南语的区域太广,虽然没有申遗,却上了太空。闽南红砖厝的申遗,可以肯定是由金门的文史专家提出来地。因为鄙人亲自接触了金门文史专家,他们在泉州某次侨批研讨会上,广为散发材料。在那次的烧酒会鄙人也沾了沾胡子,所以记忆犹新。但是,回到厦门之后,鄙人没有太多机会参加厦门的活动。最让人沮丧的是,我在曾厝垵的“汇文巷”被文青改成了“古早巷”。被他们安排到街上当人民画家,做活广告。所以,鄙人对红砖保护也就失去了兴趣了。但是,厦门还总有人不计恩怨,胸怀坦荡,把红砖厝的保护工作继续推进了。他是摄影艺术家,也是我们海峡博客的博友!

     

     前天鄙人在其引导下,认真查看了当地的红砖厝。据说总共全村还有一百四十几栋,目前已经修缮与整理好的可能有十几栋了。?

     下面请大家与我一起游玩这个小村庄,每一栋红砖厝都有其感人的故事:

     

     

     猜测本文介绍的艺术家博友,在当地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学术成就。

     在艺术家博友的介绍下得知,很有意思的是,这些红砖建筑的业主,精美部分的还是南洋华侨所建,朴素的就是当地的清朝或民国当地居民所建。至于与金门的关系,则是金门政府曾经在这里办公。还有沉重的历史内容,这些建筑关系了厦门、泉州当年对日抗战的历史资料。

     参观当地的红砖厝,让我想起了武术教练劲拿师姐,她依旧在保护着海沧新安的老建筑;另外,为何厦门的红砖建筑很难及时得到重视?

     

     让大家找一找,猜一猜:这位保护闽南红砖建筑的艺术家是谁?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