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发布新日志

  • 散步集(97)

    2019-02-15 11:26:34

    散步(97)

    文/刘洁成

         古人有训:“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这话没人会信。我每天都走个两千多步,是不是可以活成那座人人供奉的大脑门儿寿星。再说人吃到这么老,也没啥意思——电视看不清,炸鸡也啃不动,人叫你都听不见,吵架也骂不过人家,走路都得扶着墙……

         不过,趁眼下还不算太老,每天多少散散步,活动下老骨头,大约是没有坏处,我此刻就在街上。

         散着散着,街上传来凄厉的尖叫和嘶吼,路人纷纷闪避和驻足,定睛一看,只见一对中年男女歇斯底里的在街上狂奔,口中不停喊着谁的名字。路人关心询问,得知是丢失了两岁的小孙女。于是周围有十几位路人就分散开,帮忙在附近寻找起来。我走进那条熟悉的小巷子,也许运气好,能恰巧遇上一位小孩正在哪里啼哭。

         待我失望地回到大街,那女童找着了,是一个漂亮顽皮的女童,她正在爷爷的怀里挣扎着、开心地笑着,那位快疯掉的女人则踉踉跄跄的从远处赶来,见到了孙女又哭又笑。两个大人始终没能缓过气来,满脸的惊恐万状。大概他们以为小孙女让人贩子给抱走了,这辈子就此拜拜了。

         我正想用手机拍一张那位快乐的女童,有一位帮忙的路人友好地伸出手,试图握握女童的小手,这时,那孩子猛吸了口气,憋足了劲,狠狠向那路人吐出了一泡口水——“呸!”


    写于20190214

  • 散步(96)

    2019-02-13 11:02:31

    散步(96)

    文/刘洁成

          街上有不少人端着一杯杯灰不溜秋的东西走着吃,据说这东西叫关东煮。有人说“难吃的不得了。”但是没办法,你还非吃不可,因为“这么流行的东西你没吃过?笑死人!”

         出门去!眼看着年就要兜了,想上街买幅对联撑撑门面,证明我也在过年。走进电梯,里面的大镜子,又让我看见了我:灰白的头毛,呆滞的两眼,掉了一支大门牙的嘴巴,活脱脱一丑八怪……

    超市里一派喜庆的红色海洋,我挑了一幅写有“万事如意”和“喜庆岁岁欢”的对联——“万事如意”概括了健康快乐和长生不老等等所有的愿景,而“岁岁欢”,则表示明年我可以不用再贴新的对联了,都岁岁年年了,对吧?

    我走进一家高端名牌服装店。大约是发现我这张脸长得很欠妥,像是揣着很多钱准备要破罐破摔的傻二愣,老板娘看了很兴奋,觉得这家伙一定很好骗。她的热情殷勤是要看时候的,等把钱一弄到手,她绝对不认识你,并且你这人压根儿就没来过。

         我看中了一款衬衫,却只有大码和小码。穿看看再说,我先试大号的,那袖口拉下来一大截,只比舞台上古装小姐的水袖稍短一些,老板娘看了说,现在男人就时髦这么穿,这样着才庄重大方。我又试小码的,这会儿衣摆却吊在裤带上,露出了肚脐。老板娘这回又说了:实在是太合身了,您刚才讲的对,男人就是要穿短一点才有精神——这会儿我已经不来神了。

         我随意地一件件看过去,老板娘跟在我身后,凡我摸到哪一款,她都说这款是最近卖得最好的。终于看中了一款皮鞋,老板娘说是正宗意大利进口的。我问她:是进口鞋,还是进口皮?或者是意大利老板在中国的工厂生产的?她支吾了一会,说:大哥你到底有没有想买?

         她又说她的店“全部”是全棉的衣料,我说全棉的我不喜欢,她改口说,其他料子的也有。又说,你这么帅,随便怎么穿都好看。我笑了——她终于说了句确实的话,这话实事求是,我爱听。看我笑了,她不失时机的又拿来好几件衣服对着我展示,顺便也抽空尊敬地瞻仰了一眼我嘴巴里大板牙当中漏风的洞洞……

         这时我被折腾到满头大汗,终于从老板娘的热烈口水和外交路线中逃脱。出得门来,老板娘还追到外头,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请我改天再次光临。

         第二天,我真的又来到这家店,买了件灯芯绒外套。没办法不买,她说我帅!

     

    写于20190213

  • 我的毛笔字

    2019-01-30 14:25:23

    又写毛笔

    文/刘洁成

         关于“写毛笔”这活儿,行家称之为书法创作,写完了就叫艺术作品,是会有很多人欣赏叫好的;而我偶尔也干这玩意儿,只能叫写毛笔,是写出来让大家理解原谅的,大家看完了会“呵呵”。

         但这没啥要紧。名人专家乱说话,大家会信以为真,常常祸害人;而我没读书,胡说八道就没关系,反正原本就没人信!

         年终了,又到了我一年只写一次毛笔的时候,距离上次这样写字,已经有360多天,如果我的字会漂亮,那才是见了鬼!

    一小瓶墨汁,用了15年,写了15次。刚刚我摇晃了一下,里面似乎还剩一些些,不舍得扔,也许明年加点水能再用一次,假如我明年还能写的话。

         开始了,先找到一首诗词,然后摊开皱巴巴的宣纸,拿电熨斗烫烫平,用铅笔打上间格,找到那支用过好几年的毛笔,沾上墨水,直接就写上了。

    才写好第一个字,毛笔头的一整簇猪毛就脱离笔杆,整个掉进墨汁里。无奈只得花点大成本,换上一直不舍得用的3块钱买的新笔。

    锅里在炖羊肉,这么分心想着,又出事儿了,第二个字的“发”写错了,原想把错字挖掉,再糊上一小块纸重写,不知会不会很像狗皮膏药?也罢,俺这蹩脚的毛笔字,每个字全都写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说是写给自己看的,但也厚着脸皮分给朋友看看。记得三四十年前,我先后在两家比较大的国企服务,单位每年会有一两次书法比赛,我偶尔会写几张去献丑,气人的是,我几乎每次都能勇夺第一。有一回还意外弄到全省职工毛笔字比赛第二名。对于从来都不练字的我,你们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有一回有陌生的文学论坛征稿比赛,我发去一篇文章碰碰运气,竟然搞到冠军,奖品是一张据说价值100万银两的书法作品,后来又听说那位作家还活着,就不值这个钱;还有,曾经我把二胡拉成像放屁一样的声音,我都敢上台去演奏,还博得了如雷掌声。

    所以我想告诉晚辈的话就是:有些时候,还真的可以不要脸,试一试,才会有惊喜。正如厦门人流传的那句名言:“敢轰干的拿去吃”。(意指敢拼才会赢)

         “音妙至极者静,视美至绝者凝”,我一生钟情于文章、音乐和书法,遗憾的是,我始终对书法痴迷而无能为之,因为我的心就像天空一样自由,而书法却必须循规蹈矩。

    终于把毛笔写完了,我将再一次辜负朋友们慈祥的眼,伤害了你们的好视力。请不要违心的赞扬,也更不值得吐槽,谢谢你们!

     

    写于20190129


  • 【我的2018】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8-12-29 11:04:21

    【我的2018】也无风雨也无晴

    文/刘洁成

         2018要走了,我又开始书写过去的365天,这是我每年最后的印迹,证明我的生命与思想同在。只是面对键盘,无丝毫的新年喜悦。

         2018国内大事抄——改革开放40年,国家机构换届,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日关系趋向和缓,港珠澳大桥通车,长春长生问题疫苗,非洲瘟猪疫蔓延,基因编辑婴儿,重庆公交车坠江,马云宣布于明年教师节退休,双十一天猫成交额创2135亿元新高,华为女财务长加国被拘,福建龙岩滥杀无辜案,中美贸易摩擦,台湾“九合一”选举蓝天盖过绿地。(简评:大业者,不是江山,是百姓!)

         2018国际关键词:意大利、俄罗斯、德国、法国、伊拉克、巴西、日本等国举行大选,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卸任,英国王子哈里大婚,俄罗斯足球世界杯,平昌冬季奥运会,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正式履职,川普与金正恩实现朝美两国现任领导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