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童心里难以抹去的战争痕迹——记鼓浪屿沦陷的那些日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2-07 17:56:27

     童心里难以抹去的战争痕迹

                                 ——记鼓浪屿沦陷的那些日子

 

      图文/羽堪

 

1941128,鼓浪屿沦陷。

那一年我6岁,童心里,第一次深深的划上一道战争的痕迹,滴

血的心永远记住这个日子。

 

尽管1938513日,厦门就被日军占领,但因为鼓浪屿是“万国租界”,鬼子还不敢贸然侵占,只隔着鹭江虎视眈眈,那时居住在厦门的许多民众纷纷搬迁过来,鼓浪屿在静稳中显得有些热和。

 

鼓浪屿沦陷的那天早晨,我们象往常一样准备上学,姐姐总是早早去买全家人的早餐。没去多久,姐姐空着手跑回来,脸吓得发青,上气不接下气说:日本兵占领鼓浪屿了!她看到:那些上学的“学生仔”都被端刺刀的日本兵叫去排队,队伍里还有她的同学,是乘着日本兵没注意,同学颤颤惊惊告诉姐姐:不能到学校了,要去上街游行。一家人都沉着脸,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象一块巨石压在心头,大家心情都很沉重,都想着: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

 

大约上午九点,人们渐渐试探着从家里走出来,这时候,清早要

去上学被截住的“学生仔”,已经在日本兵的刺刀逼迫下象押解俘虏似的排着队游行。鼓浪屿路窄,只能排成两行,一行队伍手里拿着日本膏药旗,另一行的拿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国国旗,“学生仔”表情麻木、有气无力的喊着口号:中日亲善!”,“建设东南亚共荣圈!”,旁边走过的家长,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失去国家主权的家园是这样可怜,都暗自擦着眼泪低头走开。

 

没有一声枪响,鼓浪屿就这样沦陷了。从此,岛上几万中国居

民,就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过着艰难辛酸恐怖的黑暗日子。

 

鼓浪屿沦陷后,日本统治当局装出一副“亲善”的脸孔,要居民

门口都悬挂中国国旗,但在国旗之上要加挂一黄色长条三角旗,三角旗上面写着:“中日亲善”之类的标语。民众都很愤懑,妈妈讥讽说:这就是告诉我们日本人要把我们“治到‘黄尾’”。(厦门话,意谓:整到活不下去),哥哥则把那黄三角旗卷起来,只留国旗。说:要是有人来检查什么的,就说是被风吹卷起来的。

 

然而,在鼓浪屿最高峰日光岩上,日本占领者就不顾掩饰地露出其真面目,挂出一面大大的膏药旗,昭示:这是日本占领地。为了不迎风也能招展,那面旗是铁皮做的。

                                             

                          日本人占领鼓浪屿并不得安稳,当时,还是有热血的中国人在和侵略者反抗,鼓浪屿常见日军戒严在抓捕“抗日份子”的行动。鼓浪屿沦陷那时,我还在上幼稚园(幼儿园),每天放学都是父亲接我回家。有一天,放学的时候,我仍然在校门口等待父亲来接,可是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老师和同学们都走光了,还不见父亲来,怎么回事儿?我开始着急了,着急得都想哭,后来天都快黑了,我决定自己回家,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静得可怕,我跨着大步往前走,几乎是奔跑着的,突然,转角处一个端着刺刀的日本鬼子兵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下子惊呆了往后退,怎办?已经逼上梁山,什么也没想,就硬着头皮往前冲,我猫着身子,闭上眼睛从鬼子刺刀下钻过去,我回头看,那鬼子兵还象木头似的站在那儿,我一共蹿过三个这样的岗哨,又跑了一小段路才到家。

 

 回到家里,满脸焦虑的父亲见到我平安回来,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原来,日本鬼子正在戒严搜查,要来接我的父亲受阻。我什么话也没说,放开喉咙,哇!的放声大哭,把受到的惊吓都释放出来。爸爸说:好了好了,放心了!我比你还要担心,还要焦急,这下好了,太好了!那天晚上,我在爸爸的怀抱里睡得很安稳,睡得格外的香。

 

沦陷时期,鬼子统治当局供应给鼓浪屿岛上居民的只有“配给米”,所谓“配给米”就是定量极低的陈粮碎米,米不成粒,还有一股霉味,每每看到我们兄弟姐妹咽不下饭,父母都暗自在叹息流泪。孤岛上其他物资也因匮乏而米珠薪桂,从爸爸的神情和比前少了又少的言谈,我们小孩子也都能觉察出日子的艰难辛酸。

 

鬼子当局对岛上居民的蹂辱在步步逼紧,一天,岛上居民突然接到通知,要全部分批到鼓浪屿的日军陆军医院集中,我们全家六人,带着户籍本来到“陆军医院”,原来是要抽血、验血,每个人的血型都被记录存档,把我们都当成“活血库”,为他们的“圣战”备用,随时供血。就连我一个“幼稚园仔”(厦门人称幼儿园小朋友)都不放过。

 

那时期,我们几乎就不到对岸的厦门了,因为,要坐轮渡到厦门的所有人等,不论男女老少,都必须在通过码头鬼子岗哨时,向那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行“九十度礼”(日式鞠躬),爸爸不让。

 

在沦陷区,真应了妈妈说的那句话,咱中国人要让日本鬼子“治到‘黄尾’”。在丧失国家主权的家园鼓浪屿,我们的日子终于过不下去,1943年,爸爸携妻带子的,从鼓浪屿黄家渡码头搭乘小舢板,转乘停泊在厦门港外的小火轮到伪军驻守的浯屿岛,然后,趁着夜色再搭乘小渔舟偷渡到国军驻防的“深坞后”(今龙海港尾的卓歧深澳)。当国军和民夫来接应我们,我伏在背我步行的国军背上时,感到无比的安全和亲切,觉得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安稳的睡着了。

 

            

               日光岩上的日本占领军                (新闻图片)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摄郎 引用 删除 老摄郎   /   2011-12-28 08:45:01
陈学梅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柳拂晓   /   2011-12-25 01:50:59
5
博啦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博啦   /   2011-12-24 10:31:31
5
初一9 周天纵 引用 删除 zhoutianzong   /   2011-12-18 13:15:42
5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1-12-15 09:05:25
原帖由养猪专业户于2011-12-14 23:15:25发表
blog.xmnn.cn/?uid-558262-action-viewspace-itemid-1604183
村长被欺负,求支持!

村长咋陷“被欺负门”了?!村民肯定全力以赴,大力支持!
村长 引用 删除 养猪专业户   /   2011-12-14 23:15:25
blog.xmnn.cn/?uid-558262-action-viewspace-itemid-1604183
村长被欺负,求支持!
洛阳山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洛阳山人   /   2011-12-11 21:13:58
5
厦门双十中学2011级⒈班 引用 删除 骸云   /   2011-12-11 12:38:51
谢谢,请您进博客看看
原帖由骸云于2011-12-10 13:05:26发表
请问这篇日志可以转载吗?http://blog.xmnn.cn/?1179958 这是我们班的博客,我的用意是让双十的学生来了解这些.
猛农摄影-的博客 引用 删除 猛农摄影   /   2011-12-11 11:26:39
茫茫白地 引用 删除 雪狼   /   2011-12-11 08:52:57
今天的小资们幻想的旧上海是灯红洒绿开叉旗袍西装革履,旧时鼓浪屿是洋楼钢琴圣歌赞美诗。中国人的头脑与眼睛是有病的。
晚报小记者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报小记者   /   2011-12-11 02:19:36
5
HelenMichaelLiang 引用 删除 helenyu   /   2011-12-10 22:17:24
HelenMichaelLiang 引用 删除 helenyu   /   2011-12-10 22:17:10
5
引用 删除 高振碧   /   2011-12-10 13:56:30
第一次看的年龄最小的亲历者的回忆录,原味鼓浪屿!
羽堪的blog 引用 删除 羽堪   /   2011-12-10 13:17:54
复骸云网友:注明原创作者,可以转载。应该让更多年青人知道这段历史。
引用 删除 骸云   /   2011-12-10 13:05:26
请问这篇日志可以转载吗?http://blog.xmnn.cn/?1179958 这是我们班的博客,我的用意是让双十的学生来了解这些历史,了解厦门,如果转载的话,我会表明是您的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2-10 13:03:13
5
zheng193810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heng193810   /   2011-12-10 10:24:12
在丧失国家主权的家园鼓浪屿,我们的日子终于过不下去,每天2顿饭.没有早饭...晚饭16点就要饿到早上.....11点.路过站岗放哨还要点头.........那年代所以船多不通了.只有唉饿...好可怜哦...
zheng193810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heng193810   /   2011-12-10 10:16:27
评5分;你不简单; 还留下当年的老照片;; 我也是在差不多年代的鼓浪屿人...在我的记忆里只有1944年我才6岁..日本在鼓浪屿站岗放哨....的记忆
阿里 引用 删除 菜牙   /   2011-12-10 08:48:04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