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露营白交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28 00:09:14 / 个人分类:碎片

露营白交祠


 傍晚正要出门跑步,有朋友问露营如何?诧异都要天黑了还上山。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上户外衣裤出门。五十五升登山包头巾,帐篷、睡袋、防潮垫、登山杖、头灯、保温杯、充电宝数据线……是固定装好的。对于户外溯溪、攀岩、徒步、露营、翻山越岭……,我一向没有免疫力。无论是独立于峭壁岩石上看涧谷云雾缥缈,听水声轰鸣;还是穿行在山林草木间,闻鸟鸣虫吟,看花开花落,于我都是诱惑。

 

上山

 出城,黑黝黝的大山里,车子沿着山路一直往上爬,天地寂静,只剩车灯前方的光束。望着车窗外,内心安然淡定,突然,眼前一亮,前方一片灯火,哦!到了,露营的村子到了。

 

  下车,寒气一下子包裹过来,寒风扑打在脸上。空气中有若有若无的香气,嗅嗅鼻子,能辨出是茶叶揉捻烘焙散发出的味儿。转着脖颈四下望去,有亮着灯光的人家,不知茶香是从哪家飘出。

 

  戏台前的路灯下有俩村民过来,驮着背包向其询问露营的山顶在哪?村民朴实友善,挥着胳膊比划方向说在哪。

 

  应是成熟的营地。通往山顶的石阶山道,一路有灯,高高的电杆下,茶田平整如铺着黑绿厚毯,坡上结穗茫草随风狂舞。

 

  踏着一级级台阶到山顶观景台,风更大,好些帐篷紧挨着,红黄蓝绿紫,色彩斑斓;好些人,都笑脸,大人小孩,男人女人;有亭子,地上,桌上满是食材,有人烫火锅,有人烧烤;有小孩披着毯子跑,有女人端着碗后面追,追到喂上一口……。正看着,有人招呼,有些惊讶,又似乎意料中。一阵哈哈哈调侃过,放下背包,各自搭起帐篷。

 

  搭完帐篷,时候还早。山顶风太大,下到山道边一处避风点烧水泡茶,聊天。话唠也罢,听众也罢,这一刻,很好!远离噪杂喧闹的市区,置身四野荒草灌木的山上,远处山峦黑沉,线条起伏,头顶星空幽深,有飞机一架一架飞过,近前,机肚子下灯光闪烁。冷风呼呼地吹着,滚烫的水倒入茶壶,热气撇一下不见。有露营的人员下山取东西,招呼喝茶。坐下,无不说风太大,太冷。手掌抚过胳膊袖子,湿冷,知道夜的湿气上来了。

 

收好茶具,回到山顶时,观景台上的人都躲到帐篷里。看自己帐篷,风像是要将帐篷掀起。担心真的被风吹走,又翻出防风绳牵拉着一头系在树杆上。

 

寒夜

 十二点,观景台熄灯时,风也跟着停下,好些人从帐篷出来拍星空,正疑惑:刚灯一熄,风就停下?风又来了。有女生,拖鞋,短袖,长发风中飞扬打转,站在护栏边,一手压着头发,一手手机对着天空,但只一下,手机又转向帐篷,她高声要帐篷里的人把手机灯也打开,说星空拍不出来。不知有人拍下星空没?静静地站在护栏边望着,相比起,有灯时的景物朦胧模糊,熄灯了反倒变的清晰,层次分明。天空、星星都那么的干净,像是刚洗过晾干,月光如水泻下,漫过帐篷,亭子,人影,护栏,茫草,茶田,山林和更远处的山……

 

 风太大了,帐篷外不能久呆,出来拍照的人很快都躲进帐篷。也进帐篷,正拉开睡袋,听顶头帐篷女生叫:风会不会把帐篷吹走呀?声音里满是担忧。有中间帐篷的男生应道:我就不喜欢你们女生一惊一乍的,要吹走全都吹走。又有男生嗳嗳嗳叫着:你脚对哪边,不要对着我的头哦!有女生温柔应道:那我就调过来,头对着你的帐篷这边吧。和着风声,不知谁在开很大声的音乐。隔壁帐篷的男生像是自语:不要上完洗手间出来,帐篷不见了。裹着羽绒服钻进睡袋,却无睡意,还是冷,又起来,翻出铝膜急救毯,窸窸窣窣抖开包裹睡袋,映着透进帐篷的月光,一帐篷银光闪亮。再躺下,头挨着帐篷,想睡下,却不能,风吹帐篷噼噼叭叭的声音,像是扩音器在耳边。

 

 不知何时睡着,又冷醒过来。眼睛盯着桔色帐篷顶上的亮光,知道是月光,但还是固执地认为那是城里窗外的路灯。几点了?摸手机看,三点多。太冷,没法再睡,索性坐起,这会儿的夜空怎样?

 

 拉开帐篷拉链,冰冷的风打在脸上,这会儿的天地,空寂冷峻,唯有风声,一切一切都在沉睡,近处的帐篷,远处的山峦。仰看,深蓝天幕清明澄澈,是涧谷水潭,风过波光粼粼;是缀着宝石的绸缎,漫向无垠的天边;月亮冷冷的,悬在亭子顶上,是冰山一角琢出的冰盘子,晶莹剔透,寒气侵人肌髓。

 

日出

 

 划着手机等天亮。

 

 终于,帐篷外有人说话,一个说:嗨,起这么早!一个应:太冷了,没法睡,起来很久了,到处走走。心里佩服到底是男生,敢到处走走驱寒。看手机五点多,想着,昨夜星空看过,那么早上的日出也不要错过。也起来,帐篷外,风还是那么大,天还没亮,暗沉沉的,月亮还在天上,远远的有鸡鸣声。

 

 等天亮,等日出,在光景台上走走看看,看哪方向都是看不到尽头的山。天,似乎是在不觉中亮起来,从暗沉到灰沉再到灰蓝。等山那边现出一片浅浅的红时,站住,不走了,知道那是东边,太阳将要从那升起。

 

 露营爬起来看日出的只有四个人,另外还有一个是从山下上来的老先生,他是住在村子里的民宿,他拿个没有长镜头的相机拍照。后面,又一个女生从帐篷出来,缩着脖子,卫衣的帽子套在头上,阔腿牛仔裤下光脚夹着黑色人字拖,她站到护栏边,也往东面望去。听到有人低低喊了声嗳,太阳出来了紧着往山那边看,只见天边的霞光里,一个桔色亮点从山脊线后慢慢地钻出,眼睛盯着,那桔色变成弧形,变成小半圆,半圆,而整个的圆似乎就那么抖了一下跳出来,天地在这一瞬间光芒万丈。

 

村子

  看过日出,在护栏边站了一会,听早早爬起来到处走走驱寒的男生说,可以到村子里走走,他山上山下来回两趟了。于是从光景台另一面的山道下山。

 

  先是竹林,很是清幽,独自一人倘佯其间,风过,竹竿相互摩擦咔咔作响,竹叶飘零,看脚下,覆盖着落叶与杂草的泥土中竹竿粗壮;出了竹林,走到半山腰茶田。茶田有亭子,站在亭子里远眺,对面山头太阳照着,一片金光;顺着山道下来,对面山坡上有人家,房屋依地势而建,高低错落;下到山脚下小路,小路蜿蜒,路边有菜地,过季的菜萎黄枯干,新栽下的菜还未长起;


  又闻茶香,循着茶香到村里。村里旗杆上的红旗沐着清晨太阳鲜艳无比,村子很静,没有阡陌交通,也没有鸡犬相闻,更不见黄发垂髫。许是小孩、年轻人还没起床;年长的在屋里,男的泡茶,女的做家事。茶香的味儿愈来愈浓,见一处太阳照着,门前堆着柴堆的旧屋,茶香是从那里飘出。近前,木门半掩,往里探头,屋内有炉灶,火苗舔着灶口,有年长妇人往灶口添柴,轻手推开木门,阳光照进屋里,烧火妇人回头,一脸笑意。于是,嗅着鼻子跟她说:好香的茶叶。进屋来,又见一年长妇人抱一箩筐茶叶往机器里倒,机器翻转滚动,茶香的味道更是浓郁,侧过头嗅嗅胳膊,感觉衣服头发都吸饱了茶香,忍不住又说:好香的茶叶。妇人也笑着回答,说的闽南语并不能听懂。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我,一屋盛不下漫到屋外茶香就够了。

 

 从屋里出来,继续往前走着,转到昨晚上山的路口,一山坡的太阳,茫草在风中狂舞,散开的穗像是粘着金粉,闪着点点金光,顶着一背的太阳上到昨夜里泡茶的地方,侧对着太阳坐下,望向远山。“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可惜只我一人,不能在这时光里留下身影。

过客

 再回光景台,帐篷静静的,一早看日出的几个不知是转到别外去,还是又进帐篷睡觉。亭子里有两个人在煮火锅,招呼吃火锅。风还是猛烈地吹着,太阳照着,比起夜里暖和多了。背对着太阳收帐篷,装行囊,准备下山。背上背包,迎着太阳,下到昨夜泡茶的位置,又烧水,泡茶,简单早餐。没有洗漱的进食、言说,是难受的。

 

  在村子的戏台前找到车,放好背包,上车,出发。


  星夜里来,阳光下离去。 寒夜星空,黎明日出,拂过脸颊的冷风,风中摇曳的茫草,倘佯其间的清幽竹林,半山腰视野开阔的亭子,制茶房沁人心扉的茶香,都已过去。这里,我只是个过客。


  人世间,于景于人,谁又不是谁的过客,只是逢着了,彼此笑笑,望望伸向远方的路,问一声:上山吗?是。那一起吧!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9-12-30 11:07:05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9-12-30 11:07:02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9-12-30 08:05:02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9-12-28 18:30:41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9-12-28 18:30:34
5
西滨老陈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9-12-28 18:15:2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