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16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6 19:47:08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厦门,多云,气温16度

 

这一夜,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心里不免有了几分恐惧。

邵东奇怪的叮嘱电话,还有浩子和安琪儿的一去不回,让我彻夜难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后来,我喝了两片安眠药片,才昏昏入睡。

 

中午的时候,邵东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竟然是卫航宇!

邵东一脸疲惫,卫航宇的眼睛里则是流露着惶恐和惊悚!

我很吃惊,问道:航宇哥,你不是昨晚的飞机吗?怎么没走呢!

航宇哥长吁一口气,说道:太惊险了,这次又捡回一条命来!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邵东和卫航宇,想听他们解释清楚。

邵东说:有吃的吗,先给我们弄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滴水未进了。

我说:有,你们先喝点茶,我到厨房给热一热。

端上饭菜,三人坐下,邵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我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卫航宇说:昨天傍晚不是方浩送我去机场吗?

我说:对啊,怎么方浩去了一晚上也没回来,给他打电话也不接?

卫航宇说:我们昨天到楼下时,安琪儿突然胃疼发作,这时候正好邵东回来了,方浩就送安琪儿去了医院,邵东就开车送我去机场。

邵东说:我昨天回来的时候自己没有开车,我和卫航宇上了你的车,几分钟后就发现情况不对!

我说:怎么了,又发现什么情况了?

邵东说:我的手机在不停地闪烁,发现你的车里被安装了遥控炸弹!

我脑子翁的一声,我的车里竟然被安装了炸弹!

邵东说:我的手机有很多功能,可以感应到很多异常的情况,你的车我以前有开过,当时并没有发现这种反应。

卫航宇说:发现情况不对,邵东马上拿出纸和笔,示意我俩配合讨论大飞机的技术资料。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邵东说:这种遥控炸弹也带窃听装置,对方可以通过手机监听到车里的声音,也可以随时通过手机遥控爆炸。

卫航宇说:对方如果听到我们在讨论航天技术方面的话题,就不会那么快启动爆炸,我们就有时间来应对。

我点了点头,这些间谍要窃取的就是航天技术,他们不会放过这种窃听的机会。

我说:林峰和周颖不是已经被抓捕了吗,怎么还会有间谍?

邵东说:你忘了豆豆听到的是三个人吗?

我一下醒悟过来,确实还有一个“第三人”未被抓捕。

邵东说:我们一路高谈阔论,车子开到一个偏僻海边的时候,我示意卫航宇一起跳车。

卫航宇说:我们跳车后,车子继续缓行,一分钟不到,汽车就在沙滩上爆炸了!

我问航宇:你跳车了,那你的腿..能行吗?

卫航宇说:不碍事,昨晚在医院已经处理过了。

邵东说:我们跳车后,我马上给队里打了电话,昨晚我们和国安局又部署了一次抓捕行动!

我说:抓捕行动?抓捕谁啊?

邵东说:后来我想到了那个漏网的间谍,你猜猜是谁?

我实在猜不出,摇了摇头。

邵东说:就是赵老,谷云居的赵一帆!

我惊叫道:赵老?怎么可能,我和赵老2008年就认识了!

邵东说:没错,就是他,你还记得那天的武术视频吗?

我说:记得,你当时也说很正常啊!

邵东说:没错,当时没感觉异常,我后来到谷云居去了一趟,我试探了赵老,他却装作根本就不会武术。

我说:那你是怎么判断他是间谍的?

邵东说:靠直觉!还有就是我的手机告诉我,谷云居里面有古怪东西!

卫航宇说:跟邵东判断的完全一样,昨晚上国安局突击检查了谷云居,在那里查获了很多最先进的间谍设备!

我说:啊,赵老果真是间谍!

邵东说;没错,谁也想不到,这个人披着艺术家的外衣,已经在国内潜伏四十几年了。

卫航宇说:我十年前的车祸案,他才是真正的幕后指挥,林峰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手下!

邵东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布了一个局,先是跟你买画,建立起一种信任;然后又安排了游艇出海,把装有窃听器的包包让你获奖;接下来就是安排你和卫航宇见面了!

我说:可是,我和卫航宇见面是方浩提供的信息啊!

邵东说:没错,他们本来就要制造机会,让你和卫航宇复合。正好方浩做传销被拘留,你求助林峰帮忙,方浩获救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林峰的司机,就把卫航宇活着的消息自然而然地传给了你!

卫航宇说:但后来邵东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部署,邵东就成了他们眼中的“第三者”!

太不可思议,那个知识渊博、受人敬仰、相识十年的赵老竟然是个老奸巨猾的间谍!

邵东说:我们昨天突审了一个晚上,在诸多的证据面前,他已经招认了!

卫航宇说:想想就可怕,他们的间谍小组不仅是周颖这一组,还有其他小组,负责不同的任务。

我说:是啊,当时周颖只说让你交出密码,我就在纳闷,仅仅要个密码有什么用呢?

卫航宇说:为了防止泄密,我们研究所内部也有严格的规定,每个人不可能掌握全部的资料,有些人掌握数据,有些人掌握密码。

邵东说:其实他们已经拿到了一些数据,就缺打开数据的密码,所以才要突破卫航宇这道关口。

卫航宇说:这些人丧心病狂,他们一般都是几手准备,如果能拿到情报更好,如果拿不到,就会跟十年前一样...咔嚓...来谋杀航天专家!

卫航宇擦了一把汗,做出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我也是惊出一头汗,如果昨天是方浩开车...太可怕了!

......

 

晚上的时候,方浩和安琪儿回来了,安琪儿的急性胃炎已经好了,蹦蹦跳跳,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这两个孩子逃过一劫,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昨晚发生的事情!

惊悚了一整天,就在我准备入睡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马非特的号码!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

听到电话,我又是大吃一惊!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是谷西,我明天就回厦门了!

 

 

2008年7月11日,周五,北京,多云 气温28度

 

下午的时候,收到马非特的短信,说晚上聚餐,有事要庆祝一下。

什么事呢,难道马非特又被提升经理了?

五点半,我来到酒店,马非特和朴克已经在喝上了。

我对马非特说:你少喝点吧,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马非特笑着说:没事,我心里有数。

朴克说:今天这酒一定要喝,并且要喝个痛快!

我说:什么事啊,这么高兴!不会是你要结婚了吧!

朴克说:这比结婚还要觉得过瘾,等下让马非特告诉你。

我说:孙佳和艾鑫呢,她们也要来吗?

马非特说:孙佳我通知了,一会就到,艾鑫嘛,恐怕来不了喽!

我说:什么情况?为什么艾鑫不来呢!

朴克说:艾鑫这会儿,恐怕正在接受调查呢!

我说:啊,艾鑫又出什么事了?

朴克说:我实在憋不住了,就先告诉你吧,牛波被抓了!

我说:牛波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马非特说:你现在没有关注股市,当然不知道了。牛波被抓,牛波的证券公司被查封,全北京炒股的人都知道了。

我说:他还是因为要做空中国那件事吗?

马非特说:不止这些,他跟徐家的案子还有牵连。

我说:跟徐家案子又牵连上了,这么复杂!

马非特说:对啊,你去年不是在徐家碰到过牛波吗?你当时给我说时,我还不以为然呢,现在案件一出来,我才明白了,牛波就是在为徐家办事呢!

我说:啊!你是说牛波背后的主谋是徐先生?

马非特说:徐先生其实也不是主谋,他也只是跑腿听差的,真正的主谋是徐家的那位大人物!

朴克说:现在徐家案发,全北京都在震动,这件事影响可大了!

正说着话呢,孙佳来了,她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朴克说:人到齐了,大家举杯庆祝一下吧!

孙佳问:有什么喜事要庆祝呢?

朴克一口把酒喝掉,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庆祝牛波被抓啊!

我说:不行不行,换个庆祝话题吧,人家被抓,我们不能幸灾乐祸是不是!

孙佳说:这下艾鑫可怎么办呢!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对不对。

朴克说:我可不管那么多!我今天就是开心,就是要庆祝,我这个人是快意恩仇!来来喝酒。

我说:牛波是可恨,但其实他这种人也挺可怜的,他别看在下属面前耀武扬威的,可在主子面前就像一条哈巴狗,我上次看到他被徐先生骂的是狗血喷头。

朴克说:张婷,听说你前几天被徐先生绑架了?你把这事给我们说说呗!

于是,我就从徐一鸣送画说起,直到把画上交国家安全局,并协助国安局破获徐家大案的过程描述了一遍。

听完我的叙述,孙佳摸着心脏,说道:啊,你竟然被绑架过,太可怕了吧!要是我早就吓死了。

我说:你以为我不怕吗!当那人把刀子放在我的脖颈上,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呢!后来还有人用枪顶在我头上,想想都后怕!

朴克说:你这也是太传奇了吧,你这经历都可以拍大片了!

马非特说:总算是有惊无险,躲过了这次劫难!

孙佳说:你还挺机智的,竟然想到用股票代码求救!

我说: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当时被关押在那个黑屋里一天一夜,手机也被没收了,你说我怎么办啊!

马非特说:还好,你知道哪些股票代码,看来这一年多的炒股没有白学,关键时刻还能救命!

孙佳说:那我以后也要跟你们学炒股!

马非特说:你就跟朴克学吧,他水平高着呢!

朴克说:没问题,你就兼职给我做个助理吧,我亲自教你!

我说:朴克,你的助理还少吗,又是梅小梅,又是伊娃豆芙的,你可不要打我们孙佳的注意!

朴克说:我哪能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孙佳说:张婷,听说那幅画值二千多万,我还没见过这么贵的画,真想看看到底长的什么样的。

马非特说:他们绑架张婷并不是因为画值钱,而是因为画里面的秘密!

朴克说:你说那幅画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马非特说:我在录口供的时候,听说这幅画里面隐藏着徐家全部的经济数据和犯罪记录,他们用了一种最新的激光全息技术,把数据拷贝在画里,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

朴克说:这还高科技呢,这些人可真不简单啊!

马非特说:因为这幅画是抗震义拍的作品,有民政部的发票,海关很容易放行。

朴克说:他们准备让徐一鸣把画带出国,却没想到徐一鸣竟然把画送给了张婷。

我说:徐一鸣是悄悄放在我家里,他也是好心,但这差一点要了我的命呢!

马非特端起酒杯,说道:你们刚刚不是要更换庆祝的话题吗?那我们就庆祝张婷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来来,一起举杯......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