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欢迎光临,这里是我和宝贝妮妮的精神家园! “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在爸妈的心里”!

平凡之路,后会有期——写给高中同学20周年聚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02 15:40:16 / 个人分类:个人脚印

平凡之路,后会有期

——写给高中同学20周年聚会

 

先煽个情

终于还是要说再见了,在这个苍茫的夏天。 

天很高,很蓝,栀子花的香气在风中飘散。 

我们在黄昏的小路上最后一次的相携走过, 

听到斜阳里有人在唱着我们曾经唱过的歌。 

我们相视而笑。

这样的歌声让我们想起了那不再回来的从前,

想起了从前的日子里,

曾经看到的无数次别离。

我们也曾经在那些别离之外唱歌,

但今天轮到了我们。 

我们在夏天的风里握别,说一声珍重,再见。

为了这次道别,我们用了整个的青春做为铺垫。

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 

这一生将再也不会有如此豪华而隆重的道别,

但泪水还是从我们的心底奔涌而出, 

就象那些逝去了就再也不肯回来的年轻岁月。

你对我说,不要再流泪了, 

过去的一切我们将永不忘怀,我们相信这世上还有永远。

但是为什么呢,抬起头的时候,我看见你的眼里也有泪光。

那就让我们痛痛快快的哭一次吧。 

在这个夏天的风中,握着你的手, 

让我们再想起在一起走过的日子, 

想起那些不再回来的梦想, 

让所有的一切在心中再一次的走过。 

这可能是我们年轻岁月中最后的, 

也是最温柔的夏天。 

在这个夏天之后我们还将面对很多个四季,

很多次别离。 

但不能再有这样的夏天了,不会再有这样的道别。

我们会把这个夏天一次次的想起, 

想起所有的欢笑和眼泪,想起所有的清醒和沉醉,

也想起所有的友谊与爱情。 

多年以后,我们会在某个相似的夏夜, 

翻开那本泛了黄的纪念册。 

所有的字迹都将模糊, 

只有那朵被我们夹进本子的栀子花, 

仍然保留着属于这个夏天的最后一缕香气。

————摘自柳妮苗苗·《我会永远爱你——写给母校,写给同学们》

 

在参加这次高中同学聚会前,我特意嘱咐了一下自己,不论这次聚会有怎样的感受,都不写文章了,免得给人留下一个40多岁的老男人怎么老是爱煽情的印象,但我终究敌不过内心挥之不去的那个“让未来怀念起来更美好”的念想,还是迫不及待下笔了。

之所以想不写,还有仨原因:一是四年前初中同学20周年聚会,我已经写过一篇同学聚会的感想了;二是月头刚给老闺女班级的童鞋们写了一封信,已经黔驴技穷了;三是最近工作上事情很多,每天都要坐着工作十来个小时,一直腰疼的厉害(顺便鄙视一下发明“坐着说话不腰疼”的二货),已经严重到弯腰刷一会儿牙齿都直不起来的地步,有时躺在床上就直接起不来了,最后还得靠老婆的“降龙十八掌”(外加红花油),才勉强让这条老腰重新支起自己并不壮硕的小身板。

厦门临行前,老婆就嘱咐我趁同学聚会好好放松一下,还“免醋”赠我“四个该”:该喝喝、该闹闹、该抱抱、该哭哭。俺打结婚起就听家里“政府”的话,所以贯彻得还不错,但导致的后遗症就是至今嗓子眼还红肿。同学聚会嘛,重在参与。可以大家叙叙旧,也可以大家谈谈心;可以站在舞台上表演给同学们看,也可以坐在观众席下欣赏同学们的表演,当然,有机会还可以为同学提供点力所能及的服务。我因为属于那种唱歌“不要钱光要命”的货色,所以,我就乖乖的端着个破相机到处给同学们拍照留念。不过,这反而让我有机会仔细端详每个同学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除了少数几个“不老的传说”,大部分同学都被岁月这把杀猪刀深深的伤害过。

雨果说过:“看见青春,国王愿意用整个社稷来交换”。随着年纪渐长,我们当然都很羡慕年轻时代的好时光,但我并不想矫情的下个“年轻真好”的结论,因为“所有的果实都曾经是花儿,但不是所有的花儿都可以结成果实”。如果年轻时没有理想和目标,对生活迷茫,也不努力奋斗,那么,这样的年轻其实也毫无尊严和乐趣可言。因为这样的年轻,我曾经经历过。

死亡并非一无是处,它教给我们最好的道理就是“一切终有时”,所以,我们“最好向前看”。就像听歌,我们可以怀旧,但我们并不要排斥新歌,这叫喜旧不厌新。年轻有年轻的美好(激情燃烧),年老也有年老的美好(淡然从容),只要我们活好每一个当下,那么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会留下它本来的动人之处。

不过,我依然想和各位同学说一句,向年轻人学习绝不能成为我们嘴巴上的一句口号,更不应该成为我们倚老卖老的一块遮羞布,它应该是实实在在的行动:多和年轻人搞在一起,理解他们的所做所想。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年轻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可以慢一点衰老———不是身体,是心灵。

座谈会的个人发言结束后,我坐在椅子上认真的欣赏小不点特别为我们制作的PPT,静静地在跟“过去的自己”对话(“曾经的我,你可安好?”)。当一张张老照片在眼前晃过,我仿佛在抚摸着每一寸逝去的时光,柔软得让人心醉。此时此刻,我除了在心底里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就只剩下“感谢时光于流逝中的恩宠”了(高晓松)。

其中有一张是我们20年前在河边野炊的照片,旁白是“那时候,我们可以用河里的水直接煮饺子”。现在,我们则连河里的鱼都不吃了。现状的不堪令人无法直视,但如前所说,只要我们朝前看,一起努力——先把自己变得更好,然后再为周边的环境做点事情。那么20年后再相聚,我相信我们依然可以用河里的水直接煮饺子。

说到座谈会,张钦磊老师以别开生面的“上课,起立”的方式做开场白当然让我们开心难忘,而叶国湘老师的发言倒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在向大人做检讨(呵呵,可爱),还有两个同学的发言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个是林帆,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了两个和同学有关的故事,一个是别人办不成的事,自己的同学给办成了(自豪咧);一个是有人夸俺们的女同学长得真漂亮(傲娇咧)。但我印象深,倒不是因为他这两个故事讲得有多好,而是他佩服他的勇气。他敢在人到中年的时候放弃乡武装部副部长的职位下海去创业,这个有点了不起。记得第一天报到的晚饭后,我们一起回宾馆的路上,我问他为什么敢?他回答“实在受不了自己5年、10年后很确定的那种生活状态”。当人人都在追求确定性时,他敢于追求不确定性,这个勇气值得赞一个。我觉得,未来不确定性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我们可以“有憧憬和有希望”,就像一个钻进童话森林里的孩子,总有一些惊喜在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去体验。

岁月静好,但人老多情,越老就越怕“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所以,我们要勇于去尝试新的生活,因为我们不会因为做过而后悔,却会因为没有去做而遗憾。

另一个是徐贞峰,他虽然也是我们这次“厦门帮”的成员,但我却是在聚会前一周才知道他也很早就在厦门工作了。念书时,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和杨德林、谢邦春等一伙人根本不念书,天天打扑克,最夸张的是用几十副扑克打炸弹。按理说,这种不听话又不念书的坏孩子在众人眼里那是绝壁这辈子木有啥出息了,可是,当他痛定思痛之后,硬是通过两年补习考上了云南大学法律系,现在是厦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法务部总监。当他谈到自己为什么选择当律师时,他说:“正是因为年轻时过度的散漫,所以,才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最需要严谨精神的职业”。他的成长经历印证了两个老生常谈的道理:一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永远不要轻易否定一个叛逆少年的未来发展;二是要学会“顺着天赋做事,逆着天性做人”。

我因为占了座位之便,凑巧做了第一个发言者,但因为前晚玩得太疯,嗓子坏了,不然,我非得多说10分钟不可(哈哈)。为了把前戏做足,让后面的同学能高潮,我只好临时使出一个没节操的手段(欧耶),现场调查“高中时谁看过港台三级片”,没想到举手者寥寥(如果当时换成“你高中时暗恋谁”,会不会效果翻番呢?),看来同学们当年可真是“纯洁”的出乎俺滴意料啊,呵呵呵(不许联想)。

既然同学们不吱声,那我就坦白了吧。第一次看片,印象中是被两个同学“请”去的(当年俺也是“怀揣梦想,一本正经”的好学生呀),因为脸皮薄起初打死都不去,后面他们各种激将、各种诱惑,最终还是半推半就的去了(你看人家多勉强啊)。不过,那过程看得真是汗流浃背,紧张得要死,因为只要有人进录像厅,都要赶紧瞅一眼是不是熟人。所以,第一次看片的体验其实一点也不好,因为一大半心思都花在操心熟人上了。

这次拍摄集体照的时候,我和一班同学合了影,还和三班(理科班)同学合了影,毕竟当年咱也在三班混了一个月。因为某种原因(具体可参考高晓松的电影《同桌的你》),当我提出要调到文科班时,班主任罗宗威老师死活不肯,无奈之下,我只好发挥死缠烂打的“NO FACE”精神,罗老师走哪我就跟到哪,连他回家洗菜煮饭,我都要跟在他屁股后头不断骚扰,最终罗老师不厌其烦,只好“恨铁不成钢”的撂下一句:“考不上大学以后可别怨我”。他老人家果然洞察人心,一语成谶。

因为阿波的倡议,我们趁着拍照间隙在学校的蓝球场上打了一场3人篮球赛,承蒙同学照顾,秉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木有大力封杀,让我一开场就“连中三元”,最终我们光膀队以10:5赢了。但胜利是属于我们大家的———这说明我们还有激情,还能跑得动。

依稀记得,当年的毕业留言册上,肖兰娇给我的留言:“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像乔丹一样飞起来”。虽然地球人都知道她在“骗”我,但却足以把一个当年羸弱的少年“骗”得豪情万丈、激情满怀了。

 

聚散终有时,重逢在他乡。这几天同学QQ群里异常活跃,每个人都对这次聚会念兹在兹、意犹未尽。我屁事多,参与少,只好借助本文再次感谢老师们当年的“不嫌之德”——特别是“想嫌弃一直木有嫌弃成功”的罗世杰老师,你的手下留情、你的善良、你的慈悲让我有了继续“热爱这个世界”的信心。

还要感谢同学们当年的“不杀之恩”,虽然那时少不更事互相打打杀杀(跟古惑仔似的),但大家终究都木有过分到在别人的饭盒里偷偷放上几粒老鼠药。

我常想,我们对生活是不是可以有两种态度:一种是“生活已然如此艰难,我哪有心情去做那些美好的事情”;一种是“生活已然如此艰难,我总要努力去做一些美好的事情”。很庆幸,这一次我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后者,因为经年之后,我们都能从四面八方回到母校参加20周聚会就是共同在做一件美好的事情。

所以,再次感谢阿野、甘洋、小不点、阿征等会务组成员,是你们用不计回报的辛劳付出诠释了什么才是经得起沧海桑田的同学友谊。

或许,我们还要继续苦逼的奋斗,积累以后向自己的孩子吹牛逼的本钱,但不管时光怎样流逝,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已经深深烙上了一个印记,它叫“永远的四中”。我们要感谢生活,是它用奇瑰的魅力让我们20年后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未来的路依然平凡,但因为你们,至少不再平淡。

愿大家现世安稳,后会有期!

 

 

2014/7/31于厦门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5-02-25 09:54:14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4-10-01 22:53:33
5
庄子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庄子吴   /   2014-08-04 21:33:08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4-08-04 07:21:36
5
南国之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南国之岛   /   2014-08-03 00:21:07
写的很好的直抒胸臆。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4-08-02 19:32:18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4-08-02 19:32:06
5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4-08-02 19:30:5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