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发布新日志

  • 我看《海西晨报》首日刊

    2012-09-06 23:26:50

                  我看《海西晨报》首日刊

                        /刘洁成

     

                                           W020120813267427726025

     

         近日厦门媒体比较大条的代志,大约就是厦门商报升级为海西晨报了。也许是咱的职业与“商”缘分,在最早商报未正式发行之初,俺就开始在读她了。俺算是商报的元老级粉丝。

         晨报未出,有不少人帮忙出主意,林林总总,除去那些黑白乱讲,有的期望值也太高了,基本是白说。要实际一点就学学我:等看见了晨报再说。

         昨日海西晨报终于出刊了,是史上最海量版,俺花了半支烟工夫才把那一大摞报纸拔出报箱。都拜阅后,俺就把一眼看去似乎有不对的地方说说。说错了就当俺没说。

         1. 图片的彩印质量不理想,至少低了日报一个档次。报纸的图片和文字色彩的艳丽、庄重和清晰度能让读者赏心悦目,能提高一份报纸的档次。报刊是读者拿在手中实实在在地盯着看的,是实用性与欣赏性共享。真不是大造声势所能造就的。

         2. 既打出海西牌,影片预告也应囊括所有海西城市的影院。

         3. 天气预报采用海西各城市的地图位置标示,但同时标出了台湾地图,却独独没有天气情况。不报天气就不要标出台湾,标了就得报。海西有数十万台胞。

         4. 也许是首日试刊,厦门以外海西城市的新闻信息量明显不足,给人留下顺便搭载的印象。俺很理解办大报难,工作量很巨大,但是没法度,打出了海西的大旗就得扛起来,再咋都得克难。

         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20120906

  • 厦门,那些搞不定的鸟事

    2012-08-29 21:57:01

                厦门,那些搞不定的鸟事

                       /刘洁成

     

                   u=3528684878,1740203948&fm=52&gp=0

     

                厦门有些一毛钱大的鸟事,却永远都搞不定。

         譬如说,永远都有游客站在海上的某礁石上喊救命。

         眼看这么多年过去,不就环岛路和鼓浪屿那两块石头,海水一涨潮就把人困住了吗?看着隔三岔五就重复一次生死大营救,与其让海警弟兄疲于奔命,折腾掉大笔公共资源,倒不如组建一支“礁石保安队”。

         只需几人,一天也就在海边待个几袋烟工夫。工资也不需太多,天天到海边看美女就是福利,岗位职责就是确保涨潮前那该死的礁石上一个鬼都没有——办法就巨简单,有那么难搞吗?

     

         还有就是,永远都有井盖被小偷拿走了去卖钱,完了以后好多天就因为有关部门太多就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管所以就没有哪个部门拿着新的盖子来盖上……然后害到路人啪一下摔得鼻青脸肿。

         如今有工业塑料比铁还强,或者钢筋水泥浇铸做成井盖,回收店不要,王八蛋毛贼也就不偷了对吧。小偷不要也就没人啪一下掉进洞里,有关部门就不用花工夫去堵什么回收店的源头也不用老花钱去补新井盖。这等事,脑筋都不用急转弯,用屁股一想就都解决啦,咋就不试试尼?

         俺说着就上火了,先说这两件好了,别的赶明儿再聊。谢谢!

     

                           20120829

  • 扫街:厦门网络文化节

    2012-05-27 18:02:48

                 扫街:厦门网络文化节

                      /  刘洁成

     

         今天下午,“厦门网络文化节暨闽西南网络文化展”在中山路正式启动。

         本尊亲自光临现场(没有指导),目睹了“网节”盛会。全场热闹并且圆满成功,基本上没有跌破眼球的事,但绝对吸引眼镜。

    以本人独到的慧眼,终于挖出本届网络文化节与别的庆典的不同之处。其一,特别推出厦门文明小博客的特色。其二,彰显微博,忘掉了传统博客。其三,凉棚下领导的座位没有太戒备,小民可以流窜,没有被揪出禁地。算是官民同乐了一把。

       

                          20120527

     

     

  • 当厦大遇上游客

    2012-05-09 13:18:03

                   当厦大遇上游客

                         /刘洁成

     

              1096017_144551818771_2

     

         眼下旅游不光是吃和玩,还得呼吸几下著名学府的文化气息对吧。确实,到当地的高等名校旅旅游,也算是从另一视角了解这座城市历史文化。走进厦门大学,你将翻开厦门乃至中国历史的一页。

         关于大学的校园旅游这点事,这围墙内外还似乎各有说法。

         一般来说,全国各地较早以前创办的高等名校,大都有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和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兼具清雅宁静的校园环境和校园特有的书香氛围,对游客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同时这一特色旅游也给学校和社会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然而,高校旅游有利有弊,能否正确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好高校旅游开发的“度”。

         高校可以借机向社会和未来大学生展示自己的实力和形象,吸引更多优秀学子报考本校;能给高校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能使即将进入高校学习的学生提前感受大学的学习和生活环境;能给本校学生提供实习、勤工俭学机会和实践基地。

    然而同时,高校环境、设施和校园秩序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和干扰;高校的书香气多少会让商业的铜钱味儿给混浊了。

         在国外,多数公办大学也是完全开放的。从理论上讲,公办大学校园是属公共场地,公民可以自由出入,否则与理不符。但大学校园的主体功能是教育,其承担的社会职能不等同于公园,尤其是在公民自制能力尚不足够的当下,校园的损失可以想见。之前有关居民占用交大停车场、川大食堂变成市民蹭饭的好去处,以及武大被赏樱花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的报道,证明大学还真是不可以过度开放。所以想劝劝同胞,大学校园也是公民家中某一分子将来学习深造的地方,你愿意损害到你家的环境、秩序和安全吗?

         因以为,高校不能作为纯粹意义上的旅游景点,只能是有序开放。应该把不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学生日常生活和保护学园风貌做为前提。我不了解厦大名下有否专属旅行社,如有,是否由厦大旅行社负责市场开发和接待,学校旅游专业学生或在校义工配合导游并参与管理。可采取限量、限地、限时、预约等办法。部分重要场馆实行开放日制度,留给学生更多清净独立的空间。

         走进厦门大学这座具有厚重文化历史的校园,游玩应在其次。别的名校亦然。

        

                     20120506

  • 气象预报杀很大

    2012-03-07 23:34:42

                    气象预报杀很大

                         /刘洁成

     

         这些天忽冷忽热,,本博主老胃病来袭,还捎带点感冒,只好躺下歇着。

         要怪气象台预报,他们错很大。

    前阵子很冷,说是第二天将大幅升温,我信了,只穿两件出远门,结果不是那回事,冷飕飕把咱冻的。

    后来说第二天“南风天”要来,记得闭紧门窗,我又信了,结果没来。翌日把门窗打开了出门去,完了半夜回来,我家让“南风天”闹成澡堂一样。

    终于热了起来,气象台又说冷空气明日降临,要注意添衣保暖,于是乎我又信了,穿结实了出门去谈个合约。结果气温不降反升,一件高领毛衣再热都得穿着,扒了就没了。这年头跟人家老总谈生意,不流行西装里露出上床的内衣。我满头大汗,差点要抓狂。

    几番折腾以后终于不支,我就倒炕上了,变成眼前这模样。妈个隆咚巴子!

         几位来厦旅游的北方客人电话中抱怨连连:原寻思着避开春运高峰,躲避严寒,专程来厦门热热身,谁知一头撞上了“南风天”。宾馆成水乡泽国,满地是污水,屋顶滴着水珠子,棉被衣物湿哒哒,桌椅粘乎乎。连景区的石阶都打滑,雾蒙蒙还去不成鼓浪屿。他们表示谢谢再联络,骂骂咧咧回北方去了。

         我请他们下次再来,至于时间:夏天在6至7月,冬天在11、12月。这时侯厦门“四不二没有”:不冷,不热,不湿,不挤;没雨,没台风。——这主意不错,比气象侦测管用。

     

                    20120307

     

     

  • 晚报的那点事儿

    2011-12-14 22:27:14

                     晚报的那点事儿

                         /刘洁成

     

              

     

           近来厦门晚报正在邀约读者评报,并允许提出不足之处。俺也来试试?

         晚报最近多次出现整版的手机广告,这类低劣的商业广告有不实的嫌疑。

         广告中一只手机原价明显或只是499元,被商家刻意加上300元变成799元,然后再操作旧手机换新机抵扣300元。最后还是499元,但效果变了样:商家不但捞到了尚有剩余价值的旧手机(留着那破手机,至少还能砸个核桃栗子什么的),还骗到了多一些人找他买手机。试想,废旧手机不值50元,眼下能换到300元,脑筋不转弯的人能不心动?

         其实这一玩法跟市面商店的全场一折如出一辙:先把200元的东西骗说是进价2000元,然后再打成一折推出,这样来吸引顾客眼球。

         以上所指报纸广告对所谓的手机功能大吹,却将机子存在的短板和弱项刻意隐去。如,关于手机的拍摄功能和像素如何是打死只字不提。再说,既然如广告所说,这么好的“智能”手机引来火爆“千人疯抢”,500台一小时内被“抢光”,还生产都来不及,还限量销售,那你还花大把钱刊登广告干屁?

    这类广告全篇文字幼稚低俗可笑,只适合登在街头小报上,厦门晚报刊登这类没营养的广告,钱虽是赚了一把,但是对热衷于各类不计其数先进城市评比的厦门形象,绝对是负面的影响。晚报的层次位阶也被看低了。

    作为中国特色下的“主流媒体”,并非除了政治正确,别的事都能随意。不是什么广告都可以接的,这要在法规监管健全的境外国家和地区,媒体或刊登有损消费者利益之不实商业广告,是要接受连带究责和道德公评的。

        

                   20111214

  • 那个什么出租车

    2011-07-20 22:34:08

                  那个什么出租车

                          /刘洁成

     

         最近有关出租车的话题啪的一下又炒热了。

    其实出租车几乎每天都在挨骂,主要有两个:“打的难”,以及对司机的不满。

    才知道出租车的拥有量竟然还有国家标准,按该标准,我市还缺口出租车2425辆。另外我市还计划在出租车上安装录音,结合摄像头对司机的服务进行监控取证。

         这就是有关方面针对出租车问题的加大力度和重大举措。

         对于出租车的那些事,建议政府部门最好是放任不管,让出租车行业自生自灭、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

         由市场机制、经济规律来管理这一块,是最有利于市民乘客的根本途径。为了生存,出租车公司自己知道如何去适应市场,司机个体自己知道怎么做才能赚到钱——傻瓜都知道是乘客在养活他,除非他不想活。

         拦不到车,说明出租车子少了,就添加一批新的车上路,让市场供需总是保持平衡。

    司机拒载或服务态度差,说明他生意太好,不担心载不到客,这还是车子太少缺少竞争。再增添一大批出租车,多一些同行抢他饭碗,让他生意变坏,司机自然就来者不拒,对乘客自然就客客气气了。

         但是永远会有个别司机服务品质差,或价格欺诈、故意绕道等,那就是司机个人素质和个别公司的管理问题。这样的话,屡出状况的司机个人将被惩罚或辞退,该出租车公司将难以生存。市场机制的结果是:会有新的出租车公司和从业人员来更替他们。

         别担心出租车数量过剩。一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会让出租车载客的需求总是呈现上升,不可能萎缩倒退;二是使用寿命使车辆总是在淘汰中;三是经过市场检验后,确实必要时可以部分临时退出营运,出租车退役不代表就得送进垃圾场。

         这是一个出租车服务符合市场需求的问题,出租车数量增加,不可能更使城市空气品质变坏。因为出租车不增加会有其他运输工具来代替它,假如增加的是私家车,那就是更大的资源浪费。

     

                     20110720

     

  • 尴尬的厦门火车站

    2011-05-30 21:54:11

                 尴尬的厦门火车站

                          /刘洁成

     

                      爱你所以批判你……

     

     

         很久没有经过厦门火车站,今天车子经过梧村,我转头多看了它几眼。

    数十年来,火车站基本没有变化,还是那座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丢人现眼的建筑,那上面的“厦门站”三个小字只是排版字,连个漂亮书法都没有,我想说的是在它前面永远都没有广场——厦门火车站是这座城市建设规划者长期以来最不具长远前瞻、最具小岛思维的见证。

         印象中厦门火车站那幢“平房”只有过一次较大的改造,其结果还是一样寒酸简陋,这里唯一的变化是周边高楼林立:商业概念把火车站紧紧围困,令它窒息。

         眼前浮现三十多年前的上海火车站广场,那旅客万头攒动一望无边,还有广州火车站广场夜间停摆着上万辆计程车的壮观场景,福州火车站大广场中央的喷水池也让我印象深刻。回到厦门,我们的站前广场就是个小小“院子”。

         在这狭小拥挤的“院子”里,实际上它的功能就是露天公交车站,我们看见公交车在人堆中挤进挤出乱象横生,到处是无序的人流所呈现的不知所措和无奈。你可以看见胡乱宰客的廉价食物,大批强扭客人的“车托”和“黑车”,却总找不到一辆热情好客的的士……

    火车站广场应该给人提供清净,让人们上车前在这大片广阔的地方悠闲的等待,下车后在这里获得短暂的安顿和歇息。广场应该是个让人放开心胸、呼吸新鲜空气的地方,它比机场更是城市的窗口,厦门火车站却让那些远方城市的来客看傻了眼:这就是美丽的现代化城市?这就是30年后的经济特区吗?

         厦门火车站广场的扩建曾经有很多次机会,在当初拓宽厦禾路时,可以远远绕过火车站,形成巨大的半径弧线,把空地留给广场;在当初兴建两边商业楼市时,可以预留出宽阔的狭长片区;甚至可以把广场设置在厦禾路对面……但这一切都被错过。机会被留给了房地产商。

    据说如今火车站又有新的规划建设,我不抱期待。因为广场早已被庞大的商圈吞噬,这里的名称叫做火车站商圈,没有广场的生存余地。因为厦门的城市规划者都从来只看见三五年内的城市发展需要——BRT的快速过时和大量道路的重复扩建不是如此吗?

    火车站留给我们这代人的,有老迈和沧桑,唯独没有荣耀。

     

                    20110530

     

  • 这个算不算假标题?

    2011-05-05 23:35:57

                 这个算不算假标题?

                          /刘洁成

     

              

     

         俺这人很节俭,看报纸都贼仔细,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因为报纸是花钱买的,随便看看就浪费了。

    据说眼下媒体在抓假新闻,不知抓不抓假标题?

         昨日翻看日报,赫然看见巨大标题:“东帝汶总统遇刺”——几天前本·拉登刚刚被砍,难不成基地组织这么快,跑东帝汶报仇去了?

    再定睛一看,发现大标题上方还有几个比较小的字,写着“四年前他曾亲历”,连着念起来是:“四年前他曾亲历东帝汶总统遇刺”——原来是报道我市一位派驻东帝汶维和警察的事迹。

         把标题设计成如此劲爆,或许是为了吸引读者眼球,但这也吸引得太严重了,眼球都会掉下来,读者乍看了会被吓到。再说了,人家东帝汶总统和东帝汶人民万一瞧见了这张报纸会咋想?

         再再说了,咱警察如果是在刺杀现场救下总统,那倒也罢。只是“亲历”,体现不了一位中国警察的荣誉,文稿写写就行了,不麻烦把标题整这么大。

         还有,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在一小国,竟眼睁睁让人家总统被刺,本身已经有点那个了,不提它更好。

         当然,在那个打打杀杀的地方维和,俺是挺尊敬和佩服这位厦门警察的勇气。

     

                     20110505

     

  • 鼓浪屿:回不去的从前老家

    2011-04-25 23:15:58

            鼓浪岛:回不去的从前老家

                                                                                 /刘洁成

     

         我的儿童时光在鼓浪屿度过,所以用“回去”来述说对这个岛的情感,用“回不去”来聊表遗憾。我的鼓浪屿情结与它今天的繁华无关。

         昨天,原期待着与博友们重返鼓浪屿,12:20时,我已经来到厦门的轮渡附近,这时有电话召我急回公司。在等车的间隙,我站在海岸这头,遥望着对面不远的那头,我用一只手遮住那个小岛,它却似乎很是遥远。

     

         上次到鼓浪屿,再在那口井的井沿上坐了,想了心事。那口井座落在岛上某巷子人家的小院里,我三岁时起住在这里,在这口井打过水,对着井下的影子看自己——什么时候起,过往的画面已经悄然多过对未来的念想,我这是老了。

         那时的鼓浪屿是个静静小岛,除了午后几声货郎的叫卖,以及大人寻找孩子的呼唤,再没有大批游客和商家的喧嚣。走在起伏弯曲的小路,阳光被参天树完全遮挡,你几乎不能碰上行人。这样的岛,才叫宜居……

     

         炎阳高照,今天是今年最热,我眯起眼睛,一艘渡轮离开渡口,向鼓浪屿驶去,那“突突”声听了半辈子。这么多年了,没有改变的是古板落后的渡轮,改变的是向对岸涌去的人潮高过于海浪。

         对面,就在那个时候的那个地方,爸妈把出生才两个月的弟弟送给了那里的一户人家,记得那家人离我们那口井不远。当年幼小的我浑然不觉,直到四十多年后,在一个台风袭来的前日,我找到了中年的弟弟。尘风在学校操场上扫过,我们兄弟第一次对视着,我热切的眼光看到的是弟弟的平静和淡漠。我请求他接受血缘这一难以割舍的事实,惟希望今后能帮到他些什么,他委婉但坚定地拒绝了。我知道他为这一天早已做好了准备,包括作出什么回答。

    又十多年过去了,他不曾给我一次电话,也许这一生注定要失去他。

         是我们过去抛弃了他,不是他现在抛弃了我!

     

         司机在身后唤我,我必须走了。

         都是因了鼓浪屿魅力,这座岛令无数人景仰。天佑鼓浪屿!

    也许弟弟此刻正在对岸的某处看着我,就像我此刻遥望着他一样。

         再也回不去从前,回不去从前老家。

         我不舍地离开了码头……

     

                       20110425

     

     

  • 厦门放任泡沫餐盒横行?

    2011-03-04 14:23:03

              厦门放任泡沫餐盒横行?

                        /刘洁成

     

              

      

         最近从报纸得知,我市关于一次性泡沫餐盒的整治,各部门互踢皮球,最后不了了之。

         之后市“两会”时,报上刊登市领导的声音,要求查处一次性泡沫餐盒。但是,现在厦门的无数小吃店都还在使用“毒饭盒”——泡沫餐盒。看来,有关部门是想继续坐视不管。

         小餐馆和小吃店是外来打工者和学生一日三餐的经常去处,普通收入家庭也常藉此叫餐,餐盒卫生关乎千家万户民众的健康,是大事,为什么没人愿意管。

    我们有质监、工商、食品药品监管局和商务部门,可以管的职能部门太多,却互相推诿。

         早在1999年国家发布6号令——《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一批)》,“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就被列入“落后产品”序列,要求在2000年底前淘汰。十一年过去了,此物仍然大行其道,满街都是。

         泡沫餐盒价格低廉,每一个成本大约5分钱,餐饮店却向用餐者加收5毛钱——这同样令人无法容忍:消费者用高价买到有害餐盒,让黑心老板再扒一层皮。

         很多泡沫餐盒的原料来自废旧塑料的再利用,含铅、聚丙烯、聚苯乙烯、滑石粉、丁烷、硬脂酸钙及荧光增白剂等,当所盛食物热度达到60度以上时,餐盒释放出的有毒物质就会渗入到食物中,会影响人的血液系统、智力发育,以及对肝肾脏和中枢神经系统等造成损害。尤其不可拿去微波炉加热。一次性泡沫餐盒还是白色污染的罪魁祸首。

         中国的规章制度不是太少而是够多,但是制度假如没人管,这制度要它有何用。

         厦门目前不是在打造什么平安厦门、宜居厦门、幸福厦门……“五个厦门”吗?口号要喊,实事也该做。就甭讲什么长效机制了,请诸公们腾出点时间上街,赶紧着向“毒饭盒”杀去吧。谢谢哦!

     

                    写于20110304

     

     

     

  • 厦门不是真正的宜居城市?

    2011-01-06 14:54:54

                 厦门不是真正的宜居城市?

                                            /刘洁成

     

          电视正在播放厦门新闻,里面关于加强城乡绿化,有这样的几句话:“真正把厦门建成名副其实的海上花园”,“真正让全市人民生活工作在宜居宜业的生态环境里。”

    ——这种说法,俺乍听起来,总感觉不对劲:是不是意味着厦门海上花园的美誉是名不符实的?是不是说我们厦门,并不是“真正”的宜居城市。

         今日报纸可能也会刊出,我还没看。也许媒体的本意是希望厦门应当在好的基础上做得更好。但这种表达方式似乎有让人存疑的空间,不够睿智,结构不算严谨。

         也许同一句话会有不同的理解方式。也许这样讲没错,是我错了。但俺提出来共相商榷不会有错。至少,也算是对厦门的爱之深吧。

     

                 写于20110106

     

  • 一张报纸错三处

    2011-01-03 21:05:16

                     一张报纸错三处

                                            /刘洁成

     

         一般来说,俺家里的报纸会出现两种结果:忙起来可能一星期都不看,然后直接进入废报纸堆里;要看的话就很仔细看,一个字都不漏,就差眼球子没掉到报纸上——后一种结果常常会发现报纸的问题。作为升斗小民,报纸的大毛病咱惹不起,不敢说并且说了也没用;小的枝节忍不住会善意的嘀咕几句。至于嘀咕完以后,卖报纸的会咋想,俺就不知道了。

         说,昨日元月2日厦门日报14版,有一则《孙中山孙女台北遇车祸》的报道,文中“坐在前座的孙穗芬受重伤。”——其实孙穗芬是坐在小车后座。由于后座没系安全带,胸腹部猛烈撞击前座椅,导致肝肠肺严重裂伤。

         同一文最后提到“马英九第一时间派办公室秘书长廖了赶往医院探望,”——“廖了”应是“廖了以”才对。别处缺个字还好,但咱们作为台海前沿的媒体,对台湾这么重要人物的名字不应写错。廖秘书长了以先生知道了会咋想。    

    同一张报纸,第11版曝光街头错别字(附图),将繁体字“廈門”的“”也列为错别字,说是“厦”字头上长角(多了一个点。)——如果相连的“门”字是简体字,说“”是错别字也多少还说得过去。繁体字只是不符合大陆的简体字,况且目前大陆的繁体字满街都是,难不成都是错别字?书法家的作品也都是错别字?

     

                   写于20110103

     

     

  • 日报和商报,我该相信谁

    2010-12-12 00:03:23

                 日报和商报,我该相信谁

                                           /刘洁成

     

         昨日(1210)厦门日报第8版社会新闻:《交钱不用坐牢?女子被诓三万》。同日,厦门商报A9版也对此事报道:《两句话诳走31万元》。

         这是关于某市民遭电话诈骗的报道。同一件社会新闻,两份报纸的表述天差地远。两篇报道中,叶小姐被骗的过程有很多不同之处,被骗的金额更有3万和31万两种说法。这差别也太惊人了。我们不晓得要相信谁,不知道哪张报纸是对的。

    虽然单位就有日报和商报,但我还是在家里再订了这两份,似乎已有多年的感情。如果将以上报道论定为虚假新闻,显然是太过严重。但在目前体制下,主流报纸对新闻来源的过滤、求实和严谨是必须的,因为你们肩负着重大的责任。

     

               写于20101211

     

                      商报

     

                日报

  • 六问厦门LED夜景工程

    2010-01-11 15:17:56

                 六问厦门LED夜景工程

                                    /刘洁成

     

         印象中,当时厦门LED夜景工程,为了赶在那年的春节前举行全面亮灯仪式,厦门曾要求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加强领导、精心组织、加快建设进度……最后,据说是工期减一半,质量不缩水。厦门中山路似乎是我国首条采用LED半导体照明材料装饰夜景的商业街。

         LED灯不产生光污染和热辐射,耗能低,与普通的霓虹灯比,理论上可节电九成,实际可节能60%,维护成本可节约80%LED灯寿命可达5万—10万小时,为普通白炽灯的20多倍;灯具具有节能、长寿命、免维护、易控制、环保等优点。

         以上是媒体公开的报道,迄今为止,我们尚未看到有关于LED夜景工程不足的地方,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缺点。

    世界上任何百分之百优点的事情都不可靠——相信人人都赞同这一观点!有人说LED的前期安装工程费用超过原霓虹灯几倍,我不了解其中专业,没有看法。但是LED灯美丽的寿命之短,则是人人可以见到的事实。

         大约在短短的亮灯之后半年不到,灯管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断节熄灭、灯管歪斜、滚动失灵等。随着时间推移,大多数的LED灯已经可以用支离缺损、断胳膊少腿、零零落落、断断续续来形容。经多次维修都无法维持完好。

         LED灯在全城的大面积损坏(并非个别地方)已经是长期存在和有目共睹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证明有关方面没有能力或者无法做到让LED灯保持最基本的完好无缺,只能任由它去,最多是节日突击抢修一次。那么,我们就有以下疑问:

    1. 当初在作出这一重大决策时,有否预见到LED灯的寿命之短,难以全面维护检修?有否考虑到将会带来的庞大的维护支出?2. 当初决策也许是以城市夜景繁华美丽的形象为目的,另外是否与某些光电企业投资厦门有关?3. 要保证每天绝大多数夜景灯完好,显然需要一支比目前多好几倍的庞大的检修维护人员,每天不停的在全市各处巡视维修。这样下来,每年需要多少人工和维护费用支出?4. 在确保维护所有LED灯基本完好的状况下,我们的一切支出费用,再加上前期昂贵的建设费用,与前面提到的节电费用相抵消,LED灯究竟比原霓虹灯合算多少?5. 全市大面积的灯光会不会给市民的个人休闲空间带来困扰?6. 多数的问题是灯管断电和倾斜,当初的安装以及后来的维修是否存在技术和品质问题?有没有改进的空间?

    ……

    凡事无论再好,必有其弊。如果好事坏事都能实事求是的公开,让百姓知情,可以免去更多的猜疑。

     

                      写于20100111

     

          此一小处竟然有10个地方的灯管出问题

     

  • 马拉松的尾声

    2010-01-08 20:31:15

                   马拉松的尾声

                                  /刘洁成

     

         厦门马拉松当天,俺照例到鹭江道站一站,参与一下,为咱厦门做贡献。

    站在路边闭着嘴也算是贡献,因为马路边需要很多人,才会火爆,才能体现全民参与,展示厦门人的热情好客以及对这项运动的支持。我是很爱贡献的,咱至少贡献了一个人——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但咱不能太早去,不能在最高潮的时候去,必须等人家快跑完了,电视里冠亚军上台感了言了,咱才出发去看马拉松。

    众所周知,咱长得纤细,不是彪形大汉,到拥挤的地儿会吃亏。去年去早了些,一眼望去,那是相当地热闹,只见红旗招展,黑乎乎地都是人的脑瓜子,我被一位狂奔过来的5岁幼童“刮擦”了一下,他没事,我被撞得愣是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还好找到了平衡,没有应声倒地。这种窘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下辈子做人身材一定要粗壮点,肥头大耳一些也行。

         废话少说,待那冠亚军感言完后,咱出发到了鹭江道。这里的人还很不少。出发的这条道的选手才刚跑到这里最多是四分之一路程,对面回程的那条道的选手跑过四分之三也来到这里,两方人马形成交汇。

    看马拉松无非就是人看人,咱看到:有人咬着牙坚持着,很拼命的样子;有人跌跌撞撞;有人停下来,想想是跑还是不跑,接着又跑起来;有人用走的散起步来;更多人脸上毫无表情,只是下意识地搬动着腿……两边的观众喊着加油。无论如何,他们值得我们喝彩。

         对多数人来讲,马拉松跑的不是名次胜,而是勇者胜,跑的是精神。

     

                         写于20100108

     

    结尾还是有不少人观战

     

    只有一人往前跑,对面在往回跑

     

    加油

     

    东张西望,边跑边走

     

    老外我跑的是寂寞

     

    啃一口面包要紧

     

     还是加油

     

    有人在盯着女选手看哦

     

     倒着跑

     

    索性停下来走走

     

    找观众讨来红旗,再卖出去

  • 女人生孩子是给男人的?

    2010-01-07 12:17:40

              女人生孩子是给男人的?

                               /刘洁成

         咱说过报纸咱是有在认真看的,不仔细逐字逐字地看,你还真找不到“茬”——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我们这些草根文章随便写漏洞百出可以,但主流大报的专业记者就不同了,是吃这碗饭的——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今日看了日报第五版《照顾患病前妻 卅年不离不弃》一文。有两个疑问提供探讨。

         第二节第一段第六行“第二年,巫素珍给老黄生下一个儿子”。

    这一说法很不合时宜。——女人是为男人生孩子、是生给男人的、女人生孩子是为夫家延续香火,这些论调显然是歧视女性、男权社会的封建残余,如今只有在反映早先时代的作品中、或在个别地区偶有出现和存在。本人以为现如今的党报记者应尽量别这么说,尤其是年轻记者和女记者尤为不妥。

    第三节第一段第二行“离婚后,老黄向学校另外申请一间宿舍给巫素珍住,由他和父亲轮流照顾……

    乍一看,读者还真搞不清楚这“父亲”指的是谁的父亲——这又是典型的容易产生歧义的文字。大多数人会误以为是由老黄和自己的父亲轮流照顾,往下读,原来指的是巫素珍的父亲。因此此句应改为:由他和岳父轮流照顾。

    多年看报发现,报纸(特别是标题)的用词,常常会让读者产生两种不同的解读,其实这些带有歧义的文字是可以避免的。

     

                    写于20100107

     

    轮渡码头

  • 这里旧貌依然

    2009-11-29 22:41:50

                     这里旧貌依然

                                     /刘洁成

         日前,给自己放了假,去大同路附近一位老朋友家坐坐,然后到老街上走走。

         这是历经沧桑的老市区,拐两个弯,就是所谓中山路商圈了。这里虽说比先前更破落了些,总的看来还是没有太大变化。比起被店家肆意改头换面过的中山路,我更喜欢这里的原汁原味。

    临街大都是一个店面的小商家,光线昏暗,商品以水电配件、食杂百货等低廉的日常用品为主。

         路口的建成百货还在,正在延续她的百年香火。我在简陋的店里绕了一圈,再次体验了儿时的感受。这里坚持着50年前的风格,柜台上躺着各色布匹,经营着各种纽扣针线、布带松紧带、缝纫机零件、礼帽、解放鞋等,半世纪前穿过用过的,此刻还能依稀见到。这家店的执着让我感激,也为她的未来不安。

         我在店里买了一只很怀旧的杯子,用塑料袋子装着一路晃荡着。

    走过一家名叫“泱泱”的店。我那小侄女出生时,弟弟来电话要我赶紧帮他女儿起个名字报户口,十分钟后,我告诉他,就叫泱泱。后来可能是弟弟太激动弄错了,户口簿变成只有一个泱的单名——这店是我那小侄女的妈妈开的。

         对街一家小店写着:“时尚全球连锁店”。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每件两元件件都是两元”的店。

         在一处红砖楼前,我驻足望了一会。这是我曾经的家,住了30多年。全家和睦融融,那时我和父母姐弟及至后来的子侄们住在一起。父亲没了后,接着一个家变成了好多个相继离开了。记得最后搬离这里的时候,狭窄的木楼梯摇摇欲坠,楼底因水管渗漏成了沼泽——这里已经没人认识我,现在是外地人的家。

         ……

         这时接到电话,有朋友让我回去。

    到了家门口了,正掏钥匙,塑料袋不小心掉落地上,那里面发出粉碎性的清脆声,宣告我拥有一个钟头的杯子与怀旧一块没了。

     

                               写于20091129

     

  • 我们不知道厦门

    2009-11-04 13:20:06

                   我们不知道厦门

                                   /刘洁成

         假如我们不从政治文化商业中心、而是从区域来看,会发现我们有一些概念也许是错的。我们总是不经意的忘记了厦门市还有岛外四个区。

    厦门市和厦门岛。我们不仅把厦门市称为厦门,还常常把厦门岛等同于厦门。从字义上讲,“厦门岛”是指这个岛的名称叫厦门,那么岛外的四个区就不是厦门了吗?为厦门市所属大区块来简单表述的话,这个岛只能叫厦门岛,但厦门岛不等于厦门。

         海岸。把会展中心一带叫厦门东海岸,把鹭江道东渡一带称为厦门西海岸似乎错了。从厦门全图看,所属的厦门全岛大约处于厦门的南部。我们常常把自己置身于厦门本岛,然后说厦门。厦门的海岸面向应重新正确诠释。

         岛内岛外。这种语言上的区分,还是把厦门岛做立足点,停留在厦门的过去式。正确的说法应是直接指出地名。

         登“鹭”。把某大企业投资同安区称为“登鹭”并不贴切。鹭岛应是厦门本岛,不包括岛外。把整个厦门称为鹭岛有点牵强。

         西站。把正在建设中、地处集美的厦门火车新站视为“西客站”,似乎不对,问题还是把厦门岛看成厦门市。从厦门全图看,这一建设区域大约接近于厦门中心地带偏东南,而绝不是厦门的西部。

         市区。过去我们把中山路一带叫市区,现在有人把厦门岛叫市区,许多旅游资料都这么写。应当说,市区的概念不是一种习惯的沿革,而是现状。现在厦门市区已经遍布全市范围各个区域。

         ……

         以上仅为个人愚见,不一定正确,供大家讨论。

     

                             写于20091104

     

    厦门市全图--(图片来自网络)

  • 该给“厦门新站”起个名了

    2009-10-28 13:28:19

               该给“厦门新站”起个名了

                                    /刘洁成

         位于集美后溪、正在建设中的厦门新火车站也许快竣工了,平面媒体从当初动土建设一直到今天的持续报道中,始终将这一站名称为“厦门新站”。

     

         记得“市府大道”、“莲前大道”、“文曾路”,就是被报纸这么叫到耳熟能详,后来又是报纸出来纠错,提醒说这些路名并不存在,只是当初的工程名称而已。然而,至今还是报纸,又再三的出现以上的错误路名。也就是说:最先叫错的、帮市民纠错的、至今又再三叫错的,都是同一家报纸。

     

         现在,这个“厦门新站”——同样的戏码又来了。

    将来这座新建火车站的站名会叫什么呢?以我的判断:

    .不可能叫“厦门新站”,这一名称至少是太随便太没水准了,在国内极少这么命名,厦门从来就是个不敢开“先例”的地方,因此不可能。

    . 不可能叫“西站北站”什么的,今天的所谓“大厦门”的概念已经不是一座岛(岛内),今后东西南北的老习惯称呼也该改改了。

    . 叫“厦门站”,将岛内火车站改为“梧村站”。

    . 叫“厦门集美站”,取消旧集美站,岛内火车站称“厦门梧村站”。

    ……

     

    总之,如果将来不可能叫厦门新站,却从动土开建到现在一直叫个不停,可以预见,正式启用后的几年,报纸给出的冠名就可能出现这种麻烦的状况:厦门XX火车站(新站)。

    “市府大道”们的尴尬情景将再次重演。本人曾经多次提到,厦门是个习惯于重蹈覆辙的城市,不断地重复着昨天的错误。

    为什么重点工程不从开工第一天起就定下站名,命名有这么难吗?

     

                          写于20091028

     

    “厦门新站”效果图--图片来自网络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