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忧怨的恋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13 08:36:59 / 个人分类: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忧怨的恋歌

                                                     

夏夜,清风悠悠柔柔地从窗口飘进来,轻轻地抚摸着桌上那束鲜花,撩拨着青蓝色的纱帐。

秀菊那温馨的梦,随着微风慢慢飘出窗外,在夜的旷野漫游:清幽弯曲的白鹭溪畔,绿竹苍翠,花草茂密。成熟饱满的龙眼散发出阵阵芳香。一行白鹭在蓝天快活地翱翔。河面,两只白鹅时而交颈亲热,呢喃低语,时而拍打着着漂亮的翅膀,那飞溅的水花晶莹剔透,似翡翠,如珍珠。她从美妙的画面中情不自禁地把目光转移到茅棚下,看见那个穿着短裤的汉子坐在草席上。他的双眼好像直勾勾地注视着自己,像一团灼热灼热的火焰炙烤着她的脸蛋。她顿时觉得有一股很暖很热的东西从心的深处一直往外溢出,那种热流的全部意蕴凝聚成两束抑制不住的光波,朝那汉子刺去。顷刻,她毫无顾忌地迎接住对方从瞳仁里迸发出的磁波,那碰撞的波光架起一条绚丽的彩虹。她发现那彩虹的中间支撑着一个太阳,似有亮光在闪烁,那么耀眼,那么光彩,动人心弦。那精彩的梦境中突然出现父亲的身影,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惊醒过来。

秀菊揉揉双眼,感觉到快速的心跳。她宛如一粒破土的种子被重压着,那刚刚萌发的新芽只得绕道慢慢滋长。当那叶片伸展出来时,没想到遇到风霜的突然袭击。他沮丧极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床头,轻轻吻着她的脸颊。她不希望刚才这是梦,应该是现实才对呀。但这现实不应该出现父亲的影子,那该多好哇。她又闭上双眼,想揪住美梦的尾巴。可是那梦破碎飘飞了,断断续续不成章法。她的心头猛地产生一股孤独失落的感觉。

她干脆爬起床,掀亮台灯,坐在镜子前细细地打量着自己那滚烫绯红的脸蛋。她顽皮地用指尖点了点鼻子,羞涩地苦笑着,那对很是甜美的酒窝仿佛蕴藏着少女的许多缠绵柔情。她回味刚才的片段的梦境,不禁怦然心动。少女那细腻的情感像缓缓流动的泉水,那样清澈,那样透明。

她抓起桌上的圆珠笔,在小本子上书写着:

茅棚下的汉子,

你来自何方?

风平浪静的处女湖,

被你搅得涟漪层层。

你那厚实的肩膀,

挑起沉重的负载,

创造着生活的未来。

茅棚下四面临风,

仿佛时光的漏洞,

飘散着夜的孤独。

刚才美好的瞬间,

为何未能延续?

回来吧,我的梦······

    秀菊那股炽烈的柔情,在这狭窄的闺房徘徊,在那十九年华的心灵深处默默地流淌。

笑不露齿,走不摆臀,目不斜视诸如此类,乃是她严明的家教。压抑的环境,禁锢着她的行动,但终究无法抑制住她那燃烧着的青春火焰。她临窗往堤岸那边望去,月光把旷野映出一片富有诗意的巨幅画面。她踮起脚尖,朦胧可见茅棚的顶端。那是她家储存茅草的地方,在堤岸的一个拐弯处,四边用砖头砌成一人多高的柱子,中间竖起一根长长的的毛竹。柱子顶端横隔着木条,上面覆盖着许多甘蔗叶和茅草用来避雨。远远看去,仿佛一座小塔掩映在万绿丛中。前段时间,这里居然成为那个汉子临时的家。

“秀菊,深更半夜了,你还点着灯在干什么?”父亲在隔壁间发起牢骚,“还不快睡。”

秀菊不敢作声,赶紧把灯熄了。但她没上床,仍然靠立在窗口,任凭清风吹拂,举目眺望远处。旷野哟,多么幽静恬美的旷野······

她仿佛看见那副厚实赤裸的臂膀,看见那能支撑起二百来斤重腰肢都不弯的身躯。那默默往返于堤岸的脚步是这样的坚实,每个足迹都记载着凝重的音符。他将由那些无数的音符组成一支生活的序曲。她多么想用她那纤细的指尖来弹拨那曲子呀,多么想从她的指缝间流溢出来的旋律能拨动人们的心弦,让人理解和支持。尽管她弹拨的曲子是这样的美好自由,这样富有情趣和微妙。但在这个村子里,在这家教中会被视为大逆不道。

秀菊的思绪仿佛一匹脱缰的马,驰骋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她曾收过当年读初中时的几个男生示爱的电话和信息,还有许多好心婆娘也向她磨破的了不少嘴皮。可父亲却看中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同时也口头答应了。但她对那个小伙子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想出去打工来摆脱对方,父亲死活不同意。一朵鲜艳的花,面对蜂蝶的缠绕,似乎都无动于衷。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自从茅棚住进那个汉子,她的心湖好像投进一颗石子,泛起层层涟漪。那汉子身体强壮,浓眉大眼,全身散发出一股青春气息,尤为可贵的是他随遇而安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令她佩服。

她每天清早都要到白鹭溪畔的茅棚下缠茅草团。好几个清晨,她去得早。他还没起来。她怕搅乱他的梦乡,先是愣愣地站在那儿,然后才轻轻地抓过茅草小心地缠绕着。她偶尔打量他几眼。他太累了,睡得那么沉,一件淡红色的粗毯裹在上,显得那么单薄。那天,他醒来时看到她,马上站了起来,歉意自卑地向她点了点头说:“我、我住这儿没征得你的同意,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客气。”秀菊摆摆手说,“出外人,也挺不容易的。”

那汉子没再说什么,然后就自个儿走到那棵榕树下,这里是他用石头垒砌的灶台。他开始放米煮早饭。火烧着了一会儿,他就挑起那副宽大的粪箕,在堤岸到河边的那条小路上敲响一串串强有力的节奏。她望着他的背影,觉得他挑的不是石子,而是挑着男子汉的气魄和品格。他是用健壮的体魄在创造笨重的生活,用那如雨般滴落的汗水在凝聚十分微薄的钱财。她暗暗在揣摩,他的家境不太好,肯定还没结婚。假如结婚了,他的妻子一定会跟他一起来的,不然,那肯定不是一个好女人。也许,他正用沉重的扁担慢慢挑起那笔沉重的聘金,若是这样的话,那也太残酷了。不!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他还没谈对象,他很年轻,绝对还没谈。她在否定自己的胡思乱想。

她有时大胆地朝他释放火辣辣的秋波。可他很本分,常低着头不敢正视她。她好几次趁他下河时拿着茅草团塞进他的小灶膛。起先他没发觉,以后是那些未燃尽的茅草让他发现了。但他仍不动声色,继续挑他的石子去了。她觉得自己的手似乎不那么敏捷了,经常消磨了好长时间才缠不了几团茅草。有时太阳升高了也忘记回家吃早饭,好几次是父亲喊她才回去的。她还觉得父亲的眼光有点异样,好像已经看透自己内心一样。她有时看了看父亲的脸色,想揣度一下他到底是不是有所发觉自己的秘密。但父亲那副板着的面孔常常令她忐忑不安。尽管这样,一有空就像神差鬼使似的来到茅棚下。

一天中午,那汉子躺在茅棚下的草席呼呼入睡,赤膊,只穿一条短裤。她望着他的胸脯发愣,觉得他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膛仿佛汹涌的波涛富有力度。她怕他受凉,轻轻拿起那条放在他身旁的红毯子小心地给他盖上。当她返头要走时,他醒来了,睁开那双惺忪的睡眼疑惑地瞧着她,然后苦笑着向他点了点头。她觉察到他的表情带着歉意和苦涩的意味。

“小心着凉。”她提醒他说。

“谢谢你,我、我习惯了,无所谓。”他站了起来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看他起来了,她就抓起茅草装模作样地缠着,目光老是情不自禁地瞟着他。

“姑娘,你忙,我得去挑石子了。”

“请慢,我叫秀菊,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好了。”

“好的,我记住了。”

秀菊不便直接打听他的底细,只是拐弯抹角地慢慢试探。

“你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

“嗯。”

“你不想家?”

“想,不过,不过。”汉子欲言又止。

“挑石子的活儿很辛苦的。”

“习惯了就好。”他很感激地打量着她。

当两双眼睛的波光碰撞时,秀菊的脸颊隐现出红晕来。她凭直观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处。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能告诉我吗?”

“哦,没有没有,”汉子接着说,“秀菊,你是好心人,谢谢。”

“呵呵,瞧你这个人真有点意思。”她实在不需要听这样的话。心想,他应该说,你是我的心上人才对呀。

想着想着,秀菊感到有些倦意,再踮起脚尖望了望隐约可见的茅棚顶端。她猜想他肯定又安然入睡了。于是,她来到床上躺了下去。

夜,格外宁静。朦胧中,她梦见茅草棚下,那汉子张开双臂朝自己拥来。她没有躲闪回避,小鸟依人般地拥入他的怀抱。当那双有力的手搭在她的腰背时,她感到一阵甜蜜的眩晕,无力地瘫在他宽厚的胸前。他把她拥抱得很紧很紧,狂热地吻着她的脸蛋。她幸福地体验着男子汉的粗狂、伟岸和热烈······

第二天,秀菊起了个大早,发现对面的山头,白鹭溪畔都笼罩着白雾。她悄悄来到堤岸下的菜园,摘了一大把空心菜,径直朝茅棚下走去。茫茫的白雾像隔着一层轻纱似的,走近了,她才发现那汉子已经在榕树旁简易灶台起火煮饭。她拿着那把空心菜来到他的身边。

“呶,这点青菜给你煮。”

“是你?”汉子听到声音,猛地返回头,发现是秀菊,连忙站了起来,疑惑地注视着她,然后巴巴结结地说,“我、我这儿有菜。”

“客气什么,快拿着。”秀菊把菜推了过去。

汉子颤抖着双手接下来,眼眶里闪动着晶莹。

秀菊走回茅棚,抱了三捆茅草过来。

“走,你走吧,秀菊姑娘。”汉子好像很无奈地说,“你的心意,我永世难忘,可是我、我不是个好人。”

“呵呵,我可从来没听谁说过自己不是好人,真有意思。”

“我打过人,懂吗?我是个犯法的人。我不能连累一个清白的姑娘呀”

“你怎么打人?”

    “为朋友鸣不平,我打伤了人,就、就跑到这儿来打工。”汉子毫无掩饰地说出真相。

此时,仿佛踏在慢慢融化的冰块上,秀菊顿觉头脑一片空白,身子轻轻地靠在那棵榕树,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那个人被你打得严重吗?”秀菊有气无力地问。

“我把他打到在地,然后就跑了,也不知道他的伤情怎么样。”

“我想你要面对现实,应该回去看看被你打伤的那个人,向人家赔礼道歉。”秀菊劝道,“该承担什么责任就得承担,你说是吗?”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也曾经想回去,但又有点儿害怕被抓去坐牢,就下不了决心。”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为了一时的失误而留下终生的遗憾。像你现在有家不敢回,内心肯定是很难受的。再说,你总不能一辈子这样混下去。”

“我知道,你是个好心人,我会听你的。”

“你要是把事情理顺好了,就可以轻松过日子了。”

“你的好心和好意我领了。”汉子停顿一下说,“今后,今后我一定会来感谢你的。”

“说话算话,那好,我们拉个钩。”秀菊说着伸出手······

秀菊的思绪十分纷乱,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回到家里。

当天傍晚,秀菊再次来到茅棚时,那汉子已经无踪无影了,除了那件破旧的草席,红粗毯和一些日常用具都不见了。她惘然若失,抬起头四处张望,只见天空中铺着一片片绚灿的红霞。

秀菊踏着沉重的脚步在堤岸上徘徊。她是在寻找那桩温馨的梦,还是在寻找遗失在白鹭溪畔那支忧怨的恋歌?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碧水柔情 引用 删除 zbh_1974   /   2014-03-16 18:42:47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4-03-14 13:19:48
5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4-03-13 19:22:59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4-03-13 13:32:21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4-03-13 13:32:15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4-03-13 11:58:51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4-03-13 11:58:47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4-03-13 09:26:0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