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月娘照我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09 16:58:14 / 个人分类:感悟

月娘照我心

月亮的闽南语发音就是"月娘",这个名字赋予月亮更多的女性色彩。她盘踞夜空,挥洒着月光,她的光,她的亮,不似阳光般炙热,是一种娓娓道来,细细抚摸的柔情。

于是,赏月,赏的也是一种心境。月光弥盖下的世人,各有各的心境。古外今来,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情;有“可怜今夕夜,向何处,去悠悠”的惆怅;亦有“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的淡然……

是刻意,还是无意,由于她的闽南语名字,我总将她与母亲联系起来。印象中,每每发生的中秋节轶事都深深烙着“娘”的身影。

月饼是中秋节必吃的,它的意义就如同生日蛋糕之于生日时。偏偏质朴的母亲也是个讲究形式感的人。小时候日子过得清贫,买不起细腻顺口的芙蓉月饼,只能买那种一个几块钱,夹杂花生颗粒,包裹着白砂糖的廉价月饼。一买回来还得在菜柜里藏好,在花好月圆的当晚才能拿出来一同分享。但这些清贫日子的过往,都是日后弥足珍贵的回忆。

母亲常常在中秋节前几日就买好月饼,因为越是靠近中秋,它的售价就越贵。还记得,那是我读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候中秋节还不是法定节假日。傍晚一放学,我就迫不及待往家赶,心里一直惦记着菜柜里的那几块月饼。但回到家里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我料想母亲下地还没有回来,就百无聊赖在家里等。

一直等到月上柳梢时,还不见母亲的踪影。邻居过来说,母亲当天肚子绞痛难忍,已经被送去医院了。邻居让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我执拗地不过去。在这么个难得的时节,我心里笃定要等母亲回来一起吃月饼。

 

那时候没有手机,医院离家里又远,无从得知母亲病情,我在家里坐立难安,幼小的心灵里只感觉整个世界孤零零地只剩下我了。

 

我离开家,直到村口边的小溪为界,距离大概二三公里。整个小山村都被月光温柔地抚摸着,对黑夜的恐惧都被月光轻易抹灭。我看到路边别人家菜畸的青菜长势喜人,和远处的树丫随风摆动;我路过村里的寺庙,看到里面摇摇曳曳的烛光,心里默默祈祷在下一个路口就能看见母亲骑着她的自行车回来,但是希望一次次落空。

 

许是中秋佳节,整条乡间小路异常安静,我来来回回走了几遍都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月亮可不管世人的心态,在她的星空里照样发光照样美。整个村庄亮如白昼,我在村口的小溪边静候,再过去就是另一个村庄了。我坐在小溪的小桥上,往下看,我甚至可以看到我的倒影在水里若隐若现。现在这条小溪已经不复存在了。

 

明月已经升到头顶了,困意袭来。母亲从没有这样整晚整晚不回家的,我开始害怕,她是不是病死了,那我要怎么办?我开始咒骂月亮,她看似无私,一视同仁,却又是冷漠冰凉,不怜悯世间疾苦。骂着,骂着,又饿又困又愤,我便睡着了……

 

第二天傍晚,母亲住了一天院回来了。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天知道我前一天经历了什么。

 

后来,有很多的中秋节我都没有办法和母亲一起过。我在非洲见过清晰无污染的夜空中挂着一轮玉盘,似乎触手可及,美得令人窒息;也见过月亮被乌云遮挡,黯然无光。不管如何,在中秋节当晚,我总要一个人走在安静的乡间小路,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抬头看月亮(月娘),那是一种“天涯共此时”的心境,一种对“娘”一辈子的眷恋。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风中之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风中之烛   /   2018-09-25 14:59:49
5
代贤阿新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代贤阿新   /   2018-09-23 15:13:36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9-10 06:46:58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8-09-09 19:42:1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