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博文 皆属原创 上篇下篇 欢迎点阅 倾心而作 毁誉由君 若要转载 请注出处

闲谈“数目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7-31 11:23:42 / 个人分类:有闻随笔

厦门

 

纠晚报,聊数字

 

    那日,与友泡茶海聊,无意中闲翻茶桌上的《厦门晚报》,看到晚报有一版“最厦门”的、又是“权威”的文史“大作”:《玉屏书院》(点击链接),报中有一图相当眼熟。(题外,东元向来对自我标榜什么“权威”、“最XX”的文辞,并不是太苟同。)图片正是五老山上的一幅摩崖石刻,即道光年间,兴泉永海防兵备道周凯先生,和一帮福建文人、武将的题名石刻:“大清道光十有二年,岁次壬辰月五日己酉,富阳周凯、侯官杨庆琛、龙溪孙云鸿、同安吕世宜、海澄叶化成同游。世宜隶石。”关于这方石刻我曾专文讲过,并对其中的“桼月五日”的“桼”字作过一番“考证”。同时指出厦门图书馆在校注出版吕世宜先生《爱吾庐汇刻》时,将这“桼月”误认作“黍月”。

    这回,这方石刻又落到晚报这篇“权威”文章里头,文章作者(萧文/黄图)却将其解读为“麦月”,并“认真”地括弧标注:“农历4月”。OMG,就这“桼”字,非得又要这样折腾吗?虽说“桼”字作为数目字使用,对今人确是不易识解(因为一般字书对此用法大都无解释)。但是,在这里我要重点提一部明代的字书:《正字通》。(关于《正字通》这书名,曾听过海博某大老讲述一个“无厘头”的、专家级的笑谈,不知此位海博大老是否愿撰文与大家分享?)在《正字通》里就有记载:“七,通作柒、、漆”。

    关于“桼”与“七”这两字貌似“模糊”的关系,我简单明了地讲述一下,看官您就会立马清楚:“桼”为古字,木汁意;后人加水作“漆”字;而“漆”字民间又俗作“柒”!“柒”,您就认得了吧,对!这就是现在“七”的大写!“柒”字脱掉两层“马甲”现出原形就是:“桼”。而这“桼”字,厦门图书馆校注书认作“黍”、晚报“权威”认作“麦”,莫非……“不识数”?有黍、有麦,看来这五谷还缺仨。

    其实,我们再来看看这上面的干支纪日:五老山石刻的“桼月五日”为“己酉”日,照此推算,六日为“庚戌”日、七日为“辛亥”日,这也就是云顶岩上的“七月七日辛亥”。

    关于数目字的大小写,东元就再来聊一聊。所谓数目字大写的起源,目前“市场”上最为流行的说法有两种,不过我认为这两种都不可靠!一说源于朱元璋,一说源于武则天。事实上,在《正字通》就有记载:“汉石刻用‘’为数目字”,可见早在唐以前的汉,数目字的写书,就已有用“大写”写法的出现,并不是非得起源于武则天女士。而说源于朱元璋先生那就更不靠谱了,关于这,我还想再引一部宋代典籍。

    南宋的程大昌在《演繁露·卷三》里,就有篇“十数改用多画字”,其中写道:“古书一为、二为,三为,盖以弋为母,而一二三随数附合,以成其字。特不知单书一画为一、单书二画、三画为二、为三,起自何时?今官府文书,凡其记数,皆取声同而点画多者改用之。于是壹贰叁肆之类,本皆非数,直是取同声之字,借以为用,贵点画多,不可改换为奸耳,本无义理可以与为相更也。若夫十之用拾,八之用捌,九之用玖,则全无附并也。”可见宋代官府文书,为避免造假,早已对数目字进行了“防伪”处理,办法就是取同声且笔划多的字来代替。

    说完数目字的大写,也就该说说所谓数目字的“小写”了,我这里要讲的便是“阿拉伯数字”。关于阿拉伯数字是何时引入中国的?如今学术界基本认定是从光绪元年出版的《笔算数学》一书。美国基督教传教士狄考文在其所著的《笔算数学》第一章《开端》第六款“数目字的样式”中写道:“大概各国有各国的数目字,但于笔算上,不能处处都合式,现在天下所行的笔算,大概都是用亚拉伯数目字,虽然各国所叫的音不一样,而意思和字迹,却都相同。这种字容易写,于笔算也很合用,看大势是要通行天下万国的今将其各字的样式开列于下:1,2,3,4,5,6,7,8,9。”同时,狄考文还重点介绍了“0”字:“这九个字以外,还有一个圆圈,如此0写的,这个圈,虽然不是数,却也算在数目字以内……这十个字虽然不多,却也足够用的,无论大小,所有的数都写得出来。”的确,从理论上讲“0”字的引进解决了十进制任何数目字的书写这比起汉字数目字的表达的确是要简便且直观多了。

    最后,不得不再提一下民间长期使用的“码子”,也叫“苏州码子”、华文号码。其写法从一到九依次写为: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据说目前仍有不少华人还在使用
 

注:因看到此幅石刻再次“上镜”,“”字再一次被误解,所以只好旧题再作了。但是,假若一篇文章就单解这么一个字,那也显得太单薄了点,所以这才引出数目字“大写”、“小写”,与朋友们茶余闲聊也籍此将相关藏书晒一晒旧时风物雅博佳

 

附·相关旧文:

南普陀云顶岩三方石刻点击链接)
这是神马东东,造吗?点击链接)
 

 

 

《笔算数学》(清代古籍 东元收藏)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HelenMichaelLiang 引用 删除 helenyu   /   2017-08-03 03:35:37
HelenMichaelLiang 引用 删除 helenyu   /   2017-08-03 03:35:19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7-08-02 14:14:27
识数者多, 像数者少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7-08-01 22:16:01
还真是环环相扣,论证严谨 很认真地拜读了相关文章,赞!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7-08-01 22:09:17
5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7-08-01 21:46:54
原帖由东元居士于2017-07-31 20:14:07发表
感谢所有访评的朋友。
然而,这歌儿、合适吗?.

哈哈,萌萌哒童稚儿歌,萌萌哒东元老师 好像......好像.......看我表情好了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08-01 13:08:19
5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08-01 13:08:08
富有哲理的解析
陈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CHEN-LONG   /   2017-08-01 12:53:44
长知识啦
陈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CHEN-LONG   /   2017-08-01 12:53:04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7-08-01 08:17:56
“桼”即“七”,并不是太深奥的。
记得,几年前我写《翻<夕阳寮诗稿>前二十页为<校注>感慨》时,该专家曾劝我不要深究了。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7-08-01 06:33:59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7-08-01 06:33:49
5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7-07-31 22:01:00
老師您為什麼要把歌曲給打叉呢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7-07-31 21:55:20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7-07-31 21:06:04
原帖由william于2017-07-31 19:29:41发表
这样的课题需要郭志超大教授出场!

此等小事,交给三骹猫之类的无名鼠辈就行了!  请郭教授是浪费学术资源!东元来玩这是暴殄天物!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07-31 20:52:39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07-31 20:52:23
5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7-07-31 20:14:07
感谢所有访评的朋友。



然而,这歌儿、合适吗?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7-07-31 20:13:26
原帖由william于2017-07-31 19:29:41发表
这样的课题需要郭志超大教授出场!

原帖由张展于2017-07-31 19:19:16发表
原帖由老撷于2017-07-31 17:22:23发表
给东元大帅哥点个赞!
.

原帖由snow5678于2017-07-31 16:18:52发表
好文章,学习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