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厦门知青往事8:同是天涯沦落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04 09:58:21 / 个人分类:知青岁月

 

 我插队落户的闽西武平县永平公社唐屋村离城关百余里路,四周群山连绵,是全省最偏远的自然村落之一,进村后仿佛与世隔绝。


  年未的一天,出工时生产队长请我们抽江西“爱民”牌经济香烟。所谓“经济香烟”,就是最便宜的一种香烟。我对这种商标的卷烟闻所未闻。我喜欢集邮,连带对香烟盒也有点关注,可能是当时江西出了一个解放军“爱民模范”叫“李文忠”的,所以有了这样特别的商标。我们福建的经济香烟叫“丰产”,一包9分钱。他轻描淡写他说是从江西买来的,并说离这里最多二十里山路就是江西会昌的洞头公社。“这么近啊!”知青们惊叹道,于是情不自禁,都想尝一尝出省的滋味。(那年头,我们知青真的很会走路)。


   几天后按捺不住探奇之心的我们几位知青便兴冲冲地上路了,沿着一条嵌着鹅卵石的黄泥小路,穿山越岭,走着走着我们发现林木之间隐约有个小村,不一会儿便看到村头的水田里有三个知青模样的姑娘,有一个高卷的裤腿下涂着斑斑点点的紫药水。我们便下意识地用厦门话与她门招呼,结果她们愣住了,活似撞上外星人,然后相互用上海话嘀咕了几句。这下我首先猜出她们的身份,使改用普通话激动地问;“这里是江西吧?你们是上海知青吗?”没容她们回答,我又迫不及待地做了自我介绍“我们是福建的厦门知青!”她们三个也异常高兴,争相从水田里拔出湿淋淋的泥腿子踏上田埂来,迫不及待地说:“是呀,是呀,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随即热情地招呼我们“来,来,来,来喝水!”连续四个“来”字使我心头骤然一烫。在当时厦门人的印象中,上海人总有高人一等的自负,而关于上海姑娘,也有“赤脚羞于见人”的传闻,但一下就在陌生的碰见里烟消云散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随后,她门带我们周游了这个微型的江西小山村,并到他们的知青窝里作客。大家在交谈中都为做了几个月的“邻居”而互不知晓,大为感慨一番。而我好奇的眼睛一直打量着周遭的一切:她们分发的生活、生产用具与我们的大同小异,只是锄头的式样有些奇特。特别难忘的是我随手翻了床头的一手抄歌本,里面全都是文革前的电影插曲与外国民歌,与我们厦门知青点上的手抄歌本,简直如出一辙。主人们用几个印着“上山下乡干革命”字样的搪瓷子缸盛了热腾腾的白糖开水请我们喝,我至今仿佛还能感受得到那杯开水腾腾扑面的热息……


来去匆匆,我们在知青点隔壁的大队供销社买了一包一毛四分的“爱民牌”香烟后,就带着莫名的满足,告别了那个深山中的江西村子和那三位不知名的上海女知青。


  那回是我们当中好些人平生第一回的“出省经历”,事后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向厦门知青难友们吹嘘说,我们交了几个上海知青朋友,那三位热情的上海姑娘已在我们加油加醋描绘中变成天仙一般。当然,也仅此而已。


往后的几年里,会昌的上海知青与武平的厦门知青不时有一些来往。不少上海知青过年返沪就从福建走,有的还先在武平的厦门知青点睡一夜,然后搭长途汽车到龙岩换上火车,经来舟转福-京特快到上海,旅程三天半。据说这样还可以比从江西走快上半天。


40多年后我才获悉,如今大名鼎鼎的画家和学者陈丹青当时16岁就插队落户于我们曾经专程涉足的那个赣南小村子,同是天涯沦落人,失之交臂了!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0-19 04:58:46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10-06 07:27:05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04 23:01:43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04 23:01:39
5
微尘飞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微尘飞翔   /   2017-10-04 19:46:00
微尘飞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微尘飞翔   /   2017-10-04 19:45:57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0-04 15:46:23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7-10-04 10:56:15
那时,世上谁知道陈丹青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