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您需引用,请打招呼先,谢谢哦。 我的邮箱wsg_584799@sina.com 我的QQ:1340122175

发布新日志

  • 有多少过去可以回来

    2015-04-06 22:41:53

                                                                       有多少过去可以回来

                                        文/刘洁成

           那条面对着鼓浪屿的马路,官名叫鹭江道,可我叫它“海口”,还有,海滨公园厦门话我叫它海边公园,梧村叫吴穿,文灶叫麻灶,莲坂叫楼半,美仁宫叫美人间。至于把南普陀的国语念作南普桃,那就不是我的错,大家都这样……那个称为“八市”的,不管是开禾市场,还是营平市场,它都是第八市场。八市,我母亲一辈子都这么叫,她天天都去——愿天堂她老人家吉祥。

           今天领几位贵宾去海口,要从开元路穿出,路经八市,让客人看看厦门人的平常日子,我呢,却想知道今天的八市,它还剩下多少过去。

    菜市人声鼎沸,散发着熟悉的鱼腥,地面总是湿漉漉。科技进步的“后坐力”正在危害着人类,我疑惑地看着永远新鲜靓丽的海产。

    一盘冒热气的“蛮煎糕”出了锅,切成三角形。它的内层有白糖花生末,轻咬薄脆的外皮,松软的煎糕满口甜香。蛮煎糕是厦门众小吃中发粿和煎饼的绝妙组合,两样食品同一块进入你的口,有一种满足感。

    我还看见陶制水缸里面的豆花,摊主揭开蒙住缸口的木盖子和白粗布,用近似平面的白铁皮阔勺子,在豆花表面轻轻削起一片,然后让豆花滑入小碗——用水缸装着的豆花才是正宗本土。

    包括雪片糕、麦螺膏(麦芽糖),这些都是厦门最古老的零食,五十年前小贩用担子挑着,在我家的小巷子口吆喝。而至今还能保持传统原状原味的小吃,大都来自近邻乡镇。现在厦门本土诸如蚵仔煎和沙茶面早已今不如昔。

           开元路沿街两排的老厝有点破旧,有点脏乱,骑楼下人行通道和外面狭窄马路被商贩摆摊,变得拥挤不堪,他们甚至把地摊摆在大街中央——令人感叹的是,近年来城乡结合部正在成长为新城区,而历史悠久的老城区却和城乡结合部越走越近……

    眼前出现一座摩天大楼,它突兀地横在当口,与灰色低矮的骑楼形成强烈对照。前方就是我们的海口!我接着就说它。

     

                    20150406



  • 中山公园对联赏

    2015-02-09 22:56:45

                                                                                      中山公园对联赏

                                                                                         文/刘洁成

                    每逢春节将至,厦门有个活动就是写对联送对联,这时中山公园南门就会有百名书法家写的对联展,我就会来这里拍照,然后po上网。

    说是上传与大家分享,其实我真正目的是假装很爱书法,冒充自己还有点文化。另外,本人在贴出别人的毛笔字之前,免不了又要发表几句不敬的话。

         以本人这种从不写毛笔的外行人眼神,俺怀疑今年书法家们似乎有点应付交差,字迹总体都没有去年的好——扣除掉我看不懂的字,再除去我自以为难看的字,可供欣赏的字就:多乎哉不多也。

         还有孩子们写的那些“福”字,几乎找不到一个好字。有人又会说,对孩子们要多些鼓励——这就是国人陋习:不讲真话!请问:说假话骗孩子,他们能长进吗?!

         不过,话说回来,本人比书法家和孩子更没用:以下的那些对联,被我拍成了奇怪的三种颜色。

         想到厦门有不计其数的书法家,竟然可以容忍厦门绝大多数标志性建筑楼名都使用排版字。所以说,了解厦门的,或知道厦门确实是有内涵的;而从外观来看,这个城市好像很没文化。连火车站、汽车站这些对外窗口的站名,都找不出半个漂亮的手书字。真真是无语!

     

                       20150209



  • 夕照街

    2014-12-24 23:35:46

                                                                                        夕照街

                                              图/刘洁成




  • 城市的这里无言

    2014-11-08 22:41:24

                                         城市的这里无言

                        文/刘洁成

                    前天忽然走去看看厦门古城墙,据说这座重修前的城墙距今已有600多年。从我家走路过去只需10分钟,也许我小时候曾经来过,但已经没有印象,就算是50年第一次来吧。

    常有人提起老城区的这堵古城墙,之前还说有关部门已经规划建造一座“古城墙历史公园”,不料明日复明日,画饼还是画饼,传说永远只是传说。我眼中的厦门是一座对历史文化没有眷恋的城市,也包括一些古迹任人践踏,都没有机构组织出面维护。

    现在我看见,在古城墙入口外围满目疮痍,周边的环境极其荒凉,比城乡结合部脏乱,甚至比四十多年前的贫穷山区更为不堪。在高楼林立的闹市区中心竟然有这一块破败荒野,感觉时空错乱。

    走进古城墙区域,感觉就是来到了停车场+垃圾场,那些破沙发、破布、烂纸箱和小车,与石壁上题写的古迹“逗阵”在一起——这是一处完全被人抛弃的荒凉地。记得那些代表们委员们曾经为修缮这座古城墙发表过几次高论,然后就没事一样不见下文了。

    也许这座城墙地处在敏感的位置,能不被清除已经是万幸,它不大可能变身历史公园。难以理解的是,厦门竟穷到拿不出一点钱来维护自身的历史古迹,至少派一个人维护日常整洁,应该不会很难吧?

    眼前的古城墙就是厦门的一部分,它是真实的。然后,不是我亲眼所见的,我就合理怀疑它。

    这是移民城市的悲哀:多数人只关心这座城市的现在和未来,而对城市过去历史的念想,只能在少数人心中安放,因为这里是生养他们的土地……

     

                 写于20141108



  • 老街整治完又变成这样

    2014-05-22 23:41:02

                                                                                     老街整治完又变成这样

                 文/刘洁成

                     前些时候听说有关部门出动,专项整治了老城区第八市场一带违规占道的乱象。那天,我经过那里,就顺便看看整治完不久以后变咋样了。

    结果发现经过整治不久以后,现在好像又恢复了原始社会的模样,其中八市开元路口的情景是这样(附图)。

    我对所谓“整治”是这样理解:因为没有常态机制,平时疏于管制,导致积重难返,乱象横生,完了才有了整治。我发觉城市管理部门已经力不从心了。

    我跟这些做小买卖的朋友是同一伙的族群,大家想赚点钱糊口是没错,但是,也许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们:每位公民最基本的做人准则,就是不能侵害到他人的生存和权益,请每一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想一想,我昨天是不是妨碍到了别人的生活——这与法律无关。谢谢!

     

                   写于20140522


  • 夏天到厦门来看雪

    2014-05-14 23:23:45

                                           夏天到厦门来看雪

                                              文/刘洁成

                    标题有点像是标题党的。

    这张图是我去年9月夏天拍得,地点在太古码头附近海边(附图),对面就立着厦门的威武门神国姓爷。——照片中下雪了有木有?

    我常常跨远距离出差,于是,从厦门到北方,带去装着大包寒衣的行囊,一下飞机掏出来一穿,行李立马都不见了,空手走出机场。反过来,从北方回到厦门,我穿着大棉袄毛裤走出机场,看见大伙都穿着短裤背心来迎接。

    我写过一篇《冬天请到厦门来避暑》,不知写完后发表在哪里,现在找不着了。总之,我发现人群中穿短裤短袖衣的、和穿棉袄大衣的一起逛街,都觉得合适,谁都不笑谁。

    说到气候,就想起天气预报,想起前天看见央视主持人称呼国家气象台一位老大姐为“气象播报员”。而奇怪的是,厦门气象台天气预报老是不靠谱,那些播报员还让我们那位新闻主播个个尊称为“工程师”——换成我,会有点不好意思。

     

                写于20140514


  • 第三只眼看这里

    2014-05-07 22:24:58

                                               第三只眼看这里

                                                 文/刘洁成

                     我父亲来自广州,母亲是厦门原住民,我生在厦门这里,在这里成长。我坚持以为我的籍贯是广州,家乡是厦门。因可能对家乡的完美太期望了,所以常会发现城市的缺憾,而且说出来。

    我们的社会不缺体制内媒体,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化妆师”,在他们口中,城市所有一切“不得不”是极好的。而我们这些草民是第三只眼,就是说实话,最大可能是“坏话”,所以网络会在那里。

    我会怨厦门不争,我给厦门找茬,所及之处大部分都编集归类在我的博客“我看厦门”、“中山路”中。

     

         今天我要说的是,在原花鸟市场的溪岸路中段,很突兀的就见到这么一道奇葩的风景(附图)——我暂且把它定名为“闹市街中全天候露天垃圾场”。令人诧异的是,过了很久一段时候,我再经过,那一大堆垃圾还在原地,很难以置信。咋看似乎不是清理过后又重新堆积,而是大多数原有的垃圾没人管它。如果你经过这条狭小的街道,突然间当街脚下面前出现这么一大片垃圾,不知你会作何感想。这种状况在偏远的小乡镇都不常遇见。

         如果整条街遍地垃圾,也没话可说,奇怪的是只有这一处,显眼以及醒目,而且能长期顽强存在着。我们的街道部门去哪儿了?城管和环卫去哪儿了?无处不在的记者都去哪儿了?

    在每一天都不停高喊着推进“美丽厦门”战略时,这一“永久性景点”的存在,不能不说是相当的不着调。

     

                   写于20140507


  • 把地球洗洗吧

    2014-04-23 00:07:51

                                 把地球洗洗吧

                                   文/刘洁成

           看这标题,有人以为我会聊聊关于环保和绿色地球的热点话题——其实我今天不说这个,虽然我是说过很想干点拯救全人类的事,但这世界梦比中国梦还大,讲了白讲。

         我今天说的地球是厦门中山公园南门的那粒醒狮球(附图):都好像发了霉了,或是大面积长了绿苔,反正是霉了很久了对不对?

         虽说这颗球是后来复制的,但是这一形象雕塑至少与三代厦门人共同成长,见证了80年厦门沧海桑田。它也是海外华人心目中故乡的象征,过去老华侨们回家来都要跑到狮球底下照张相带回去——我说这些的意思,是这球对历史厦门真的很重要。

         也许这污染很难清理,或即使弄干净了还会再生,但如果说没办法清理掉,打死我都不信。

     

                         写于20140423



  • 第三只眼睛(1)

    2013-12-01 15:00:21

                               

               

                               

                                                          

     


                                                

                      第三只眼睛(1)

                            文/刘洁成

                           上图中的路边标志,那圆牌子据说是“禁止车辆临时或长时停放”,限制范围是“全路段”。

    但事实是,这里全部路段长期每分钟停放着长长一大溜车子,这个交通标志只是无用的摆设。在厦门这种怪状应该不止一处。

    借题发挥几句——这又是有关部门“只有法规没有执行”的实例。我们常常看见有关部门又在“出重拳下猛药”的整治什么乱象。这时候,有知识的市民是不会拍手叫好和感谢政府的,应该追究是谁平日不管、放纵这种乱象以至于积重难返!

         以上,要嘛把那没用的牌子拔掉扔掉,要嘛就把所有的车子请走。

     

                          20131201


  • 好像这个不是第一

    2013-10-22 16:00:45

                                                                              好像这个不是第一

                                                                                     /刘洁成

     

                       昨日,报纸在聊到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建校10周年、有关“嘉庚”的命名时,有这么一段话:“据信,至少在当时,这是祖国大陆第一所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大学。”

        看到这,我首先想起那所全国皆知的“中山大学”,它由孙中山先生亲手创建,之后于1926年定名。另外,还有曾经命名于1946年的“白求恩医科大学”。

         我很容易就想起了这两所大学,但不知它们算不算是祖国大陆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大学?如果是,嘉庚学院就不算是第一所。况且嘉庚目前是学院,不是大学。

    当然,我没文化,还孤陋寡闻,俺属于非典型和非主流的社会闲杂人等,也可能是我错了。对不起不好意思,反正从来都没人相信我的话,当我没说。

    不过,我还是想再重复一下小民的主张:厦门其实没必要这么重视所谓“第一”,重要的应该是市民生活的切实感受。

    如果有一天,厦门忽然第一个宣布,每一位市民从此实行全免费医疗。我一定会为我的伟大城市泪流。

     

                写于20131022

     

                                  ——邓小平题写的校名

  • 全城喊你“剥豆子”

    2013-09-09 14:50:14

                                              全城喊你“剥豆子”

                              /刘洁成

     

         “剥豆子”就是“掷骰子”——我的厦门话就这么讲。你不同意就当我没说。

         当某件事被所有人骂到臭头,这时候最需要的另一种声音就是赞美它,我就爱干这个;反之,所有人都拥护的东西,咱就寻思着反对它。

         今天要说的是,博饼仅仅是厦门民俗,绝不是什么闽南民俗。全世界只有厦门鼓捣这个。现在台湾也有,闽南其它地方也有,都是后来从厦门流传出去的。我请求媒体们别再把博饼说成是闽南民俗。

         不能再叫博饼了,如今博饼已经没有饼,博的是豆油大米电饭煲,还有齿膏粗纸沐浴露。我们很多老厦门一直都将博饼叫做“博状元”,就不叫博饼。再说饼也不是什么值得高调的食物,博饼这一名词显得不大气,建议大伙从此都改叫博状元。

         说到只吃不博的饼,有人送我红木盒子东西,上面雕刻着“中秋月饼”。打开来一看,左右各有两瓶高档洋酒、茶心,还有一支带编号纯金笔,然后两个干巴巴的饼像临时演员跑龙套,无聊的躺在金色缎布中……

         厦门中秋博状元原本是一年中家庭成员可以老少无欺、其乐融融的温馨时刻,是亲朋好友久别重聚的最好理由,是单位同事难得不工作还能在一起玩的轻松时间……

    博状元最重要的意义还显示了“豆子面前人人平等”。各位长官博到一秀也得认命。在这世上,“平等”这东西太少了,博状元就弥足可贵。

    今天,博状元的本意已经被商品社会活剥生吞,变成了行销手段。每年到这节骨眼儿,豆子声就迫不及待的响起了,所有商家倾巢而出:卖房子的、卖钞票的、卖地板的、卖裤子的,纷纷端出大碗和豆子,你可能不小心会被奔驰和金条砸到,但这可能也真真是极不可能的。但见卖方笑,不闻买方哭,基本上是你花了一大把钱,摸了一小把豆子,博到了几张擦屁股纸——你不同意就当我没说!

     

                 20130909

     

  • 有岁月,没有沧桑

    2013-07-06 23:30:50

                                             有岁月,没有沧桑

                              /刘洁成

     

            

         那天再次走过镇邦路拐角的路旁,不经意看见那间剃头店还在,那两兄弟还在。我看着那店那人,不由惊呆了。

         在这条路走过千百回,我竟没有一次转过头去发现他们。在厦门本土老剃头店几乎“存无半间”时、咱头毛长长都不知找谁去剃的时候,我竟将这间店给忘了。我最后一次在这剃头,是那回从外地回家探亲,距今已经35年多。

         这间剃头店大约出现于40年前,严格讲它不算是店面,只是路边一堵凹进去的墙壁而已,排队的顾客就坐在骑楼下候着,一边泡着茶聊天。剃头师就是这两个胖胖身子圆圆脸的年少小兄弟,像是双胞胎,又像不是。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提醒每一位陌生的顾客:我们不洗头。

         现在我看了几秒钟后,忽然决定过去让他们剃一粒。走近了端详着他们,惊讶于我并不需要努力就能找回他们过去的影子:他们的体型、脸型还在,甚至这两人的面貌几乎没变,只是老了一些些。

         40年了,这里不见沧海桑田。

        “不洗头!”其中那位可能是弟弟的对我说。我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感觉剃剪飞快的在我的项上间掠过,只几分钟后再次睁开眼时,作品完成。我发现自己的脑瓜子几乎被剃成一粒“芋噜(光)头”,我拥有这样的发型时大约是在少年时。奇妙的是,在如此快若闪电的操作下,我脑瓜上的短毛没有发现任何一丝坎坷不平——这是一双剃了40年的手,把人家的头壳剃坏掉比登天还难。

         临走时和他们“青菜供”了几句。那位哥哥很确定他已经认出了40年前的我。那位弟弟说他已经退休了,可我怎么看他都才40多,他认为我的眼光没问题,说是现在厝边头尾还叫他“少年的”。

       “嗨!兄弟!”

     

                 20130706

  • 有些事没办法翻篇

    2013-06-11 23:35:06

      

                                                   有些事没办法翻篇

       ---聚焦公交车起火案之三

     

                              /刘洁成

     

             厦门公交车起火案后续得知,8位下落不明的高考生已全部遇害,这事从一开始就让我揪心,原先也已有预感,现在真的很难过。

        青春人生才刚刚开始,本来他们的明天会很长很精彩才对。如果不是因为高考,如果不是因为考场在集美……其实生命没有如果,因为恶人就在那里。

        无论凶手是谁、以及为了何种理由,他都是反人类的以及灭绝人性的,绝对没有被同情的理由。这一点不会有不同的意见。

        对于厦门公交车起火事件,68日厦门日报转述了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强调说:……要按照及时、准确、公开、透明的原则,第一时间发布信息,妥善回应社会关切。

    以上证明我之前两篇对厦门电视媒体不作为的质疑是对的,却被厦门海峡博客编辑摁住,不许出现在版面上。这是不是代表正确的、事实的东西都不能说?我到现在都还纳闷:厦门电视台在报道厦门起火案时,一开口却老是说:据○○台报道……

    这难道我不该批评吗——发生在本地的重大事件,却再三引用外地媒体的新闻来源?

     

              20130611

     

     

  • 再见,厦门公交车纵火案(2)

    2013-06-09 11:12:16

      

                                       再见,厦门公交车起火案(2

                              /刘洁成

     

         关于厦门公交车起火案。    

    从昨天午间新闻获知,昨天上午930分,厦门市政府为公交车起火案召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别人的新闻发布会都是现场直播,对市民有直观直接的交代。而厦门却是过后几小时才报道。

         据央视晚间新闻报道,厦门公安已定案犯为陈水总,该犯已被当场烧死。央视报道又一次抢在厦门的媒体先。

         最让人牵挂的8名失踪高考生仍然没有下文。

         有关案情,连厦门电视台上方的那个滚动信息也不见了。此案估计就到此为止了。越少人谈起它越好,民众能尽快把这惨案忘记掉更好。

         没有人有错,唯一有错的人已经自取灭亡。即便有官必须负点责任,也不会让你知道,静静的处理了就是。永远都是这样!

         这就是厦门!这就是厦门市民!谢谢!

     

                    20130609

     

     

  • 聚焦厦门公交车起火案(持续更新中)

    2013-06-08 13:43:50

      

                          聚焦厦门公交车起火案(持续更新中)

                        /刘洁成

     

          时间:2013681130

     

          昨日1820分许,厦门BRT(快速公交)一公交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截止目前,已致47人死亡,34人因伤住院。

         这应该是几十年前厦禾路公交车爆炸案以来,发生在厦门最为严重的又一起公交惨案。

    我必须遗憾地说,相较国内各省市,厦门在应对突发事件以及危机处理,真的是弱毙了。让我们从厦门电视台这一主要媒体切入。

    事件发生后,我一直紧盯厦门那几套电视,了解案情进展。中央电视台已经多次重复播放厦门的公交车起火事件和画面,唯独最应该在第一时间发布消息的厦门电视台无动于衷,五套电视包括厦门卫视,照旧播放着电视剧和娱乐节目,电视场景人物还在嬉闹和眉开眼笑。一直到接近半夜,才在某一套节目的画面上方出现滚动文字,稍稍的报道了此事。

    直到隔天的今日上午,央视已经反复播放陆续加入的新案情信息,还是不见厦门电视台有特别关注的“加时报道”画面,各套节目还是电视剧照演。厦门卫视不仅不予报道,甚至在滚动信息中占据了大量国内外新闻和气象,你要花很长时间方能等来市民最关心的公交车事件的那几个字。

    以我多年观察,包括强台风在内,厦门电视媒体往往不是慢半拍,而是慢十拍。他们不懂突发应变,在重大事件来临后,还在按部就班地遵守旧的新闻钟点报道。厦门电视媒体漠视生命,辜负厦门人民对政府部门的信任,无视民众对主流媒体的观感,淡漠市民对灾难的关切和爱心……厦门电视媒体是不正常的以及无能的。

         面对这种重大伤亡惨案,电视媒体至少应该怎么做才属基本合格呢?这一案件要是发生在台湾或别的省市,电视台必然是这么做:1. 记者火速赶到事发现场并传回画面。2. 电视台最迟一小时内出现现场实景画面,并且24小时不同现场画面持续挂在屏幕一角。3. 无论前方是否有新的信息,电视台播音员都身着素装,24小时保持不间断的反复重播事件消息。无论正在播放任何片子,都应该随时准备切断,进入事件报道。4. 及时公布死伤者名单,以及公布伤者所在医院及伤情。5. 至少在滚动信息中清除掉其他无关紧要的新闻。6. 镜头出现媒体记者持续守候在有关部门,等待现场直播官方新闻发布……

         目前我们从厦门官方仅有的那一个公开报道中得知两个信息:一是强调这是“权威”发布,别人的信息大概都不算数。其二说明了这是刑事案件,排除安全生产事故,这下子,有关部门都放心没啥事了。

         可是,我还想知道点别的可以吗?俺小声问下下,譬如:央视刚刚报道中还反复提到了当时有爆炸声,厦门方面为何却只字未提?还有,对于此案,厦门有什么教训需要检讨?

    在此沉痛哀悼逝者,分分钟为伤者祈祷。

     

                   时间:2013681130

         据央视晚间新闻报道,厦门公安已经确定案犯为陈水总,该犯已被当场烧死。

         8名高考生依然失踪。没有进一步消息。

         

                   

     

     

     

     

     

     

     

     

     

     

  • 厦漳大桥是做啥用的?

    2013-05-30 14:18:58

      

                                                 厦漳大桥是做啥用的?

                               /刘洁成

     

         最近厦漳大桥通车的话题热闹得紧,想来这桥必是极好的。然本博真真研究了以后,私心发现这桥与厦漳两个主城区还真没半毛钱关系,两城市人民还真捞不到一粒芝麻好处。

         报纸老说:“厦漳大桥通车后,厦门岛内到漳州开发区车程由2小时缩短为40分钟”——这么说还真能笑死人。请问:厦门人吃饱饱没事去漳州开发区干嘛?岛内一天能有几个人去那地方?即便是车程缩短为一秒钟,这个有意义吗?没意义嘛!

    就算岛内每天有几个人去那个啥开发区,或是去那些个龙海乡镇旅旅游,以前没有大桥时,坐船一趟就20分钟,有谁会坐车去绕2小时弯?现在有了桥又咋地?还是要多花一倍时间多掏钱。总之,包括去厦大漳州校区的师生,以及每天往返厦门岛内做小生意的龙海人,还照旧选择坐船。那桥,真真没人走的,嘿嘿!

         说是厦漳大桥,实际上是从海沧一偏隅到龙海一偏隅。如果非要说是这大桥带来两地同城化,生活中能得到好处的百姓还真是少:他们必须是刚好住在海沧,在对面龙海上班;或住在龙海,在海沧上班。这样碰巧的同志能有几个?

         有人说是这座桥拉近了厦门湾南北。可港口码头的链接互通靠的是船航,与大桥何干。

         众所周知,厦门岛内经海沧大桥直接陆地到漳州市区,车程仅需1小时,走这大桥无疑是“倒退噜”,拐更远路更难走了,弄不好要花2小时。从两地同城生活圈便利的角度来看,这座大桥的建设从一开始就不符合“截弯取直”的原则。据说将来漳州市中心建设要往东南移,向厦门靠拢,那是驴年马月的事。

    适才本博私心想着,虽说这大桥没啥用,作为厦门湾一景却是最好不过的了,可供游人划着船前去观赏。再加个夜景亮灯,想必是真真的极好。断不能辜负了50亿元血本。

         越发的寻思着,往后几年这厦漳大桥上面该不会是冷冷清清,天天就看见几只小猫走过?不能是这样哦,亲!

         ……

         对于板子钉钉的好事,大多数人齐声叫好,你举手说反对,是一种美德!

        

                  20130530

     

     

  • 一招搞定“的哥”

    2013-03-16 23:31:00

                    一招搞定“的哥”

                      /刘洁成

     

         粗暴、拒载、绕道、拒绝跳表、甩客等,厦门多数出租车司机的一贯表现,可以用“可恶”来形容。我很好奇:厦门这座城市对这块文明招牌一直很在意,却能够长期容忍出租车这么重要的对外窗口如此劣质。

         据说有关部门这次决定 “下猛药”,没有用啦,不可能真正并且坚持实行。其实有关部门如果真的想管好,确实想解决出租车问题,并没有太大困难。

    我能够“一招搞定”的哥,立马解决出租车乱象——请立刻增加2000辆出租车,如果还不够就再增加。我保证出租车司机个个马上学乖,对乘客是有求必应还会点头哈腰。

    请政府部门别再管出租车了,让行业组织自己去操作市场机制,让供需两方自由调节。车子多了才会有竞争,才能提升服务品质;服务业顺应市场经济规律,会变得合理有序。譬如一旦市场供大于求,司机赚不到钱,就有人会选择放弃这一行;反之市场供不应求,自然会有人加入这一行业。

    简单说吧,出租车多了,他司机老半天都拉不到一次客,就不会拒载,就不敢粗暴对待乘客,;出租车多了,出租车公司老板担心名誉被损,市民不坐他的车,就会对违规司机“杀无赦”,再没人暗中袒护司机,他们再不能有恃无恐……

    乘客是衣食父母,厦门的哥竟然可以对乘客为所欲为,我走遍全国各地,只厦门有这等咄咄怪事,市民和游客怨声载道,有关部门应该反省。

    这一建议本人已经在几年前提出过,可是没人理睬。基本上他们只听委员代表或那些所谓专家的,而恰恰这些人享有公务车,出租车乱不到他头上,也就没有急迫感和切实解决的态度。

         厦门出租车市场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是时候解决它了。

     

                20130316

     

           (献给刚刚过去的3.15)

  • 鼓浪屿也可以不申遗

    2012-11-26 23:19:47

                鼓浪屿也可以不申遗

                         /刘洁成

     

          这座城市总有些个折腾不完的事儿,譬如“鼓浪屿申遗”。围绕这点事,除媒体的关注和追踪报道,特定专家们也不时发表些历史考证和见解,这些高见,一般人没工夫去查证所以就当没听见,有见识的原住民则常常嗤之以鼻。而老百姓对于申遗,有人茫茫然所以就不以为然,有人不知为何兴奋但却十分兴奋……

    目前已知的是:申遗难过渡关山。厦门自启动申遗那一天起,已经过去了4年,据说统共至少爱拼8年才会赢。厦门为了拿下这个“遗”,也太“路漫漫其修远兮”了吧。

          最重点是,对于申遗这件激动人心的好事,各种不同看法都有了,唯独反对的声音没有。所以弱弱地问下下:鼓浪屿为什么要申遗?能不能不申遗?

          本人没上几天学,不懂世界文化遗产的称号对一座城市意味着什么。据了解,申遗成功的最大好处是能提升该景点甚而该地区的知名度,慕名而来的游客将给当地带来旅游收入和观光经济的增长——可我们鼓浪屿大概不需要这个。

          今日之鼓浪屿缺着不少东西,独独不缺知名度。游客人满为患,登岛人数如何限量才是问题。现今,知道鼓浪屿的比知道厦门的人还多。提起厦门,很多人开口就说“福建厦门”,而鼓浪屿则直呼其名。俺担心日后得这么介绍厦门市:厦门就是鼓浪屿边上的那个厦门。

          据说申遗的另一好处是,能够借机给地方带来对历史文化的普遍认同,以及外在景观面貌的脱胎换骨——这一说法俺不同意:难道说不申遗,好的文化就不需要弘扬?落后的景点就不用改观?——相反市民有目共睹:这么多年来,即便是在申遗中,鼓浪屿岛上的野导、宰客行为和小贩的占道叫卖从未停止过。

          有一点可以肯定,鼓浪屿就算是申遗成功了也不会多赚一毛钱。那么俺就想问问:鼓浪屿申遗,我们已经花掉了多少银子?接下去还需要再花多少才能把这遗给申了?

          城市需要灿烂的历史文化,但更需要伟大的人民。如果这是一座民主之城,请允许我大声说:鼓浪屿不要申遗!不要!

     

                      20121126

     

     

  • 满城喊你拨豆子

    2012-09-16 23:32:00

                   满城喊你拨豆子

                          /刘洁成 

     

                200912722829800

      

    刚刚门铃响了,是海西晨报的投递员,她说我反正是要订晨报,不如下午去楼下的步行街参加拨饼。和陌生人一起拨饼似乎少了点乐趣,俺谢绝了。

         咱厦门,凭着一只大碗头仔和六粒豆子,就能够把这种近乎无聊简单的游戏,打造成厚重的文化,而且这文化还有几百年历史,与收复台湾的郑成功有关,与1000多年前科考有关——总之它不是赌博,是文化。

    厦门的拨饼从民间亲友之间的消遣,转变为单位和酒店餐桌的福利,又发展为今天轰轰烈烈的露天马路大作战,这也许要拜商人行销的策划所赐:你先买俺一件比较贵的东西——俺就请你拨一次豆子——拨了豆子你就可能弄到一件比较便宜的东西——这样就带动了买气搞活了经济——但问题是你玩不过商人:基本上你是花掉八五百大洋,然后拿到豆子“咣当”一声,然后提了几斤大米回家。你又输了。

         与去年稍不同的是,大多数人开始有些明白了:农历7月不拨饼,8月开始拨。今年请你拨饼的商家多到数不清:卖屋子、卖风车、卖吃喝拉撒睡的,统统都加入了战局。

         拨饼桌上已经见不到饼的影子,“博饼”可以文化,但要改名,这“饼”字该去掉了:既难听又不符事实。改叫啥好呢?总之除了不能叫博饼,叫啥都行。

     

                     20120916

  • 为9•8投洽会叫屈

    2012-09-13 23:37:46

                   9·8投洽会叫屈

                         /刘洁成

     

               W020120911393719499005

     

    咱厦门似乎有无数张代表这座城市的名片,甚至还有不少是镀金的,而一年一次的9·8投洽会,在俺眼里绝对是里外纯金的大张名片,是厦门能够打出巨大声的冲天炮。

         然而在投洽会这几天,厦门那几套电视节目,除晚上个别新闻时间报道一会儿9·8,其余时段包括每一个白天,每一台都在播放那些播到烂的电视连续剧,全然看不见半点9·8的影子,看不见有一点大型国际会议的盛况。

         9·8有那么多来自各地的特色展馆、各类论坛以及签约仪式,新闻内容丰富。这要换成别的城市,这些天所有电视工作人员会倾巢而出,电视屏幕上会直播和反复重播实况。再不行,也把一些会场周边漂亮的花草旗帜,以及城市重点景观不停的滚动播放,也整出点气氛来。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厦门作为具有一定基础实力的会展城市,对本市唯一最大规模的9·8盛事,咱电视台的宣传,别说是力度,大概都可以用冷冷清清来形容。是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所以俺参加投洽会,但不写也不拍投洽会。就这样。

        

     

                  20120913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