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1月9日,想起41年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1-09 18:33:11 / 个人分类:厦大往事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个痛心的时刻,北京时间1976年1月9日早上6点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播发的头条——周总理去世。广播的话音未落,就听见父亲一声近乎凄厉的大叫,随后只见他泪流满面,不住地摇头……

  这是文革后期,我们这个知识分子家庭的状况稍有好转,父亲可以不被强迫劳动,母亲重新回到学校教学,我和哥哥也先后从武平农村调回厦门,但有形无形的“右派”帽子始终压在我们这个家庭每个成员的头上。家里一直收藏着文革前全套的《世界知识》杂志,该刊的封里封外有大量的周总理出访的照片,我们一家对周总理一直怀有特殊的感情,右派父亲甚至对他寄托着某种希望……

  不久传来清明节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用诗悼念周总理的事情,也曾一度激起我写诗歌表达心情的欲望,但因为深知自己“出身不好”,于是不敢造次。“四人帮”垮台后,这种欲望越发有了尽情宣泄的可能,一时间男女老少都写诗,整个国家都沉浸在诗的氛围里。为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厦大革委会”要在大礼堂举行诗歌朗诵纪念会,因为校园里外文系的文艺活动中“炊事员郑启五的诗朗诵”向来是“保留节目”,而且我朗诵的诗章从来都是自己的创作,这在厦大食堂的历史上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所以这次外文系就把我报了上去(当时各系食堂编制归各系)。

  我深知责任重大,也有极为强烈的表达欲望,当晚在食堂值班时就动笔创作初稿,结果居然一宿没睡,激情澎湃写了200多行。这连我自己都相当吃惊,过去搜肠刮肚,也从来没有超过50行的,这正如我的诗句所言——“我要让胸中这股不可遏制的情感,在笔底奔流,在纸上横溢,凝铸成赞颂您的诗句。”

  早晨回到家里,我就把诗稿丢给父母亲,请二老修改润色,他们立马大动干戈,而我则蒙头大睡。父母亲在上世纪40年代初年在长汀的厦门大学就读时,都曾是校园的文学青年,他们因为诗歌而相识相恋。1977年的时候饱经磨难的父亲已双目失明,于是父母亲两人联手,逐行逐字推敲了一整天,依然兴致勃勃,他们胸中同样有股“不可遏制的情感”。

  “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歌晚会在学校的“建南大礼堂”举行,有一张油印的节目单我至今仍珍藏着,我的朗诵被安排在很后面。瞎子父亲在我嫂嫂的搀扶下也来到了大礼堂,这是他被打成右派20年第一次体面地来到大礼堂(批斗会不算!)。

  印象中整个晚会有三次高潮:一次是中文系蔡厚示老师创作并朗诵《毛主席和周总理永远活着》。他不慌不忙的架势,抑扬顿挫的声音,引得满堂掌声,特别是朗诵到“浩浩的长江水啊,快敲响你欢乐的腰鼓”时,体胖的蔡先生侧身作了一个敲击状,全场更是掌声雷动!接着是我们外文系的庄鸿山老师的表演,他朗诵的是诗人柯岩或是石祥的作品,声情并茂。庄老师是英语教师,还是杰出文艺人才,独唱和手风琴独奏、伴奏都有一手,舞台经验十分丰富,他才朗诵一句,那气势已经赢得欢呼与掌声。我一边在后台观看演出,一边努力镇定自己的心绪。好不容易等到我上场,夜已深深,我因为焦急,反倒一点也不怯场,报幕员一报“下面由外文食堂炊事员郑启五朗诵他自己创作的诗歌《诗的花圈》”,全场先是一阵意外的笑声,随即是热烈的掌声,面对这样特别的鼓励,我完全放开了,近200行的长诗就这么豪放地倾泻而出!

  那是一个政治热情空前高涨的年代,我稍有一点比较特别的诗句,下面就掌声热烈回应,时间都过去40年了,现在回味起来,那掌声如潮犹在耳际。我的诗题目写得比较好,现在还为那四个字沾沾自喜,但内容比较直白,不少就是压了韵的标语口号,但直白的诗毕竟更接近朗诵诗,像“我要骑上华主席给我们的自由之马/驰骋在崇敬和怀念的原野里/采集编制这诗的花圈”还比较抒情;像“毛泽东的故乡不许妖魔横行/周恩来的祖国岂容鬼蜮复辟”掷地有声;特别是对“四人帮”的怒骂,最能引起共鸣,如“把他们千刀万剐剁成肉泥,/剁成肉泥都不解气”我边说边跺脚……我的朗诵获得很大的成功,我激动得彻夜难眠!

  那是一个激情洋溢的年代,一首诗,一篇短篇小说,或一部话剧,都能轰动全国。所以说我的《诗的花圈》轰动厦大校园也绝不为过。隔天一早,我依然精神抖擞地去卖早餐,结果很多工农兵学员都对我赞不绝口。晚上下班时,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中文系的朱红老师竟在我家里等我,主动来要帮我修改诗歌。朱老师是文革前校党委书记张玉麟的妻子,也是我的同学张珞平的妈妈,这也是我们这个“右派”家庭20年来第一次迎来有特殊背景的客人……

  那是一个时来运转的年代,这首诗歌荡出的涟漪故事多多,比如家里需要木料在走廊边围一个储藏间,一直很发愁,结果我去校产科,人家一听是写诗歌赞颂周总理的炊事员,立马就批了,还叫人用板车直送家门……最奇的是我高考时第一批落选,结果扩招时我居然被招进了“半保密专业”的外文系,我怀疑这也与这首诗歌的创作有关,尽管至今它仍然是一个谜。要知道,当时父亲的政治问题还没有解决,右派阴影始终笼罩在我的头顶。

  《诗的花圈》在发表上也富有传奇,我先是寄往《福建文学》,结果很快被退回,编辑写了很长的退稿信,可能是我一辈子收到的最长的退稿信。信中一再肯定我的诗富有激情,但很抱歉的是由于刊物周期较长,是双月刊,“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的小辑已经付印。没想到的是随即《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的编辑居然找上门来,说要发表《诗的花圈》。“学报”原本是发表论文的刊物,但在文革后期复刊后基本上刊登大批判文章,1977年时情况依旧,是年第一期拿出了12个页码刊登“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词专辑”,我的《诗的花圈》放在最前面,在作者名字前还标明“外文系食堂炊事员”,一同发表诗作的有蔡厚示老师、书法家虞愚、革委会副主任蔡启瑞、骆炳南老师、黄拔荆老师等,当时“教授”还不是一个好头衔,所以一律没有。还有几首是学生的诗作,其中有署名“经济系学员李礼辉”的,李同学如今是中国银行总行的行长……

  随即在1977年4月,《厦门大学学报》编辑室编了一部“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词选辑”——《丰碑颂》,厚达500页,汇集了全国报刊的相关诗歌,《诗的花圈》等也编了进去。此时此刻,封面素净的《丰碑颂》就放在我的电脑旁,伴随着我键盘的击打,傍随着我思绪的飘飞……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1-16 02:53:20
5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8-01-12 09:20:34
文灶豪士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文灶豪士   /   2018-01-12 09:20:17
5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8-01-12 09:20:13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8-01-12 08:27:21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8-01-10 13:42:20
原帖由张肇彭于2018-01-09 19:53:00发表
记得:1978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全部摘掉其余右派分子的帽子。
李礼辉早已卸任中国银行行长。
:hands.

名人不过是------
名人不光是------
名人不过时------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8-01-10 10:59:11
5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8-01-09 23:37:26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1-09 21:03:00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1-09 21:02:50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8-01-09 19:53:00
记得:1978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全部摘掉其余右派分子的帽子。
李礼辉早已卸任中国银行行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