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涨跌不惊,闲看股海潮起潮落;买卖有道,坐等趋势可进可出。 股票交流,以股会友TEL:0592-5921110

(原创)一个美女画家的炒股日记11月25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1-25 21:43:18 / 个人分类:原创作品

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晴,气温18度,空气优

 

 

降温了,厦门终于进入了秋季。

清晨六点,我回到家中,一开门,就看到豆豆正站在门口。

豆豆说:婷姐,你回来了!

我说:豆豆,你站门口干嘛?

豆豆说:我听到你开门声就过来了,姐,你昨晚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一直关机!

我说:我有关机吗?

取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关机,我顺手按了开机键。

我说:这个破手机自从上次摔了以后,总是自动关机。

豆豆说:婷姐,你要换一台啊,不然很耽误事的。

我说:是啊,这两天事情太多,等下午你陪我去买吧。

正说着,手机响了,是陈馨打来的。

陈馨说:张婷,你昨晚干嘛去了,一直打你电话都不开机,急死我了。

我说:手机自动关机,我也不知道。

陈馨说:你现在哪里?

我说:在家,刚刚回来。

陈馨说:那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去找你。

我对豆豆说:馨姐啊,还是这样的急脾气。

豆豆说:我昨晚找不到你,就给馨姐打了电话,我以为你在她那儿呢。

我说:我没有去陈馨家。

豆豆问:不是邵东昨天接走的你吗,那你住他家了?

我看豆豆很着急的样子,就想故意逗逗她。

我说:是啊,我住他家了。

豆豆说:啊,你们不会那...

我说:有啊,我们那个了一晚上。

豆豆有点急了,撅起了小嘴,双手在我身上不停捶打。

我看她那可爱的样子,不忍心再逗她,噗嗤笑了一声。

我说:逗你呢!昨天有很多离奇的事情,回头慢慢给你说吧!

豆豆嗯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你骗我呢。

我说:我很累,你帮我先放些水吧,我要泡泡,等下馨姐就会过来了。

豆豆乖乖的点了下头,去浴室帮我放水了。

 

 

泡了很久,我出来的时候,陈馨和豆豆正在聊天呢。

陈馨一看见我,马上跑上来给我一个拥抱。

陈馨说:宝贝,你昨晚跑哪里去了?害得我担心一个晚上。

陈馨今天穿了一件蓝色旗袍,愈发显得丰满娇艳。

我说:乱讲,你担心我一个晚上,气色还这么好,看你皮肤最近多红润啊!

陈馨笑着说:有吗,我自己都没发现。

豆豆说:有啊,馨姐最近有爱情滋润,皮肤能不好吗!

我说:老实交待,你和林峰是不是住一起了。

陈馨笑着点了点头。

我说:对了,你好像没有早起的习惯吧,这么一大早,从哪里过来?老实交待!

陈馨:讨厌,什么事都瞒不住你,我昨晚是在林峰家,他一早要开会,就把我送过来了。

我说:我想着就是这样。

陈馨拿过来一个袋子,说道:对了,这个送给你的。

我说:什么啊?

陈馨说:你打开看看嘛。

豆豆迅速拆开盒子,原来是一部最新款的苹果6s Plus手机。

陈馨说:这是送给你的。

豆豆说:馨姐,你真是及时雨啊,婷姐刚刚还在说要去买呢!

我说:馨姐,我很喜欢,谢谢你哦!

陈馨说:谢我干嘛,是林峰送给你的。

我说:林峰?

陈馨说:对啊,林峰送给我们俩一人一部,一模一样的。

陈馨接着说:前天聚会,林峰看到你手机屏碎的不成样,就让周颖去买了两部。

我说:这林总也太心细了吧!

陈馨说:是啊,你别看他一个大男人,关心起女人来还真是细心。

我说:我手机是碎了,但无功不受禄,他的手机我不能要。

陈馨说:你就别推让了,林峰说我们最近帮他很多忙,这个手机根本不算什么。

豆豆也说:是啊,婷姐,你就收下吧,也省的你花时间去买。

我对陈馨说:那我就收下了,你替我谢谢林总!

 

 

吃过早餐,陈馨又想起前面的话题,一直不停地追问我昨天晚上到哪儿了?

女人就是这样,既八卦又好奇。

陈馨说:你也老实交待吧,你昨晚是不是跟帅哥开房去了?

我说:是啊,不过不是在酒店。

陈馨:啊,那是在那里?

我说:在野外啊!

豆豆说:我说你回来怎么一直打喷嚏呢!

陈馨说:跟谁?邵东吧!

我说:是啊,我们在山上看星星,然后就在山上露营了。

陈馨说:搞得还挺浪漫嘛!

我说:那是,咱搞艺术的能不浪漫吗!

豆豆说:婷姐,那你说昨天很离奇,怎么离奇了,给我们讲讲吧!

我说:你们想听啊,不过要有思想准备,不要吓着了啊!

陈馨和豆豆更加好奇,催我赶快说。

我就把昨天在邵东家,邵东妈妈说的那些事告诉了她们。

陈馨和豆豆都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起来!

陈馨说:不会吧,张婷,这也太雷人了,你说他们同性恋结婚就够雷人的,搞了半天,谷西竟然是双性人!

我说:这是邵东妈妈的想法,还要等谷西回来确认才行。

陈馨说:应该错不了吧,知子莫若母,当妈的最了解自己的孩子。

豆豆说:婷姐,你也太可怜了,什么事都让你碰上了!

我说:这也许是我的命运吧,很多东西我们是无法左右的。

陈馨说:那你还恨他们吗?

我说:不恨了,我已经答应邵东妈妈,原谅谷西他们。想一想谷西也怪可怜的,希望他和马非特过的开心幸福吧!

陈馨说:那你接下来怎么办?跟邵东谈恋爱?

我说:顺其自然吧!什么事都不能勉强。

陈馨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豆豆问她笑什么?

陈馨笑着说:这剧情太曲折了吧,你看张婷相爱十年的前男友跟男同学谷西结婚,谷西的哥哥又反过来爱上张婷,搞了半天谷西不是男的是女的。

豆豆也说:是够雷人的,可以拍电视剧了。

我说:你们还好姐妹呢,净拿着别人的痛苦做笑料。

陈馨说:这没准还好事呢,你看邵东多帅啊,马非特那么古板,我觉得你和邵东更般配些!

豆豆问:婷姐,你喜欢邵东吗?

我在豆豆脸上捏了一下说:我喜欢你行了吧!你们不要太八卦了啊。

说着话,我连打哈欠。我说:不和你们聊了,太困了,我要睡觉,昨晚一宿没睡好!

豆豆说:那正好,我上午还有课,也该走了。

陈馨对我说:我也很困,就跟你挤挤睡吧。

 

 

 2007年4月27日周五,阴 气温8度

 

自从那天徐一鸣开法拉利来我们宿舍后,艾鑫就会时不时地发出一些感慨...

感慨自己命运不好,社会不公...

感慨干的好不如嫁的好,嫁得好不如生的好...

感慨人家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自己是玩着泥巴长大的...

感慨同样是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感慨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开上豪车,住上豪宅呢...

除了感叹自己的命运,艾鑫还时不时的取笑我。

艾鑫说我和徐一鸣是姐弟恋。

艾鑫说至少能看的出来徐一鸣在暗恋我。

我说不要乱讲话,人家徐一鸣还是个孩子呢。

 

孙佳还是保持原有的生活节奏,每天学校宿舍一条线,过着简单快乐的日子。

朴克早就辞去牛波公司的职务,开始单干,据说开端还不错,已经拿到一笔几千万的资金在运作。

朴克在投资方面很有天赋,他的股票技术很扎实,盘感非常好,经常能扑捉到市场中的热点信息,短线操作,快进快出,盈利很好。

朴克以前是给公司干,就拿死工资和一些奖金。现在不一样了,完全按盈利分成,现在股市形势一片大好,朴克干的更是带劲。

 

下午,也没什么事,我到证券营业部看了下自己的股票。

哇!几天没来,手里的中信证券已经涨到54元,自己的总资产达到45万!

当初自己投了5万,后来马非特又投了15万,除去成本,总盈利也有25万多!

我有几十万啦!这在几个月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

今天中国卫星和云南铜业都在下跌,看看账户里还有21万现金,买买买,怕什么呢!

我眼也不眨地就买入了5000股的中国卫星和2000股的云南铜业。

这两个股票自己高抛低吸做过几次,基本摸到了庄家一些规律,能和庄家保持和谐一致。

就像马非特的《股票爱爱论》所说,炒股票就是要和主力爱爱,要随主力的节奏,进进出出。

 

三点收盘,回到宿舍,孙佳正在洗衣服。

看我回来,问道:朴克给你打电话了吗?

我说:没有啊,什么事?

孙佳说:他说等下会过来,晚上要会请我们吃饭。

我说:这朴克,最近是赚大发了,怎么又要请客?

孙佳说:对啊,我还劝他呢,让他省着些花钱,可他不听,非要过来。

我说:他肯定要等股市收盘才能过来,估计还得一会儿呢。

孙佳说:如果他来了,艾鑫也正好回来,会不会很尴尬啊!

我说:不会这么巧吧,真的碰到也没啥,做不了情人还不能做朋友吗?

孙佳说:也是,俩人毕竟好过一场呢。

正聊着呢,孙佳手机响了,接通一听,朴克说已经到楼下,让我和孙佳先下来一趟。

这个朴克搞什么鬼呢,难不成怕碰到艾鑫?

我和孙佳一起到了楼下,朴克正站在一辆黄色汽车旁边,身旁还有一位美女。

看我们下来,朴克指着汽车说:你们看看这辆车怎么样?

我问:你买的?

朴克很得意地点点头说:是啊!,前天刚上完牌!

我说:不错啊,你小子才几天就买车了,比你以前在公司混强多了!

朴克说:那是自然,我现在是和客户每周一结账,盈利部分立马兑现,上周刚分了十几万。

孙佳说:不错,你这个是什么车啊?多少钱来着!

朴克说:通用雪佛兰,办下来二十万左右。

孙佳很兴奋说:朴克你好棒!我们几个当中,你第一个买车的。

朴克很是得意,朝那位美女挤了挤眼睛。

我看了看旁边的美女,身材脸蛋都不错,比上次朴克带的那个小美有气质多了,也更清纯些。

我问朴克:这位美女你也不给介绍一下?

朴克说:她叫小梅,现在兼职做我助理。

孙佳:什么?小美,你上次带的那个女孩不也叫小美吗?

朴克说:是小梅,不是小美,梅花的梅,不是美丽的美..

我说:朴克,你绕口令呢,把我们都搞晕了。

这个小梅很主动,上来跟我和孙佳打了个招呼

小梅说:两位学姐好,我叫梅小梅,我听朴克说过你们,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孙佳说:你的名字好怪哦!

小梅说:对呀,我姓梅,也叫小梅,大家都说我名字好记。

我说:是很好听,你刚刚叫我们学姐,你..

朴克说:小梅是你们学校大三学生,现在兼职做我的助理。

我问小梅:你也是学美术的?

小梅说:是啊,我学的是美术设计专业。

孙佳说:那还不错,比较容易就业,像我和张婷这种纯美术的,很难就业啊!

小梅说:是啊,我们家农村的,供我上大学不容易,毕业后要快点找到工作才行。

我对朴克说:我这个学妹人不错,你可不能欺负她哦!

朴克搂住小梅的肩说:你问问她,我哪有欺负她,我是在助她勤工俭学呢!

小梅没有言语,脸一下就红了。

我一看就明白了,说道:不要在这站着了,上楼坐呗!

朴克说:她在吗?

孙佳说:不在,这两天都没回来。

朴克说:哦,不在啊,那就不上楼了,我就在这等你们,等下去接了马非特,一起吃饭去。

我和孙佳上楼收拾打扮时,孙佳很是纳闷。

孙佳问我:艾鑫并不在啊,他怎么不上楼呢?

我说:你笨啊,这都不懂,他今天开着新车,搂着美女,就是专门来气艾鑫的。

......

晚上回来,洗漱后我和马非特躺在被窝里聊天。

我说:朴克现在是天天喝酒泡妞,挺洒脱的啊!

马非特说:他哪是洒脱,他是在作践自己。你别朴克表面嘻嘻哈哈的,其实内心很痛苦!

我说:是啊!这次艾鑫对他伤的是够深的了。

马非特说:所以他借酒消愁,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解脱。

我说:你看朴克今天带的那个小梅,还不错吧,希望朴克的感情能重新开始。

马非特说:是不错,但我估计他们长不了,他现在完全一副游戏人生的态度。

我说:不会吧,看他挺喜欢小梅啊!

马非特说:呵呵,可能就是两天的热度,这小梅不知道是第几个了!朴克前几天还带过两个女孩,都是没两天就换了。

我说:啊,不会吧...

马非特说:怎么不会?我都在公寓碰到他们了。

我哼了一声说:你们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都喜欢体验不同的女生...

马非特一下捂住我的嘴,说道:你不要一棍子打死哦,这可不包括我,我可是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我说: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到呢!

马非特一下翻身上来,双手又不老实起来...

马非特咬着我的耳朵说:你这下能感觉到了吧!

......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风中之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风中之烛   /   2016-01-11 14:22:47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5-11-26 22:06:28
5
王雪福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王雪福   /   2015-11-26 18:40:1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