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11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1 22:19:26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厦门,晴,气温15度,空气优

 

从厦门机场出来,已经是中午。

邵东已在出口等候,见我出来,邵东迎了上来,紧紧地抱着了我。

才分开一天,但我感觉好像过了一年。

 

回到家里,邵东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这两天的不停奔波,我是又累又饿!

一坐在餐桌前,我完全不顾及淑女的形象,猛吃猛喝起来。

邵东坐在一旁,没有动筷,只是歪着头看着我,偷偷发笑。

我说:不许笑啊,没见过本小姐吃东西吗?

邵东说:原来你这么能吃啊,看来以后我是养不起你喽!

我说:你才知道呀,早晚把你吃穷了!

...

吃过午饭,邵东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你很累吧,赶快休息去,我等下还有任务,就不陪你了。

我搂着邵东的腰,柔声问道:你晚上..还过来吗?

邵东说:不一定,今天的任务非常重要。

我点点头,和邵东拥抱着来了个吻别。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我迷迷糊糊地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豆豆非常着急的声音:姐,你在家吗?

我说:在家,正睡觉呢!

豆豆说:你等我啊,我马上就过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挂断电话,我起床梳洗了一下,一看表,都晚上六点多了。

不一会儿,豆豆来了,手里提着上次送给她的那个古琦包包。

我笑着说:豆豆,你终于舍得用这个包包了。

豆豆说:我那个包拉锁坏了,不然才不舍得用呢!

我说:别不舍得,人生苦短,该奢侈就要奢侈一把!

豆豆说:嗯,我知道了,我以后多跟姐学。

我问豆豆:前天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和孟凯商量的怎么样!

豆豆脸一红,羞涩地说:孟凯同意了,他说这也更好,总比去找陌生人的要可靠。

我说:那就是,以后你的这个孩子,也就是我们四个人的孩子了。

豆豆说:那什么时候去做呢,我可是急着要小孩呢!

我笑着说:瞧你急的,也不差这几天吧,我在中山医院妇科,正好有个认识的朋友,改天我们一起找她咨询一下。

豆豆说:嗯,我听姐的。

我问道:哎,你刚刚电话里,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豆豆压低声音说道:我今天在教室里又听到他们谈话了!

我嘘了一声,示意豆豆止声,然后迅速关掉手机,拉着豆豆进了卧室。

豆豆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我。

我和豆豆并肩坐到床上,我说:在这里说吧,比较私密一些。

豆豆哦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包包。

豆豆说道:姐,我今天要排练瑜伽节目,去的还是比较早,我听到了他们的一个秘密!

我说:什么秘密?

豆豆说:他们在谈论一个计划,叫什么“雷霆行动”。

我说:他们这次没有说日语?

豆豆说:没有,这次他们是三个人。

我问:三个人?还有谁啊?

豆豆说:一个林总,一个周颖,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谁,好像声音比较苍老一点。

我说:他们在说什么呢?

豆豆说:好像是林总在汇报计划的进展,说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婷宇已经相见,接下来会加快行动的速度。

我的心不由一震,雷霆行动,婷宇相见,这和国安局分析的基本一致!

我又问道:还有听到什么?

豆豆说:那个苍老的声音好像很不太满意,在训斥林总,说行动过于迟缓。

我问道:那林总怎么说呢?

豆豆说:林总没有说话,周颖解释说行动出现意外,说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有个第三者插了进来,扰乱了原来的计划。

我问豆豆:什么意思,谁是第三者?

豆豆继续说:那个苍老的声音问是谁插了进来,周颖说是...邵东!

我不由得大叫了一声,邵东竟然被他们说成“第三者”!

我问道:他们还说了邵东什么?

豆豆的眼里透露出无比的恐惧,说道:他们说实在不行,就..就..

我很着急,连声催问:就怎么,你赶紧说啊!

豆豆努力地说了出来:他们说就..杀掉邵东!!

 

听完这句,我惊得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瘫软在床上...

豆豆连忙扶住我坐了起来,用手不停地抚按我的后背。

我慢慢缓过神来,我要立马把这个情况告诉邵东。

我不能让邵东有任何闪失,我不要邵东受到任何伤害!

邵东现在是我的最爱的人,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拨通了邵东的手机,语音提示对方关机!

怎么在最关键的时候总是关机!

我连续拨了很多次都是关机!

豆豆为我倒了杯热水,说道:姐,你喝点水吧,着急也没用。

我喝了杯水,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豆豆说:你不如给他发个短信,他只要一开机就能看到。

对啊,我立马拿起手机,把豆豆说的情况发送给了邵东。

我又想到,这个情况这么重要,就把信息也转发给了卫航宇。

豆豆说:姐,你先休息下,你饿了吧,我去做饭了。

我拉着豆豆的手,说道:豆豆,你别走,我害怕!

豆豆说:我不走,我去做下饭,马上就过来。

我说:豆豆,你晚上能留下来陪我吗?我不想一个人。

豆豆说:嗯,我等下给孟凯打个电话,晚上陪姐!

......

 

2008年6月29日,周日,北京,晴 气温27度

 

送走最后一个学生,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我拍了拍后腰,对马非特说:连着两天不停地上课,还真是有点累!

马非特跑过来,帮我揉着肩膀,说道:这下你知道了吧,搞培训比炒股票累多了!

我说:那不一样,炒股票是脑子累,教画画是身体累!

马非特说:也对,炒股票要时时刻刻盯着盘面,还要承受股票下跌带来的心理压力。

我说:最近股市行情怎么样呢?我好久都没关注了。

马非特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惨不忍睹,现在大盘都跌到两千多点了!

我说:啊,那也太惨了吧,去年最高是六千多点呢!我以前买的中信证券呢,现在是多少钱呀?

马非特说:我前天大概看了下,收盘价25元左右。

我说:啊!中信证券去年最高的时候是110元左右,现在打两折了,要不要再买点儿?

马非特摇摇头说:不要买,估计还要跌,你现在还是专心做好工作室吧。中国的股市向来都是牛短熊长,这次连续暴跌,没有三五年以上时间是缓不过劲儿的。

我说:你说这次股市暴跌,和牛波他们做空有没有关系呢?

马非特说:会有一些关系,但现在问题更复杂,这次是全球金融危机,美国很多大的银行、投资公司都倒闭了!

我说:那你们公司怎么样呢,会不会受影响啊?

马非特说:肯定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以后日子更难过喽!

我笑着说:没事,有我呢,我现在学生越来越多,作品也开始有人买了,工作室以后肯定会更好!

马非特抱着我,说道:还是我有眼光吧,找你这么好的老婆,你以后肯定能成名人,跟毕加索、梵高有一拼!

我说:去你的,少在这儿拍我马屁,我可不想成为毕加索!

马非特说:哦,为什么呢?毕加索的画都值好几个亿,还是美金!

我说:你知道毕加索当年有多落魄,最惨的时候吃饭的钱都没有。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和自己心爱的人简单快乐地生活,我才不想成名成家呢!

马非特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以后找一个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多好啊!

我说:嗯,这也是我向往的生活,不行,今天实在太累,我要先去睡一会儿。

马非特说:要不,等下一起泡个澡,完了我给你按摩按摩!

我说:去你的,我再也不敢和你一起泡澡了,也不知你又要搞什么花样!

马非特色眯眯地说:我又学了一些姿势,晚上试一下?

我说:你还想进医院啊?上次医生交代了,不能让你受太大刺激,就包括这方面的。

马非特说:没事,我现在是满血复活!

我说:没事你个头,你不是满血复活吗,赶紧收拾屋子去,这么多垃圾,看着就难受!

马非特说:没问题,你先歇着吧,卫生全部包给我了。

我说:那我先上楼了,饭好了叫我啊!

马非特说:OK,老婆大人请放心入睡。

我笑了笑,这个马非特,他周末休息没事干,成了我的教学助理,帮我处理一些杂事,倒是省心不少。

 

实在太累,我刚刚要进入梦乡,就听到马非特在楼下大叫起来,还没等我起身,就看见他蹬蹬蹬跑到了卧室。

我说:你讨厌,我刚要睡着,又怎么啦?

马非特瞪着双眼,一幅惊愕的表情!

马非特说:你快到楼下看看,快一点!

我说:不去,我要睡觉,到底什么事呢?

马非特结巴了,连说:画..画..画..

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跟随马非特来到楼下。

马非特指着桌子上的一幅画说:你快来看看!

我桌子上的画多着呢,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走到桌前,打开一个卷着的画轴,我顿时也惊得目瞪口呆!

这幅画竟然是上次拍卖会上,最惹人注目那幅《敦煌飞天图》!

我问马非特:你在哪里发现的?

马非特说:我刚刚在收拾房间时,看的墙角有一个网球背包。

我说:然后呢?

马非特说:然后我就提了起来,感觉里面不像网球拍,打开一看,发现是个画轴。

我说:就是这幅《敦煌飞天图》吗?

马非特说:是啊,我打开一看,当时也惊呆了!

我说:是不是那个家长忘在这里的?你先收着,没准等下还会回来取呢?

马非特嗯了一声,把画卷了起来,准备放进背包。

这时,背包里掉出了一张信笺。

我捡起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婷姐,我要去美国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这幅画就送留给你做个纪念,希望你能原谅我上次的冲动......我会想你的,徐一鸣。

我拿着信笺,呆坐在凳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马非特推了推我肩膀,说道:婷婷,你怎么啦?

我把信笺递给马非特,他看完后也是半天不语。

我取过手机,立马拨通了徐一鸣的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用户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马非特说:徐一鸣什么时候把画送过来的?

我想了一下说:应该是前天上午,我正在画画,他过来找我,说要出国了,请我出去吃个饭。

马非特说:那他当时没有把画给你吗?

我说:没有,他当时就在客厅坐着喝茶,我上楼换了衣服,我们就一起出门了。

马非特说:他一定是怕你当面不收,才故意把画留着角落里的。

我说:肯定是这样,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哪敢收啊!

马非特说:这幅画是真的吗?现在赝品可多了,没准是仿品呢,他一个孩子家怎么会有真品!

马非特的话提醒了我,对哦,这幅画怎么可能是真品?

他肯定是知道我喜欢书画,才随便买一幅送给我的!

我对马非特说:你说的没错,肯定是仿品,他一个孩子家,真品怎么可能跑到他手里呢!

马非特说:开什么玩笑,那是2200万呀,怎么可能随便送人!

我说:不管他了,改天去找赵老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马非特说:对对,一定要鉴定一下,省的天天想着闹心!

我说:饭好了吗,我饿了!

马非特说:我去厨房看看,应该差不多了吧!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