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10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10 16:07:27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西安,多云,气温3度

 

上午10点多,飞机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降落。

我叫了一辆的士,直接开往卫航宇所在的研发中心而去。

我是昨晚和卫航宇联系上的,我问他还在北京吗?

他说已经回到西安,他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有非常重要的事,等见面再说。

 

中午时分,的士在中航工业航空发动机研发中心门口停下。

此时,卫航宇已经在门口等候。

一见面,卫航宇说:中午了,我们先一起吃个饭吧!

我说:我不饿,刚刚飞机上吃了些,还是先说事情吧。

卫航宇从来没见过我如此严肃的表情,也意识问题的严重。

卫航宇说:好吧,你随我来!

卫航宇在大门守卫处做了登记,带领我来到了研发大楼。

在研发大楼门口,卫航宇出示了证件,门口的安保人员对我携带的所有物品及全身进行了安检。

果然,大楼门口的安检设备发出了刺耳的鸣叫声。

安保人员说:对不起,这位小姐的手机里面有特殊装备,她要跟我们来一下。

卫航宇不知何故,一脸疑惑。

我说:没事,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和卫航宇在安保人员的带领下,一起来到了安保部门的隔离室。

安保人员对卫航宇说:卫主任,你这个朋友的两部手机,其中一部里面有安装窃听装置和遥感装置。

卫航宇看着我,眼中充满着失望和疑惑!

我说:我承认手机里有窃听装置,这也是我这次专程过来的原因。

安保人员说: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我没有理睬安保人员,而是取出那支小一点的钢笔。

我问卫航宇:我当年送你的那支钢笔还在吗?

卫航宇猛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完全忘记自己右腿的伤痛!

卫航宇一脸惊愕的表情,摇摇头说道:不在了,就是在那次事故中不见的!

卫航宇又说道:事故前,那支钢笔一直别在我上衣的口袋里,从没有离开过自己。

我说:那后来呢?

卫航宇接着说道:两年后我苏醒过来,找不到钢笔,查案的人员说当时现场太混乱,所有证物中并没有见到钢笔。

我取出昨晚临时打印的照片,递给了卫航宇。

我说:你再看看,是不是照片中的这一支?

卫航宇双手颤抖着,接过照片,仔细看了起来。

卫航宇说:外观是一模一样,但仅凭照片,我没办法确定就是我丢失的那一支...你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我就把照片的来源,以及手机发现窃听装备的事情给卫航宇和安保人员仔细说了一遍。

安保人员说: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我要立即汇报上级。

卫航宇说:我马上向国家安全局报告,当年他们具体负责这个案子。

 

下午两点不到,安保部门的负责人和国安局的人员都来了。

我们一起来到一个小型会议室,坐了下来。

国安局的负责人对我说:张婷小姐,希望你把知道的所有情况,详细地跟我们说一下,好吗!

于是,我就把最近发生的这些蹊跷的事情全部仔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汇报,国安局负责人显得很兴奋,说道:这个案子我们追踪了十年,敌人太狡猾,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今天终于有了这条重要线索。

安保负责人说:他们这次是冲着飞机项目来的。

卫航宇说:十年前,他们是在打嫦娥飞天工程的算盘,这次又想窃取发动机的机密,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

国安局负责人说:国外敌对势力很猖獗,从来都没有放弃对我们情报的窃取,他们是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

安保负责人说:看来我们还要加强安全措施,不给敌人任何可乘之机。

国安局负责人说:张婷小姐刚刚提供的线索很重要,但是,只有在手机发现窃听器这条线索是事实。

但问题是,这个窃听器到底是谁安装的?眼下还不能下定论,可以是林峰,也可以是陈馨,或者是接触过手机的其他人。

我连忙说:不可能是陈馨,我们认识好多年了...

国安局负责人打断我的话,说道:我这是在做几种假设,并不特指某一个人。

国安局负责人继续说:关于豆豆听到林峰、周颖日语对话和视频中周颖在练武术这两条信息,目前还分析不出任何有用的结果。

卫航宇说:如果林峰手中的那支钢笔,就是我十年前丢失的那支呢?

国安局负责人说:那就不言而喻了,但仅目前凭照片很难判断。

安保负责人说:刚刚张婷小姐说,那次她们瑜伽课被催眠,周颖一直在喊“卫航宇,大飞机”,这个又怎么解释?

国安局负责人说:这个确实不好解释,催眠状态说的话只是潜意识的东西,也不能做为证据,况且豆豆有没有听错,也不一定!

我说:豆豆的确有不同常人的听力,她曾经给我演示过,她能听到隔壁邻居的对话。

国安局负责人沉思了一会,总结说:根据张婷小姐提供的各种线索,我们可以初步做出以下假设:

一是,林峰在送给的张婷手机中安装了窃听装置,同时这支钢笔在林峰家出现,所以林峰的嫌疑最大,他很有可能就是十年前暗杀事件的元凶。

国安局负责人喝了口水,继续分析:第二,周颖,也就是林峰的助理,应该是个日本人,不排除是日本间谍,她也是这次行动的主要成员。

第三,张婷小姐应该是他们这次行动的核心目标。

听到说我成了核心目标,我惊呆了!

国安局负责人继续说:根据分析,他们前期的所有工作,全部是围绕张婷小姐在进行。

先是通过买画认识张婷,然后是送手机,然后又安排张婷和卫航宇北京偶遇,一步一步,最后接近发动机项目负责人卫航宇同志。

敌人安排的很巧妙,全部都是顺理成章,没有一丝一毫的牵强。

我问道:他们这样安排,目的何在呢?

国安局负责人说:他们应该知道你和卫航宇的恋情,目的就是让你和卫航宇复合。

我很疑惑,说道:即使我们复合了,卫航宇也不可能把项目的机密告诉我吧!

国安局负责人想了想说:嗯,这一点我也没想通,敌人很狡猾,也许还有其他办法。

卫航宇悲愤地说:如果以上这些假设全部成立,那就太可怕了,有可能十年前的悲剧又要再次重演!我请求对张婷进行人身保护!

国安局负责人说:张婷眼下应该不会有危险,他们精心布局,就是为了下一步行动,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伤害张婷小姐。

我说: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国安局负责人说:你还要和平时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

还有,这次我们的谈话你要绝对保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如果有人问你来西安干嘛,你就说想念卫航宇了,过来看看。

我说:嗯,我知道了,我的那个手机还能使用吗?

国安局负责人说:你还要正常使用,但是重要的数据不能通过那个手机来传输,包括语音、微信、短信等。

我说:我还有另外一个手机号码,很少有人知道。

国安局负责人说:那太好了,我们会通知有关部门,马上对厦门大嘉集团进行布控,等证据充分了,就立即对林峰等进行抓捕。

 

从研发中心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

卫航宇说:你这次回西安,要不要回老家去看看?

我说:算了,这么仓促,等下次吧!

卫航宇说:嗯,我给你订个房间,这是房卡。

我接过房卡,说道:好,我已经订了明天早上的航班。

卫航宇说:那我明天早上送你吧!

我摇摇头说道:我还是叫的士吧,你的腿..那么不方便!

卫航宇想了想说:也好,省的分别时你再掉眼泪!

我说:嗯,我很累,晚上想早点休息!

卫航宇说:好,那我就不上去了!

我说:好,再见!

我转身走进电梯的刹那,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

 

 

2008年6月27日,周五,北京,多云 气温25度

 

今天是周五,没有学生来上课。

上午的时候,我取出上次拍卖来的那幅《西山云起图》,认真临摹了起来。

这时门铃响了,一定是哪个家长又来咨询孩子培训的事情。

一打开工作室的大门,我不由得愣住了,徐一鸣正微笑着站在门口。

我很惊奇,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徐一鸣笑着说:婷姐,你没想到吧!

自从去年那件事之后,徐一鸣给我打过N多个电话,都被我挂断,发短信道歉我也不回,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而此刻他却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冷冷地说:你找我有事吗?

徐一鸣脖子往屋里探了探,说道:婷姐,我知道你还生我气,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了!

话音刚落,徐一鸣竟然深深地给我鞠了个躬,我想起他第一次到我们宿舍时的举动,不由得笑了一声。

徐一鸣说:婷姐,你笑了,那就是原谅我了,我能..进来吗?

说实在的,我对徐一鸣早就不再生气。

徐一鸣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是个弟弟,给他上课的半年多时间里,他除了那次对我比较过分,其他时候还都是挺乖巧的。

我拉开大门,说道:那就请进吧!

徐一鸣进入我的工作室,沿着室内的作品看了一圈。

徐一鸣说:婷姐,你这里这么多画啊,跟小型美术馆差不多。

我说:是啊!有一些是我自己创作的,一些是我收藏的。

徐一鸣说:婷姐,对不起,我上次太冲动...

我打断徐一鸣的话,说道:过去的事不要说了好吗,你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给我道歉?

徐一鸣连忙摇头,说道:不是,不是!

我说:那你有什么事?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

徐一鸣说:你的工作室现在名声这么大,我能不知道吗?

我说:你少恭维我,说吧,还有什么事?

徐一鸣摸着脑袋,思索了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说道:婷姐,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请我吃饭,我不去!

徐一鸣转身从背包里取出一张机票,拿给我看。

徐一鸣恳求道:婷姐,我明天就要出国了,这次出去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回来,我在北京就你一个朋友,你答应我好吗?

看着徐一鸣诚挚的表情,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我说道:好吧,你先在这坐一会,喝点茶,看看杂志,我上楼换一下衣服。

徐一鸣脸上顿时充满了喜悦,说道:好,你慢慢换,不急。

 

我换完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徐一鸣一起来到了楼下。

徐一鸣的那辆红色法拉利就停在小区里,好几个大爷大妈正在车前面拍照留念。

我说:你还是开这辆车啊,上次我坐的都晕死了。

徐一鸣说:我知道了,我这次慢些开。

红色法拉利在北京街头飞驰,不一会功夫,在王府井大街一个高档会所门口停下。

我问徐一鸣:怎么还是来这家呢?

徐一鸣说:是啊,婷姐,你不..喜欢吗?

我说:不是,就是太奢侈了吧!

徐一鸣说:没事,我这里有会员卡,随便刷!

这个会所我不敢说是北京最高档的,但却是我去过最高档的会所。

上次徐一鸣载着我和孙佳、艾鑫一起兜风,本来说好艾鑫请客的,最后徐一鸣坚持要请,我们就是在这个会所。

最后买单刷卡时,艾鑫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天,每人消费了6888元。

坐下后,我对徐一鸣说:我不太饿,简单点一些就好。

徐一鸣笑着说:这里是按人头收费的,你吃不吃都一样。

我说:啊,那也太坑人了吧,谁一顿能吃掉6888!

徐一鸣说:6888是我们金卡的价格,没有卡的更贵!

我笑着说:那好,本小姐今天就放开吃了,不然亏大了!

徐一鸣说:就是,我陪你吃,咱们一直吃到晚上!

我们边吃边聊,徐一鸣知道我不再生气了,也不再拘谨,,话题慢慢也多了起来。

我说:一鸣,你谈过女朋友吗?

徐一鸣摇摇头说:没有,我从上高中起,家里就不让我去学校,都是请老师来家里教。

我说:为什么这样,在学校不是挺好吗,男男女女那么多同学一起玩,多开心啊!

徐一鸣说:我也不知道,我爸妈准备让我出国,说学校学不到国外那些科目,所以都是请家教。

我说:哦,这样啊,你爸妈就你一个孩子吗,你有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呢?

徐一鸣听到这个问题,有点伤心起来,默默低下了头。

我说:一鸣,你怎么了?

徐一鸣慢慢抬起头,说道:没事,我想到了我姐姐!

我说:你还有个姐姐?她现在哪里呢?

徐一鸣很悲伤地说:死了!

我连忙说:一鸣,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徐一鸣说:没事,都过去好几年了。

我说:你姐姐是怎么..去世的?方便给我说说吗?

徐一鸣说:是得了一种病,后来去了美国治病,我爸妈也都去了美国,但最终还是没有治好...

说到这里,徐一鸣落下了眼泪。

我起身坐到徐一鸣身边,用餐巾纸帮他轻轻擦拭眼泪。

徐一鸣突然说道:婷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我没有言语,眼睛直直地看着徐一鸣。

徐一鸣说:你和我姐姐长得很像!

我呆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我明白了,徐一鸣为什么请我做家教,为什么偷偷喜欢我,又为什么会冲动之下抱着我,这都是因为我很像他死去的姐姐!

徐一鸣转身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我,说道:这就是我姐姐!

我伸手接过了照片看了起来,这是一张徐一鸣和他姐姐的合影照,照片至少是五年前的,照片中的女孩子,不论脸型、气质,果然和自己非常相似。

我拍了拍徐一鸣的肩膀,说道:一鸣,别伤心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以后可以把我当成你亲姐姐,好吗?

徐一鸣又露出了笑容,说道:我早就把你当成我亲姐了!

我也笑了,说道:嗯,那你以后就是我亲弟弟了!

徐一鸣伸出右手小拇手指,跟我拉了一个钩。

 

我们聊的很开心,下午五点,徐一鸣把我送到小区门口。

徐一鸣有点伤感,说道:姐,我会想你的。

我说:我也会的,到了美国,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徐一鸣说:嗯,我知道。

就在我转身要离去的一刹那。

徐一鸣跑到我面前,说道:姐,我能再..抱你一次吗?

我点点头说:好!

徐一鸣走上前,紧紧地拥抱着了我...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