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厦门知青往事10:一次博饼事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07 22:41:26 / 个人分类:知青岁月

    1970年,我下乡武平北部的永平公社唐屋大队的隔年,母亲也被迫从厦大下放到武平南部的十方公社处明大队。当时我哥哥被下放到闽北的寿宁,瞎子老爸一人被扣在厦大,我们一家四口竟被横蛮地分割成四个地方。经过一番周折和抗争,我调到了母亲的下放地,这样母子有个照应。再说唐屋是山沟里的山沟,而处明则山清水秀,所在的十方公社更是闽粤交通要津。

 

处明大队的厦门插队知青在人数上与唐屋大队大致相同,都是50余人,也分布在六、七个生产小队,每队形成一个独立的知青点。所不同的是处明大队的女知青比重占了一半,远远高于唐屋,令人眼睛一亮。特别是四队的知青点,居然女多男少,六个厦门女孩青春靓丽,且心灵手巧,外队的男知青和村干部有事没事也总喜欢到四队去玩。尽管已经是近40年前的事情了,那五个女孩当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们的芳名依旧倒背如流:卢丽卿、卢丽娜、翁爱琴、骆小妹、王秀美。我们每每在银色的月光下踏着卵石小路走向四队的知青楼时,心里总是散放青春的热息,脚步轻快如飞。

 

  邻近中秋,我们在四队知青楼的木阳台上呆呆地环视月色下的处明山村,聆听着潺潺流水和不时的狗吠声,思乡情怀越发浓烈了起来。一个叫“丁子志”厦门知青在屋里独自拿出了一副“豆子”(筛子)在空碗里玩了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什么“一秀”、“二举”的,豆子声声,敲击着山村的宁馨。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见识这种叫“博状元”的厦门民俗游戏,因为从小一直生活在厦大校园里,当时校园的围墙犹如楚河汉界,把厦门和厦大分割得很清楚的。

  

中秋中午突然传来好消息,说是四队的女知青突发奇想:决定煎制大小不一的面饼来“博状元”,已经派人到十方镇去买面粉了。几个玩得较好的外队知青受到邀请,我也名列其中。一时间我兴奋得不得了,好像比电影队一年进村一次还要令人期待!那个下午时间仿佛都过得特别慢,傍晚整个村庄的空气中好像都弥漫着面饼的焦香,其实就是闻到了,那个饥肠咕咕的岁月,人的嗅觉特别灵敏,而清新的空气美美地传载着几百米外的香气挥挥洒洒一路飘来……

  

几乎熬到出发前去四队“博饼”的幸福时分,突然噩耗传来,活动取消了,真是如雷炸顶!这个通知居然是我们五队的“政治队长”前来通知我的,要我晚上别再去四队了。这就怪了,我们知青“博状元”,怎么让毫不相干的农哥来通知?不过政治敏感还是让我感到出事了。果不其然,事后听说大队民兵连长带了几个人突然进入四队的知青楼,起先厦门知青还以为是来串门的,正热情招呼着,没想到平时乐呵呵的农民突然一脸阴沉,二话没说,就把桌子上的“豆子”和所有的成品和半成品的面饼给没收了。再后来据说是大队“再教育领导小组”宽大为怀,对这次“赌博事件”的处理以教育批评为主,也没有上升到“阶级斗争新动向”的高度……

  

当年我所知道的那“秀才遇上兵”的种种细节已经有些模糊了,又不是直接的当事人,但几个当事的厦门知青都还在厦门的老巷新区里,什么时候再相聚时我要好好请大家仔细回忆一下,它不仅仅是我人生路上的第一次博饼,也是厦门博饼史上非常独特甚至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一个案例。

有谁知道,老厦门郑启五的博饼基础常识居然是在武平山村学滴?!更有意思的是事情发生30多年后,在思明区政协举办的“博饼民俗研讨会”上,我以当年武平十方的知青博饼事件为案例,当场质疑了厦门两位著名的文化老人关于“博饼不可能是郑成功部将的发明”论点。二老认为郑军当时粮食补给十分困难,不可能有多余的面粉来制月饼。我则认为把民俗游戏与郑成功挂钩无非是对名人的附会,既情有可原也无可厚非,不必太较真;再说补给困难未必就可以挡死找乐性质的博饼,“状元”可以是一辆轿车一座金山,也可以是一条地瓜或一个自煎的面饼,我顺带说了上述武平知青博饼往事,全场一片唏嘘!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0-19 04:56:53
5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09 23:07:15
骰子,也有读shǎizi.
王雪福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王雪福   /   2017-10-09 23:06:17
5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09 23:04:09
庆兰馅饼经常吃,博饼确实一无所知
那是您的父母所在的厦大基层工会不关心,否则,厦门的基层工会组织在中秋都会组织博饼。
老铁兵 引用 删除 zlf1937   /   2017-10-09 16:51:18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09 13:54:20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09 13:54:13
5
陈现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陈现   /   2017-10-09 12:04:07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0-09 11:15:06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09 07:06:03发表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09 07:06:03发表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

不仅博饼,我 的闽南话也是在武平学滴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0-09 11:15:05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09 07:06:03发表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09 07:06:03发表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

不仅博饼,我 的闽南话也是在武平学滴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0-09 11:13:17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09 07:06:03发表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

庆兰馅饼经常吃,博饼确实一无所知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09 07:06:03

赞赏之余,顺便质疑:
1、“豆子”(筛子),郑院长就如此在土国教外国友人的?那是骰子,tóu。
2、严重怀疑郑院长的博饼知识是在闽西学到的。从院长1952(?若说错请原谅)年出生至1969年下乡计17年,号称“土著厦大”的院长,不可能没有参加过博饼,或者听闻过博饼。因为这17年,并非年年“破四旧”。虽然其二老非厦门人,但处在骰子声声的浓烈厦门氛围中,中秋岂能离开博饼世界?难道“鼓浪屿”月饼浪得其名?
3、此文似乎文不对题,饼都没博成,您还学了啥基础知识?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09 06:51:32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10-08 11:40:55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0-08 07:54:02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0-08 07:54:00
好像你以前发过的博文?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