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发布新日志

  • 厦门是个小城镇?---中山路(73)

    2014-09-28 23:29:11

                          厦门是个小城镇?---中山路(73)

                                   文/刘洁成

     一辆巡逻车在我身后摁喇叭,咱老人家吓了一跳,车上的保安露出优越感。这里是步行街,保安只是开车随便走走,却要求步行者让路,民众已经不能安心行走。此时此地禁止车辆通行和鸣喇叭,但是管治安的人这么做不违规。

         没有立即的需要,巡逻车却在拥挤的人潮中不停穿梭,挤来挤去,警灯闪个不停。他们把车停在街中央,然后下车和熟悉的路边摊主聊天。这些巡逻车的唯一功能只是给保安提供舒适,但是却造成扰民。一条短短几百米的中山路,遇见紧急情况用对讲机一招呼,保安跑步几分钟就能集结。在拥挤不堪的中山路,电瓶车应急速度反而更慢。

    路口执勤的保安负责制止车辆驶上步行街,但我多次目睹保安和违规经过的电动单车骑手大声说笑,然后热烈欢送那人继续违规骑去;我还无数次看见游客向保安问路,保安常常把人家指往错误的方向。

    保安作为个体没有问题,他们在社会底层,他们应该提高工资,应该接受军训和提升个人素质,至少应该让他们保有干净清爽的外观,以符合美丽厦门的口号,而我们看不见这些,责任在于管理部门。

         他们曾经让保安挎着扩音小喇叭在人流中行走,喇叭里反复播出提醒游人提防小偷扒窃的录音,这种几十年以前的小儿科的做法让路人笑晕,还很吵人;他们让保安举着牌子游街搞流动宣传,保安一路上尴尬不安地用牌子遮住自己的脸;他们还让壮男举着比扑克牌大一点的破小纸牌,制止游人闯红灯——凡此种种,游客会感觉这座城市的档次很低……

         俺再次呼吁:请换一位稍微有点文化、有点头脑、有点素质的人来管中山路吧,赶紧的。谢谢哦!

     

                   写于20140928



  • 艺人们赶着坐牢去?

    2014-08-20 10:44:07

                             艺人们赶着坐牢去?

                                  文/刘洁成

                   轻轻松松,一年就能到手一个亿的银子,这是时下当红炸子鸡真实的待遇,而且他还远不是所谓的国际巨星或是一线明星——这就是台湾23岁的孩子柯震东。但他前天“进去”了,因为他跑到北京成龙大哥的豪宅去和房祖名结伴吸毒,这对哥俩好就这样栽了。

    这几个月来知名艺人们纷纷赶着坐牢去,让普通人看的是目不暇接。

         这么乱,都是粉丝给害的——昨日记者针对以上案,在街头随访了几位路人,这些市民的回答大都是:这算什么事?出来以后不吸了就行了。宁财神被逮后表示很后悔,释放后改口说一点不后悔,他没半点想改过的意思——他当然很有底气:全国有无数比他着急一百倍的观众,希望他那部《龙门镖局2》能早一天开播,每天掰着手指数日子,就盼着这位迷糊先生早点出狱。这老兄甫一回家,他微博立刻被数万名兴高采烈的粉丝挤爆。宁大叔吃完牢饭,变成宁大爷。

         都是电视媒体害的——管他是出轨偷腥、嫖妓或是吸大麻,凡艺人一进班房,主流电视台会抢着播放这人过去主演的影剧,似乎是在鼓励他的坏事干的漂亮。然后等那人一出狱,早晚会被电视台选秀节目力邀去重新做人去了。咸鱼翻身太容易,难怪艺人个个这么跩。

         一般人认为艺人胡作非为都跟我们无关——这是大错特错了。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他们的不良示范,会造成我们下一代的错误认知,这就叫“教坏囝仔大小”。这些明星动辄一个广告捞走数百万,这笔成本反映在物价上——也就是说,明星捞到的钱是我们消费者给的。我们有资格有义务谴责他们,至少可以这么消遣一下他们。

     

                     写于20140820


                                                  图片来自网路

  • 不是我不想相信

    2014-08-05 10:05:25

                                           不是我不想相信

                                              文/刘洁成

                    8月1日报纸说,警方冲击了某传销窝点,解救了受害人。

         警方是如何判断并找寻到这一隐蔽窝点的呢?同一天至少有两家报纸在关注这件事,他们是各自这么写的——

    1. 日报的报道说:“民警……发现5号楼501室门窗紧闭,阳台上挂满了各种男女衣服,里面人员混杂,很可能就是传销窝点。”

    2. 晚报则报道说:“警方锁定了一栋楼五楼的一套门窗紧锁、阳台无晾晒衣物的可疑套房。”

         到底当时阳台上是有衣服,还是没衣服?有,还是没有,一样的警方、不一样的记者,给出了完全相反的表述。

    这么多年来,我见过不同报纸对同一件事作出不同的描写,但从没见过他们还能让某一关键的细节完全相反。于是,这其中一篇就变成了小说。

         报纸的功能就是让人知道,但我读完知道了,我不知道!

    想起了小品中的那句名言:你就编,接着编……

     

                        写于20140805


                  

  • 厦门“最合法地摊”

    2014-05-24 06:11:24

                                                                                 本土“最合法地摊”

                                文/刘洁成

            听说过“好奇害死猫”,似乎警示人们对于某些事的好奇心不能太重,虽说如此,我偶尔还是会去注意那些奇怪的东西——譬如说,轮渡地下通道这件事。

         凡据说有关部门又重拳整治了什么地方,完了我偶尔有顺便的话,就会好奇的亲自走过去调研巡视一下下,看看整治后效果咋样——因为我知道大多数玩意儿被整治完后,都还会卷土重来;因为我知道主流喜欢报道整治,不喜欢报道整治完以后证明是白费工夫——所以,想去看看不久前第N次整治后的轮渡地下通道。

         原先该地下通道两侧挤满了违规的廉价地摊,现在我看见所有地摊都已清空不存在了,证实这次整治终于是有了实效,能够维持这么多日子不再回潮真心不容易。

         最后当我走到地下通道尽头时,赫然发现了一大摊帽子地摊。这是通道内唯一“硕果仅存”的地摊(附图)。

    有点接受不了这一事实:我不知道这当中有什么奥秘,或者是什么缘由,能够公然允许这家地摊单独幸福地存在着,而不是遭到统一清除。而且过了几天我又经过那里,这家地摊竟然还在,那状况有点像是荣获法外核准的“特批户”,而不像是钉子户。

         为此,建议将这一地摊评选为厦门“最美地摊”、“最合法地摊”、“最坚强地摊”、“最理直气壮地摊”、“最笑傲江湖地摊”……

         以上几个“荣誉称号”,选一个?

     

                     写于20140524


  • 正能量都去哪儿了?

    2014-05-22 08:41:21

                                                                                                                                      正能量都去哪儿了?

                          文/刘洁成

         “正能量”这词,每天通过媒体传送,已成为大众的口头禅,我已经开始产生了反感和抵触——再好的东西多余了就会烂掉,更何况最必须推进正能量的某些电视台,其实却是传递“负能量”的表率。

         艺人文章的出轨行为是很负面的,绝非大众可以争相仿效的正能量,但是数家电视台却第一时间紧急停播原节目,改为重播文章、马伊琍以及姚笛主演的电视剧。文章对社会作出了最坏的示范,其正面形象在这一刻已经全毁,而某些电视台却热衷于将此人物形象强力放送给亿万观众,就为了多一点收视率,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当今中国,究竟是谁在毁三观?

         早前,那些坑人的毒牛奶公司一出事,我们的主流电视台随后就会突然大量播放该公司的奶品广告,这已经形成了惯例。国内奶制品大公司屡屡出事,他们最该做的是向人民低头谢罪,赔偿受害者的损失,而不是赶紧花大钱请媒体加大广告播出量,想借此挽回形象。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电视媒体也许为了钱,或为官商一家,竟然也配合这种反向运作——我提醒大家,犯事的奶制品公司送给媒体的广告费,他们会在奶品中涨价以收归自己的口袋,而老百姓必将蒙受二次伤害。


              写于20140521



  • 黄海波嫖娼嫖成了“义士”

    2014-05-20 10:16:58

                                    黄海波嫖娼嫖成了“义士”

                                            文/刘洁成

                   最近媒体头条是关于明星黄海波嫖娼,这本来已是超狗血,料想不到的是,小黄嫖娼竟把自己嫖成了“正义化身”,在很多网友眼中,黄老弟就是“真心英雄”,不仅没有遗憾、责怪之意,反而不吝赞美之词,搞不清楚的人还以为黄海波参加了一场抗震救灾。这种舆论走向,不仅体现在普通网友身上,也出现在一些媒体人的言论中,称其“业界良心、德艺双馨、堪称楷模。”

         简要看看大伙是怎样评论黄海波:

         “不偷不抢,正当交易,又没干伤天害理的事儿。海波作为一个明星,不去打粉丝的主意,也不威胁三线小明星,更不会和导演一起潜规则新晋演员,正大光明的付钱买春,难得的演艺圈正能量,为了社会和谐,赞一个!”

         “真爷们,他没结婚,总得有生理需要,可以理解。他没有去强奸,着急就来一鸡。波哥是一正直的人,下次小心。”

         “说不上正义,但一个正常男人有需求,如果不想伤及别人,花钱解决,为什么不可以?难道要强奸?说波哥道德败坏,真没天理啊。一个极可能有姑娘要求免费来一下的大明星,拒绝揩粉丝的油,坚持付费睡觉,这是高尚的精神。”

         “作为单身男女都有对异性渴望的心态,这就叫人性。可以不斥责,但是也不能纵容啊,以后男人还不疯了。”

         ……

     

         以上系网友热议。以下俺也随便扯两句:

    明星嫖娼和普通人嫖娼,最大的差别就是这张混熟了的脸。既然大家都认识,整出这事儿就算成了大英雄,也毕竟很好笑,还损害到将来老婆的面子。至少,以后演不了扫黄的警察,少掉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那结婚搞外遇的都还能接着上春晚,海波又没招谁惹谁,预祝2015他也春晚了吧。等过些天看热闹的网友都累了,也就没啥事儿了。说不定那些主流电视台,又开始要忙着将小黄主演的《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多部剧,重新再搬出来重播一遍,赚它个收视率。等着瞧!

     

                    写于20140520


       图片来自网路

  • 这个算不算“庸懒散”?(1)

    2014-04-15 20:08:58

                           这个算不算“庸懒散”?(1)

                      ---中山路(65)

                  文/刘洁成

                     这是中山路东段一舞台的背景图(附下图),是春节前就挂上去的,上面写有春节正月初几的几次演出预告。

    春节过去了很久了,这幅文字和图至今都还在,中山路是所谓的厦门对外窗口,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游客走过,常有人留意去看看几号会有演出,却发现是很早以前的“文化古迹”。

         这幅画板留下来作为舞台装潢是可以的,但能不能拿几张彩塑遮盖住那几个过了时的字,只需要几分钟。

         或是想再留着它,等烂掉了再说,反正不用大米喂它。

         这个算不算是管理部门“庸懒散”的“懒”?

     

                         写于20140415


  • 不八卦会死?

    2014-04-02 22:49:17

                                  不八卦会死?

                                   文/刘洁成

                    在中国,凡是有在用眼睛度日子的人民,最好是知道一下每天的头条新闻,否则你就逊毙了。当然,我指的是八卦。

         人们大都喜欢绯闻八卦,这是人之常情,没有半毛钱错。你想,生活中每天都能有那么一丁点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肯定比任何鸟事都没发生更令人快乐——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这些天的绝对头条是文章和马伊琍伉俪,外带一位挤进两人之间的横刀妹姚笛。剧情大概是这样:文章被爆出婚外情,女主角是姚笛;然后爆料者端出铁证,有图有真相;然后文章认了并且致歉,马伊琍开口但不知在说些什么……总之这一部令大伙兴奋期待的因为第三者插足导致一对娱乐圈最不看好姐弟恋婚变的狗血连续剧不会太快落幕,这让全国至少占一半多的网友翘首以盼。

         有三台著名的与事俱进的省级卫视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其中某台在文章绯闻爆出的第一时间撤换节目,立马重播电视剧《裸婚时代》,这戏中男女一号正是文章和姚笛。另两台卫视也不甘人后,紧急将正在播的电视剧砍掉,果断推出《小爸爸》,这戏是由文章和马伊琍夫妇联袂主演……虽说这么冷饭热炒可能带来收视率,但好像有点无聊。

         你说人闹家丑,幸灾乐祸也就罢了,你还赶着招呼全国都来围观——啥玩意儿这是!

         对于做娱乐新闻的某些人来说,最最痛苦的是:有新闻,但不是绯闻。

     

                    写于20140402


  • 别打扰人家名人

    2014-03-06 15:16:29

                                             别打扰人家名人

                                                文/刘洁成

                     在日前的政协会议开幕前,记者们逮到了姚明。

         媒体报道中,记者让姚明回答刚发生的有关昆明暴力事件问题,其原意显然是想借姚明的嘴对暴徒予以强烈谴责,但是姚明显然不在状况,他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如有意见应通过文明的方式表达,不应伤及无辜——这一回答更适合针对街头的一般斗殴。我说委员同志,这不是有意见,而是想分块国土地盘儿独立;这不是不文明行为,而是媒体报道所说的惨烈的恐怖杀戮。

    记者一旦面对采访对象,首先应该先弄清楚对方混的是哪个码头,此刻是不是适宜的时机,然后至少就该问些挨着边的事儿,对吧?尤其是你别拿敏感的政治突发事件为难人家打球的和做大生意的姚明,这里是中国,他不是国外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步入政坛的人物——此话题不好展开,点到为止。

    此时又想起网坛大姐李娜。每每人家娜姐打输了球,原本就很不爽,她没错。错在都没指望了你还在看台上乱喊加油,怨不得人家娜姐当场对你咆哮;你还追着采访她乱问,难怪她的回答能当场呛死你。俺友情建议,今后娜姐万一再输了球,中国人最好是赶紧躲开,离她远远地,别去招惹她。还有,别拿百姓辛苦的纳税钱去贴在人家富姐的冷脸上,好吗?

    我希望中国人都尽量正常一点。因为我也是中国人。

    就这!

     

                      写于20140306


         图片来自网路

  • 【2014马年春节】过年说过年

    2014-02-01 23:21:44

                               【2014马年春节】过年说过年

                                           文/刘洁成

                     春节是一个很无趣的东西,以传统的农历计年,春节又让人老了一岁,这不是很开心的事情。

         但是某些人很喜欢春节,因为拉动了全年来最疯狂的内需,经济数字好看了,就有亮丽的政绩。

    殊不知底层百姓辛苦一年赚的那点钱,就为了春节这三五天,都花给了官家的垄断业。不信你看看:机票、火车票、开车耗的油……我们把钱都给了他们,不是吗?

    不幸的是,就这样你还得为了买不到票和挤不上车而拼命,甚至被暴风雪阻断了回家的路。于是,为了家乡爸妈和孩子那双双等待的眼,疲惫的心和沉重的行囊一起在路上,连滚带爬着。

    吐槽春节晚会已经成为过去式,就好比你一提起中国男足,很多人会反过来骂你吃饱了撑的,这时春晚在大众的口沫横飞中照样在几天时间重播20次。其实春晚本身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夸大春晚的人。在这台很平常的晚会尚未露面时,提前半年把它操弄成至高无上——这是春晚年年挨骂的唯一缘故。观众从期望的顶峰一跌到底。

    因为这台集中了男女老少、东西南北、各民族、各种行业和所有表演种类面面俱到的综艺节目,是出现在除夕的晚上,从名称上讲,它叫春节晚会是错的,应该叫除夕晚会,简称除晚。还有,就算是春晚,也得麻烦叫“央视春晚”才对,因为还有很多各地各界不同的春晚。

    所以春节的符号是:回家,人海,天寒地冻,年夜饭……没有春晚!

    春晚走过了半甲子,我呼唤春晚停?不是,是要它回来,让这台普普通通的晚会,回来百姓的中间,让每个周末都有。春晚真的没什么好吗!

    有些东西就随它去吧,无论有多好,无论有多糟。

    祝网友们新年好!

     

               写于20140201


  • 最无聊莫过贪官忏悔

    2014-01-12 23:15:14

                                       最无聊莫过贪官忏悔

                                            文/刘洁成

                     日前从报纸看到一篇贪官的忏悔书。江苏这名贪官说自己在忏悔时“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据他说法,是因为他的前程付诸东流了,对不起老父亲、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儿子。“我只有真心悔过改过,并用实际行动弥补给党和组织造成的不良影响,希望能给家庭、亲友抚平伤害。”他最后这么说。

         这官们该对谁谁的歉疚都说全了,唯独没有半句对老百姓说一声对不起。这很让人气愤!

         贪官们认为他们贪污的、受贿的都没拿的百姓的,他们装不懂。要知道行贿者给了你钱财,不仅要从你身上换回更大利益,还要从他人身上搜刮回来,要从消费者身上加码讨要回来,最终还是百姓的钱;而贪污的钱财则是来自纳税人。贪官败坏了社会正气良俗,民风深受其害,他们应该乞求人民的原谅。

         正是所谓的国情,我们的官员是上面任命来的,他们没有选票的问题,才不把百姓放在眼里。正如那位逯副局长质问记者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他们把百姓当成对立面,即使为百姓做点事,还是为了做给上级看,以达到个人升官发财的目的。

         众多贪官像被割的草似的一片片倒下,我们的好官在哪里?!

         猜猜:地球上有一些混某种职业的人,整天被人指着鼻子骂到臭头,他们看似很讨人嫌甚至丢人现眼,却总是神气活现并且盛气凌人,请问这是什么职业?——您答对了:就是做官!

     

                      写于20140112


  • 有些人就尿不到一块

    2013-12-04 23:01:08

                                          有些人就尿不到一块

                                                文/刘洁成

                    有时会想,为什么很多网友之间会话不投机,互相看不惯,对问题的看法南辕北辙,动不动抬杠?除了年纪、职业、出身环境等原因,我看最主要是改革的成果分享不均。

             这又得唠嗑到体制话题。在体制内享受好处的人,最不想改变现状,会为了自身利益,处处维护现制。同时因为得到较多“说话”的权利,容易成为名人。他们会顺着“主流”的意思说话,而不太讲究真实,常常言不由衷。

     体制之外的人,或可戏称为屌丝。因待遇和收入明显不如某些人,就会有很多不满和牢骚。他们基本上说事实,但不能见光。社会一旦存在不公不义,你不能指望这部分人对现状唱赞歌。他们对某些偏离事实的言论,一定会嗤之以鼻。

     这两造人不会有共同语言。

            一般来说,屌丝的嗓门会比较大;名人较多考虑躲闪,原因你懂的:反正你说你的,我面子无所谓,照样好吃好喝,犯不着生气。

     

                         写于20131204


  • 中国泪

    2013-09-25 23:31:17

                                                                                      中国泪

                                                                                  /刘洁成

     

                    某电视歌唱选秀节目,台上选手刚刚嚎完,正在感言——即便没什么伤痛的东西可以感言也必须感言,因为感言是表演的一部分,关键是要有人哭。可惜这位选手明显是没有什么事可以痛不欲生。但他说:这次我已经出来半年了,妈妈一定盼着我赶快回家……说着他难过的停了几秒,背过脸,用哭腔对观众说对不起——这件事也太惨了!全场照例响起掌声加油声,现场大伙都悲痛到没办法,泪珠在镜头前哗哗直流,没眼泪的就抹起眼睛……

         最近咱有时间看电视,发现那上面包括访谈、娱乐、搞笑的,都免不了要哭成一团。尤其是选秀节目:评委老师和歌手、歌手和歌手、嘉宾和选手,都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老少不咸宜,随便就抱头痛哭起来。

         有一期巨快乐节目,有位搞笑老演员到了比赛尾声明显要输了,突然决定感感言,他回顾了每年春节,妈妈都要不停的给他电话:儿啊,快回家过年吧……其实妈妈早就去世了,这是他的继母,胜过亲妈呀同志们啊……台下原本是笑的人仰马翻,这会儿都翻了脸,都感动的是一塌糊涂。然后比赛结果你懂的:评委们激动到按耐不住,死活都要把票投给他,这位老阿伯得到冠军。

    中国人的泪点越来越低,应该是爱心和同情心越来越深的缘故。这好像是正能量。这种情景我们还真不好胡乱评论。

     

              20130925

     

            

  • 九一八,告诉子孙后代

    2013-09-18 14:56:11

                                       

                    

     

                                                    九一八,告诉子孙后代

                                                                 /刘洁成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82周年,也是我连续第五年写九一八。

    1931918日,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永世难忘的国耻。从此每年这个时候,曾经沦陷的沈阳城内汽笛长鸣,警钟长响。

    从那年的九一八开始,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了14年。中华民族在最危急的时刻,付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代价,用3500万人的鲜血和生命护住了一个大国的尊严,展示了人类追求和平、安宁和正义的力量。

    现在没有亲历过那场侵略的日本人,正在不停地对那段历史说着什么,所以我们作为被欺辱的民族就必须也大声的说!

         我没有生在日侵时代,可我的父辈有亲历,我不能装着不知道。事实是,你日本人带着机枪大炮到别人国家来,如果这不是侵略,难道是友好访问?!如果今天中国人也这样去日本访问访问,你又该怎么说?

         现在的日本(或称右翼)敌视中国是不足奇的,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和军力看似崛起。这个国家就在他身边。即便这条巨龙在酣睡,日本也无法入眠。

    因为,当年日本凭着国力强盛去占领别国,现在他们想当然:强盛中国也会这样报复他们。今天日本人带攻击性的动作和语言,是因为恐惧和怯懦。

    从某个角度说,当年被侵略国家的过失和教训,就是战后对侵略者的惩罚和索赔轻轻放过,今天日本的嚣张以及不反省,是因为战胜国的纵容——必须的惩罚是夺取每一名战争罪犯的生命,就像以色列国家机器发誓永不放弃,追逐在世界每一角落,直至灭掉最后一名纳粹;战后赔偿则必须导致日本更长时期国家破产。

    我们有需要反省的过错。

     

              写于20130918

     

  • 人家错?我错?

    2013-09-03 14:21:57

                                                                      人家错?我错?

                              /刘洁成

     

                   刚刚看见报纸有一大半版广告,大字标题写着: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这是摘自我少年时很喜欢的那首《行路难》,是李白最著名的诗之一。虽然过去了几十年,我还记得不应该是“风破浪会有时”,而应该是“风破浪会有时”才对。我想我的记性应该不会有错,可能这是广告作者记错了,可能报社编辑和校对不熟悉这首诗,这都没什么。但假如是故意这么改写的,恐将误导时下已经所剩无几的读诗子弟了。

         秦观的《鹊桥仙》也常常被误读。前几天看见电视上的主持人把其中“纤云弄巧,飞星恨”,误说成 “飞星恨”;报刊和电视中也常常会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误读(写)为“两情若是长久时”。 久长和长久,两者的味道也差别太大了。

         如今很多路边广告喜欢用带有别样含意的同音字改掉成语,其实这样很伤文化又很害人。当下打电脑游戏的人很多,爱诗词的人几乎快没有了,再这么以错传错,还不如索性就让古诗文干干净净的绝迹了好了。

         也许以上别人没错,是我说错了,但我错了害不到人。我小学没毕业,反正原本说啥都没人信的。而某些享受话语权待遇的人说话,还是整明白了再说为好。    

     

                     20130903

     

  • 没见过这么衰淆的

    2013-09-01 23:15:30

                                                                没见过这么衰淆的

                                                                        /刘洁成

     

                  有见过很衰淆的,没见过这么衰淆的(衰淆:厦门方言,很倒霉的意思)

         近年来有很多贪官一个接一个死翘,某些人是因为偶然的小事,然后不幸被扒出大事儿来。其中被网友封为“表哥”的陕西省安监局长杨达才基本上算是运气最坏的。这两天他出席了法庭的聚会,他是被告受审。我注意观察了一下下,发现他在本来应该很不好意思的庭审中都还能笑容可掬,我和我的老伙伴们都惊呆了——表哥事发时当地官员解释说,杨局长这一副笑脸是天生就这样的,他没办法不笑,不怨他。我原是不信的,现在我反正是信了。

         表哥出岔子,是因为在一个必须很痛心的场合他露出了灿烂笑容;然后网友们很气愤,微笑照片被贴上网围观;然后网友们发现他手上戴着天价腕表;然后网友找到更多照片,发现他还有更多名表以及别的好东东,总之全身都是宝;然后官方介入调查发现他的贪腐事实……

    “微笑案”给了忙着扒贪官的网友启示:1. “逻辑推理”管用。譬如:他手上戴有一只天价手表,就可能有好多只——有好多只名表就可能有别的高档行头——有高档行头,吃住行就可能也很奢侈;有这么多钱又做着官,就可能是贪腐受贿——最后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2. 过去我们都以为监管部门无能,现在看来,还有可能是监管者接受了贿赂,就故意不去监管。

    “微笑案”给官们的教训就是:1. 凡天生拥有一张没办法收起来的笑脸,那就一定要当官,因为这样比较方便喜迎上级领导,又容易使百姓感觉和蔼可亲。2. 但是,万一需要处理灾难或参加追悼会,这位老兄千万别露脸,以免他那副永远高兴的神情破坏了肃穆的气氛。3. 假如你当着官,即便家中有一大堆名贵的行头,出门时还是穿着破裤子为妙。谨铭记,亲!

     

                          20130901

     

                          图片来自网路

  • 地球人都知道的旧闻---论商(137)

    2013-07-25 16:24:43

                             62c13fbajw1e6sxqi3ogsj20fk0ef3zk_副本

                                地球人都知道的旧闻---论商(137)

                             文/刘洁成

                    这两天,某位头衔一大串的专家爆料说“国内可能有60%以上的液态奶都是由奶粉冲兑”,于是各大媒体当作爆炸新闻,忙着刊登报道。

    其实这件事儿早在5年以前就已经被揭露并报道过了,俺本人还写了这事,于2008年9月22日 23时59分08秒,闪亮隆重发表在伟大的厦门网及海峡博客上,并归类于个人的《论商》系列文章中第27篇。

    当时刚发生毒奶粉事件,俺就这么写的:“不买所有液态奶(液体牛奶)。包括利乐包(俗称砖型纸盒)纯牛奶、早餐奶、含奶饮料等等。顺带提醒:利乐包上配料表标注的鲜牛奶,实际上都是用奶粉生产的,别误以为是直接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

    当然,俺也多次报告大家,为了让液体牛奶更浓更香,他们还会加上增稠剂和奶精之类,这样牛奶中能够少放点奶粉,多放点水。他们也许还会添加一点破皮鞋,使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更多,这点俺不太敢肯定。

    当时奶粉泡水曝光后,乳品企业赶紧将配料表中的“鲜牛奶”改为现在我们看到的“生牛乳”。总之他们打死都不公开“奶粉”这事。

    如今专家再爆料这个,显得后知后觉,该不会如此孤陋寡闻吧。或许岁月是把杀猪刀,不但杀人容貌,还杀人记性。

    还记得已经报道过的,大家原先以为喝的肯德基豆浆是现磨的,后来发现他们是用豆粉冲泡开水来的。俺就担心着再过两三年以后某一天,有人一觉醒来,又会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呼起来:“请各位注意,根据专家最新发现,本报刚刚获悉,肯德基豆浆不是现磨的,是用豆粉冲泡的……”

     

            20130725

  • 瓜农家属因何要感谢政府?

    2013-07-22 15:14:16

                                                    

                                       瓜农家属因何要感谢政府?

                              /刘洁成

     

    “与政府部门冲突致死的瓜农的家属感谢政府”——这句话有点拗口,却是真的。

         717日,56岁的临武县瓜农邓正加在与城管发生的冲突中死亡。据亲属及在场目击者称,死者遭城管用秤砣击中头部致死——当地政府部门第一时间称邓正加是“突然倒地死亡”,似乎有将死因牵扯向心脏病的意图——这一说法激怒了民众,死者按当地习俗被移至村口停置,之后当地群众大量聚集,与前来处置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对峙——数百名警察持械动武并“抢尸打人”,群体事件矛盾激化,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县政府及警方终于对涉事城管六人实施刑拘,并分别免去两名城管主要领导的职务,赔偿死者家属89.7万元。死者终于安葬——据说此后死者家属假如每再放一次话,就会每次被扣掉赔偿金10万元。终于,家属删掉微博、闭上嘴,并且改口感谢政府……

    本案中当地政府从袒护疑凶、掩盖事实、动武维稳到最终演变成拿钱堵嘴。

        我们不停的定位自己是法治国家,或称是执政为民,凡报道执法部门做的任何事都会先冠上“依法”两字。但仅以城管部门为例,其配备人员的素质之低,实有“乌合之众”之嫌,因以为身后有政府部门撑腰,面对的又是为了生计赚点小钱可能违规的底层大众,这支“执法”队伍态度常常简单粗暴,几乎成为社会矛盾的乱源,在政府和民众之间不断地挖大鸿沟。

    这些年,每遇见突发事件,官方第一时间的处置往往是撒谎、否认和推脱责任。随着案情的逐渐曝光,再再证实了有关部门最先的表现是多么的幼稚和没有智慧。面对遍地四起的网路监督,按下葫芦又起瓢,权力部门部分官员手忙脚乱,其应对危机的举措常常沦为网络笑料。

        其实可以不必要感谢政府——因为政府、警察和法院前头都冠有“人民”之名,所以他们和我们是一家,自家人不必言谢;因为是人民出钱让政府机构来管理国家,如果他做错了我们有权批评他,做对了就实事求是支持他,没有感谢的道理;还有,其实政府的赔偿金还是花掉人民的钱,到底是该感谢谁?

        “瓜农之死”案,再次证明肆意挥霍权力的人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使权力者依法行权、谨慎用权,树立尊重法律、尊重群众权益的“依法执政习惯”。

         城管打死人悲剧是体制性悲剧。面对这支让人诟病、以“临时工”冲锋陷阵的城管队伍,政府部门好像有很多需要改进或规范的事情要做。

     

                             20130722

     

                      

  • 家里的老人还好吗?

    2013-07-10 23:16:15

                                              家里的老人还好吗?

                               /刘洁成

     

         71日起,也许你不留神就会摊上大事儿了:譬如今后不常回家看看老人,你就可能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八条规定:“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

         以上文字表述似乎不够严谨,更像是道德劝说,可操作性不高。它还衍生了一些疑点,如:所谓“经常”是指一年必须看望多少次;每次看望的时间必须多久;“看望或者问候”指的是不是两者可以取其一,即:有电话问候了不必看望也行?

    其次,如此涉及面极广、触法可能性极高的事儿谁来监督?如何监督?千家万户中,你如何来“打探”谁家的晚辈回来看望过了没有;而今后为了证明自己,晚辈们回家时保不准还得拍下现场录像,以备打官司存证。

         再有,往后凡犯了不回家的事儿如何定罪?谁来执法?而大多数的老人不会愿意与儿孙在法庭上对峙。

    古代封建社会的某些孝道,如今已不切实际。为了养家糊口,很多青壮年人背井离乡外出远门谋生,很多打工上班族连假期都没有,让他们常回家看看确实很难。

    我不怀疑此项立法的善意,其有积极的用意在,或能使部分人在行为中有所忌惮,在良心上有所愧疚。可以肯定的是,尊老爱幼永远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当今社会主流。问题在于将它写入法律的意义有多大。个人更相信可能有九成以上的民众不会把这条法规当一回事。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标准,因为不能够使公民动辄就违法,法律对人的行为表现了极大的容忍性;我们赞同将一些必要调整的道德上升为法律,只是事前要对实施的成效多做评估。法律是强制,道德要求则是非强制,它更多是包含了传统文化和道义的内涵。

         我们欠缺的除了法律法规,还有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传统的道德规范,以及行为准则的自律。

     

                  写于20130704

     

        

     

  • 你的工资又被平均了

    2013-06-07 14:19:59

      

                                                 你的工资又被平均了

                              /刘洁成

         有个顺口溜:张村有个张千万,隔壁九个穷光蛋,平均起来数一数,个个都是张百万——看来这把戏又演上了。

    厦门公布了去年年平均工资及月薪,结果是,厦门职工去年人均年薪为52526元,人均月薪4377元。

         个人以为这一数字没有意义,没有鼓舞价值——与一座城市的经济增长和政治进步无关;对地方领导的政绩没有帮助,反而会引起一半以上的民众生气,对族群的和谐有害。

    希望下次如果一定要报道这东西,最好同时告诉我们当年最高工资多少,占职工比例多少;最低工资多少,占职工比例多少;达不到人均月薪的职工有多少人,占职工比例多少?

         工资最高和每年工资提升明显的,想必都是那些机关、事业单位以及国企垄断企业,尤其是管理层。而奋斗在艰苦第一线的绝大多数人往往收入最低。

         在当前贫富差距和收入不均持续拉大的现状下,热衷于公布这类人均工资数字,真有点傻根的劲儿。每次一公布这东西,都引起占社会人群最大比例的低收入者此起彼伏的骂声和讥讽,有意思吗?

         据说我国目前住房户均1.02套,在房姐41套、房妹31套、房媳11套、房叔22套、房祖宗16栋楼的前提下,我们每户人家还能平均享有1.02套住房,那啥?让人很是想感谢这个和感谢那个。顺便感谢上天,感谢厚土!

     

                   20130607

     

     moto_0957_副本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