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突然想到田里的荠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1-20 13:04:52 / 个人分类:碎片

突然想到田里的荠菜

 

坐电脑前,看窗外阳光灿,突然想到了田里的荠菜,我想去看看,挑些回来。这时节有荠菜吗?

 

于是,跟常一起户外的朋友讲,下午去灌口走走,看荠菜长的怎么样。朋友愿意一起去。下午,出门前,想着,天气一直没有下雨,干涸的地,一定很硬,荠菜拨起时会弄碎了。家里没有合适的铲子,抽屉翻了支螺丝刀,塑胶袋裹着带出门。

 

冬日的村野,午后的阳光热烈地照射着,全无一点冬的肃杀与凄清,收割过的稻田留下密密麻麻的稻茬,有的稻茬中间夹杂着新长出的嫩绿秧苗;种芋头的田里,一垄一垄的,芋头叶梗跟野草一样萎黄枯干;走在田埂上,背后的阳光将身影拉长投下,田埂下的沟渠,大多干涸,也有见到有水的,水中有小小点不知名植物,褐红深绿,生机黯然。

 

我们在田埂上,田地里找寻荠菜,看到有貌似荠菜叶片的小草,蹲下身,拿手机里的荠菜图片做比较。看了好些,但没有一棵完全一样的,也忘了包中带的螺丝刀。稻田中间有稻草垛,走近,在不高的草垛上,膝盖顶顶草垛顶上,松软,眯着眼望望天上的太阳,觉得以前放牛的很惬意,自己脸上扣顶草帽,躺在草垛上睡觉,以太阳为被,暖暖和和的,身边的鸟儿飞起落下,叽叽喳喳地叫着,不远处的牛儿拍打着尾巴儿吃草,偶尔抬起头“哞……哞……哞……几声。

 

低着头,找荠菜,不觉间一直找到山脚下。冬天的山林是幅色彩浓艳的山水画,满山遍野黑绿树林中点缀着深浅不一的红黄色树叶。走着走着,脚下什么时候没路了,尽是乱石,天也变暗了,身边是密匝的树枝跟大块石头,抬头,茂密的灌木枝叶与高大芦苇草将天空挡去,须得用手拨开树枝才能往前走,一直走在最前面同伴大声说,我们走到溪里了。仔细看,确是,我们走在断流的溪床上,溪床不宽,早已干涸,乱石堆叠,杂草灌木丛生。

 

从溪床转出,顺着脚下的土路往前走,路边有搭盖简易房子,边上鸡鸭成群,不及一人高的木瓜树粗壮,上面挂的木瓜大的少见,有烧水壶那么大。要是直接回家,是可以买个,但看四周,没有人。往回走,走了好长一段路,才见到一个年长妇人扛个锄头迎面过来。

 

土路一头挨着水泥路,水泥路两边树枝伸到路边,在水泥路上往上走,越走路越窄,全是路边伸到路中间的树枝,天空也只剩下一道细长的缝,到后面,路边的树枝则完全将路盖住,我们需要弯下腰,用手拨开树枝才能往前走,地上则落满厚厚的叶子,透过枝叶的缝隙西下的夕阳落在一边的山坡上,一片金光。可以看出,这路不单没有车走,就是人迹也罕至。不知当年,修这水泥路做什么用?或者,这路已完成了当年的使命。

 

暮色四合,我们空手而归。

 

其实这个季节,还有灌口这地方长不长荠菜,我不知。我只是想当然地觉得有,这么好的阳光,田里应该长着荠菜,而且黑绿肥嫩。这么好的天气,不到乡下的田间野路走过,让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和煦的风拂过脸颊,岂不可惜了。

 

  

想到荠菜,我脑袋里总有一幅画面:在春寒料峭的早春二月,或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一群身着的红花袄蓝花袄紫花袄……的女孩儿在绿茵茵的田里挑荠菜,她们叫着跑着,像鸟儿一般快乐,她们是田里跳跃的花儿。风过,地里的草儿在摇,荠菜的小白花儿也在摇。

 

我知道,这个画面,过去,我曾置身其间,现在、将来我都不会再看到,她只存于我的梦里———那远去的农耕文明的美丽中国。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20-01-21 16:54:53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20-01-21 01:16:49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20-01-21 01:16:46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20-01-20 19:05:27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20-01-20 18:22:11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20-01-20 18:22:06
好感人的结尾!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20-01-20 18:13:10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20-01-20 18:13:03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20-01-20 18:12:5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