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经营旧书本店地址:厦门市大学路54号闽南风古旧书店 主营:文史古籍,社科艺术,地方文献,名家字画(偶尔收些厦门本地名家书画) 曾经用夜子的笔名写过不少先锋诗歌作品.作品散见国家大小刊物

七月诗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8-03 01:08:26

小于零

 

不歌唱  就让舌头纠缠

无去处  就走在负数上

听歌  浮沉  看潮起潮落

以前的烟花无数

许多人迷路  走一步是一步

迷途不知返  山中藏有流金岁月

你说要长大  时间就陷入疯狂

中午的大学路显得特别空旷而漫长

与人之隔如一人之隔  此生无恨

但宋词绵长细软

你跳跃如弹跳的橡皮

这是十分危险的

屋檐虽然如同虚设 但它仍然有垂直的爱

没入这秋风的萧瑟
 

大于七 

 

去年时候。一不小心倒着走

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跳过村边

的池塘  你是块不朽吗?

 

天空很亮  忧伤很慢

一边拉开静静的弹簧一边

捉弄着树干的阴影  你是块橡皮吗?

 

下了一场雨。 夜晚湿湿的

去看星星   星星无处去

一滴又一滴的喜悦  只够春天

小住,横七竖八  离早晨的早餐还特别远

 

大于任何忧伤  小于每一寸彷徨

你突然长高   让我如何说话

我是哑巴    而无处散场

 

 

这词语是热的

他修饰过的心赤裸裸的

这心大开大合的   拨弄着无弦琴

离午餐还远着  小小的麻雀

是树上的发动机 象歌颂者又或者离别

我无初找寻却有迷恋它哪小小的心脏

仿佛哪是一段迷失的等候

如这盛情难却的一镜诸侯  在午后潋滟 决绝

各自打扰一方墨池  不起浪便是被

草船装饰  哪万箭穿心的故事掀起一番热浪

而你我清净  将遗落在无人的出处

造哪漫天风尘的谣

 

 

客在异乡  客人笨拙

客在异乡长椅上歇坐  观人  动用了所有风景

以便寻找下个出口  包括一串无人在意的错愕

没有了主人的灵活 客在反复穿越一个个出口

充满诱惑的出口 是值得骄傲的  值得用灵魂打探

它幽深的轮廓  比如这瘦瘦的长安  你离魂失所

却风华正茂 你两点书生  却一路赶考把落寞吐在纸上

这是身在异乡制造的多种迷惑  你使用身份却获得快乐

你畅通无阻  却使得主人笨拙

这大概是烟花的缘故  你下了扬州

却不上船   直接渡过了灵魂的出口

 

没有

 没有之后 还是没有

我们剩下最后一些没有 

相互点燃着  但温暖舒适

因为没有之后是更大的没有

是早上的没有 中间的没有 面具中

的没有 淹没在没有之中

如你射下一段秘密 不问出处又

跌宕起伏 是书中的没有 弹一把小曲

是江山的没有 坐在没有之上

捉弄一节风衣 如左手理解了右手的无奈

剑只嫩高高举着 一旦杀气没了

而你只嫩快乐 被声音假设着

躲在巨大的没有之下

概叹这拥有的痛

 

沙坡尾   

 是沙  还是伤疤

这小小的浮沉 跌宕起伏

如你衣服上早起的风烟有隐藏之美

白鸟悠悠   渔歌左右

人儿穿梭于苍茫之上 决绝

或孤独冷艳 貌似你有京剧三千

水流万丈 不抵这一朝不见风尘

难见阿吴的容颜改变

时间装饰在时间之上  那是怀念

是情怀也是捉弄之美 拂袖天地间

尔等是旧人  旧式的感叹是告别

是借地重抒一下我们的激情

然后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影子

热衷于和影子交谈 

因为它们是理想之羽翼

有装饰之美  你成为美人

而我文明地要死

 

 

缺在等待

等待另一种缺

缺中有人   有山水  有你抒情的道具愤张

而矜持   你可以依风而立  也可以随波逐流

这缺不完美  但可以顺势而下

缺万千姿态于一叶之间

因为缺    你便可以取

如同哪是一段空白  也可以是陷阱

你可以随意创作  走在纤细的绳索之间

误读他们留下的不明地址

唐朝就在也不是唐朝了

是你衣袖中的某种风情

这缺中的美  独立而神秘  是美学之遗憾

可以成为你的残缺  独有的美 因为操作胜似

月儿  因为技术所以还在人间流浪

这缺是块钢   可以在里面大肆疗伤

憧憬  缺席  作为缺口  你就在里面

大声地呼喊起来   哪里有回声 

哪里就有你要找的完美

 

 

风细细

雨细细

暗中的争斗细细的  不着边际

非常考究的灵魂  优胜于试探

精密而细腻  或直接  或婉转

或整齐地迷失于时间的长河上

千丝万缕又常常死于精密的仪器

因为经验  所以精通每一道工序

擦拭  分解 整合  鞠躬尽瘁或精美

如优雅的瓷器

用于当下  而成就未来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楼台烟雨中

这假设宋朝景致 因精确到数字而迷失

而折叠而反复疼痛

你的细让人爱不释手  你的精致通常被花期打败

这动乱的忧愁结着谁人的心

哪细如蛛丝的心又缠着谁人的忧愁

我无法分清  也无法阻止它的汹涌

这细它接近于破碎

我似乎听到破茧重生的声音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5-08-03 20:16:3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