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让文学的珍珠港永不沉没

    2019-11-15 15:11:55

    我这个题目取滴怎么样?有点抒情吧。本来取的是《品读<品读>》,文绉绉模式化,多少散发着文人的酸腐,现在威风凛凛的,我也随之精神抖擞。可见取个别具一格好名字很重要,文章千古事嘛。

     

     

     

    《品读》是厦门作家协会老秘书长王永盛的一部功德无量编撰,把前几年作协先后召开的十几场“厦门作家本土作品品读会”的金句良言汇编成书,让原以为早已无情流失的读书时光倒流回来,化作一池温泉澡堂,令众人一泡为快!“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思维的碰撞,真言的火花,由此将有温度的文字暖及更多的爱书人。

     

    《品读》在半年前(20194月)于厦门外图书城召开了推介会,我因旅游彭州而缺席了。怎么说我都是最不该缺席的“积极分子”:就以往多届的“本土作家品读会”,我不仅积极参与,而且积极发言,且往往以“抛砖引玉”为借口,急不可待打头炮,一吐为快。我不仅积极发言,我的散文选《红月亮——一位孔子学院院长的汉教传奇》还曾被选为第五场品读会的研讨对象,不胜荣幸。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我还主持过第11场品读会,品读了一群美女作家的散文选《遇见》。异性催发激情,老郎也不例外:本文文题《让文学的珍珠港永不沉没》,就挺立在《遇见》盛开的浪花里!


    记得那场品读会选址莲坂外图书城,由于七位女作者亲友团的倾情参与,声势浩大。我把话筒第一个给了王永盛,哪知他刚从机场风尘仆仆一路赶来,气喘吁吁就被我拽上台面,可谓大水冲了龙王庙。他戏称我抛来的话筒乃“偷袭”,我激情洋溢,脱口回击:“面迎偷袭,文学的珍珠港永不沉没”,这是文学的表达,这才是文学的表达!


    是啊,我们厦门就是在这么一场又一场的读书盛会里把日益被边缘化的文学一再推上台面,让文学的珍珠港浪花盛开,吐珠漱玉,汇成厦门湾一波又一波《品读》的暖流……


       厦门,我爱你,因为母语的诗情画意你更美丽!《让文学的珍珠港永不沉没》不仅仅是诗化的口号,更多的是爱的驱动,是多彩多姿充满生机的文学活力!

     

     

     

  • 《百年双十》大征文首战告捷

    2019-06-06 10:25:28

      今年十月十日是我们亲爱的母校——厦门双十中学创办一百周年,双十中学校友总会为此发起全球大征文。半年来佳作纷至沓来,精彩叠出,好戏连台,新生老生大比拼,男生女生竞风流。令老夫异常兴奋的是出现了夫妻、父女、母子乃至兄弟姐妹竞相来应征的双十家庭奇观!

     

          目前本主编已将部分优秀作品粗编成“百年校园”、“感念师恩”、“校友情深”、“双十书香”以及“世纪诗坛”等五个板块。校友诸君尽管可以将目录先睹为快,校友作者也可顺带核对一下,避免有遗珠之憾!。


        我双十校友总会已经与鹭江出版社初步达成出版协议,并商定在《百年双十》编辑期间的6月份,可以一边编辑一边将新作加塞,以便让本书更加丰美。所以请双十人告诉双十人,抓紧利用最后的期限——2019年6月30日,让自己也跻身这部世纪文集,为自己添彩,为母校争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你听,厦门双十中学校友总会已经吹响大征文最后一遍集结号, 返老还童,再回到我们青春的精神校园,《百年双十》等您来!

  • 八桂邮花三记

    2019-04-20 09:03:26






    这次到广西是一心一意参加大学老同学的聚会,集邮的事情就暂时搁在一边,但不经意间小小邮花还是带给我三次惊喜:

     

       首先是在北海市的涠洲岛,从北海港乘轮船一个小时后登岛,然后再走一道很长很长的廊道,到了一个乱哄哄的游客接待中心,空气潮湿闷热,人也有点昏昏沉沉,导游去办理入岛手续,我们就站着久等,连张凳子都没有。

      

       老眼昏花的我眨眼间发现别人家的导游手里有一叠入岛门票,顿时兴奋起来,疲惫不翼而飞。引起我大惊小怪的是门票上涠洲岛的邮资图,事前闻所未闻,堪称喜出望外。本人的涠洲岛之旅居然从涠洲岛遇邮开始。我连忙掏出手机,企图把那邮资图摄入镜头,好与邮友分享我涠洲岛不期而遇的快乐,但却遭到了人家的拒绝,连试了几位门票在手的导游,一概未果,让我这个异类好不尴尬!

     

     第二次是在北海的步行老街——升平街漫步,老街保留着错落有致的竖式店招,而没有堕入千篇一律的店招大整治的风潮里,实在可喜可贺。店招阵里突然出现了三个大字——“明信片”,异常醒目,这很可能是我今生今世见到的最大明信片招牌!后来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发出分享文字,广西邮友“柳林里的风”留言,离“明信片”店招不远处是大清邮政北海分局的旧址,可惜来不及了,已经擦肩而过了。

     

       第三次是在“广西民族博物馆”,在这座铜鼓造型的建筑里,辟有“刘三姐专区”。值得点赞的是在展出的历年关于刘三姐的文献里,有一本文革时《批判大毒草——刘三姐》的小册子,让人想起那个人妖颠倒的荒唐岁月!于专区的玻璃柜里,我发现了一套刘三姐特种邮票的极限明信片,只是该明信片的说明文字有点笨拙,什么“贴了邮票的明信片”,呵呵,广西的邮友,你在哪里?

     

        让一项或几项美好的嗜好伴随我们生命的进程,不亦快哉!

  • 爱她一个地老天荒

    2019-03-27 18:13:46

  • 《启五邮谭》又一期

    2018-12-12 15:42:48

  • 我走进180本文集

    2018-11-09 18:18:23

            

      

             年少时痴迷小说,年轻时喜读诗歌,人到中年时便早早沉浸在散文里。到了读散文的岁月口袋才有宽松的钱,于是书架上的散文集渐渐拥挤了起来,尽管书已贵了好多,尽管家中四壁已书满为患。看散文也好,买散文更是,我偏好多人的合集,虽也爱汪曾琪,也爱余秋雨,但不愿从一而终,(从一而终太累!)哪怕是在一部书里。钻入合集就象遨游超市,悠然穿行于琳琅满目的货架间,尽情地享有丰盛的选择,东瞧瞧西看看,挑剔喜欢的名家,捉拿精彩的篇章,或抓起或丢下全凭感觉;若偶尔一头撞上熟人的佳文,就酸酸甜甜地道一声恭喜恭喜,真是惬意极了。名家的合集走俏之后,曾有过“一窝蜂”的喧哗,将名篇洗扑克牌般地穿插成书出版,幸好近来合集一如变化中的超市,编选的思路和角度脱颖而出:有年度的精华,如《90年代散文选》(上海文艺版);有报家的荟萃,如《掌上烟云》(文汇出版社版);有各地的回顾,如《泉州散文选》;更有冠之以一个世纪或50个春秋的林林总总的汇编,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喜煞多少爱书人。

         我对合集情有独钟可能与自己早年的一次幸运有染:第一次写了一首长诗,悼念周总理的,就被收入了一部叫《丰碑颂》(厦门大学学报编印)的合集里。当时全国上下都沉浸在对那位伟人的怀想之中,进入合集就象纵身越入夏日的大江,万千男女一同腾越于澄碧的激浪,一同纵情于中流击水!

     

          后来跻身合集的机会渐渐多了起来,才发现阅读合集与被收入合集的感觉很不相同,且每本各有滋味:比如《八闽邮文精选》(人民邮电出版社版),虽也充满感情也充满期待,但毕竟自己是编委,一切都在把握之中,难免有敝帚自珍或自作多情之嫌。又比如《台湾研究十年》(厦门大学出版社版),是单位的合集,虽也珍爱也感荣光,但一个萝卜一个坑,有备而入,似乎有虚位以待或自留地的味道。相形之下,心潮荡漾的莫过于不期而遇:那年偶然在福州方友德处随便翻阅一部出版多年的叫《闽潮录》(海峡文艺版)的福建杂文选,居然在里面发现了自己的一篇旧文——《我上电视》。笔者虽然作文很杂,但杂文只是偶尔涉及,这题《我上电视》一直视为随笔,不料却让人家当成杂文提取,受宠若惊和喜出望外的感觉交织而来。这辈子上省城近乎百次,惟有这次象拣了金元宝一般,一题千字的短章,却带给我精神世界如此的富足。

     

             《第一次亮相》(湖南教育出版社版)和《爱情的旋涡》(花城出版社版)各收入了我的小说和译作,两部合集就好象是两张微微发黄的集体合影,我茫然在密集的人头中发现了似非而是的自己,左邻右舍上上下下全是陌生的脸。而《厦门优秀文学作品选》(鹭江出版社版)就大不一样,那可是本地文坛师友们难得的团聚,或握手寒暄,或频频举杯,不尽熟人滚滚来;尽管郑朝宗、游斌、林培堂、杨均炜等好几位已先后谢世,却也就这么永远在这套书里与我交头接耳,那简直就是一部鲜活而不老的彩色纪录片。

     

           《青史流芳话港归》(中国文史出版社版)精装豪华,入选其中一如享受了一次最高规格的国家政治待遇;而《鹭岛梦》(鼓浪文学社)简装简订,一题《老影迷的浪漫史》让我永远年轻。《同祖同根源远流长》(海峡文艺版)学者云集,版式篇章定格了那次炎黄文化的研讨盛会。而最美的莫过于《山茶花》,这册闽西日报的散文随笔选收入美文短章多达百余,名家毕至,新秀云集,人人凭靠作品说话,我沉浸在自己的音色里不亢不卑。

     

           世纪交替,共和国的同龄人回顾往事的合集接二连三,我马不停蹄地穿行在《沧桑人生》(湖北人民出版社版)、《老知青写真》(上海文艺版)、《我们曾经歌唱》(红旗出版社版)、《岁月流痕》(福建人民出版社版)、《福建知青散文选》(海潮摄影艺术版)、《告诉后代》(厦门大学出版社版)等等,“当我们回忆起年轻的时光,当年的歌声又在荡漾……”刹那间无数的音符在世纪之交的钟声里扬越飘飞:雄浑的、悲沧的、哀怨的、痛楚的、狂想的、宽厚的、激情的、热血的、铿锵的…… 

     

         从1978年汇编的《丰碑颂》到2018年出版的《奋斗》,我在40年的时光里至少走进180部文集(含散文集、小说集、诗歌集、征文集、论文集、教材课本、不定期的丛刊以及为他人文集做的序文等等),敝帚自珍啊,我在检阅自己,也检点自己,并继续享受涂鸦的快乐!


    郑启五入选文集书目(1978-2018)1—180

     

    1、《丰碑颂》厦门大学学报编印1977年版收入长诗《诗的花圈》
    2、《闽潮录——福建杂文选》海峡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收入随笔《我上电视》

    3、《台湾研究十年》厦门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收入论作《海峡两岸用语差异初探》

    4、《八闽邮文精选》人民邮电出版社1994年版收入集邮散文《天山留戳》等8题

    5、《第一次亮相》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收入微型小说《餐厅里》等4题

    6、《爱情的旋涡》花城出版社1986年版收入译作《他出海去了》

    7、《厦门优秀作品选》(五卷)鹭江出版社1996年版

    收入小说《保姆颂》、散文《帽村客店》等4篇

    8、《青史流芳话港归》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收入论作《香港邮票百年分析》

    9、《鹭岛梦》厦门大学鼓浪文学社1990年版收入散文《老影迷的浪漫史》

    10、《同祖同根远源流长》海峡文艺出版社1993年10月版

    收入论作《海峡两岸用语差异再探》

    11、《山茶花》闽西日报副刊部1996年编印收入散文《冷水温馨》

    12、《沧桑人生》湖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收入散文《帽村客店》

    13、《老知青写真》上海文化出版社1998年版收入散文《冷水温馨》

    14、《岁月留痕》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收入散文《一个知青邮迷的奇闻奇遇》

    15、《告诉后代》厦门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收入散文《武平四题》

    16、《福建知青散文选》海潮出版社1999年版收入《那一夜,我在厕所度过》

    17、《中国集邮学术论文选1994—1997》人民邮电出版社1998年版

    收入论作《香港邮票的内涵特性浅析》

    18、《中国1999年国际集邮学术论文选》人民邮电出版社2000年版

    收入论作《关于当前集邮文献收藏的几点思考》

    19、《老小吃老味道》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随笔《扬州牛肉汤》、《江米甑糕》

    20、《正气歌》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长诗《大兵营·大工地·大花园》

    21、《鹭岛公交采珠》厦门公共交通总公司1998年编印

    收入随笔《一个轮渡客的感觉》

    22、《震撼与反响》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散文《我当过三年炊事员》等4题

    23、《厦门文史资料22期》厦门政协文史委2001年版

    收入史料《留下的疤痕》

    24、《梁野风》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8年版

    收入散文《共同的家》等3题

    25、《当代福建作家论》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随笔《幽默的幽默》

    26、《获奖论文集》福建人口学会2001年编印

    收入论作《福建婴儿性比例的失调与对策》

    27、《中国当代少儿报刊百卷文库》同心出版社1997年版

    收入报告文学《七色光之歌》

    28、《开拓者风采》厦门市总工会1994年版

    收入报告文学《治厂之星 经营之神》

    29、《邮苑》信息日报1997年版

    收入集邮随笔《信箱观邮》等4题

    30、《福建文学50年作品选》(散文卷)海峡文艺出版社1999版

    收入散文《好马还需配好鞍》

    31、《我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年版

    收入短评《情感的爆光 文字的显影》

    32、《杏橘传芳》香港闽南人出版有限公司1999年版

    收入随笔《常饮佳茗 一生健康》

    33、《我看泉州》中国工人出版社2000年版

    收入随笔《泉州有个戴泉明》

    34、《新媒体散文选·精致的耳朵》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散文《尊容保卫战》等8题

    35、《台湾地方邮政一百年纪念专辑》台盟福州市委1988年编印

    收入论作《试论台湾邮票上的“国名”问题》

    36、《厦大校友通讯第二辑》厦门大学校友总会1998年编印

    收入散文《香江的水哟,回归的酒》

    37、《厦大校友通讯第三辑》厦门大学校友总会2000年编印

    收入散文《一个厦大“土著”的回忆》

    38、《特区的交响》厦门湖里区文化局2001年12月编印

    收入长诗《大兵营·大工地·大花园》

    39、《回顾:我就是我》(三卷)天马图书公司2001年版

    收入散文《春池是副扑克牌》等三题

    40、《鄱阳湖文选》永修集邮协会2002年印刷

    收入邮文《从茶果说起》等三篇

    41、《中国集邮文选(2000——2001)北京燕山出版社2001年版

    收入邮文〈关于三枚一套邮票设置的美学思考〉

    42、《20年亲历记》厦门晚报2001年编印

    收入散文《20年20倍》

    43、《邮之旅》集邮报2002年编印

    收入散文《白鹭女神的故事》

    44、《厦大校友通讯第5集》厦门大学校友总会2002年编印

    收入散文《夜访大成殿》

    45、《中国茶叶艺文丛书·茶情雅致》光明日报出版社2002年4月版

    收入散文《开门七件事》

    46、《八闽邮文精选》(二)海潮美术出版社2003年10月版

    收入邮论《三枚一套的美学思考》等三篇

    47、《邮坛剪影》香港天马图书公司2003年10月版

    收入随笔《遥祝肖郎》等三题。

    48、《感悟厦门》厦门老龄委2004年12月版

    收入散文《贪吃鬼赶上好时代》

    49、《厦门晚报10年丛书·城市记忆》2004年6月

    收入史记《也谈蒋介石五次到厦门》

    50、《感悟双十》厦门大学出版社2004年9月版收入随笔《实德队》等四题

    51、《我们的亲情》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12月版

    收入散文《送孩子上大学》等两题

    52、《仝宣州集邮文选》(2)中原农民出版社2004年5月版

    收入散文《集邮读书 读书集邮》。

    53、《陈诗启90岁纪念文集》厦门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收入发言《陈诗启先生二三事》

    54、《守望社会》人民日报出版社2005年版,收入随笔《男虾女蟹》。

    ……

  • 我以我文挺厦大

    2018-10-30 09:29:18

  • 又有新作上报端

    2018-10-17 21:43:02

  • 《我们金秋走彭州》后记

    2018-10-17 17:59:22

     

     


     

     

             我们金秋走彭州,天气很好,心情很好,行程安排更是好上加好,一路游览,也一路观察与思考,浅浅的,淡淡的,随性的,有图有真相,于是利用“时光流影”这个平台,编成一本图文小书。

       

       

       

              配图很随意,文字也不刻意,反正走了不白走,点东东,可浏览,可阅读,可回味,可备忘。新文八题,旧作三篇,旧作新用是因为被新作的描述所提及,于是一并凑合成册,天马行空,来一个穿越!

       

       

       

             书是电子书,亦可制成纸本书,和真的书一模一样,自得其乐,驴友同乐!

     

  • 又有博文上报端

    2018-10-07 19:05:43

  • 我的牢骚上了头版头条

    2018-09-06 12:01:12

    知耻后勇,善莫大焉!


  • 《启五邮谭》又一期

    2018-08-10 22:22:24


  • 快件上的何大仁会士

    2018-03-29 18:24:15

          我与已故集邮家何大仁会士曾是长达30余年的忘年交,北京邮友宋新伟在微信上向我展示了何会士的一对实寄封,收信人是北京集邮杂志的老编辑董志德先生,发寄的时间是1991年11月25日和26日,贴的都是1990年发行的普26面值80分的“山西民居”。

    如今不少邮友热衷收集会士的签名封或实寄封,何大仁会士的实寄封自然是一封难求,但这一对实寄封可以确认是何会士亲手实寄的真封:首先是笔迹无异,这何氏洒脱的钢笔书写我是熟悉的。其次是何大仁老师经常撰写苏俄邮票的研究文章,董志德编辑则是我们厦大集邮人的好朋友,我至今保留着一张1985年我与他以及邮票设计家万维生在厦大建南大会堂的合影。其三,连续两信快件更是符合何大仁风风火火的个性,估计第二封信是对第一封信的修正或补遗。

    何大仁先生是2010年去世的,而董志德先生是去年走的。这对票正戳清的普票挂号快件实寄封估计是老董走后流出的,我是赞成这个“流出”,由此这对留录了两位资深邮人一稿往来的实寄封像一对扁舟,在微信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享受着互联网八面来风以及无边的湖光山色。

     


  • 《启五邮谭》已七年

    2018-02-10 11:27:47


  • 又见集邮报,又见万维生

    2018-01-29 22:52:22

  • 新作迎新年

    2018-01-26 21:49:29


  • 助人为乐最开心

    2018-01-24 19:37:01

    117日《集邮报》在笔者个人专栏《邮斋随笔》全文发表了我给《蔡秉旋集邮文选》一书写的序言——《厦门有个蔡秉旋》,这为行将面世的这本书起到了极好的宣传效果。实话实说,此类软广告比起真广告更有力量,在文字的分享之中顺风顺水地为书的运行推波助澜。

    都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为人作序”也是同样的道理。其实当前序言,大概有两类,一是作者自己审时度势,写好序言初稿,然后请名人贵人签名审定;二是亲朋好友勉为其难,“旁观者清”,竭力从全书提炼出三两点睛之见;二者各有短长,但多少都能在文字里起到“导读”的目的。

    我是勉为其难的后者,特别是有些文字的拿捏需要揣摩再三,既要满足著述者的内心预期,又要对得起读者诸君的阅读信赖,但难,并愉快着,因为助人为乐最开心。当我看见蔡秉旋老兄的臉上露出笑容,我也在心里乐开了花。

  • 长长博文,发在《中国集邮报》

    2017-12-26 12:09:44

  • 安爵理德 PK 天使之液

    2017-12-25 11:09:00

      这次参观咖啡博物馆最大的发现就是我等瞻仰了半个多世纪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考比伦杯、斯韦斯林杯原来都是装咖啡的大杯啊!

        展出的形形色色的大杯小杯、奇壶异罐,无不与咖啡有关,金银铜陶,琳琅满目,令我这个老茶仙一下子成了走进咖啡大观园的小学生。多彩多形的老式咖啡壶具来自埃及、埃塞俄比亚、英国、法国、突尼斯、土耳其、巴西、哥伦比亚、印尼……几乎应有尽有,就是没有美国,大概所有这些咖啡壶具浓香扑鼻的岁月,美利坚合众国尚在娘胎里还未诞生……

       这家咖啡博物馆不仅有形形色色的咖啡壶具,还有世界各国历朝历代的咖啡烘烤机和研磨机,不仅有五花八门的品牌咖啡原豆,还有与咖啡相关的坛坛罐罐杯杯盘盘……当然最令我英雄气短相见恨晚的这家中国唯一的咖啡博物馆居然就潜伏在我们厦门,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让我真的枉为厦门通!

        不可思议啊,太不可思议!究其原因,首先这家博物馆地点太神秘,大概在高崎国际机场方向,不是卖关子,现在让我指点,我还真的没有办法说得太清楚,我是被朋友“绑架”而去滴!

    其次,这家咖啡博物馆的馆名翻译得太生硬,外文原名是ANGELIQUE,分明是个很靓的姑娘名,却愣是被音译成“安爵理德”,简直就是变性嘛,不理也不德;如果请我当顾问,我就望文生义,意译成“天使之液”,岂不美煞中西,让天下英雄想入非非?茶人茶客,要挡住咖啡的诱惑,还真是一件考验人的事儿!

    就冲着这座中国首家咖啡博物馆落户我们厦门,我就把我的创意翻译——“天使之液”免费相赠,我想:你好我也好,我们厦门就一定会更好!



  • 厦门有个蔡秉旋

    2017-12-08 15:49:07

        很多邮友通过蔡秉旋的文字,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有了更多的认识;也很多人通过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的整理与探究,熟悉了蔡秉旋这个名字。于是我出门参加邮事活动,常常会有人当面询问:“你们厦门有个蔡秉旋?”“是的,他是我的朋友”,我总是这么有点炫耀地做了回答。


       那么蔡秉旋在厦门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富甲一方的港客,是游走两岸的台商,还是邮政部门的负责官员?他仿佛总能将台港澳的新邮旧票囊括于心,做权威发布,大报小刊,无所不在?其实蔡秉旋就是蔡秉旋,我们厦门市同安一中的普通职员,因为酷爱集邮,潜心台港澳邮票,几十年持之以恒孜孜不倦,撰写相关邮文,编组相关邮集,编辑相关邮刊,终于学富五车,百炼成钢,修炼成台港澳集邮的“活图典”,成为两岸三地,特别是金门厦门“两门”集邮交流的重要人士。


    记得2015年,我们厦门集邮协会开始编写《邮说厦门》一书,对台部分非他莫属,他驾轻就熟,很快就整理出初稿,图文并茂,蔚为壮观,光是密集的大事记,每记都有邮品原件佐证呛声,为全书解决关键而敏感的部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显然得益于他几十年的孜孜不倦,岂止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蔡秉旋成长的路上也历经坎坷,特别是10年前他大病一场,岌岌可危,但他在家人无微不至的呵护下,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归来,抖抖颤颤回到他那五彩斑斓的邮票天地里。他的步履依旧有些艰难,但一步一步奋勇向前,仿佛是邮票给了他特殊的能量。


    我以为,老蔡是把集邮的嗜好渐渐升华成一种信念,一种理想,一种生命的追寻,在他集邮文化封封片片的长卷里,我们分明觉得,台港澳是依偎在祖国母港的三艘邮轮,朵朵邮花蕴含着血溶于水的亲情,以小见大,那是中华文化华夏文明五千年的生生不息啊!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