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海峡博客编辑部的博客空间开通啦,给海博提建议可以在这里直接留言提交,谢谢!

悼子言【博友图文合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1-11 11:25:12 / 个人分类:海博话题

         纪念我们海峡博客的博友子言老师,子言老师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章,不幸于前几天英年早逝。博友们写了很多悼念子言老师的文章,虽然我们相识在海博,虽然我们可能从未见过,虽然我们......您一直在我们心中,愿您在那儿一切安好......


(子言——周紫英老师,泉州人,省作协会员,小学教师)


张肇彭

纪念紫英君

纪念子言

哭君此别又何如,天上人间各客居。

深处鹭门呜咽泪,艰时山谷寂寥书。

岂将夙愿多斟酌,更引豪情再猎渔。

风雨从今但消失,哀声依旧遗乡闾。


再读《陌上花开紫云英》

一册静娴中,花无百日红。

翻开又傒倖,抚惜更忧恫。

绰态留初见,称声记未逢。

行间多正气,淑善本才雄。


读碧水老师《追忆文友周紫英》

世事哭无常,佳人鬓未霜。

存生多戾谬,植怨尽凄惶。

杰作留千纸,哀文纪几行。

风裁已憔悴,凭信又抓狂。


南普陀寺忆子言

素心明镜台,偈句有余哀。

海博无讹意,天堂再骋才。

香飘思悟去,奠送别怀来。

五老峰亲在,祈生一树梅。


出南普陀寺

——悼子言

出寺忍收悲,人间敢不私。

美文多早识,能士再今知。

天妒佛何奈,友求神与其。

常心无去处,恨世少良医。


客从足下来

悼子言


半边鱼头

悼子言

      看着案头上那张子言的照片,眼泪难以遏制地充盈流淌,当海鹰老师哽咽着告诉我这个噩耗时,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图片中那个着红衣花裙,面带微笑坐在海边看书,那一低头的温柔,象阳光般温暖明亮的人儿走了,真的走了,永远地走了!


子曰——燕南飞

     (燕南飞因登入不了海博,请我代发。)

      活到这个年纪,已经需要慢慢开始面对亲朋好友的病痛离别,一颗心变得越来越脆弱。这回,是为不曾谋面过的朋友子言。


紫云英 ——悼念子言博友__静静天眼

     (因苏文木静静天眼兄登陆不了海博,托我代发)

这株紫云英曾经亮丽

虽然没有伟岸的身躯

一篇篇博文

是一片片叶子晶莹翠绿

温婉与才华

是迷人的紫白色花朵并立

绽放出悠长的清香

在天地之间飘逸


伟大而无私的母爱——纪念子言-南国之岛

     (因南国之岛兄登录不了海博,托我代发)

      周紫英走了,此生未能谋面,遗憾!几年前的那天,在朋友那里看到一本书《陌上花开紫云英》(作者:周紫英)。映入眼帘的“陌上花开”,记得在海峡博客网见过,就把书借回家看。当我看了这本书第一辑的“妈妈的忘忧”这篇散文,尤其是最后一段让我禁不住泪眼朦胧时,耳畔响起《妈妈的吻》这首老歌的旋律,歌词也在脑海不停地翻腾:妈妈的吻,甜蜜的吻,让我思念到如今......


倾听花开的声音——瓶子

     (瓶子老师无法登陆海博,托我代发)

      小年这一天,拿到紫英的书《陌上花开紫云英》,真漂亮。浅绿色的底,近处一株紫云英盛放,绵延远处的紫云英斑斑驳驳。花上,一只蜜蜂起舞。“陌上花开”是比较深的亮绿,“紫云英”则是浪漫的紫,和那朵紫云英非常协调。


明月梅花

怀念子言

梅红雪白又一冬,

从此无缘见君颜,

寄语西风与明月,

来生私语西窗前。


鹧鸪天----纪念博友子言

风清叶绿似阳春,泪眼读博心作寒。

昨日至今人恹恹,只因伊人隔九重。

人未老,芳魂去,几番不甘问苍天。

满眼皆是伤心人,万千离恨谁来管?


ninglan

《一月的哀思——悼紫英》

亲爱的紫英啊

你送的茶我还没喝完

你赠的书还在我手边

你帮我挑的裙子还穿在我身上


可是,再也看不见你了

再也看不见你的笑

你已随清风而去

你去的那个地方

我相信,一定有花有草

有书 ,有你爱的文字


紫英妹妹

一路走好


william

回望那海博文青的背影!

      因为是海博的文青,我在网上读了她的作品,在这本绿色的散文集里比较全面认识了紫英君。我至今没有见过她,只知道一朵紫云英,尚且年轻,永远年轻。

      写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 

             



碧水柔情

追忆文友周紫英

      博友子言,文友周紫英老师不告而别。从半边鱼头兄处得到不幸消息,令我惊愕,让人痛惜,实在难以接受。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身着绿色连衣裙,齐耳短发,浓眉大眼,文静端庄的女子,微笑着,低头默默向我走来,恰似一朵幽兰,也许就是一朵幸福的紫云英。


wsm969

遥想那朵紫云英

      初春的田野里,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簇簇绿色小生灵:嫩嫩的叶,细细的茎,一朵朵粉红泛白的小花点缀其间,就像一位位水灵灵的小姑娘,在微风中摇曳娇小的身姿。这叫什么花?老农说:紫云英,作绿肥用的。


老撷

花向琉璃地上生,光风炫转紫云英

      依稀记得,在乡下,秋收过后,勤勉的农人们,把收获完了的田地翻耕一新,整成一畦一畦,然后随手撒下紫云英草籽。此后,它们便随遇而安,落地生根。无论被撒向何方又落归何处,很随意地就在那里默然生长,月余便冒出茵茵的绿。意识深处早已模糊了的紫云英因了周紫英的逝去,却在我的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9-01-11 22:13:01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9-01-11 15:08:06


感恩海峡博客编辑部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9-01-11 11:48:1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