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1993年,我为果子狸鸣冤叫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2-12 17:48:15 / 个人分类:环境散记

 

    网上听了“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员关于SARS病毒的研究报告,十分感慨,我们是在动物病毒的来龙去脉已经基本搞清楚的背景下,再度让类似病毒通过野味而长驱直进,真的令人扼腕,也令我倍感困惑与蹊跷!

     石正丽说她的研究团队从2003年的SARS之后,一直埋头在做关于SARS病毒源头的追踪研究,终于在云南的一个蝙蝠生息的山洞里,成功检验到与SARS病毒非常接近的病毒,从而确认该病毒是从蝙蝠传给果子狸,再从果子狸传给广州的野味食客,最后酿成一场人间大难。

      有人质疑,云南的果子狸怎么会跑到广东去?石正丽说,广东人比较富,又有吃野味的习惯,全国的野味纷纷贩运广州。我一听,连连点头,1989年深秋我曾和上百头野生果子狸同乘一条船,从广西的柳州驶抵广州,时间长达两天两夜。

       我因散文获国庆40周年征文奖,乘火车前往广西《柳州日报》领奖,返程时想换个走法,乘柳州到广州的江轮,再换乘广州到厦门的大巴。我当时还不曾乘江轮旅行,因此兴致勃勃。

      我是晚上从柳州港上船的,一上船就发现甲板上堆放着密集的铁笼子,并传来动物的叫声以及动物园的那种腥臊之气。随后我在船上硬邦邦的卧铺合衣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早起床,打算好好欣赏沿岸风光,结果却首先与那堆关着果子狸的铁笼子打了照面,一笼一头,近乎百笼。我之所以认识这厮,大概是因为对儿时看的古装连环画《狸猫换太子》有点印象。我发现这果子狸有些通人性,其面容如同化了妆的戏子,两只眼睛滴溜溜地对视着我怜悯的目光,每头几乎都有一腿被捕猎的夹子夹得血肉模糊。它们见到我竟一只只直立起来,双前腿如同作揖一般,哀鸣声声宛若嚎啕大哭,我完全被眼前果子狸们的阵容与惨状所震撼。我应该是听懂了果子狸的哭诉,久久心疼不已……

        一边是白纸黑字的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一边是明火执仗规模化的长途贩售野生动物,我怒不可遏,回家后写了《果子狸的哀鸣》。但是该文先后遭多家文学期刊退稿,众口一词,格调比较灰暗,本刊不宜发表,最后连稿件都被弄得不知所终。不过我始终没有死心,且耿耿于怀,继续见机行事,那可是百头果子狸生前的一致托付。三年后,1992年我在写同样题材的散文《麻雀》时,借题发挥,毅然揉进了我的果子狸,“一盘麻雀肉,两眼青山泪。鸟与林,林与人,环环相依。可雀的肌骨,自然还有青蛙、穿山甲、白暨豚……天天都或明或暗地在油锅、砂锅、炖锅里做最后的翻身!我站在柳州驶往广州的‘跃进24号’客轮上,船头常备的铁笼中成百头花面狸举着被铁夹子卡出血骨的断腿,一路向两岸青山凄鸣,哀嚎声两天两夜不绝于耳……”此文发表在《福建文学》1993年3期54-55页上,我总算最终传递了果子狸们对人类的哭诉,尽管人微言轻,尽管加塞得有点生硬!

       此后9年爆发了SARS,再之后18年发生了新冠肺炎,源头都与捕食野生动物有关。报应的话就不必说了,大家都心中有数。经过两次新型病毒大折腾的国人能吸取教训吗?亡羊补牢,我建议从此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贩食野生动物,并将贩食者一律纳入危害人类安全罪严惩!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20-02-15 08:21:53
5
引用 删除 monkey   /   2020-02-14 16:41:03
3
守望小草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守望小草   /   2020-02-13 19:58:16
5
青葱岁月 引用 删除 liuxc   /   2020-02-13 19:37:33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20-02-13 18:57:55
瞧,这热度蹭的------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20-02-13 18:41:59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20-02-13 18:41:51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20-02-12 20:40:5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