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12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2 20:28:24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厦门,阴,气温15度

 

 

眼下是互联网时代,网络时代的节日是层出不绝。

3月7日是女生节,5月20日是网络情人节,8月3日是男人节,9月12日成了示爱节,11月11日成了光棍节或淘宝购物节...

12月12日也注定将成为一个特殊的节日。

 

今天也是大嘉集团成立十周年庆典的日子。

庆典酒会设在厦门海莱斯基大酒店的最顶层,这是一个上千平米的大型宴会厅。

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厦门的员当湖、西海域、环岛路、鼓浪屿等美景尽收眼底。

宴会厅里,摆放着各种美食和酒水,琳琅满目,挑逗着你的味蕾。

宴会厅的最中央,搭建了一个临时舞台,这里将成为整个庆典活动的焦点。

 

下午四点,我和豆豆来到酒会现场,孟凯已提前在这里等候。

孟凯提了一大包衣服,他对豆豆说:我也不知道你要穿那一套,干脆都带来了,你自己挑吧!

我说:孟凯,你倒是想的很周到啊!

孟凯说:你们练瑜伽的衣服我又不懂,拿错了她还不得骂我?

豆豆说:这样也好,婷姐,你也帮我挑一下吧!

我在衣服堆里翻了翻,有一件淡绿色、镶着蕾丝边的舞蹈服我感觉非常漂亮。

我说:这一件怎么样,穿在身上就感觉像绿萼仙子一样。

豆豆说:我也是觉得这件好,和我一起表演的那四个女孩都是白色的,我穿绿色的更显得突出些。

豆豆说完,拿着衣服就去更衣室了。

孟凯说:张婷,那件事谢谢你啊!

我说:谢什么呢!邵东是你最好的哥们,豆豆是我最好的姐妹,我爱豆豆胜过爱自己,我希望豆豆幸福。

孟凯说:我和豆豆都非常想要个孩子,以前只是心理这道坎迈步不过去,其实想开了也没啥,这样挺好的!

我说:嗯,我已经和医院那边已经联系了,明天就先去做个检查。

孟凯说:邵东呢,他今天怎么没有过来?

我说:他昨天有任务,然后就一直没联系上。

孟凯说:你要体谅他这个行业,就是这样,说走就走了。

我说:爱一个人呢就要为对方着想,我慢慢适应吧!

正说着呢,安琪儿和方浩手拉着手也来了。

安琪儿还是她那身惹火的露脐装,只是浑身皮肤变成了黑褐色。

安琪儿一下跑过来抱着我,说道:婷姐,都好几天没见你了,听说你又去找航宇哥了?

我没有回答她,赶快岔开话题,我说:你的皮肤怎么搞成这个颜色了,以前多白啊!

安琪儿转了个圈,展示了一下,说道:婷姐,这肤色怎么样,你不觉得很健美吗?

我说:是挺好看的,并且越看越觉得好看!

安琪儿对方浩说:还是婷姐有眼光吧,你还不让我晒呢!

方浩说:我都习惯啃你的白馒头了,一下子又让我吃朱古力,我怎么适应啊?

安琪儿笑着说:婷姐,你看看浩子,现在说话幽默多了!

 

这时,陈馨手挽着林峰的胳膊走了过来。

陈馨今天穿着一件红色旗袍,愈发显得妩媚妖娆,林峰穿着一件笔挺的黑色燕尾西服,头发梳理的非常明亮。

陈馨看到我,跑过来就是一个拥抱。

陈馨说:宝贝,这两天都没见到你,听说你去西安了?

我说:是啊,有点事情,临时过去处理一下。

陈馨说:又去找卫航宇了吧!邵东多好了,放着身边的你不要,你跑那么远找卫航宇,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刚要说话,林峰过来跟我招呼了一下。

林峰说:张婷,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邵东呢?

我突然想起豆豆的话,意识到如果我和邵东越亲密,那样邵东就会越危险!

我说:不知道,好几天都没见人影了。

林峰说:我听说邵东以前也是当兵的,改天要找他喝两杯呢。

我说:那你就直接找他去呗,管我什么事呢?

陈馨对林峰说:你听听,这俩人准是闹别扭了。

我说:谁和他闹别扭呢,我压根跟他就没关系!

陈馨说:啊,搞了半天你还是喜欢卫航宇啊!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林峰说:你们年轻人啊,真搞不懂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没看到周颖,于是问道:林总,怎么没有见到周助理呢?

林峰说:哦,她呀,公司有个重要的事情,她去处理了。

陈馨说:那演出节目中有个合唱,周颖是领唱,她没来怎么办啊!

林峰说:没事,我已经安排其他人代替了。

......

今天的酒会,很多政府人员、企业家、媒体都相邀参加。

该来的人都来了,酒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首先是林峰代表大嘉集团致辞,林峰对与会的人员进行了感谢,回顾了大嘉集团十年的发展历程,展望了未来的美好前景。

接下来是各方领导致辞,闪光灯、掌声此起彼伏。

我和陈馨并坐在台前第一排,品着红酒,聊着天。

陈馨微笑着,很得意地说:林峰今天怎么样,够风光吧!

我说:那是,他可是今天的主角,那么多领导都来了!

陈馨说:接下来就要节目表演了吧。

我说:嗯,这下舞台,要交给豆豆和安琪尔她们了。

这时,主持人再次走上舞台。

主持人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不仅是大嘉集团的十周年庆典,也是我们林总大喜的日子!

台下一片嘘声!

主持人说,下面有请林峰先生和陈馨小姐登台!

陈馨瞪大了眼睛,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林峰走过来,拉着陈馨的手一起走到了台上。

林峰接过话筒说道:今天是12月12日,意思就是“要爱,要爱”,要大胆地去爱!

台下掌声一片!

林峰说:我今天要借助这个舞台,向我的女神陈馨小姐求婚!

陈馨呆站在台上,满脸的幸福,眼睛里却流下了泪水。

林峰手持玫瑰花束,单膝跪在了陈馨面前。

陈馨接过花束,和林峰拥抱亲吻在一起。

台下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口哨声......

 

晚会表演正式开始了,首先是大嘉集团员工大合唱,唱的歌曲是他们的司歌《大家奋进吧!》。

接下来,安琪儿带领大嘉集团的六个女员工,一起表演了团体舞蹈《春天的故事》,优美的舞姿赢得了阵阵喝彩!

晚会中间,还穿插进行了几次抽奖活动,晚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晚会的压轴节目,是五个人的瑜伽表演。

音乐响起,兰豆豆带领其他四名女生走上台来。

她们的节目,是将舞蹈和瑜伽编排在一起,非常具有观赏性。

豆豆身穿淡绿色的舞蹈服装,就像神话中的绿萼仙子,在舞台上飞跃跳动。

她那优美的舞姿和难度极高的瑜伽动作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赢得了观众最热烈的掌声!

台下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舞台上的灯光却慢慢暗了下来。

豆豆和几个女生都盘腿坐着瑜伽垫上,她们要完成最后的收尾动作。

音乐变得更加舒缓、悠长,舞台的灯光也完全暗了下来,只有聚光灯,从豆豆的头顶照射下来。

豆豆面带笑容,盘着腿坐着垫子上,就如同东海观世音菩萨的塑像。

台下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音乐停了,舞台灯光也恢复了照明,台上的四个女生纷纷站起身来。

豆豆却依然坐着地上,一动不动。

陈馨说:你看,豆豆练瑜伽都进入休眠状态了。

安琪儿喊了两声豆豆,豆豆没有任何反应。

安琪儿走上舞台,来到豆豆面前,豆豆还是没有反应。

安琪儿用手推了一下豆豆,豆豆的身体一歪,顺势倒在了台子上!

台下的人都惊呆了,我和陈馨、孟凯急速跑上台去。

这时,安琪儿惊叫一声,大声喊道:豆豆没有呼吸了,豆豆...死了!

听完这句,我再也站立不住,脚下一软,也昏死了过去!

......

 

 2008年6月30日,周一,北京,多云 气温26度

 

今天周一,马非特一大早就上班走了。

今天没课,我准备去找一下赵老,让他帮助鉴定一下那幅《敦煌飞天图》的真伪。

上午,给赵老打了电话,约好了下午碰面的时间地点。

吃过午饭,我打了一辆的士,早早地来到珍宝斋书画院。

两点钟不到,赵老也来了。

在赵老的工作室,我从背包里取出这幅画递给了赵老。

赵老戴上老花镜,戴上白手套,慢慢打开了这幅《敦煌飞天图》。

赵老拿过放大镜,仔细看了画的落款和印章,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赵老惊讶地问:这幅画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我说:是一个朋友出国了,出国前临时存放在我这里的!

赵老点了点头,说道:这幅画是真的!

我说:赵老,你确定吗?

赵老说:绝对错不了,我是上次拍卖会的公证人员,我的责任就是为每一幅拍出作品的真伪把关。

......

从赵老那里出来,我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倒希望这是一幅赝品。

赵老刚刚的话一直萦绕在我耳旁:以你现在的条件,家里存放这么贵重一幅名画,没准还能带来厄运呢!

人都是这样,无知者无畏,刚刚来的时候,是多么的轻松自在。

而现在,知道了画的价值,也就要承担它带来的压力,背着两千多万的名画满街乱跑,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感觉满大街的人都在盯着我的背包,盯着我背包里的这幅名画!

我打了一辆的士,飞奔着跑回到了家里。

我该怎么办呢?我要把画藏起来,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这套房子的顶层正好有个阁楼,不仔细找很难找到,我也是在搬进来很久才发现的,对,就这里了。

我把这幅画藏好,回到了客厅,才发现自己竟然像做贼一样心虚,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非常厉害!

 

傍晚的时候,马非特回来了。

马非特说:亲爱的,做饭了吗?

我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在客厅傻坐了两个多小时。

马非特看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问道:你怎么了?

我说:我今天去赵老那里鉴定那幅画了。

马非特说:假的吧!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

我摇摇头说:是真的!

马非特瞪大眼睛,问道:你确定!不是逗我玩吧!

我点点头,说道:确定,就是那天拍卖会那幅。

马非特一听,就跳了起来,说道: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我说:这幅画我们不能要,等徐一鸣回来再还给他。

马非特说:那他要不回来呢,不就成咱的了!

我说:马非特,我怎么感觉你跟以前变了!

马非特说:怎么变了?我还是那样啊。

我说:你以前好像考虑问题都很谨慎细微,以前也不会贪图财富,现在有点不太一样。

马非特说:是吗,我自己不知道啊!

我说:赵老说的很有道理,你如果没有驾驭这幅画的能力,说不定它还给你带来灾难呢!

 

吃过晚饭,我和马非特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马非特说:婷婷,我一直有个问题,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我说:你说吧,什么问题?

马非特说:你到底和徐一鸣什么关系呢?

我没有理他,转过身去,背对着马非特。

马非特说:他这么名贵的画都舍得送给你,看来你在他心目中很重要啊!

我还是没理他。

马非特继续说:你去年在他家上课,前面上的好好的,怎么后来就不去了?还有信笺上写着,让你原谅他的冲动,什么意思啊!

我猛地转过身来,瞪着马非特说:你在怀疑我?

这下轮到马非特紧张了,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马非特说:我就是有点好奇,我不想你有事瞒着我。

我说:你想知道答案是吗?

马非特点点头,说道:想,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多么在乎你吗?

我生气地说:你爱我就要相信我,你不能这样无端的怀疑我!

马非特看我真发了脾气,就说:好了,婷婷,我不再问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我说:不行,你已经有了这种想法,如果不说清楚,我自己都会冤枉死的!

我打开手机图片,把徐一鸣和他姐姐的合影拿给马非特看。

马非特说:这是谁啊,跟你这么像呢!

我说:是徐一鸣的姐姐!

马非特说:哦,原来是这样,他把你当成了姐姐。

我说:是,他亲姐姐死了,他把我当成了姐姐了!

马非特堆起笑脸,赔罪说:对不起,亲爱的,我该打!

说完,马非特抓起我的手,在他脸上打了起来。

我说:徐一鸣是曾经暗恋我,有一次上课还抱了我,可他只是个孩子!

马非特说:婷婷,对不起,是我错啦!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