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发布新日志

  • 对酒无歌

    2018-09-14 20:09:08

    对酒无歌

    文/刘洁成

              在中国千奇百怪的“文化”中,“酒文化”源远流长。一说到酒,就想起曹操、李白和武松。自古无酒不成佳话,万事与酒相关。就说《水浒传》吧,其实一整本书从头到尾都跟酒有关。至于说到文化,我没资格谈,所以不谈文化,扯点别的。

         有些人天生就会喝酒,而我生下来就不会,后来都没半点长进。我滴酒不沾有两原因:一是酒太难吃,二是吃了以后太难受。

         我是个轻易不服输的人,唯独喝酒认怂。不幸我的职业有一大半就是:人家请我吃饭,或者我请人家吃饭。往往每三两天必有一次酒席,有时大伙吃完喝完,就去找包间K歌,其实都不唱歌,大家拼命摇骰子,输了喝一大杯。常常,那啤酒是一箱箱扛进来,直喝到零点以后。

         走遍全中国,基本上没人会强迫我喝酒。我只需喝一小口,脸和脖子立刻通红,两眼睛充血,模样让熟人陌生,然后瘫倒在沙发上没法理人家。对主人来说,把客人弄成这样,确实很没必要,也很无趣。所以大家都了解我,这几十年的酒肉江湖就这么混过来,顺便也看遍了酒后的众生百态——

         有人呕吐物不停从嘴里溢出竟不知觉,还喊着拿酒来;有人翻脸,别的人在相劝;有人独自坐在角落诡秘地冷笑着什么;有人衣冠楚楚的躺在地上休息,他是刚刚不小心从沙发上滚下来,现在懒得再爬上去;有人为了苦劝对方喝下一杯酒,整整纠缠了一整晚,双方都展现了极大的耐心,把“为什么必须喝”和“为什么就不喝”的道理,很小声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这些老兄第二天都是董事长和总经理。

        “你看得起我就喝了这杯”,“是朋友你就把它干了”,“你不喝的话就不够意思”——不喝就是藐视人,就不是朋友,就是没感情?

         我说的是无关酒文化的另一面。我不懂酒,但却说酒的话题。

     

    110221180913

  • 天意

    2018-09-05 13:17:05

    天意

    文/刘洁成

    今天手机被短信塞爆,那里面都是给我的祝福,我读了这些为了这一日子所能创造的美丽文字,不禁阵阵鼻酸:这世上好心肠的人多——在我生命的这一天。

    我每年都会忘记这一天,唯有母亲记得,她看不懂日历,但牢牢记住生下我的第2天,是旧历7月“关地门”。然后母亲终于走了,也带走了这一天,从此我的记忆再没有生日!

    没所谓,因为这一天不是我的选择,所以我的一生不能选择。我为这一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半个世纪的荒唐坎坷让我们承受,只因为降生在这天、这年……

    对生日没有兴趣是因为对自己的结局没兴趣。“庆生”这词似乎是代表喜庆,说明这人正在快乐活着,说明他的人生值得庆贺——可我不是这样的,也就没有了庆的必要。如某位作家说的一样,这一年来,我的职业是生病,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写点东西。

    我常常为这世上的芸芸众生感慨:你不知道会被生在哪里,可能是城市或是山区,也许是富家或者贫户。除了仰望的天空是一样的,命运注定各人的活法不同。降临到这世间做人,是多么的惊险和无奈!

    于是,就有了你的现成的幸福,就有了他的拼死都不能达到的痛苦,也就是王子与贫民的故事。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命”就是“生”,就是你一开始萌芽自哪一个母体。

    这一天赋予我的生命,就是要为自己的存活找到一块落脚的地,从那个悲惨的15岁开始。所幸上天一次次回报了我的付出,我完成了从需要别人到为了别人的转变!

    我也预祝每一位朋友生日快乐!谢谢!

     

    090904180904

  • 父亲这东西

    2018-08-09 18:50:17

    父亲这东西

    文/刘洁成

    据说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全世界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这一天过父亲节。有人反对,因为不是中国的;那么,今天8月8日,是70多年前民国时期定下的属于中国的爸爸节,还是有人不爽,说是湾湾的节。

    父亲节是什么“碗糕”暂且不论,父亲这东西我却知道。

    查斯菲尔德勋爵在给儿子的信中有这么一段话,“我不能肯定上帝是否赐予了你聪慧,但我希望上帝在赐予你智慧的同时,也给予了你最基本的判断是非的能力,使你的聪慧都用在恰当的地方,就如同要求你把剑好好地插在剑鞘里,而不是胡乱地挥舞一样。”

    可我又听谁说过这一句:“作为一个男人,在你拔出剑的时候,至少也得挥几下。”

    可见做个男人真是左右为难,既不能随便拔剑,然一旦拔出,又必须做点什么。尤其父亲既是最具有责任的名字,又是最吃亏的职业,子女们活到有些老了,才记起父亲的好。在家中,母亲琢磨的是孩子的衣食冷暖,父亲寻思的是孩子未来前程,做父亲的很不讨好。

    刚刚看到一则广告:“父亲也很伟大!”——我有些愤慨:非得多个“也”字吗?所以说男女是永远无法平等的,

    在社会普遍看来,女人为这个家做了件大事是很伟大的,男人这么做却是应该的;男人赚的钱不比女人多,人家会说这丈夫真没用;男人比女人多赚了很多钱回来还是不行,回家来还得细心呵护照料老婆孩子,勤做家务,否则就是好吃懒做;男人打女人,人家骂男人是畜生,女人把男人打半死,大家都笑这男人窝囊废……总之,父亲(男人)是无所不能的,他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必须做,不该做的也得做。

         这父亲节,真没几个人知道,这还好,重点是:爸爸这种人活得太憋屈了。

     

    150616180808

  • 然后……

    2018-08-05 11:00:26

    然后……

    文/刘洁成

    很多年前,菜市的头前有一旷地,旷地上有一露天“鸭肉摊”,摊主专卖一样鸭肉粥,久了以后渐渐出了名。然后每天有很多“在地人”慕名而来,除了坐在地上小矮凳的,常常还有人耐心站着等,或站着吃。那些年我天天经过那里,都会看见地上有一大伙男女围着摊位,正在忙着啃鸭肉、喝鸭粥和剔着牙缝。

    然后这鸭肉摊赚到了很多钱,然后摊主就在十几米前方的街旁租下了两层楼店面,装修富丽堂皇。昔日蓬头垢面的摊主,一眨眼变成了一位穿戴半洋半土、不知所措的酒楼老总,我看见他给人名片时,双手微微发抖。他虽说还卖鸭肉粥,但他已不是那个掌勺麻利、破声吆喝的小生意摊主了,一起消失了的,还有那些天天光顾的老面孔——他们鄙视高档酒楼:那里不能随便清鼻水,不能把鸭骨头吐在地上,不能一坐下来就把裤腿拉到膝盖上,不能一张嘴就“干三代”——重要的是,他们头顶上没有了天,吃不到吹来吹去的自然风。所以他们不吃鸭肉粥了,不吃鸭肉粥不会死。然后这家酒楼倒闭了。

    (评论:生意扩张和装修花光了多年攒下来的血汗钱,从前没有的房租、税收、员工薪资、水电费都来了,铁杆顾客都不见了,压垮了没准备好的小摊主。)

     

         同样的一幕在八市附近,那里有一家黑乎乎、大约5平方米的小饼店,门口的路况和卫生乱糟糟。但这家饼店的名气很大,生意是好到不要不要,常常卖到断货,外地客总是装满几大袋提走。每天都有很多顾客排着长队买饼,一般会有人插队,然后就爆发激烈口角。

    那老板眼看店面太小了,于是就扩大经营规模,在该店几十米距离的斜对面,新开了一家同样招牌的大间饼店,店铺漂亮、整洁、宽敞。然后那家新开的“水当当”的饼店很快就草草收场、谢谢收看了,原因是没人来光临——大家明知是同一样的饼,却宁肯照旧挤在破烂的老店前,很不耐烦地排着长队。然后,看官,你不信也得信了这个邪了!

    “轮到你爸了,给你爸拿10包绿豆糕。”一位敞开着红色睡衣的阿伯挤到了窗口,对里面卖饼的伙计大声喊着。他没排队。

    (评论:你想改变别人,别人不想。人家就愿意一边骂一边排队。)

        

    140827180805

  • 命中的最小概率

    2018-07-30 10:45:00

    命中的最小概率

    文/刘洁成

                        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我总爱在文章标题前面加注自己的姓名,其实答案很简单:是给讨厌我的人提供方便,他们一看见我的名字,就可以直接不打开来看,以免浪费时间。

         最近的烦事之一是不小心把微信弄丢了,也失去了那些“群”和“圈”。一切要从零开始,又不知怎么弄。

    因总有一些别的事忙着,我并不太在乎微信。微信不适合我,因为我喜欢真实,在微信却是很难看见真实的,而且真实了就会犯错。微信中挤满了“言之凿凿的小道消息、一本正经的说教鸡汤、百转不厌的陈年老帖,以及教导你如何活下去和怎样做人的深度好文……”的帖子,处处触目惊心,精彩万状,却看了等于没看。但我没事的话,每天也会进去逛一圈,因为这里有很多朋友,我喜欢他们!没有他们的絮絮叨叨,我会有点失落;有了他们的陪伴,我会开心一些。

         前不久去到镇邦路,光顾了一家开了20多年的皮鞋店,看中了一双300块的,嫌贵。又去了另外两家看了同样的鞋,要500块。第二天回到前面300块的那家店,准备买鞋,那店面却意外地关闭着,过几天再去一看,店面却卖起了别的东西。这就是说,这家老鞋店开了二三十年,我那天的光顾,正好赶上了鞋店最后的一天——特么这也太、太、太玄乎了。

         春节和同学上山泡茶,我提到了很想念当年一起插队的某位苏姓同学,我们都已经有40年没见面了,我请在场的同学帮我问候这位苏同学。30分钟后回家,就在铁路公园的路上,我们竟然和这位苏同学相遇——40年了从未相见,却在我偶尔提起他以后不一会儿,我们就这么奇迹般的遇见了。这件事足足让我愣住了半年,死活都想不明白。

         人活一辈子,总会有一些意料不到的奇遇,其中有几个是百年不遇。

     

    写于20180730

  • 当脚丫遇见鱼

    2018-06-05 12:25:46

    当脚丫遇见鱼

    文/刘洁成

    中山路商圈开了几家“鱼疗馆”,就是那种花个几十元,让你把脚丫子泡进一玻璃缸里,缸里有一些小鱼在水中游来游去,它们据说会去咬你的脚板,完了你就会变的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然后还会变成美女帅哥。过程中会有几千个人在敞开的店门口走过路过,看见你这么泡着。

    觉得在大庭广众眼皮底下,敞开店门整这玩意儿很没文化,这类店面不适合开在游客观光的闹市街区,假如它算是休闲类的营生,就应该把店开在清净人少的地方不是吗?想想,你正巧拿个香喷喷的肉串吃着,一扭头,某店就有一些人在浸泡他们的臭脚,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滋味。

    所谓鱼疗,姑且不去探讨其“去除死皮,排除毒素,美容养生,消除疲惫,忘却烦恼……”等狗屁疗效,其实染上脚病却是相当可能的。那些患有脚气、香港脚、鸡眼、湿疹以及其他皮肤病的脚浸泡完后,仅仅换一缸新的水,就轮到你把脚放进去泡。我说亲,你真的是没所谓吗?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些玻璃缸每次用过都有消毒(事实上需要养活鱼,也不可能消毒),那些咬过别人脚丫子的鱼,立马又来啃你的脚,你这样也行吗?

         总之,就算那些在脚根下游来游去的小鱼儿,能让人的身体变得像一尊坦克那般硬朗,我也还是觉得在闹街上玩这个没品!

         我是不会光顾的。除了人,其他凡是会动的东西,我都有点排斥,包括那种小鱼。再说,俺现在牙都快拔光了,这嘴都已经够我操心,哪还顾得上脚,是吧?!

     

    140921180604


  • 单纯

    2018-06-01 15:56:11

    单纯

    文/刘洁成

    前天去中山路那家旅馆,帮来厦旅游的外地朋友办理退房。

    我来到旅馆服务台时,听见柜台里面传来悲痛的哭泣,哭声来自于前台值班员小妹,她肯定遇到了很悲惨的事情!

         我忘记了是来退房,问她出了什么事,她泪流满面的看着我,“呜呜”地哭着问我是不是办退房,但我想先弄清楚她为什么这样的悲伤,也许我能安慰她几句。

    她指着面前的电视,我伸长脖子望过去,屏幕中播放的是那部被重播过100次的《还珠格格》,屏幕中容嬷嬷正拿着针在扎紫薇……记得当年看到这一桥段,我身边有一大半人笑了。

    “太可怜了!”说着她再次哭起来,一边为我办理退房……我有些意外地望着她,又感觉有点理解她。

    我离开了旅馆——见了这位纯真的孩子后,感觉原先或有的那些心事少了许多,心里头放空了许多,脑子里干净了许多。人们总把自己弄成很精明,然后以为世界很复杂,其实不是这样的。单纯能够淡化丑陋,可我们往往做不到!

    那些富人常说他们很向往简单的生活,这是骗人的,太多人都只能简单地活着,唯独他们不能。这些人天天都在想着如何让自己的一生能够更加的大放异彩……

    而这位妹子诠释了什么是简单的思维,她置身于尔虞我诈的生活之外,她就在人生刚刚出发的地方,她没有追逐着别人的追逐,却只是痛苦着别人的痛苦,深信着别人编织的童话。

    人和人真的有太多的不同。

     

    140326180531


  • 泪点

    2018-05-29 13:33:28

    泪点

    文/刘洁成

    电视上的歌唱选秀节目,台上某位选手刚把歌嚎完,正在感言——即使没什么悲惨的人生可以让大家同情,但这是表演的一部分,关键是煽情,要有人哭。可惜这位选手实在编不出什么故事可以痛不欲生。但他说:这次我已经出来半年了,妈妈一定盼着我赶快回家……说完他难过的停了几秒,背过脸,用哭腔对观众说对不起——这件事也太惨了!全场照例响起掌声加油声,现场大伙都悲痛到没办法,泪珠在特写镜头前哗哗直流,没眼泪的就仪式性的抹两下眼睛……

    俺最近拔牙,几乎已沦落成“无齿之徒”,就不敢出门去污染厦门形象,只能将悲伤留给自己,在家呆着,将就着看点电视。发现那上面包括访谈、娱乐、搞笑的节目,男女老少都免不了要哭成一团。尤其是综艺节目:评委老师和歌手,主持人和来宾,听完表演者的家史,都顾不得事情真假,随便就掩面痛哭起来。

    有一档很快乐的假日节目,有位从事搞笑职业的老爷子,他到了比赛最后明显要输了,突然决定感感言,他回顾了每年春节,妈妈都要不停的给他电话,说:儿啊,快回家过年吧——其实妈妈早就去世了,这是我的继母,她胜过亲妈呀同志们啊……(原话)台下原本是笑的人仰马翻,这会儿都翻了脸,感动的是一塌糊涂。然后比赛结果你懂的:评委嘉宾们激动到按捺不住,死活都要把票投给他,最后这老头获得了冠军。

    中国人的泪点越来越低,大约是爱心和同情心溢满、而无处释放的缘故,这好像是正能量。这种情况我们还真不好胡乱评论。

     

    130925180529


  • 饺子

    2018-05-20 11:57:44

    饺子

    文/刘洁成

                  饺子我们这里叫水饺。水饺已有近2000年历史,新疆地下曾经挖出1500年前的水饺。这玩意儿最早叫“角耳”,为东汉时医圣张仲景首创。老张早先是用面皮包上一些药物食用,专治冻烂的耳朵的。后来三国时和着汤吃叫“月牙馄饨”,宋代称饺子为“角子”,明朝元代称“匾食”,古时还有叫煮角、箍扎、粉角……从历史角度看,耳朵形状的馄饨的问世早于月牙形状的饺子,它们相爱相杀,还曾被统称共享过“牢丸”的名子。

         我问一位前来参加9.8的老外朋友,中国民间最出名的餐桌食物是什么?他想都没想就说:饺子!

         这都是春晚给闹的。每年春晚节目都要说饺子,给老外们一种错觉:不吃饺子就不算是过年。弄得某些外国人中文懂不了两句,倒是先学会说“饺子”。他们的基本共识是:在中国,饺子是最出名最好吃最高极的,中国人能吃上饺子就是过上神仙日子了——你说这春晚的饺子害不害人?

         还有另一个老外,我请他吃“锅边糊”,他说这东西跟饺子破了皮一样;请他吃薄饼,他说这个饭和饺子那个饭一样,都是面粉包着菜——饺子已经成了外国人无法抹去的印记。

         我不吃饺子。自从商店有了速冻饺子,更感觉那皮又厚又硬,馅儿一丁点,从此对饺子就更没了兴趣。这是一道廉价粗俗的主食。

     饺子还不如小时候的“面粉粿子”,有人叫它“面疙瘩”。面团还要揉进些许米饭,咬起来会松软些,用现在流行话说,那叫“好好吃哦”。那年头政府有供给制度,规定搭配面粉,这一坨坨的东西就成了家常便饭。当然,现在已经不好吃了。

     

    100912180519


  • 意外

    2018-05-16 13:34:06

    意外

    文/刘洁成

                   朋友是特级厨师,那天请大家到他徒弟的一家星级酒店用餐,菜上完,我们这位老兄招来他的徒弟质问,为什么我们点的鱼翅还不上桌。全场笑翻。因为这道菜刚刚已经上过了,烹调大师吃了竟浑然不知。

         公司有位口才一流的女科员,一次出席同事父亲的葬礼,晚间主人请客,席间主人过来敬酒答谢,大家都没开口,就她回了一句客套话:今晚我们能过来喝酒,真是太高兴了——悲痛的家属听了这话,一下没回过神来。

    到一家歌舞厅听歌,一小鲜肉歌手正在卖力表演,忽听到一声巨响,全场观众惊呼,原来是小伙用力太猛,不小心滑了一大跤,他迅速爬起向大家道歉,说到第三声对不起时,又摔了一跤。

         跨年晚会,某歌星刚在A城唱完几首歌,又马不停蹄飞来B城登台献唱,一开口就对台下数万名B城歌迷大喊:A城的朋友们,你们好吗?

         某一近视女歌星上台演唱,因来不及戴隐形眼镜,又唱的是《雾里看花》,台上除了聚光灯,一片漆黑。她边走边唱着: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此时歌声突然停止,歌星不见了。稍后,歌迷在疑惑中发现,前台以下有一颗黑乎乎的东西探出,似乎是脑袋,随后有一个人的身子正在乐手们的帮助下挣扎着往台上爬,这是她。原来她刚不小心掉入前面乐池中。

         椅子上摆着一颗南瓜,几位知青在打赌,看谁能一刀劈中那颗南瓜的根蒂,一位老兄愿意挑战,他高举菜刀猛力一砍,精准命中了南瓜,但没能收住手,顺便也劈开了自己的右膝盖。大伙上前关心他的伤口,他却推开人群,不顾腿上的鲜血直流,指着南瓜大喊:你们看,我赢了,我劈到了金瓜肚脐……后来再见到这位老兄时,他是一名海外归侨。

         ……

         生活中的意外和尴尬时有发生,这很正常。有句话说:有格调的人不在于吃饭时不洒汤,而在于别人洒汤时装作没看到。

     

    080829180515


  • 读文学沙龙书(3)

    2018-05-03 10:26:25

    读文学沙龙书(3)

    文/刘洁成

    据说你要点评他人的文章,就得对该文章滚瓜烂熟,不然你就是瞎扯蛋。这我办不到,我拿起人家的文章,急忙看一遍,就得赶紧的感言。为什么尼?——再好的文章,你看多了几遍就变成不很好,我还有好评吗?!就好比看美女,看一眼美若天仙,看两眼还行,第三眼看了一般般……再者,如不快点感言掉,放个尿回来,俺又忘了那作者是谁,写的是啥?没办法,年岁有点大!

         而根据网上调查,有90%的作者感觉自己的文章是最好的,别人的批评是在放狗屁!因得出结论:写批评的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两届文学评奖真是太公正了,唯一对某一个人不公正。作为迄今保持倒数第一位加入沙龙的我,既没出书,也没写几个字在沙龙某一本书中,据说这种屌丝就不具备参选资格,只能永远陪读,靠边儿站着,呵呵!还好,本人在厦门知青网的投稿已经接近1000篇文章,想赶超我,那就等下辈子吧!能否给我一个“苦劳”奖?奖金我不要,就让我上台笑几声。

         说完废话,接上篇继续——本篇出场:陈美瑟,张雄。

         4.在沙龙活动中很欣赏陈姐美瑟女士的“女汉子雄风”,就准备好领教她那“风风火火闯九州”的作品。及至读了她的大作《外孙二题》,她却反转为细微和温柔,两位外孙神气活现地跃然纸上。无需介绍孩子的脾性,文中寥寥几笔幼童言行和独我“做派”,可爱纯真的天性立刻栩栩如生,这是美瑟姐的妙笔生花。我喜欢小朋友,美瑟姐写得真好,通篇婉转流畅,情感不露,比某些大作家专业。唯一不好看的,是文中频频出现的那些英文字,老觉得它们在嘲笑我:小样,不认识我了吧?

         5.张兄雄先生《老屋青艾》书,是挺不错的回忆录。但觉得这书的前半部分很出彩,有让我感动到,后半部分我只能“呵呵”了。可见作者对于自己的童年是倾注了感情在写。我喜欢有个性的文字。“被(大公鸡)啄到是很疼的。如果你还穿着开裆裤,那就更惨了。”“记得有个浅浅的门路埕,门槛很高,我得骑着才跨得过去”——几个字将一小儿活脱脱呈现。现实中印象,雄先生像是浓缩型健将,类似于中职蓝的小外援,太不像文人,不料他还能写书,可见我眼神不好。他和我一样聪明,知道自己文章好坏,懂得将他书中我以为的精华部分拿去拼奖,结果中奖了。

         附一句:今后,有哪位朋友想去中奖,又不知自己写的哪一篇更好,可来问我,我帮你挑一个,保你一炮把评委炸翻。

         (写太长没人看。那些著过书的、发表过作品的、得过文学奖的朋友,还没完,要你好看)

     

    写于20180502

  • 读文学沙龙书(2)

    2018-04-30 12:08:13

    读文学沙龙书(2)

    文/刘洁成

                   人生已经是如此的艰难,你是否准备好了让所有朋友恨你?我的回答:是,我准备好了!

         在新书评论会上,发言者为了赞赏作者的某一段好文,就会摘取人家文中好长一大段内容朗读起来,念个没完。这时候,我就会十分疲惫,想着上床去睡——我认为评论他人作品应该是直奔主题、切入重点、简短扼要一些。假如你想批评又想委婉地拐弯抹角,那就直接放弃发言吧。干这种给文章找茬的活计,并不是人人有胆。

    接上篇,接着感言——

    2. 读郑兄炯垣先生(网名:折断的芦苇)的《1949 小镇风云——白水营纪事》,立刻就让我来到1949的那一座小镇。甚至前一页未及看完,我就急着把下一页打开,很想提前知道下面又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写作者的功力,一般作者做不到,只会让你感觉你正在看书而已。可惜的是,郑先生将人带领到这个僻乡偏镇,却让人失望而归。正所谓“潮打空城寂寞回”。浪涛总是轻轻拍打着海岸,并没有撞击起高潮巨浪,并没有。故事结束了。炯垣先生是肚子里真有学问的长者,对历史和文学有深刻见解,但我的粗浅学识并不妨碍我指出他的文笔瑕疵,文中写道:“……厦门解放啦。我们小孩心里自然也高兴”,“东山岛大捷也叫我们小孩喜欢”——这两个城市的解放,对白水镇的生活无关紧要,更遑论一个不更事的小屁孩,这样子的高兴,其实缺少缘由支撑,可信度可以打折。

         3. 林兄福海先生的《煤窑旧事——知青生涯杂记之一》,通篇上下的遣词造句挥洒自如,证明了这家伙确实是中学语文教师,我昨日特别到微信群落实了他的职业身份。福海先生作文的辨识度较高,他会在故事进程中加入旁述,全篇随处可见对于某个人或某件事的介绍和说明。这种写法显示了写作者的娴熟,却迟缓了情节的紧凑、发展和进度,稀释了故事的精彩。故事没有跌宕起伏,对于我这种喜欢天下大乱的坏读者,掩卷后有些空荡荡。奇怪的是,我最擅长的吹毛求疵和鸡蛋里挑骨头,在福海先生这里却无从下手。这挖煤的太狡猾,他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纰漏,这让我非常失望。

         ……

         (写太长没人看,待续。那些著过书的、发表过作品的、得过文学奖的朋友,快轮到你了)

     

    写于20180428

  • 读文学沙龙书(1)

    2018-04-27 11:39:15

    读文学沙龙书(1)

    文/刘洁成

                                       费了很大劲,仔细悦读了文学沙龙几位文友写的书。朋友文章,要嘛不看,要看就必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不可以假装看过了。

         看过了,发现这几位老兄的文化与写作水平之高深,非我所能及。不禁生出某些嫉恨,唯有把他们写的东西贬成一团糟,方能解点心头怨气。

    不知能不能发表几句读后感言,会不会出事。作为5年小学学历半文盲,来点评前辈文化人作品,是需要厚脸皮的,这倒也没事,我天生就是不要脸。问题是我这人基本上是口无遮拦之胡说八道,万一俺跑到会场上感了言,那写书的主儿会不会跳起来跟我对骂。

         话说回来,喜欢评论文学作品的家伙,也不一定得识字——据说有些NBA主帅都没摸过球,曾经有游泳教练不会水,掉泳池里喊救命。“作家嘲笑大厨看不懂他的书,大厨说:我不会下蛋,但知道鸡蛋好不好吃,母鸡能吗?”——我决定冒死感感言。

    我说过这么一段话:凡书评会,我人虽到场但不敢出声。一是看见写得比我好的文章,想想自己写的,总是惭愧的都说不出话来。二是作者创作的意图和心境我猜不着,不能乱理解,歪曲了作者的创作思想。三是把文章评价得过高,有随大流拍马屁的嫌疑;提供点反对的意见,又怕跟人结下血海深仇……

     有坏的看法,却不能说,会把我这老实巴交的好心人憋死,你堵住我的喉咙都要说,因为我的评价才值钱,那些文学家的评论类似于放屁。写书的目的,就是给民间大众、包括我这种闲杂人等拿来说三道四的,否则,一本好书沦为专家们互相吹捧之物,还不如一刀草纸!

    于是,我就要感言了。要感言了——

         1. 蔡兄祖锬先生(笔名:半边鱼头)的《莲阿》,我是一口气看完的,能令我一口气看完的书就是好书,我说的!虽然瑕不掩瑜,但还是得挖空心思说说瑕——书中某些情节似乎曾经在某些电视剧见过,稍许遗憾。另外,文中屡屡出现括号闽南语,坏了一部好书的“纯度”和连贯,著者自设了阅读的障碍。就好比演员正在入戏,忽然导演跳出来喊卡。再说,所谓乡土文学,是著者以某一方言口语贯穿全文,那些俗语都自然流露在文字当中,而不是这种括号式点缀。其实祖锬先生日常的散文和谈话语句的深度和精彩,就好过他的这本书——蔡兄是把我带进文学团队的引路大哥,但这并不代表我可以对他的作品说谎。当然,真话并不等于是正确的话。

         ……

        (写太长没人看,待续。那些著过书的、发表过作品的、得过文学奖的朋友,准备接招)

    写于20180427

  • 宅经济

    2018-04-22 15:29:56

    宅经济

    文/刘洁成

                   这年头有了电脑,天天呆在家里就不会无聊,过去看“宅男宅女”似乎没啥出息,如今可大不一样,不出门还能赚大钱,在家里养活一家子。之前唯一的就是三餐很烦人,如今饿不死啦,有外卖送饭,那些披头散发的小伙在街上灰奔,电动车跟飞机一样呼啸而去,没准就是送饭到你家的。交货时他们还会说:祝你用餐愉快!

         前些天和几位台湾朋友聊到了这些话题,湾湾把在家赚钱称为“宅经济”。看看以下:

    开网店——大小也算是老板,买进卖出。杀头的事不能做,买卖大小都能做,大到房子,小到玻璃珠子。

    炒股——对着电脑,把钞票搬来搬去。那些年都有人赚成土豪了,不贪心就不会死。我从不炒股,因为我没办法翻来覆去地做着同一件事。

    写文章——瞅准了哪个报刊或公司要征稿,把你写的东西卖掉。说不定鼓捣久了还能出本书,混个作家当当——俺偶尔也干干这活,虽说离作家的封号老远,但这项收入足以支付当年我儿子上学时的零花钱。

    做家教——在家教孩子们如何对付考试,钢琴课和美术课等等也行。还可以请人对着空气讲课,录下来放视频上教,包括辅导台球、游泳、健身什么的,可以卖录像盘子,人买回家自己操练。

    代工——揽些手工活儿回家做。咱是干这行的祖师爷,5岁时就在家糊番仔火盒,做100个赚1分钱。现在手工的家伙比机械化的值钱100倍,如手工弄出来的服饰、汽车,是不是贵到吓人?

    做业务——制图、绘画、平面策划;制作软件、设计广告等。

    主持工作——利用电话、电脑文字传输或视频,领导公司日常工作;与全球任何角落的生意伙伴在视频上脸对脸讨价还价。

    ……

    在台湾,宅创作、宅交易、宅代工、网路创业,包括多媒体市场的种种商业模式早已在10年前异军突起,大陆也在这一浪潮中悄然成军,并已形成一蓬勃新兴产业。

    提醒一下有志投身“宅经济”的朋友:任何事物除了成败结果,还会有正反两面。在家创业的好处是生活自由、避开社会认同的压力、环保、减少公共资源和交通浪费、减少商品营销环节从而降低成本价格。

    但是,大众沟通和大自然阳光更有利身心健康,宅男宅女更容易养成孤僻和自闭,尤其是年轻朋友应该去闯江湖,实践与人奋斗、与天奋斗。风雨人群中才是考验勇者生存的最佳适所。

    “宅经济”适合那些“无岗可上”的/ 暂时在家哺养宝宝的/ 退休了还活蹦乱跳的/ 上完班还精力过剩的/ 身体不适合户外工作的……

    据说台湾施百俊博士写有《宅经济全攻略》一书,我还没读它,因为咱要写这篇东西,怕先读了再写时,会无意中抄袭了人家。至于所谓的“全攻略”、“教战手册”等类型的文章我是基本不看的,有吹牛的嫌疑——任何一种模式都不可能适合一大堆人。

     

    090829180420

  • 当校园遇见游客

    2018-04-17 10:21:57

    当校园遇见游客

    文/刘洁成

                   眼下旅游不光是吃、看、玩,还得呼吸几下著名学府的文化气味。确实,到当地的高等名校旅旅游,也算是从另一视角了解这座城市和院校的历史文化和名人。关于大学的校园旅游这点事,这围墙内外还似乎各有说法。

         一般来说,全国各地较有历史的高等名校,大都有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和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兼具清雅宁静的校园环境和校园特有的书香氛围,对游客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同时这一特色旅游也给学校和社会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然而,高校旅游有利有弊,能否正确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好高校旅游开发的“度”。

         高校可以借机向社会和未来大学生展示自己的实力和形象,吸引更多优秀学子报考本校;能给高校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能使即将进入高校学习的学生提前感受大学的学习和生活环境;能给本校学生提供实习、勤工俭学机会和实践基地。

     然而同时,高校环境、设施和校园秩序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和干扰;高校的书香气多少会让商业的铜钱味儿给混浊了。

         在国外,多数公办大学也是完全开放的。公办大学校园是属公共场地,公民可以自由出入,否则与法理不符。但大学校园的主体功能是教育,其承担的社会职能不等同于公园,尤其是在公民自制能力尚不足够的当下,校园的损失可以想见。之前有关居民占用交大停车场、川大食堂变成市民蹭饭的好去处,以及武大被赏樱花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的报道,证明大学还真是不可以过度开放。所以想劝劝同胞,大学校园也是公民家中某一分子将来学习深造的地方,你愿意损害到你家的环境、秩序和安全吗?

         因以为,高校不能作为纯粹意义上的旅游景点,只能是有序开放。应该把不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学生日常生活和保护学园风貌做为前提。我不了解一般大学名下有否专属旅行社,如有,是否由校旅行社负责市场开发和接待,学校或有旅游专业学生或在校义工配合导游并参与管理。可采取限量、限地、限时、预约等办法。部分重要场馆实行开放日制度,留给学生更多清净独立的空间。

         走进具有厚重文化历史的名校校园,游玩应在其次。别的高等学府亦然。

         (本篇为报刊特约稿件)

    120506180416

  • 十八岁以前的宿命

    2018-04-03 10:17:06

    十八岁之前的宿命

    文/刘洁成

                  在大学举办的某届毕业生春季招聘会,其中的培训机构格外“耀眼”,年薪开出12万元。这一现象至少说明:国内补习市场火了,补习班优质老师空缺。

         有需求就有市场,在当前应试教育的大环境里,高考目标依然在推进着补习班。教育部门考核学校要看升学率,学校考核老师要看学生的成绩,学生考大学要拿得出分数,所以,分数就成了硬道理,学生被“逼进”补习班也就成为常态。

         补习班或培训机构,是正式学业以外的“第二课堂”,大致分为:在读学生升学辅导的课外补习班;文体音乐等兴趣爱好班;成人辅导生活和职业技能的技艺班和以职业认证为目的的培训班。参加补习者包含不同年龄层,一般以中小学生为主力生源。

         补习班在欧美国家并不盛行,在日本、韩国、台湾和中国大陆却很兴旺。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朝阳产业。究其原因,大约是后者这些国家更侧重于学历资质和学子的高尚职业取向,西方国家则尊重孩子的自由发展。在日本,有占75%初中生参加补习班(不包括各种兴趣爱好班);韩国有大约85%家庭参加私塾辅导班,中小学生占77%;台湾补习班近十几年增长很快,有75—97%的学生参加涉及文理、外语和技艺等各类补习班。

         一个行业的发展是以市场为导向的,据说国内有大型补习机构一年“吸金”2亿元,甚至谋划着上市。在中国,有近60%家庭报读补习班,家长普遍有“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共识。以往是学习差的学生需要“进补”,现在就连名校尖子生为精益求精也去补习。但中国补习机构发展较慢和较不成熟,原因是前些年有不少在职老师在校外兼职有偿辅导,或私底下为本班本校学生做家教。虽公办学校有明令禁止,但教育部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大批国有企业“铁饭碗”制度的改革,文凭和技能已经深切关乎个人“前途命运”,补习班的需求当然也就蓬勃兴起。

         建议大陆的补习班老师多多向台湾同行学习。好的补习班老师,已经没有了那种传统教师威严和正经八百的教风,因为不适合当今孩子求知的口味。补习班和培训机构不流行知识的硬性灌输,老师是学员的朋友,更讲究活泼快乐的感染气氛。香港和台湾不少补习班老师被明星化,有很多家喻户晓的“补习天王、天后”,他(她)们讲课时,用活泼生动的语言保证气场,用略带夸张的肢体动作控住全程,即便是枯燥无趣的数学外语课,都能保持场面的轻松与活跃。

    我怀疑某些单位聘用厦大毕业生,更在意的是名牌大学的招牌效应。对于补习单位,一名合格满意的老师,10万元年薪不算太高;对于没有师范专业和经验的毕业生,这一薪资显然很有吸引力。但学生首先需要考量的不是薪资,也许你是否兴趣和适合这一行业更重要,也许深入了解用人单位的附加条件以及具体要求更重要。请注意你将要加入的不是一所纯粹的学校,它更是一家行商企业。

    高收入意味着高付出。时下的补习老师光靠一张嘴讲课是不行的,如果你恰好就有傲人的外形和气质,再加精心打理的时尚发型和潮装;如果你能让那些心不甘情不愿、被家长逼着前来补课的学生全神贯注并且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甚至把他们逗得哈哈大笑,那你可能还会被加薪。

    (注:本篇为报刊的约稿)


    120319180402

  • 面桶就是洗脸盆

    2018-03-25 10:10:40

    面桶就是洗脸盆

    文/刘洁成

                   面桶,就是洗脸盆,你没料到了吧?这就是厦门的闽南话。如果泉州和漳州对洗脸盆有不同的称呼,大家也能听懂,这就是闽南的闽南话。

     闽南人分布大约为:闽南地区1500万人,台湾地区1700万人,港澳地区100万人,东南亚地区1500万人。全球闽南人总约4000多万人。讲闽南方言的人口约7000万。

         闽南是中国第一大侨乡。 晋江籍海外人口超过本土现有居民;台湾岛内的闽南人后裔近2000万,超过现闽南本土人口;国内广东、海南两省讲闽南方言的人数约有2000万,比福建省内讲闽南话的人口还多。广东有闽南语支系,如潮汕、雷州、海陆丰等地区。闽南语系覆盖了省内外包括闽中西,海南、浙江、广西等。所以有人戏说中国的海防是靠闽南人来保卫的,我国的海岸线有三分之一是闽南人的住地。

         印尼以闽人为主的华裔300余万,马来西亚占其总人口33%,新加坡占其总人口76%,其中闽南人占大多数,讲闽南语至少在1000万人口以上,那里几乎是闽南人的天下。当地最通行的语言就是闽南话(包括广东等地闽南话)。笔者曾经在东南亚某国参加当地华人一次盛大的生日宴会,场内的当地人基本上都用闽南语交流。

         至少在将近一个世纪前,我们操着闽南语的祖先,在痛苦中选择离乡背井,远渡重洋讨生活。他们可能不会想到他们的后代会在今天荣归故里。他们找到自己的根,慷慨解囊,为家乡的建设做出非凡的贡献。

         闽南方言是连结海内外闽南人以及海外闽南人相互沟通的主要纽带。没有闽南方言的存在,就没有海外闽南华人华侨的成长、团结和壮大。尤其闽南语还是沟通海峡两岸关系的无形而不朽的桥梁。

         文言与白话并存是闽南话的根本特征,也是闽南话保守特质的证明。闽南话是保留中国古汉语最多的强势方言,是古中原文化的延伸和历史见证。同时还是具有向心力的方言,不同地方的闽南话虽音调有别,但都能交流。

         以博大精深的闽南语为支柱的闽南文化,是璀璨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一支。闽南话不会消亡,也不能令其消亡。

         对于闽南话、尤其是厦门话在厦门本土的日渐式微,这是厦门地域性的特殊历史文化和客观现实所致,至少泉州和漳州基本上就不存在这一“危机”。

         尤其是所谓正统厦门话,历史上仅存在于大同路中山路一带的老市区。现在60至70岁左右的土生土长厦门人,他们的父辈大都是是漳州、泉州、福州等地南腔北调的移民,他们的后代才是讲“标准”厦门话的厦门人。这一语言传承又尤其近20多年来接纳了大量的外地人口,以及厦门人自己为了主动以普通话和下一代交流而变得七零八落。厦门话实际上是没有悠久历史以及没有广泛地域性的闽南方言。

     厦门话曾经作为标准闽南话,用于国家对外的标准用语。但这不重要,历史上厦漳泉三地闽南人感情至深,就象一家人。闽南语的生死存亡也一再被人提起,其实支持保护地方历史文化和古老语种,本来就是当地政府必须理直气壮去做的工作。个人以为政府相关部门加以保护、传承和发扬闽南语方言是必须的,并且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人类的全球意识并不意味着消灭区域文化和语言。刚好相反,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是区域的就越是国际的。

     

    071206180324

  • 你还看不看电影?

    2018-03-13 15:33:22

    你还看不看电影?

    文/刘洁成

    在一张电影票八分钱的时候,我没钱看电影,因为那时的八分钱可以是一家人的午餐;后来50块钱一张票,还是没钱看,因为工资的增长速度跑不赢电影票。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人一旦吃老了,就会对那些精彩和刺激没有感觉,再好看的电影,都抵不住瞌睡虫。那次有人请我看了一场老美大片,看不到“3字久”(15分钟)的时间,我就打瞌睡了,经过十几次挣扎着张开眼皮,最终还是头壳一歪,幸福的睏去了。

    下乡时,数九寒冬,还是会扛着凳子,到圩场和邻村看电影。那阵子多是样板戏,风一吹布幕飘动,杨子荣威武挺拔的身段歪七扭八。有人跑到布幕后面看反的,反正不识字就不用看字,两面都一样。

    后来在一家流动单位工作,常会有露天电影,那时开始有复出的老片。旁边不远处,就站着一支110米全省最高的大烟囱,每看完电影,我们身上都会有一层厚厚的白色烟灰,能用手指在身上写字。

    再后来回厦了,因忙着上班和结婚生子,把电影院给忘了。加上家里早有了录像、LD、VCD、DVD和音响,录像带和胶片那真叫堆积如山,每晚就在家看片。

    当影片的生杀大权掌控在少数几个人手中的剪刀上,10几亿人就丧失了欣赏一部完整电影的权利。虽然片检制度在其他国家也会有,但在我们无疑是不正常的,甚至有点不顾艺术需要和暴力色情的分际,凡有“不合适”的镜头大约是剪个精光,包括一些很不正能量的东西。其结果是那些管理者可以尽情的欣赏内部片,而思想“体质”差的普通百姓则只能是认命了。

    怪异的是,黄金时段的电视剧包括新闻节目中,常有大量血淋淋的镜头,这在国外的电视节目中,即使是车祸,都是要打上“马赛克”的。不少人士呼吁,要求实行电影分级制,但这要求永远不能实现。这也许是当今票房不景气的原因之一吧。

    现时某些人口中还在把同事称“同志”,把夫妻称“爱人”,如果是由这些古董人来控制着现时代的新片,我想还是不进电影院为好。这是我不看电影的另一个原因。

     

    0801140312

  • 看电视

    2018-02-23 11:12:19

    电视

    文/刘洁成

                 最近没事又看了电视相亲节目《非诚》。上回看了一次就调侃了几句,完了就有人笑我,说我这把年纪还看这个,似乎这个节目只有小鲜肉才适合看——我觉得这一说法是谬论:是不是每个人都只能看那些专为自己年龄设计的节目?!难道我们只能看《夕阳红》?

     某一天我问一位少年人,今天有一件大事你知道吗?完了他说不知道。——这一天有20亿人在目睹威廉王子的皇家婚礼电视直播,青年人却说没必要知道这个。也许他们认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为什么要知道——我对此是极大的不认同!在我这一生中,只要在这世界上发生了一件比较大的新闻,我那几天都要起早摸黑、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它,直到这一事件到了尾声。我很想知道今天这地球上又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它明天还要发生什么……假如不知道古今和中外的很多事,人活着就没有精彩的意义!

          言归正传,回到《非诚》,有一位男嘉宾提出他的择偶条件,他说明他想找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完了台上那些剪短头发的美女一听,噼里啪啦都把灯给灭了,毙掉了这男嘉宾。结尾,这货只得灰溜溜地独自离场。

     关于男生强调找对象绝不找短头发的女生,这一愚蠢的话题时有耳闻。这是一个很幼稚和脑残的提法。

          是人都知道,短头发是可以留成长发的,头发是一个可以掌握并使之发生改变的物件。从男生的角度,你千里迢迢来到众目睽睽的TV,是来解决终身大事的,完了你整出这款没屁用的长头发的条件干吊——如果两个对上眼,完了女生将来会为你留起长发;而就女生来说,又何必为了头发短而不给自己机会,如果你喜欢这个男生,就说你可以为他改变发型,这是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说这些人笨到不行。

                  为此可以看出,当今年轻后生,虽不乏夸夸其谈,看似挺有思想,其实表现更多的是浮躁、冲动以及草率,不善于用脑。成功常常失之于一念之间。其实遇事多想几秒,完了也许你会做出截然相反的决定。

     

    110516180222

  • 话说微信(4)

    2018-02-05 10:24:40

    话说微信(4)

    文/刘洁成

         自从加了微信,其实除了朋友的部分必看,其余的只看标题,很少会去打开。不过,遇见那些雷人的轰炸标题,我还是会点进去大概的看几秒。总之除了对某些标题感兴趣之外,觉得大多数帖子对自己没多大帮助。

         某些标题党是有点太超过了。来,看看都是些什么标题:

     

    “全国沸腾了……”既然十几亿人都沸腾了,你会赶紧点打开看看,结果是平常一小事。

         “终于定了……”似乎某件国家政策经久未定,终于搞定了,打开一看,原来是两年前的芝麻事儿。

         “快看,马上删……”这标题会让你拉一半的尿都要缩回去,赶紧看看是什么鬼,结果当然很失望。

         “今年的养老金新鲜出台……”一打开,原来是去年的东西。

         “千万别再去唱歌了……”地球人都知道唱歌只有好处,这标题让正常人都想知道咋回事儿。结果一看内容完全与标题相反,唱歌全是好处。

     

         再请看:

     标题:“拔出来,别插着睡,22岁美女半夜丧命。”正文:说的是插座充电的事。

         标题:“这些照片看了会脸红。”正文:内容是一对夫妇在天安门的一些合影。

         标题:“男女晚上的欲望不能太强,看看就明白了。”正文:说的是晚上怎样吃比较健康。

         标题:“女人一晚做七次。”正文:里面讲的是女性健身动作。

         标题:“白嫩少女竟然这么干。”正文:内容是教你厨房小技能。

         标题:“和马云睡过的女人说过的话,看了会沉默。”正文:原来是马云的老婆。

         标题:“16岁少女做鸡的经历。”正文:教大家烹调红烧鸡。

         标题:题图有女人袒胸露腿。正文:里面看不见半个女人。

     

          此外还有诸如此类标题:

     快看,错过后悔终生

         几乎没有人不转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

         震惊十亿人

         出大事了

         紧急通知

         赶紧收藏

         笑死我了

         央视刚刚曝光

         刚刚发生,传疯了

         终于出手了

         太可怕了

         家里有小孩的注意了

         家里有这东西的注意了

         老毕复出

         倪萍出走美国

         再忙也要转

         不转不是中国人

     

         微信标题是污到没节操,“深度好文”是半文不值。然而此类帖子,大爷大妈们如获至宝,都急着转来转去,请朋友和亲属分享。我打赌某些老人看都不看,闭着眼睛就转。哈哈!俺在微信已经是见怪不怪,混到没了脾气。

     

    写于20180204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