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关于“教父”的轩然大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16 06:32:31 / 个人分类:知青岁月

  

         2962224[1]  

    

    重走了一趟闽西,顺路探望了老作家张惟兄,回家写了《闽西会张惟》。贴出后冷冷清清,张惟是谁啊?于是不甘寂寞,改名《厦门知青作家的“教父”》。其实在这一拨厦门老知青当中,我与张惟的关系最淡,因为本人涉足文坛是“文革”后的事情,那时离开闽西都已经五年了,而首次与他“沾边”,则是1990年,这在拙文中都如实作了交代,恕不重复。

    

    标题党果真奏效,“教父”的戏称很给力,光是跟帖很快过百,一时间名家云集,高手出没,围观者交头接耳,80后一头雾水……在家赋闲养老多年的张惟恐怕做梦都不知道他老居然还有那么大的能耐,能登上“厦门”的头条呼风唤雨。不过老实讲,林林总总其实更多的是网络的能耐与神奇。无论是褒是贬,对曾经指点江山的文坛耆宿张惟来说应该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多跟帖简直就是在“郑启五茶馆”里召开的一个盛大的文学研讨会,主题是对“红作家”和“知青作家”及其留存文字的评价问题,各抒己见,真话连连,尽管不乏“练瘦话”和叫骂声,但所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已经轰然显现,这样的活动若让作家协会或文联之流来操办,没有三、五万拨款是拿不下来的,而且“真话度”绝对没有网络高,至于“真知灼见”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尽管人微言轻,但我准备再次向国家财政部建议,今后所有研讨会的经费申请都一律驳回,大小研讨完全可以在网上免费进行,而且会议研讨的效果比在宾馆开好多了,那多会议资金可以全部转入民生工程!)

  

    张惟兄的所作所为固然有他时代的和地位的双重局限,但这位老兄的确有让人值得赞叹的亮点,有他敢爱敢恨的一面,起码在我们厦门的文官中就难有他这样的“能人”,当年大陆版的琼瑶电视连续剧《月朦胧,鸟朦胧》就全然在他的一手操弄下从闽西轰动全国的,而一个高官在众目睽睽之下赤条条地在温泉里与星空对话,《新泉夜浴》怎么样也闪现出一缕人性的星光!

 

   闽西是中共革命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始发地,对于那段腥风血雨需要后人做深入的研究和探讨,骂骂咧咧的于事无补,从一个极端跳越到另一个极端,同样让后人耻笑。我对这段历史没有研究,就只有多看多想的份儿。

 

    一位作家也许有一两篇文字能勉强传世,就很不错了,大浪淘沙嘛,颐指气使,当事后诸葛亮自然感觉很好,但多少自由的思想招摇到如今还是一碗夹生饭,唯有叫卖声一派高高在上的理直气壮……都是过来人,说话不要太刻薄,当年张惟动用他那点可怜的权利,解决了多位厦门知青“文字挣扎者”的“吃饭”问题,光这点就功德无量,尽管与我无涉,但冲着这一点,我就要提点水果一步步走上张家那老旧的楼梯……即便是李庆霖,也不要忘记他的那封讲真话的信在当时多少缓解了知青水深火热的苦难……

 

   一路走来,慢慢学会做人,知晓感恩,穷揪别人的不是,不如清涤自己内心的污浊,一贯张狂的我渐入老境,才知道很多向善的境界里我们其实只是幼稚的小学生……

 

 


179

179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6 07:44:27
搜狐文化频道
过去有个传闻,说江青同毛结婚时中央有一个决定,不让她参加政治生活。实际根本没有这件事。第一中央不可能通过这么一个东西,果真如此的话,毛主席不要吵翻了吗?另外还有一个旁证,两年前我曾经问过陈云,我说你那时在延安既是组织部长,又是政治局委员,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他说根本没有那回事。相反他跟我说了这么一件事,他曾经以组织部长的名义找江青谈过一次话,就说毛主席人家有老婆,并未离婚,你要注意啦。江青便告诉了毛主席,毛就打电话给陈云,说你这个组织部长竟然管到我家里的事情来了。这时他已经同她结婚了,所谓结婚实际也就是那么回事。
本文原载于《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原题为“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
这条史料可信吗?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20:31:05
短短两小时之内,这个消息(中央政治局主席向忠发叛变)便由黄慕兰传给了潘汉年,再由潘汉年传给康生,最后由康生传给了周恩来,周恩来迅速组织中央的李富春、蔡畅等人转移。果然,当天晚上,向忠发带着巡捕房的人直接用钥匙开门闯进了周恩来转移前的住所,扑了个空……向忠发是党的主要领导人,又是特科领导成员,掌握的情报非比寻常,黄慕兰的这次偶遇,挽救了整个中共在上海的中枢机构。
1955年,黄慕兰因潘汉年、杨帆的冤案牵连入狱,1959年转秦城监狱。在经过长达25年的牢狱生涯后,黄慕兰才得以重见天日。
以上史料引自人民网  文史,应该是可信的吧。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9:05:49
海博似乎不曾见过此等字眼:“该用户发言已被管理员屏蔽”而是直接咔嚓。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8:05:44
心底已经有了钢浇铁筑的结论,在来摸史料听传闻搞研究,这是红学家的悲哀
同意教授意见。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8:01:36
现在,史料的“公平秤”在哪里?举个例,前部长夫人、章御翻译与其前夫君,都各写一书,您说,俺们该信谁的?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1-08-23 15:32:25
原帖由Guest于2011-08-23 14:44:18发表
院长您不是说《上甘岭》导演之孙回避什么,掩饰什么。他客观冷静科学了吗?问题是,他一个孙子,又不在现场,他能如何.

心底已经有了钢浇铁筑的结论,在来摸史料听传闻搞研究,这是红学家的悲哀,也是某人同样的悲哀……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4:45:43
红学家们应该起来捍卫“闽西的红土地文化”, 反击右派。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4:44:18
院长您不是说《上甘岭》导演之孙回避什么,掩饰什么。他客观冷静科学了吗?问题是,他一个孙子,又不在现场,他能如何分辨真伪?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4:42:29
原帖由Guest于2011-08-23 10:22:20发表
博主别与那位整天在海博为反对而反对,逢中必反,逢美必捧,逢共必打的人论辩了,他是彻底否定解放战争,梦回民国,以十年文革全面否定解放后的一切成就,他甚至於昧着良心认为他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跟这种有成见的人对话是浪费光阴.
理解你对红学家溃败的伤心。 你应该鼓励红学家们上来,全线溃败也不能败成这个样子,他们应该提出他们的观点和论据。 现在是红学家们说不出话来,谁知他们要说什么呢? 没观点也没证据。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4:28:30
林××夫人自杀内幕:匿名揭发江青风流韵事被查出
岱峻
2011年08月19日09:14  来源:《时代周报》

请院长帮鉴定一下,这条史料可信不可信?
这是从人民网 文史 复制的。
该如何“客观冷静地善待每一条史料和传闻”,以“科学的态度”,而不是“一味任随自己的好恶而取舍”,请院长大人赐教。Thank You!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3:52:19
借我一双慧眼吧 让我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引用 删除 阿牛   /   2011-08-23 12:36:48
初学几何的学生经常只有∴,没有∵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2:35:09
可能仍旧未必是真实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1-08-23 12:31:59
请教授不吝赐教。我们该如何才能判断一条史料的真假?从课本,从网络,从红头文件,从leader口中,从cctv,还是有其它哪些渠道?愚钝因而无从判断。“历史是是胜利者的历史”,这句话对吗?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1-08-23 11:40:29
客观冷静地善待每一条史料和传闻,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一味任随自己的好恶而取舍,很难说服对手。此言与匿名客共勉。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1-08-23 11:28:16
原帖由Guest于2011-08-23 11:04:33发表
若按某些人的说法,所谓约法三章也是不存在的。

从延安三婚到文革前的事实,说明“约法三章”很有可能……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1:10:49
据说,旗手50年代去上海,有人写匿名信警告她,不要去上海,旗手就怀疑是杨,结果不是。几年后,林老逝世,其夫人向中央写信反映一些事,保卫部门发现笔迹与当年给旗手的信一致。俺当时不在上海。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1:04:33
若按某些人的说法,所谓约法三章也是不存在的。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1:02:36
1970年的中学英语课本
这不仅仅是在英语课本上的,那是英文。那是上文件的,红海洋的,上了教授所钟爱的邮票。写英文是怕被人删了。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3 10:58:23
既然说有人为反对而反对,那就有人为赞成而赞成。不问是非,不问真假。大声歌德。
??就是好来就是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