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13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3 15:59:32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厦门,晴,气温18度

 

不知什么时候,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床上,看样子像是酒店的房间,我这是在哪里呢?

我一翻身,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着,我使劲地坐了起来,环顾一下四周。

门口站着两个黑衣男子,正凶神恶煞一样瞪着我。

靠窗子的地方立着一个人,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但背影是如此的熟悉。

看我醒了,这个背影转过身来,我不由一惊,这个人竟然是林峰的助理周颖!

周颖笑着说:张婷小姐,你都昏睡了一晚上,可总算醒了!

我抬了抬被绑的双手,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你这是要干什么?

周颖哼了一声,说道:干什么?干什么你能不知道吗?

我努力回忆前面发生的事情,我突然想到了豆豆。

我问道:豆豆呢,我记着我是在参加酒会,正在看豆豆演出呢!

周颖冷笑一声说:豆豆,你还想着你的豆豆,哈哈哈!

我说:我记得当时豆豆晕倒了,她到底怎么样啦!

周颖说:豆豆嘛,她已经死了!

我大声说:死了!怎么可能!豆豆怎么可能会死!

周颖说:豆豆就该死,都是她坏了我们的计划!

我悲愤地说:你们把豆豆杀了?是你们把豆豆杀死了!

周颖说:没错,是我把豆豆杀死了,我在她喝的水里下了毒药!

我哭诉道:豆豆那么善良可爱的女孩,她怎么会破坏你们的计划?

周颖说:豆豆不是有听力特异功能吗?她偷听了我们的行动计划,并且全部告诉了你,不是吗?

我记着当时我的手机已经关机,她又是如何知道的?我感觉万分惊悚!

我说:你是怎么知道豆豆向我告密的?

周颖又是一阵狂笑,说道:你以为你把手机关了,我就听不到了吗?活该豆豆倒霉,她去找你时,是不是带着那个古琦包包?

啊!包包,难道那个古琦包包里面也有古怪!

周颖说:我们煞费心思地送你包包,你却把包包送给了豆豆!哈哈,这个包包最终竟然又把豆豆出卖了!

我醒悟了,问道:你们在这个包包里装了窃听装置是吗?

周颖恶狠狠地说:没错,何止是窃听,这个包包里面有最先进的感应装置,如果不是你把包包送给豆豆,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再送你手机呢?

我亲爱的豆豆死了!我最爱的豆豆死了!

是我亲手把包包送给了豆豆,是我害了豆豆!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泪决堤一样流了出来...

 

周颖看我哭个不停,走上前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提了起来。

周颖凶狠地说:你哭有用吗?你能把豆豆哭活吗?我告诉你,你如果不配合我们,连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我慢慢止住哭声,说道:你们到底想干嘛?

周颖说:想干嘛!我们费这么大劲,不就是想从卫航宇这里拿到情报吗?

我说:你们找卫航宇拿情报,找我干什么?

周颖说:我们试了很多办法,卫航宇这个人很难攻破!

我说:所以,你们才对我下毒手吗?

周颖说:你错了,我们本来的计划并不是伤害你们,而是要成全你们两个。

我反问道:要成全我们?

周颖说:是的,我们希望你和卫航宇旧情复燃,天天呆在一起,那样的话我们的窃装置就发挥作用了,就能够听到很多有用的情报!

我说:你们的算盘最终落空了,是吧!

周颖哼了一声说: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一个邵东,是他破坏了你和卫航宇的复合!

听她提到了邵东,我的心里不由一惊,难道她们也对邵东下手了!

我问道:你们..把邵东怎么样了?

周颖说:你的邵东哥吗,我还没来得及动手杀他呢,估计这会儿正到处找你吧。

听说邵东没事,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说:那你们现在要怎么办?

周颖说:卫航宇的软肋就是你,只有你能让他交出情报来!

我说:你也太高估我了,卫航宇不会为了我出卖他的事业!

周颖冷笑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如果他能乖乖地交出密码,我可以放了你,并给你们一大笔钱,也可以帮着你们移民海外,你就可以跟你的航宇哥哥过上快乐的日子!

我问道:你们已经联系卫航宇了?

周颖说:联系了,12小时内,他不交出密码,就只能送你见豆豆了!

我悲愤地说:卑鄙,你们太卑鄙了,为了窃取情报,你们要害死多少人呢!

周颖说:没错,我是卑鄙,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的民族!

我说:你这是强盗逻辑!你们这样的民族是最无耻的民族!

周颖说:你就别大喊大叫了,我们给他的时间还剩一个小时。如果他再不交出密码,一个小时后你就见豆豆吧,哈哈哈!

 

还有一个小时,我的生命真的就剩一个小时吗,这帮残忍的强盗是绝对能做的出的!

航宇哥会把密码交给他们吗?邵东此刻又在哪里呢?

突然,一个矫健的身影从阳台窗户跳了进来,是邵东没错。

周颖看到邵东进来,立马拔出匕首,向邵东刺了过去,邵东转身躲开,和周颖打在了一起。

门口的两个黑衣男子闻讯跑了过来,也加入混战,邵东以一敌三,毫无畏惧!

这时,房间门被用力撞开,一群公安人员冲了进来,持枪把周颖和黑衣男子团团围住,一个黑衣男子被制服,另一个被当场击毙。

周颖看势不妙,跳到床上,用刀抵住了我的脖颈。

周颖对邵东说:让他们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杀了她!

邵东示意下,在场的公安战士纷纷把枪放在地上。

周颖说:马上派一辆车过来,停到楼下,不准熄火。

邵东示意一个公安战士照办。

 

突然,我好像看到了豆豆,我看到豆豆正微笑着朝我飞了过来...

我大叫一声“豆豆”,周颖一惊,手里的刀子碰到了我脖颈上的翡翠项链。

顿时,一股电流通遍全身,周颖也被电流击到,手里的刀子“哐当”一声,脱落在地。

邵东立马奔上前,一招饿虎扑食将周颖按倒在地。

公安战士一拥而上,把周颖手脚牢牢拷死。

邵东抱着我,说道:婷婷,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身子一软,又一次昏死过去...

 

 

2008年7月3日,周四,北京,小雨 气温26度

 

清晨,马非特下楼去买早点,我洗漱完毕后在整理房间。

不一会儿,马非特小跑着回来了。

马非特放下早点,拉着我来到了阳台边上,指着小区大门口,神秘兮兮地说:你看下面那几个人。

我说:怎么了,不就是站着几个人,打着雨伞吗?

马非特说:你没有感觉很异常吗?

我说:什么异常?没看出来啊!

马非特说:我每天早上都有出去晨跑,今天在小区门口发现这几个面孔很陌生,鬼鬼祟祟的。

我笑着说:你是不是看悬疑片看多了,怎么疑神疑鬼的!

马非特用手指了指墙壁上的画,说道:我以前有疑神疑鬼吗?你现在家里藏着这玩意,我能不担心吗?

我说:你这下知道了,财富有时会成为人的负担和累赘!

马非特说:没错,你那天说的很对,我现在也觉得这幅画很诡异,没准真的能给我们带来厄运呢!

我说:我们又没有贪念,等徐一鸣回来就还给他,应该没事吧!

马非特说:但愿吧!你自己在家可要小心些,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我说:好了,你该上班了,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

 

下午的时候,我正在工作室画画,门铃响了。

我想起马非特的叮嘱,趴着猫眼上看了看,门外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大姐。

我开了门,把大姐让进室内,问她有什么事?

大姐说:我姓何,是专门过来咨询美术培训的事情。

我说:何大姐,你小孩几岁了,你怎么没有带她一起过来呢?

何大姐眼圈有点红润了,对我说:张老师,我女儿今年九岁了,她非常喜欢画画,但是...她的双腿截肢,行动不很方便..

我说:哦,这样啊,那以后她怎么过来学啊?

何大姐说:张老师,能不能这样,你以后到我们家里去教,费用我可以多出些。

我说:大姐,不是钱的问题,我周末课程都排的很满,恐怕没时间过去。

何大姐说:你不用周末去,平时过去也可以,我女儿没有上学,天天都在家里。

我有点犹豫了,这孩子也怪可怜的..

何大姐看我犹豫,就说:要不这样,你可以先到我家去看一看,反正住的也不远,你看完再做决定,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听何大姐这么说,我再不好说什么了,这个小孩的确挺可怜的!

我说:好吧,那你地址写给我吧,我改天抽空过去看看。

何大姐说:不用改天,我今天正好开车来了,现在还早,才三点不到,等下看完再把你送回来!

我说:好的,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下衣服。

 

跟随何大姐下了楼,一辆面包车已经在那里等候,上了车,发现车后排还有一个男的,何大姐说这是他先生。

面包车在五环的道路上飞驰,七拐八拐的,一会主道一会辅道。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出来四十几分钟了。

我问何大姐:怎么还没到,你不是说很近吗?

何大姐说:你别急,马上就到!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何大姐:你家到底在哪里呢?

何大姐没有说话,后排男的凶狠地说:少废话,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刚要转头看时,感觉脖子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竟然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放到了我的脖子上!

凶狠男说:别动,也别说话,不老实就宰了你!

我顿时吓得浑身哆嗦,再也不敢出声。

我竟然被绑架了!我的第一意识告诉了我。

突然,我感觉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后排的凶狠男往我头上蒙了一个黑布袋!

这和电影中的情景多么相似啊!他们要干嘛?

车子继续在前行,我能感觉到汽车在不停地变换方向,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汽车停了下来。

我的双手也被捆绑起来,凶狠男把刀子顶在我背后,推搡着我,一直走啊走啊,走了很远很远。

后来,我被一个人牵着手,又是七拐八拐的,接着又爬了几层楼梯,我听到他们开锁的声音,最后,我被推到了一个房间里。

 

我的头罩被取了下来,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简单的摆放着一些家具,有一张1米左右的小床。

我问旁边的凶狠男:这是哪里?为什么要绑架我?

凶狠男冷冷地说:别那么多废话!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

这时,那个何大姐也进来了,带了一些饮料和吃的东西。

何大姐面带愧色,说道:妹子,你不要埋怨我们,我们也是替人办事的!

我说:那我总要知道为什么吧!我要给我男朋友打电话。

凶狠男说:你还打电话?我正要没收你电话呢!

何大姐走过来,拿过我包包,在里面翻出了我的手机。

何大姐说:对不起了,妹子,手机先替你保管起来。

我说:大姐,到底什么事呢,总要让我明白吧!

何大姐说:我们也不知道什么事,明天会有人来找你的。

啊!明天,看来我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度过了!

何大姐说:妹子,你也饿了吧,这里有吃的,你先吃点,保重身体要紧!

凶狠男说:你放老实点啊,不要想着逃跑,我就在外面守着,你插翅也跑不掉!

说完,何大姐和凶狠男离开了房间,凶狠男将门反锁死了,并在门上加了铁链!

我哪有胃口吃饭,我在房子里来回转圈。

房间竟然没有一个窗户,只有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有一个排气的小窗,上面还加着钢筋,透过钢筋,能看到外面一点点的灯光。

此时已经是万家灯火,全家团圆的时候,而我竟然被绑架到了这里!

他们绑架我到底为什么?难道真的是那幅画为我带来的厄运吗!

这个时候的马非特在干什么?他能知道我被绑架吗?他会发疯一样找我吗!

看来这将又是一个难熬的不眠之夜!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