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8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08 15:34:07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厦门,多云,气温15度

 

下午五点,我正在画画,邵东回来了。

我说:今天下班这么早呢?

邵东搂着我说:我想你了,就早点回来。

我说:早上到现在才几个小时啊,这么快就想我了?

邵东说:我现在是一刻都不想离开你了。

我说:我也是,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跟自己最爱的人长相厮守,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

邵东说:对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择一城养老...

我笑了笑,接着说道:是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邵东说:对对,是终老不是养老,还是你有文采。

我说:养老和终老的意思都差不多,都是白首到老的意思。

 

画室内,我正在创作《豆蔻年华》,豆豆的轮廓刚刚浮现。

邵东看了看画架上的照片,说道:豆豆还长得可真好看!

我说:那是,豆豆不仅人长得好看,心也善良,人也可爱,又很勤快,我非常喜欢和豆豆在一起。

邵东说:我看的出,你对豆豆挺有感情的。

我说:是啊,在我最伤心的日子里,都是她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邵东说:说实在,你也挺幸福的,有这么多人都在默默地爱着你!

我说:都有谁啊?你说说看。

邵东从身后抱住我,说道:有卫航宇吧,有马非特吧,有豆豆吧,还有我!

我说:嗯,那因为我对别人都是真心的。

邵东说:等下吃完饭,有个事情要跟你探讨一下。

我说:嗯,好啊!

我想起了人工受精那件事,说道:对了,下午豆豆来了,我给她说了,她很愿意,她要和孟凯商量一下,应该问题不大吧!

邵东吻了一下我,说道:你真好,总是为别人着想!

我说:豆豆是我最爱的人,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邵东说:你跟豆豆是最好的闺蜜,我和孟凯是最好的兄弟,我们四个遇到一起真是缘分!

我说:是啊,如果有一天,我们四个能找到一个地方,一个世外桃源,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每天开心快乐地生活,没有纷争、没有欺骗、没有尔虞我诈,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

邵东说:张婷小姐,你也太能想象了,想象归想象,现实归现实,现实就是你不饿吗?

邵东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有点饿。

我说:那你做饭吧,我这幅画正画到关键地方了。

邵东说:没问题,我天天给你做饭都愿意。

我说: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

邵东说:嗯,不反悔,我做饭去了,好了叫你。

 

吃过晚饭,我们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乖乖地靠在邵东怀里。

我问道:你吃饭前说有什么事对吧?

邵东说:是啊,我想跟你探讨一下马非特的事情,你不会介意吧?

我说:马非特怎么了!你说吧,我不介意。

邵东说:我那天从你家拿了一本马非特写的书,你还记得吗?

我说:嗯,我记得啊。

邵东说:我回去仔细看了,我感觉马非特和你分手可能另有隐情!

我一下从邵东的怀里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

邵东说:我也只是分析猜测而已,不一定对。

我说:你说吧,我想听听。

邵东说:他书里有一篇《投资与魔鬼》的文章,你读过吗?

我说:我大致看了一下,没有认真去读。

邵东说:这篇文章说的是职业投资者的宿命,很多职业投资者最终的结局不是跳楼自杀,就是抑郁而死。

我说:没错,股票投资看似很轻松,点点鼠标而已,其实精神压力非常大,需要非常好的心态和控制力。

邵东说:《投资与魔鬼》说职业投资就是和魔鬼签了一份生死合同,一旦签约,终生难逃魔鬼的控制。

我说:是的,证券投资就是这样,你前面判断99次正确,但最后一次判断失误,就会让你万劫不复。

邵东说:他书里还提到一个莫逆之交的朋友叫柳强对吧?

我说:是的,柳强我知道,我们以前在做客栈的时候认识的,这个人是国内非常有名的一个期货高手。

邵东说:我查了,柳强是今年七月份自杀的,就是在今年股灾发生后,由于柳强判断连连失误,造成抑郁复发而自杀。

我说:这我也知道,新闻里都有看到。好多年前柳强就抑郁了,他也在曾厝垵开了家客栈,马非特和柳强就是那时候认识的,并且成了最好的朋友。

邵东说:马非特书里有一句话说,如果一天君离去,我将随君而去...

我差点惊叫出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马非特会自杀?

邵东说:不一定,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

我不再言语了,我陷入了无限的恐慌之中...

邵东又说:马非特是不是经常会头疼?

我又一次瞪大眼睛,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他的确有头疼的毛病,前年有去美国检查过,后来没事了,好像今年又特别厉害,还说要做手术呢!

邵东说:马非特没有给你说过他的身体状况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马非特从来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事都自己闷着心里。

邵东点点头,说道:看来我的分析判断还是对的。

我说:什么分析判断?

邵东说:马非特是爱你的,他有可能得了什么病,才决定和你分手!

我又一次惊呆了......

 

2008年1月2日,周三,北京,阴 气温-7度

 

马非特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眼泪也跟着留了下来!

孙佳安慰我,说道:别哭了,这不没事了。

马非特转过头来看了看,问道:我这是在哪里呢?

朴克说:你在医院,你昨天可吓死我们了!

马非特说:现在几点了?

孙佳看看手表,说道:早上七点。

马非特说:我昨天怎么啦?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

朴克说:昨天在你家里,我们一起喝酒聊天,中午还好好的,晚上的时候,你头疼的毛病又犯了。

马非特说:都老毛病了,以前在学校就有过。

朴克说:你以前可没这么严重,昨天太可怕了!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问道:谁是家属?

我止住了眼泪,说道:我是,他情况严重吗?

医生说:目前已经没事了,你跟我来一下。

孙佳说:你去吧,我和朴克在这儿呢。

 

我跟医生来到办公室,医生请我坐了下来。

我急切地问道:大夫,他到底什么问题啊?

医生说:你别急,听我我慢慢给你说,根据拍的片子看,他目前没有什么问题。

我说:那怎么会突然就晕死过去呢?

医生说:他应该以前就有头疼的毛病。

我说:我和他认识快两年了,没有见他头疼过啊?

我想起朴克刚刚说的话,又马上补充道:他那个同学说他在大学里有犯过。

医生说:嗯,这种头疼的毛病,发作期没有固定的规律,在情绪很低落或者很兴奋的时候,往往容易发作。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他这次应该是兴奋过度引发的。

医生问:哦,你能说的详细点吗?

我说:最近我们刚买了房子,前几天才搬进新家。可能是太高兴了吧,他最近异常兴奋,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他平时的性格很沉稳,甚至说有点闷闷的。

医生说:嗯,很有可能就是过度兴奋引起的,你们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大喜大悲。

我说:我以后会注意的,尽量不让他受刺激。

医生说:他现在是年轻,恢复的快,如果以后上了年纪,再这样就麻烦了。

我说:他需要住院治疗吗?

医生说:不用,我多开些药,你们回去休息吧!

 

办完出院手续,我和孙佳、朴克搀扶着马非特走出医院。

朴克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已经九点,股市马上就开盘,今天非常重要,我要立刻赶回公司去。

很久没有看股票了,我才想起来,今天是2008年股市开盘第一天。

我说:没事,你赶快走吧,我们打个车回去就好。

我知道时机对于一个职业投资者的重要性,也许就是一秒钟的错误,就会让他满盘皆输!

我非常感激朴克和孙佳,如果不是他们的陪伴,我昨晚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

在医院这一晚上,我感觉就像过了很多年。

这一晚上,我是不停地流着眼泪,看着手表,读着秒针,听着嘀嗒..嘀嗒..的声音,一直到天亮!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杨随色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杨同志   /   2015-12-18 13:37:0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