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得意时要想到失意的时候,失意时要懂得心宽,比海更宽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人的心灵。

那些年父亲申诉中遇到的委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25 21:15:46

     等待是漫长的,等待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尤其是在中国,任何的问题你要靠等一不注意就等了一辈子,而且这一辈子问题还解决不了。

      1976年年末,文化大革命终于在逮捕了四人帮后结束了,举国一片欢腾,百废待兴。

      文革过后,一切都在拨乱反正。父亲在战友的提醒下,也向县公安局提出了归队申请。当时中队办公室人员陈定举有到家里来了解,局办公室要其在家等候通知。一切看起来很简单,似乎水到渠成,父亲也欢天喜地的做出归队的准备。只是他这个老实人哪里知道,当时的公安局已经是人满为患,新进的、老的、靠造反起家的,里面任然是及其混乱,哪里还顾得上他来凑热闹,叫回家等通知那都是口头上敷衍了事,早点打发他走。许多强势的警察为了解决自己的遗留问题都是赖在公安局不走,用大吵大闹来维护自己的工作。

       其实在中国,吃亏的始终是老实人,大闹大解决,小脑小解决,不闹就不解决。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会如此。

      从驷马到县里走路来回都要七八个小时,虽然有少许客车,但是车费却难住了贫穷的父亲,来回的车费就抵得上一家人几天的口粮。在来来去去中,老实、本分的父亲被那些解决问题的无休止的拖着,今天说在研究,明天说在安排,始终让父亲等通知。一家人要生活,儿女要养育,总不能丢下一切去跑工作,而且路途遥远极不方便。更重要的是父亲相信组织,认为组织不会抛弃他,不给组织添麻烦,要让他大吵大闹学别的警员那样是做不来的。就这样,他的问题拖到了90年代,在1995年,他的问题再一次得到了县里的重视,并在公安局的要求下,出具了所需的证明材料并送呈平昌县公安局【  有档可查】。当时,在驷马镇、桃园村所有的知情人,都以为这次可以解决并为他高兴,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又石沉大海。其实,父亲的问题从落实政策开始到95年,中间过了快二十年了,许多知情人有的高升调走了,有的生病去世了,有的贪污腐败抓到监狱里面了,后来的继任者不管前任的遗留问题,所谓的调查那些都是走走过程,做做样子,然后告诉你,平昌县是穷县,财政很困难,你的问题是遗留问题没有办法解决等等。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厦门打工,经济收入已经可以对家庭负担一切了,我劝慰父亲,放弃吧!我们没有人脉关系,也没有多余的金钱去疏通,我也不希望浪费一个西瓜去捡回一粒芝麻。我们也学习政府那样忘记一切,好好活着就行。父亲也就听从了我的建议,我们彻底放弃了。......

       2008年年底,四川省开始办理过去倒闭、关停企事业单位人员养老保险,即凡是上班一天以上只要档案里面有名单的,个人缴交8000元就可以享受养老待遇,每个月估计可以领三四百元钱。当时有人给父亲建议,也可以去办理。我也答应了父亲的要求,给他出8000元。当父亲把档案交给办事人员的时候,办事人员一看上面是:中国人民警察平昌县公安局民警---周作伦。办事人员大吃一惊,连忙说:老人家,你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你怎么要来凑这个热闹?我们这里是企事业单位啊,你不符合条件啊!你赶快去找县公安局给你解决。办事人员的一句话就把父亲拒人于千里之外,父亲别无他法,又来到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平昌县公安局,父亲也是,你不想一想堂堂的县公安局,哪能给你办养老保险这种小事情,那不是给公安局找麻烦吗?果不其然,这些高高在上带枪的单位,哪里在意一个糟老头子的诉求,把父亲一顿训斥,让其回家。又打电话到驷马镇政府,告诉他们有一个老头子周作伦去上访,请严加管教。这下不得了,镇政府又打电话到村上,村干部又特意到家里教育父亲,老人家你都七十多岁了,怎么还去上访啊!我们今年因为你又要扣分了...............父亲欢天喜地想给自己一点点的要求,可是结果连上了几天班的工人都不如,他很郁闷。

      2008年春节,我回家过年,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恰巧有一个村干部,在喝酒的中途他又提到了父亲上访的事情,说给镇里抹黑了。我当时就火了,那也叫上访?我明年就让我的父亲去真正的上访,我会让你们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酒喝多了,自己也就胡言乱语:什么你不要看不起他,如果他的命好一点,今天他也是退休老干部,如果那些当官的有良心一点,他这一生也不会活得这么艰难,如果不是这该死的文革,.......如果.......如果.........。其实,人生没有如果,只有活着。

        春节过后,我与父亲有了第一次详细交谈。虽然我以前知道他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知道他是警察,也知道他生病回家,后来家里的一切自己都了解,但许许多多的细节都不了解。父亲就从16岁从军开始慢慢的详细告诉我.............,我也用笔记将许多时间、人物都详细记录。当我听完父亲的一切往事,我惊呆了。因为我从有记忆开始到读书到外出务工,我们家都是以贫穷为主,而作为一家支柱的男人是贫穷的责任人。说句心里话,我看不起父亲,我始终认为他不如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我的父亲是一座巍峨的山峰,我这一辈子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更不用想跨越他。而他对于生活的泰然处之,对自己的委屈没有把负面情绪带给亲人,让我们健康的、快乐的成长。这份沉稳、坦然我恐怕一辈子也做不到。

       了解了父亲的一切,我很兴奋,有这样一个爹我自豪,但别人不了解他,大家还是看不起他。我要替他洗刷这份委屈,让周围的乡邻知道他的过去,让他享受这份尊敬《老一辈都了解,但已经过世的差不多了》。我告诉父亲,我回到厦门要利用网络让平昌县公安局给他道歉,当然我们不要指望这个政府会给他解决问题,我们不做那个梦想,我们只要一个理就可以了,只要他们把你的问题查清了就可以了。.........

        回到厦门,我开始学习网络知识,也从网友那里知道了四川新闻网----平昌论坛。2009年4月,我在平昌论坛发了第一篇帖子《平昌县公安局未按国家政策解决一个抗美援朝老军人的问题。》,在这篇帖子里的第一段我写到: 一个两次入朝的志愿军,受过重伤,立过大功。并在公安局工作三年,在执行任务时旧伤复发,却得不到政府的救助,这是什么样的政府?我当时也是太年轻、冲动,口不择言,这篇帖子立马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好在网上大多数网友同情弱者,支持老革命。虽然帖子一再删除,我始终坚持重发,论坛也就接受事实。众人拾柴火焰高,网友们很是热心,也叫我不断补充证据,教我怎么上传档案,使这个当初发表的不怎么完整的帖子非常清楚,一目了然,不要说公安机关按照这些证据去调查,就是一个小学生也能完成调查。当年组织部部长文元俊的证明是原驷马镇文化站站长周述祥陪同父亲去开的,系文元俊亲笔所写。当年平昌县公安局原中队长张寿鱼《后调达川市公安处处长》的证明是达川市农行行长文光富陪同父亲去开的,当时张处长正在病中,本想叫他的儿子代开,但张处长考虑到证明的真实性、法律效力,任然在病床上亲笔所写。并交代了一句,如果他们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给他打电话。这两张证明都亲自交给了当年的政工科长王克佳。还有工资标准:入朝战士6元,副排长16元,民警30元。在网上也是正反都有,支持的、反对的都积极建议。公安局也迫于网上压力,按照我们提出的证据逐一走访确认,后来开着警车还到了我们的家中,给父亲道歉,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老人是他们的战友,对于老人的过去他们表示敬意。给父亲出了一张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写的是龙飞凤舞,我们都看不清、看不懂,我们又把它发到网上让网友辨认。巴中市一网友回复:公安局的回复我考古了半天,搞明白了!!

 

周作伦同志:

你于2009年4月8日反映:在平昌县公安局工作,现在有病,家庭困难要求解决。的信访事项。经调查,回复如下:

经调查你前在平昌县公安局服役情况属实。但不是平昌县公安局在编干部。故我局对你的来信不作信访问题处理。有困难可向X(刷了个黑疤,是:本?)地政府民政局反映。

。。。

 

呵呵,经过仔细调查呀 回答滴是龙飞凤舞,精简干练。五十年的问题就反映的如此淋漓尽致!!

后来,网上反应强烈,平昌县公安局没有办法只得在平昌论坛公开回复:

         周作伦,男,生于1936年4月,住平昌县驷马镇桃园村一社。1953年2月参军,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7年复员回家,同年被征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平昌县队部(简称民警队)当兵,作警士(即战士)。当时平昌中队副队长张寿域、指导员周凤林。其主要职责是看守在押犯人。经查阅原始档案资料反映:1957年《平昌县人民政府公安局干部花名册》没有周作伦编制,《平昌县民警队人员花名册》周作伦在册。

      经调查:原同在民警队当兵的老干部王XX、苟XX等人证实,民警队人员属部队性质,与公安局干部有本质区别,不属于公安局在编人员。民警队属达县民警大队(后来的武警支队)直管,地方公安局代管。1960年前后,平昌民警队40多人解散,大部分回农村,少部分经组织安排到公安、检察、法院等单位工作,成为正式在编干部。周作伦于1959年回到农村老家。

      周作伦的问题,因属部队性质,建议由民政局或人事局军转办按政策予以落实。

  这公安局网上回复一出来,论坛里面一片的赞扬声,许多网友回复周作伦落实政策有希望。其实我知道,公安局在这个回复里回避了许多事情,模棱两可,而在最后一句话才点明问题的关键落实政策。事情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公安局把烫手的山芋又扔给了政府。

后来,公安局一位政工干部与父亲聊天,说道:老人家,现在这么多年了,按照古代皇帝都换了好几个了,肯定是解决不了的。父亲问道:那现在还是共产党领导吗?那位干部无话可说。再后来,公安局要求驷马镇政府给父亲母亲解决低保,一个月每人可以领50元的低保费,给了他们一点点人文关怀。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想到,在网上发帖就没有寄任何的希望解决父亲的问题,只希望通过公安局搞清楚父亲的问题,还好达到了我们的目标。

我告诉父亲,那些当年落实了政策拥有好的待遇的警察也没有长命百岁,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是得走。你好好的活着,保重自己,谁能多活一天,谁能多看一眼这个世界,那也是一种胜利。我们也学习政府忘记以前的一切,把那些彻底遗忘,不再去做无用的折腾。

回想父亲这一生,我所经历的就有三次大手术,每次都能健康的康复。最险的一次去年脑梗塞,在许多亲人劝我们放弃的时候,我始终坚信奇迹在他的身上会出现,决不放弃,父亲最终坚强的挺了过来,还顽强的站了起来,虽然走路摇摇晃晃,讲话口齿不清,但能正常的吃饭,生命还能延续,还能活着,还能让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们很欣慰。

过了明年《2015年》的四月初十,父亲就80岁了,我坚信他会在生命的路上走的更远。因为,老天爷是公正的,有所失必有所得。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午后衣橱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张宇   /   2015-05-19 15:17:49
帝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帝子   /   2015-04-29 19:44:39
5
学海无涯 引用 删除 yzt6851   /   2015-04-25 06:42:35
米泉有 引用 删除 米泉有   /   2015-04-04 17:51:58
建议有三:

(1 )可以换一种方式解决:可以把令尊大人的抗美援朝经历写成小说发表,以引起注意,尔后,再设法解决。
(2 )可以通过寻找老战友的方式,曲线解决。
米泉有 引用 删除 米泉有   /   2015-04-04 17:35:04
5
米泉有 引用 删除 米泉有   /   2015-04-04 17:33:40
为你有一位这样的有军功的老父亲感到自豪 。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5-03-27 18:41:34
我也曾为外甥写了一封类似诉讼的文章,他拿去复印后不断地寄给各级的法院领导,寄了几年,到处申诉,坐车的路途加起都可以绕地球一周多了,但仍不了了之。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5-03-27 18:31:46
5
陌上花开 引用 删除 子言┈━═☆   /   2015-03-26 12:05:25
有孝顺儿女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陌上花开 引用 删除 子言┈━═☆   /   2015-03-26 12:04:33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5-03-06 17:41:32
JB2011(3)班蒋凡 引用 删除 非凡妞妞   /   2015-03-04 18:52:55
JB2011(3)班蒋凡 引用 删除 非凡妞妞   /   2015-03-04 18:51:50
5
三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三边   /   2015-02-15 20:53:02
王老师&思佳丽的博客 引用 删除 思佳丽2001   /   2015-02-03 21:30:18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5-01-30 11:16:02
张展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展   /   2015-01-28 12:15:43
原帖由张肇彭于2015-01-26 19:13:09发表
申诉历程本就苦不堪言。好在历史翻过一页了。

陈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CHEN-LONG   /   2015-01-28 01:00:51
陈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CHEN-LONG   /   2015-01-28 01:00:42
5
学海无涯 引用 删除 yzt6851   /   2015-01-27 07:45:59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