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走进神秘的“北塞”(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8-03 08:53:33 / 个人分类:我的土耳其进行曲


            引言

您或许会觉得“北塞”这两个字眼熟,甚至有些亲切,不,你一定是记错了,那是“塞北”,歌曲《塞北的雪》的“塞北”,我说的可是“北塞”,是一个与“塞北”风马牛不及的地块,全称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一个有些神秘的地方政权,或一个为世人所不大知道抑或懒得去知道的“共和国”。


1、南北割据的来龙去脉


  “北塞”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上的一个流血冲突的麻烦地区,联合国从来没有少为它操心:从1963年岛上希腊和土耳其两族居民之间爆发流血事件后,联合国的国际维和部队就开始登岛执勤,在那里已经驻扎了快半个世纪了,现在看来还得要这么没完没了的一直耗下去。

从地理上看,塞浦路斯为地中海第三大岛屿,仅次于西西里和萨丁亚,拥有悠久历史文化和壮观的自然美景。它位于地中海东北角,北邻土耳其(40公里),东望叙利亚(60公里),南接埃及(250公里),有着极为重要战略地位。我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埃森博国际机场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班机飞往北塞浦路斯的亚尔江机场,30分钟后从机上舷窗俯瞰,整个塞岛的形状尽收眼底,它像一头绿色鳄鱼,似动非动地趴在万顷蓝波上,但我心里很清楚,它更像是一枚定海神针,牢牢地钉在亚、欧、非三大洲海上交通的咽喉上!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福祸相依的咽喉位置,使它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征服者熊熊燃烧的欲望,数百年以来,希提人、埃及人、亚述人、波斯人、罗马人、拜占庭人、路西尼亚人、威尼斯人和土耳其人一波一波如潮水一样汹涌,涌上此岛占山为王,历史舞台的硝烟风起云涌聚散无常,回旋着马蹄硝烟,闪烁着刀光剑影,一幕幕标榜着曾经的壮阔威仪,演绎着腥风血雨的过去,并布景般地留下了那一座座歌特式的教堂、一堵堵十字军的城堡、一处处残破的古希腊、古罗马剧场和庙宇以及一幢幢形形色色的英式建筑欧式别墅……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凡世界上出大矛盾的地区,多与大英帝国有染,如“巴以”和“印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火药桶”,都是不列颠殖民统治之后形成的让当事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瓶颈,这个“北塞”问题英国人同样逃脱不了干系。在土耳其人统治该岛长达300年之后,1878年塞浦路斯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岛上的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居民为了国家的独立而携手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1960年塞浦路斯宣布成为一个自主而独立的国家,但是从那个时候起,塞岛上信奉天主教的希腊族居民和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族居民出现了矛盾,曾经联手反抗英国殖民统治而并肩战斗的两族人民之间时有摩擦,这摩擦这矛盾因为民族、宗教的不同,乃至背后各自认同的希腊和土耳其两个国家的卷入,也就愈演愈烈了,一发而难以收拾。独立后仅仅3年,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据说是当时岛上的希腊国民警卫队攻击了两个土耳其族人聚集的村庄, 国家不时陷入内战的边缘。


1974年塞浦路斯发生了政变,苦苦支撑岛上统一局面的以马卡里奥斯大主教为首的塞浦路斯政权被希腊军人策动的政变推翻。希腊人显然有错在先,企图单方面控制塞浦路斯全岛。此时土耳其毫不手软,毫不犹豫,借机大举出兵塞浦路斯,土军的坦克和海军陆战队从登陆舰打开的水门中涌上滩头……两波攻势之后,风卷残云般地拿下了岛北三份之一的领土。其实凭借当时的军事优势,土耳其人占领全岛也是指日可待的,但它很聪明,冲动中保持着理智,让岛上13%的土耳其族人拥有近38%的土地,这很可能是国际社会可以勉强容忍的极限,而让希腊军队继续控制着岛上南部62%的土地。


   随即岛上居民出现了疯狂的大逃亡式的迁徙:岛内南部的土耳其族居民流离失所纷纷迁居北方,而北面的希腊族人则背井离乡,纷纷逃亡南方,一个小小的塞浦路斯出现了南北分裂的格局。两族之间有一缓冲区,由联合国维和部队控制,这就是著名的“绿线”,绿线拦腰横切该岛,甚至把首都尼科西亚也割裂成两部分。在全长217公里的分界线上,只有尼科西亚的帕福门斯附近一个关卡能让两边居民和外国游客有限制地往来……


   我在“绿线”边缘的Lefke市曾经与联合国军队的吉普车不期而遇,此情此景令人浮想联翩:那醒目的UN标志令人眼熟,那蓝色的贝雷帽让人动心,那是一支远涉重洋来自南美洲阿根廷的部队。一位阿根廷女军官像发现稀有动物一样发现了我这个瞎逛的中国人,居然用汉语招呼道:“你好!”这是我在北塞浦路斯的大学校门之外听到的第一声“你好”,嘤嘤嗡嗡令我回味良久……


    “北塞”当局毫不忌讳它与土耳其亲密无间的“一家子”关系,不但国名里大大咧咧地注明了“土耳其”,其“国旗”几乎是对土耳其国旗的“复印”:土耳其的国旗是红旗加一枚白色的弯月和一颗白色的五星,我的简称是“白星月红旗”;而“北塞”的“国旗”则为白旗加一枚红色的弯月和一颗红色的五角星,也许是嫌旗子白色的部分太大,于是又在旗子上加了两条红线,我的简称是“红星月白旗”。在北塞首都尼科西亚的北半城,到处都是迎风招展的土耳其国旗和北塞“国旗”。这还不够,“北塞”当局还在面对尼科西亚的一座大山的山体上刻出一面巨大的“红新月白旗”,这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面国旗,几十公里外都清晰可见,假如没有浮云,几千米的高空也可一目了然。这样的标示是心虚,是为了壮胆,还是想惊天动地表示一种誓死捍卫绝不退却的决心与意志,“北塞”那哨位沙袋后面全副武装的土耳其士兵,你能告诉我吗?


“北塞”“隶属”于土耳其是世人心知肚明的事情,13%的土族人居然享有塞浦路斯38%的土地!正式已经加入欧盟的“南塞”即“塞浦路斯共和国”对此是看在眼里,恨在心头,急在心上;而希腊当局当然更是耿耿于怀,于是哪个外国人的护照上胆敢留下了“北塞”的印记,那么对不起,你就休想进入希腊的土地,无论是旅游还是商贸。我这个中国人就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地让自己的护照留下了“北塞”蓝色的入境方章,一次又一次,居然有十二次之多,盖得一本护照如大花脸似地,这很可能是世界上一本盖有最多北塞印章的中国公务护照,它见证了一个“中国飞人”飞来飞去的身影。


   希腊和希腊族人控制的塞浦路斯先后都成为欧盟的正式成员,欧盟对土耳其在“北塞”问题上进行诸多限制,因此“北塞”成了各国游客罕进的神秘地带。欧盟还实施了一条让塞浦路斯和希腊当局很开心的政策,既1974年7月南北分治之前的“北塞”土耳其族人及其子女可以享有欧盟成员国公民的待遇,这样就无形中把“北塞”的塞浦路斯土耳其族人和土耳其共和国的土耳其人进行的切割,为塞浦路斯南北作为一国的整体留出了充满魅力和诱惑的空间。塞浦路斯的希腊族当局和希腊共和国当局最苦恼和担心的莫过于土耳其的国民向北塞的迁徙。目前在“北塞”除了土耳其三至四万的驻军之外,究竟在这土军三十多年的军事占领下有多少土耳其的人口迁到北塞,谁也不清楚。但是尽管北塞土地肥沃,人少地多,但整个发展包括基础设施显然还不如土耳其本土,从土耳其到北塞浦路斯工作,多少还有“支边”的味道。所以历任的土耳其官员一旦被外国记者问起这个敏感问题时,他们总是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呀,没有呀,我们从来都没有向“北塞”移民的。


  但无论怎么说,1974年7月历史的一刀切得很深很深,皮开肉绽的伤口至今难以愈合,从往昔肉体上的血淋淋,到如今心灵上国家分裂的伤痛。在塞浦路斯共和国尼科西亚的议会中,虽然规定土耳其族人有三分之一的席位,但土耳其族居民从来没有参加过议会,因此塞浦路斯共和国其代表整个塞浦路斯的声音和形象总有莫大的欠缺。而土耳其军队和土耳其族人控制的“北塞浦路斯共和国”则从来没有被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所承认……


联合国也好,欧盟也好,出于种种动机,一直试图重新磨合南北塞浦路斯,尽管困难重重,但国际社会的努力一直在进行……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08-09 20:30:18
5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7-08-04 17:35:01
5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7-08-04 17:34:57
这个地区战事不断,小心哦。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8-03 18:52:02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8-03 18:51:57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08-03 17:35:01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7-08-03 13:46:24
小五子当心,“北塞 ”很危险!
北方属水,水堵了;即尿道结石 弄不好会要人命滴!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08-03 12:20:08
5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08-03 12:20:00
精彩!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7-08-03 10:13:24
可以当时事政论家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