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过年》二九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1-20 19:09:01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过年》二九

文/刘洁成

除夕,我们俗称“二九暝”、“年兜”,春节叫“正月”。春节其实也就正月初一、初二这两天,初三民俗说不让串门,初四就感觉不像过年了。小时候春节,街上人挤人,还能放炮子,有很多“好料”吃,我会很喜欢春节。

年兜前好几天,家里的大人就开始没闲了,要提前浸米、磨米浆,再拿大石头压住,将布袋内米浆的水挤压出来。米浆干了变成了一整块,就会闻出一股酸味。邻居门牌3号那家有开阔的大石埕,那里摆着一副“帽子”(石磨),我们小孩负责磨米浆,我最不喜欢同一件事做个没完,所以很不耐烦。

除夕天没亮,大人们就开始忙着做很多甜粿、菜头粿和发粿,还有炸炸枣、炸芋枣、炸菜丸子,还有红烧鱼和鸡鸭猪肉……这时候我会坐在门槛上,紧盯着蒸笼和油锅,并且很快就提前吃饱了。

除夕的晚饭一大桌,那只火炭炉子“啪啪”冒着火星,菜自然是吃不了几个,那一大堆各种肉类和杂料混在一起的剩菜,就会统统倒进一只大土锅,准备接下来一次次熬煮来吃,这样能吃好几天。那年头没有冰箱,食物都不会臭酸,我从没有吃坏肚子,也没有被杂菜里的骨头卡住喉咙。

那些甜粿咸粿之类的,过不多久就会长出绿毛,这也无妨,拿湿布擦试干净,下油锅里煎了来吃。这么多食物中,呲牙咧嘴的发粿总是最后才消失,因为戳着红印子的大发粿必须参加庄严的仪式,它站立在供品的最中央,被用来敬天、敬地、敬祖公,直到浑身沾满香烛的灰烬,变成一坨硬壳,最终才被弄干净了,切片下锅油煎了。

后来还流行过家家户户做“炸嗑”(一种内馅包有白糖花生末的油炸饺子),这玩意儿取代了烦杂的炸枣和蒸粿作业,终结了磨米浆的活计。家里一到过年,就会有满满一土锅的炸嗑,客人来了刚一说完“新年好”,立刻请人吃炸嗑。全家人头尾能吃一个月。

春节一年一年过去,后来街上已经可以买到成品的吃货,省去了家家户户的忙碌。人们慢慢改变了老祖宗的过年习惯,先是把“二九暝”围炉用的火炭炉子,变成了电火锅,甚至将火锅从营造气氛的配角,变成了主角:满桌几乎全是现烫现吃,免去了烹煮;再后来又演变成全家人到酒店去吃年夜饭,告别了锅碗瓢盆和洗刷刷……

厦门人家过年为了一顿晚餐忙得团团转的年味儿终于消失殆尽,只留下老年人关于过去年兜的传说。城里人自己选择放弃了年关的多般繁琐。从某个层面说,是商品社会改写了民间习俗,剥夺了家家户户繁忙的快乐。

人一旦有了年岁,对除夕春节已经漠然,正所谓: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161820200119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20-02-06 23:56:45
5
净水 引用 删除 千水浪   /   2020-01-21 16:49:41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20-01-21 16:48:49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20-01-21 08:29:39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20-01-21 08:29:35
很多人已经不看电视台的春晚节目了。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20-01-20 22:00:22
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20-01-20 22:00:1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