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2月2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02 22:15:31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北京,晴,气温-3度,空气优

 

昨夜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一直在想象和卫航宇见面的情景。

清晨六点不到,我就起床洗漱打扮起来。

我坐在镜子前,仔细地打量着自己。

我的鼻子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挺挺的,翘翘的。

以前航宇哥最喜欢的就是我的鼻子,说我的鼻子长得最精致,最好看。

我的嘴唇和耳朵也很好看,嘴唇很红润,像个元宝,耳朵也是圆圆的,耳唇很厚实。

以前航宇哥最爱咬我的耳唇,我也很喜欢他把我的整个耳朵含在嘴里的感觉。

我现在比十年前胖了一些,眼角也有了鱼尾纹。

昨夜失眠的缘故,眼圈黑黑的,眼袋挺大的。

青春已经从我脸上溜走,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清纯可爱的小女生了。

我抹了些眼影,涂了些唇彩,简单化了个妆。

西山肯定会很冷,我换上厚实点的毛衣毛裤,穿上了邵东买的那件羽绒服。

 

的士在通往西山的公路上盘旋,车外白雪皑皑,一片北国风光。

九点不到,车子停在了西山宾馆的门口。

西山宾馆还是原来的样子,但进入宾馆后发现,里面是崭新的设施和装修,比以前要豪华多了。

我来到前台,出示了证件,告诉服务生要预定0208房间。

服务生说,一个姓卫的先生已经预定了,让我直接上去。

我来到0208房间门口,站立了很久,我不知道在见到航宇哥的一瞬间,我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我还是按了门铃,门开了,我走进了房间。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我面前。

他比以前胖多了,也老多了,这还是我的航宇哥吗?

卫航宇说:婷婷,你好吗!

我看到航宇哥眼里含的泪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下扑到卫航宇的怀里,哭喊着使劲拍打他的胸膛。

航宇哥也是泣不成声,他抓住了我的双手,紧紧将我揽入怀里!

十年前,我们第一次在这个房间时,航宇哥也是这样紧紧抱着我,不舍得放手,不愿离去!

我的情绪都渐渐平息了下来,航宇哥取出纸巾,帮我擦了擦眼泪,给我倒了一杯热水,面对面我们坐了下来。

我急切于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直截了当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你为什么骗了我十年!

卫航宇沉默了一会说:这不是欺骗,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不得已的安排!

我摇摇头,说道:我不理解,什么是命运的安排,什么是不得已的安排?

卫航宇又思索了片刻,说道:你还记得我送你的那条项链吗?

我说:我记得,项链我还珍藏着,项链的吊坠交给了你父亲。

卫航宇说:嗯,项链吊坠上面刻的数字20050811,那是我们在这个房间第一次过夜的日期。

我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我当然记得!

卫航宇说:这串数字其实是一个密码。

我反问说:密码?什么密码?

卫航宇又说:我后来还给你发了一个短信,你还记得吗?

我说:我记得呀!你说如果你有意外就把这个项链吊坠交给你父亲。

卫航宇说:当时,我们正在研制一项世纪航天工程,就是后面的嫦娥奔月工程,这项工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收尾时期。

卫航宇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为了防止泄密,这项工程的每一个环节都由不同的人负责,我当时负责一些重要数据的管理,我把数据储存在一个密盘里,这个密盘如果输错密码就会自动销毁。而项链吊坠上的数字就是这个密盘的密码。

我说:那你后来发给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你知道自己有危险吗?

卫航宇说:没错,我的导师---就是后来在车祸中逝世的那位航天专家,他说感觉一些陌生人总想接近他,他预感到了危险!他让我把这些数据做成一个密盘,用特别的方式保护起来。我就把密盘交给了我父亲保管,把密码交给你保管。

我又一次惊呆了,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吊坠,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20050811这一串简单的数字,竟然和宏大的嫦娥一号奔月工程发生了联系!

我说:那你后面的交通事故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又死而复生呢?

卫航宇愤愤地说:那根本就不是一次正常的交通意外事故!那是一次有预谋的谋杀行动!

我脑袋翁的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卫航宇继续说:是有人预谋设计了这场交通意外事故,其目的就是要在我们身上找到重要资料,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杀害航天人才,延迟我们的飞天计划!这次交通事故,那个航天专家逝世,这对我国航天事业,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我问道:那设计谋杀事故的凶手找到了吗?

卫航宇摇摇头,说道:没有,这些人太狡猾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我说:所以你就声称在事故中死去,是要迷惑他们吗?

卫航宇又摇摇头说:也不全是,事故发生后,国家安全局负责调查事故,宣布我死去确实是为了封锁消息。

卫航宇缓了一缓,说道:我当时完全是个植物人,跟死了差不多,我是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两年后才苏醒的。

听到这里,我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失控,航宇哥竟然在医院躺了两年!这期间受了多大的罪啊!

我把卫航宇的头抱在怀里,仔细端详着这张熟悉的脸庞,我的泪水不停地滴下,从卫航宇的脸上流过...

卫航宇从我怀里挣脱出来,重新坐直了身体,柔声说道:婷婷,不要难过,事情都过去了...

我怎么能不难过,自己最爱的人遭受了这么大的劫难,而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

我说:那你恢复后可以找我啊,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啊!

卫航宇笑了一下说:后来,我是有找过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我疑惑地看着卫航宇,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卫航宇说:2008年,我知道你在北京买了房子,知道你过的很好,我曾在你小区的门口看到过你,当时我坐在一辆车里。

卫航宇继续说:2010年,你在厦门开了客栈,你的客栈叫------海那边,对吧!

我使劲点了点头。

卫航宇说:那年我休假,我就去了厦门,我知道你在那儿。我就住在你隔壁的另一家客栈,我在那里住了半个月,我每天都躲在角落里,看着你在院子里画画,看着你和客人一起唱歌,一起跳舞,我知道你过的很开心。

航宇哥就像在讲一个故事,我就是故事里的女主角。

卫航宇继续说:我知道他很爱你,我看到你们很恩爱的在一起,我知道你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过的幸福,我有什么理由来打搅你的生活呢!

...我的眼泪这一刻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当听到航宇哥说我找到了爱的归宿,我的情绪再次爆发...

我痛哭流涕,我摇着头边哭边说:我不幸福,我现在一点都不幸福...

卫航宇也呆住了,他肯定不知道后面发生的故事。

卫航宇喂我喝了一口水,说道:后来你们不是要准备结婚吗?

我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我不想把那些事情告诉卫航宇,那样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增加彼此的烦恼。

我说道:那件事都已经翻篇了,我也不想再提起,这可能就是缘分,就是命运吧!

卫航宇说:是啊,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人生没有如果,人生不会再重来...

我说:那你现在怎么样?结婚..了吗?

卫航宇摇着头说:没有,我就准备这样过一辈子了。

我问道:为什么呢?没有合适的吗?

卫航宇又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不想结婚。

我说:航宇哥,你是不是还在想着我?

卫航宇笑了笑说道:是啊,我天天都在想着你,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

我说道:以前我不知道你还活着,现在我知道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好吗?

卫航宇又摇摇头说:不好,我爱你,这一点是一万年都不会变的。但正因为我爱你,我才希望你过的开心,希望你过的幸福,而我现在...就是活死人一个...我没办法给你幸福...

我不理解,瞪大了眼睛看着卫航宇。

卫航宇缓缓解开了衬衣的扣子,我看到他的左肩到胸口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卫航宇又卷起了右腿的裤子。

我看到的竟然是一条金属做的假腿!

 

 

 

2007年8月21日,周二,北京,晴气温28度

 

上周,马非特向我透露了牛波准备做空中国股市的预谋。

我问马非特接下来准备怎么应对?

马非特态度很坚决---决不能听从于牛波的安排!

马非特说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辞职不干!

但是,马非特说他也不能马上走人。

马非特说,公司这个团队毕竟是他亲自带出来的,里面付出了很多他的心血和汗水,如果就这样翘腿走人,是对团队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马非特说,如果牛波真的和国外势力勾结,大肆做空中国股市的话,那将是一场血雨腥风,会有很多的老百姓、中小股民、普通散户成为炮灰,很多人会血本无归,很多人会因此失去工作,很多人会家破人亡,这将是一场世纪灾难!

马非特还说,他还不想放弃,他要和牛波据理力争,争取要改变牛波思路,从长远考虑,从大局考虑,放弃和国外金融大鳄合作的想法。

 

这一周时间,是我认识马非特以来最难熬的一周。

马非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以前下班,六点钟他都会准时回家,这一周每天都是晚上九点以后才会回来。

马非特以前很少把工作中的情绪带回家来,不论有多少不顺心的事,他都会自己默默承受,而这一周时间,他却天天是长吁短叹。

马非特以前从来不抽烟,可这段时间,他一回来就坐着电脑前发呆,手中的烟一根接着一根。

 

今天是周二,股市开盘。

最近一周,股市强劲上涨,今天又创出历史新高,上证指数突破4950点。

我持有的中信证券已经涨到88元,云南铜业今天又是涨停价收盘,已经达到了58元。

我的账户资产已经突破一百万了!

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根本就不敢想象,从去年11份开始买股票,当时就投了5万元,后来马非特又投了15万,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的资产竟然涨了5倍多!

如果换在平时,我肯定要叫上朴克、孙佳、艾鑫大吃一顿,一起庆祝我股票资产破百万。

可是现在,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情,我不知道马非特会如何处理他面临的困境。

 

八点左右,马非特回来了,今天算是回来比较早的一天。

我说:你还没吃饭吧,我微波炉里给你热一下。

马非特:吃过了,公司今晚有安排。

我看马非特的情绪并没有像前几天那样烦闷。

我说:哦,你今天心情好像还不错啊!是不是牛波和你妥协了?

马非特说:不是,今天我师兄过来了。

我很好奇,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还有个师兄的事。

我说:谁啊,我认识吗?

马非特说:你肯定不认识,朴克认识。

我说:你怎么突然就冒出个师兄,他是谁啊?

马非特说:他叫许祥,不在北京,是从上海过来的。

我说:哦,他是做什么的呀?

马非特说:也是做股票投资的,水平很不错。

我问道:那他也是你大学同学吧?

马非特说:不是,人家才初中都没毕业!

我说:不会吧!就这文化程度还玩股票呢?

马非特说:你别小看这人,圈里没有不佩服的!你听说过股市里的涨停板敢死队吗?幕后就是他。

我说:那就奇怪了!他不跟你同学,怎么成你师兄了?

马非特说:前年时候,美国投资大师罗杰斯来中国,在中国办了一个投资训练营,我和朴克、许祥都是那一班的学员,我们都以师兄弟相称!

我说:哦,原来这样啊。

马非特说:他过来就好了,我就可以多个帮手,我就有把握对付牛波了。

我说: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开心,有后援来了。

马非特说:那是,我们师兄弟关系很不错,改天叫上朴克,大家一块聚一聚。

看马非特今天心情挺愉快的,就再给他增加一些喜悦吧!

我就说道:特特,你猜猜,我们股市账户多少钱了?

马非特摸着脑袋算了算,说:一百零三万多吧!

我一下搂着马非特的脖子,大声喊道:你猜到太对了,我们是百万富翁啦!

马非特一把抱我起来,把嘴贴到我耳朵上,不怀好意地说:要不..晚上我们庆祝一下!

我哼了一声说:讨厌!一个多礼拜都没有碰我了!

马非特双手开始动作,色色地说道:今晚就给你补回来...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