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儿媳(小说)

 

(A).后半夜,征难赌牌才回家,带去的四\五百块钱输得精光,想起妻子"再不改邪归正就离婚"的最后通碟,他急得头脑发胀,眼前金花乱冒,双脚象踩了棉花,一个跄踉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此刻,忽见父亲卧室的门轻轻启开,闪出妻子的身影.他象被蜂蜇了一口,神经绷紧,血液沸腾,他简直不敢相信,忠厚老实的父亲会做出这种伦理不容的事,如花似玉的妻子看中老头什么了,竟如此下贱?他越想越气,嚯地站起身直奔父亲的卧室,要找老头子算帐.走到房前,听里边鼾声隆隆,暗骂道:"老牛吃嫩草,装得倒挺象."正想砸门,妻子的卧室里"嘣"一声巨响,他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看个究竟.原来是台灯翻落在地,妻子若无其事地躺在被窝里,翻着眼皮似睡非睡,征难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骂道:"你装装装!贱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他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发抖,正要举拳,发现一直分房睡的女儿今晚却睡在妈妈身旁.女儿五岁,天真活泼,刚上幼儿园,他不忍把家庭的耻辱抖落在女儿面前,给她幼小心灵蒙上一层阴影,于是他强忍怒火,狠狠瞪了妻子一眼,扭头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斜靠在沙发上,眼睁睁直到天明,盘算着怎么找他们算帐.
(B).天蒙蒙亮,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老爷子最早一个起床了.出了卧室,习惯地挨近儿媳卧室,侧耳听了听.征难紧张地监视着,只怕老头子又有新动作,但见他踮着脚,向厨房走去准备早餐,才象猫似的匍匐在沙发上,心里一直大骂:"真不是个东西,真不是个东西.."骂着骂着竟磕上眼皮,迷迷糊糊睡着了.毕竟一夜没合眼挺不住了.
.."爸爸,爸爸!你怎么睡在这里?冷吗?"征难被女儿清脆的声音惊醒.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揉揉眼皮,见女儿背着小书包,一双大大的黑眼睛望着自己,妻子站在一旁,便强装笑容地说:"爸爸昨天回来晚了,怕吵醒你,所以,所以..."妻子怒目瞪视地问:
.."昨晚死到哪里去了,打你手机关机.一定又去赌了?"
..征难无言以对.
.."哼!点点,我们走!"妻子生气地拉着女儿就走.女儿欲哭,回过头来招招手:"爸爸,我上幼儿园去了,爸爸再见,"
..征难懵了,想不到妻子不但不觉得羞愧,反而如此张扬跋扈.要不是女儿在场早扇她几个耳光了.他窝了一肚子火,想找老爷子出气.咳,老爷子早出门了,每天晨练不到九点是不会回家的.,他乘机进了老爷子的卧室.心想晚上没当场捉奸,没凭据肯定要赖,待找到证据看我怎么治你们.于是他先角角落落扫视一遍,察看是否有异样之处,一切正常
然后查看被褥\床单\枕头,是否有妻子的头发或肮脏的痕迹.,可是什么也没找着,他捧起枕头放到鼻子下,心想妻子是化妆品公司的质检员,成天泡在香气里,平日里总是先闻其香后见其人,无论如何,这枕头上面是个检查重点,所以征难捧着枕头嗅了又嗅,枕头上只有一股难闻的油脂味\老年味\汗臭味,半点香气也没有,他把枕头狠狠一摔,再查床底\抽屉\鞋箱,看看是否有妻子的拖鞋,袜子,手绢,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累得满头大汗的他.骂了一句:"真鬼,真刁,竟不露痕迹."于是他返回自己的卧室,查看是否有老爸留下的蛛丝马迹,同样一无所获,找累了,坐在床沿上喘气.一看表,该上班了,便匆匆跨上摩托愤愤而去.
(C)征难在一家皮革公司做销售部经理,收入不菲.在同妻子结婚前,不喝酒,不抽烟,更不沾赌,存了不少钱,加上人长得帅,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小伙,自然让现在的妻子一见钟情,爱之入骨,恋爱不到三个月就结了婚.婚后夫妻俩恩恩爱爱.次年添了女儿点点.老爷子中年丧妻,一直未续弦,既当爹又当娘地把征难抚养成人,并为儿子操办了喜事.住房是老爷子单位的房改房,三室一厅,九成新,小夫妻原打算按揭买房,老爷子不让.他说自己已退休,年纪也大了.房子还算可以,反正以后也是你们的.再说,住在一起,我还能帮你们烧烧饭,照管我的孙子...就这样,一家三代同堂,和和睦睦,尽享天伦之乐.征难对父亲充满了感激和崇敬.他深知父亲都是为了使他不受委屈才不娶后妈的,过几十年单身生活实在不容易,所以父子感情很深,出了这个事,对征难打击很大,使他对父亲的敬仰产生动摇.,内心非常痛苦.他一整天坐在办公室,除了接电话,没跟同事说过一句话.他思前想后,最终理智占了上风:老爸的甚于母爱的父爱压倒一切,老爸的无私奉献不该被一次偶然的错误抹刹.再说是妻子上了老爸的房.想想心里还是原谅了老爸.可是妻子太不自重,他自问夫妻间到底怎么啦?想想自己,一年多来与赌博结了缘,并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短短一年,把婚前婚后的积攒全给输掉了,数十万元打了水漂.其中大部分是妻子几年来的奖金和提存(原来要买一辆小车,给女儿点点买一架钢琴,带老爸一同出国游的计划全泡汤了),即便这样妻子还是耐心劝他回头,曾借钱给他还清赌债,要他看在女儿份上再也不要赌了,妻子做到了仁至义尽.但自己象喝了迷魂药似的往"死"里走,工作分心,对家庭责任撒手不管,对妻子漠不关心,征难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妻子,夫妻感情疏远,主要责任在自己...
..这一想,他心里多了对自己的责备,少了对父亲妻子的妒恨.后来他决定:顾全颜面,家丑不可外扬,还是不去捅破这件事为好,同时想办法,尽快从这个家搬出去.主意一定他感到轻松了许多.打算晚上回家同妻子商量置房搬家的事.
(D).征难下班回家,见女儿一人在做手工,不见老爷子和妻子,便问:"你妈呢?"
..点点手一指:"在爷爷屋里."
..刚经过一番思想风暴渐趋平静的他,心里又掀起大浪.他满含醋意,悄悄地向父亲的卧房走去,见门虚掩.忽听父亲高兴地说:"香,真香!抹几次?"又听妻子在说:"一天抹两次.最多抹三次够了."征难呼吸几乎窒息,心要滴血了.怎么会这样?光天化日下,儿孙近在咫尺,这一老一小在小屋就摸起来了,真不要脸!她怒火冲天,"啪"地推门而入,见父亲手里握着一个白瓶子凑近鼻子在嗅,见了征难招招手,眉开眼笑地说:
.."你瞧瞧,你媳妇多孝顺,天凉了,想到给我买防冻护肤膏,刚上市的新科技产品..."妻子白了征难一眼,一扭身出了屋,老爷子推推征难:"怎么,两口子又闹别扭啦?"
.."你高兴,是不是?"
.."什么话,我是担心呀.!"老爸还没品出味道,以为儿子在说气话.
.."闹别扭?弄得不好闹离婚哩!"
.."快点去给你媳妇认个错,千万别再赌了,多好一个媳妇呀!"
.."你要给你!"征难没好气地说
.."混帐!"老爷子骂道,又捧起了那个白瓶子
..征难被妻子冷落很不是滋味,见妻子回到卧室,他也跟了进去.为了把搬家的事商量好,他忍气吞声没敢找岔.见妻子低着头,双手按着太阳穴,暗然神伤.他俯下身去问:"头痛啦,是不是感冒了?"
..妻子却大声责问:"放在抽屉里1500元不见了,你又拿去赌了?"
..征难自知理亏,呐呐地点头:"我想嬴点回来,结果全输了,老婆,我以后一定不赌了."
.."这种话你讲过多少遍了,让我怎么信你?我再最后问你一次,这个家你还要不要?"
.."要!要!"征难大声回答.
..不经意间,征难发现台灯旁一本妻子的病历卡,打开一看,"梦游症"三个字令他大吃一惊.他听说过梦游的人半夜起来象白天一样做事,但自己并无意识,处于半休眠状态.征难看到的那一幕,正是妻子早上给老爷子送早餐的再现.难怪老爷子背地里对他说:"早上起来常有一碗冷稀饭放在桌上...全明白了,错怪了妻子和父亲,征难心如刀绞,懊悔之极,他将妻子紧紧抱住,泪如泉涌:"你为啥不早说,都是我不好,一直不知道,明天我就陪你去省城医院,老婆,我对天发誓,决不再赌了."妻子这回见丈夫动了真情,知道这个家有救了,流出了欣慰的眼泪.
..征难又跑到父亲房间,怀着无限的歉疚,怀着因亵渎父亲而对自己的深深自责,半蹲半跪地抱住父亲的双腿,把脸紧紧埋在他的双腿间,哽咽说:"爸,我不孝,我该死!从今以后,我一定与赌绝缘,做原来的那个征难,好好孝敬你!"
..父亲慈爱地摸着征难的后脑勺说:"现在回头,不晚,不晚,孩子,我信,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