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给行将奔赴非洲的志愿者上大课

    2018-03-21 09:01:52


  • 2018年国家汉办孔子学院赴非洲欧洲汉语教师培训班

    2017-12-25 18:45:42



  • 小小邮票到现场

    2017-12-18 19:47:22

      为增进厦门大学师生对非洲共建孔子学院的了解,进一步推动该校非洲地区共建孔院的建设,扩大赴非汉语教师志愿者派出人员质量和规模,日前,“非洲孔子学院日暨国际志愿服务项目介绍和经验分享会”在厦门大学科学艺术中心音乐厅隆重举行。


    本次活动丰富多彩,不仅有中非师生现身说法的汉语演讲,还有来自尼日利亚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黑人学生的歌舞表演,以及来自非洲的小礼物展览,让与会嘉宾更亲切地感受那片神奇的大地。


    小礼物中有各种各样的小饰品、小食品以及明信片等等,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居然是邮票,一枚枚来自尼日利亚的邮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许多获赠邮票的厦大学子掌中把玩欣赏,爱不释手,我想这或许是他们人生路上接触的第一枚非洲邮票吧。

  • 谢谢听众

    2017-11-19 22:36:49

        


      今天降温,我匆匆赶往市图报告厅做《走进神秘的土耳其》讲座,预计听众能坐满半个报告厅就不错了,没想到开讲后,人越来越多,不仅仅座无虚席,而且连后面都站满了人,真的很欣慰。

     

      报告之后,许多意犹未尽的听众涌向报告台,进行了多种质询,我一一作答,虽然很累,但累,却兴奋着!


     

  • 想起中国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

    2017-10-01 21:25:08


  • 走进神秘的“北塞”之四

    2017-08-06 19:42:06

            4、 土耳其的用心


    因为“北塞”问题,土耳其企图跻身欧盟的梦想迟迟无法实现;也因为在“北塞”的三万驻军(另一说为四万),土耳其年年花费了巨额的军费开支。多年来为了改善“北塞”的国际形象,土耳其搜肠刮肚费劲了心机,其中之一就是利用塞岛的地理优势,在“北塞”大力发展高等教育,以期吸引土耳其乃至中东和亚非欧的留学生。这真实一个奇思异想,也无异于一次豪赌,在只有十多万人口的北塞一口气创办了六所国际性的高水准大学,而且第七所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了,如此气度近乎抓狂!看看一张北塞的“高等教育地图study in north cyprus”:在首都尼科西亚创办了“近东大学”,刷有“近东大学”字样的大巴不时穿行在首都的大街上,车窗里各种肤色的女生男生构成了一幅幅流动的风景。在尼科西亚前往亚尔江机场的路旁创办了“塞浦路斯国际大学”,出入机场的大车小车总能一眼望见那十几杆不同的国旗在迎风飘扬。在美丽的滨海小城GIRNE,创办的是“基尼美国大学”,直通通的命名一点不拐弯抹角。而著名的海港古城GAZIMAGUSA,   则建有“东地中海大学”。依山傍海盛产柑橘的Lefke建立了“欧洲大学”。而距离老镇Guzekyurt六公里的山头上,出现了一片崭新的教学楼,那就是土耳其著名的中东技术大学在北塞建立的分校,叫“中东技术大学塞浦路斯校区”。


    所谓“高水准”是有硬指标的,首先是校园的建筑面积要大,要壮美,要气派;其次是人才的引进上侧重欧美名校的知名教授;同时放低门槛,以相对低廉的收费吸引生源,从巴基斯坦、叙利亚、阿尔巴尼亚乃至黑非洲等,各种肤色的学生纷至沓来。尽管数量上还不尽如人意,但土耳其和“北塞”当局显然已经迈出了不算失败的第一步。也许这不仅仅是办学,还有其更多的考虑,甚至不乏“醉翁之意不在酒”或“不全在酒”,或在“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外交困境上的突破?

          


  • 走进神秘的“北塞”之二

    2017-08-04 09:50:49

                     


    2、矛盾的心态


    北塞”土耳其族老百姓在统一的问题上的心情相当复杂。他们羡慕南边希族人的经济发展,羡慕南塞加入欧盟的得意洋洋。北塞的游客往往不足南塞的五分之一,可怜兮兮,且多为来自土耳其花里拉的“自家人”,旅游收入更是仅有南塞的十分之一不到。

     

    2004年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提出塞岛居民全民公决,实施南北塞浦路斯重新合二为一的方案,投票的结果却令世人大跌眼镜:大多数土耳其族人赞成安南的提案,而大多数希腊族人则持反对意见。塞岛土族居民在民族和宗教的认同上倾向土耳其,而国家的认同上则向往塞浦路斯,心态的矛盾可见一斑!

     

    南北割据的局面也许暂时消除了两族居民不时厮打的阵痛,但取而代之的似乎是国家一分为二的漫漫凄苦……



  • 走进神秘的“北塞”(一)

    2017-08-03 08:53:33


                引言

    您或许会觉得“北塞”这两个字眼熟,甚至有些亲切,不,你一定是记错了,那是“塞北”,歌曲《塞北的雪》的“塞北”,我说的可是“北塞”,是一个与“塞北”风马牛不及的地块,全称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一个有些神秘的地方政权,或一个为世人所不大知道抑或懒得去知道的“共和国”。


    1、南北割据的来龙去脉


      “北塞”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上的一个流血冲突的麻烦地区,联合国从来没有少为它操心:从1963年岛上希腊和土耳其两族居民之间爆发流血事件后,联合国的国际维和部队就开始登岛执勤,在那里已经驻扎了快半个世纪了,现在看来还得要这么没完没了的一直耗下去。

    从地理上看,塞浦路斯为地中海第三大岛屿,仅次于西西里和萨丁亚,拥有悠久历史文化和壮观的自然美景。它位于地中海东北角,北邻土耳其(40公里),东望叙利亚(60公里),南接埃及(250公里),有着极为重要战略地位。我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埃森博国际机场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班机飞往北塞浦路斯的亚尔江机场,30分钟后从机上舷窗俯瞰,整个塞岛的形状尽收眼底,它像一头绿色鳄鱼,似动非动地趴在万顷蓝波上,但我心里很清楚,它更像是一枚定海神针,牢牢地钉在亚、欧、非三大洲海上交通的咽喉上!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福祸相依的咽喉位置,使它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征服者熊熊燃烧的欲望,数百年以来,希提人、埃及人、亚述人、波斯人、罗马人、拜占庭人、路西尼亚人、威尼斯人和土耳其人一波一波如潮水一样汹涌,涌上此岛占山为王,历史舞台的硝烟风起云涌聚散无常,回旋着马蹄硝烟,闪烁着刀光剑影,一幕幕标榜着曾经的壮阔威仪,演绎着腥风血雨的过去,并布景般地留下了那一座座歌特式的教堂、一堵堵十字军的城堡、一处处残破的古希腊、古罗马剧场和庙宇以及一幢幢形形色色的英式建筑欧式别墅……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凡世界上出大矛盾的地区,多与大英帝国有染,如“巴以”和“印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火药桶”,都是不列颠殖民统治之后形成的让当事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瓶颈,这个“北塞”问题英国人同样逃脱不了干系。在土耳其人统治该岛长达300年之后,1878年塞浦路斯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岛上的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居民为了国家的独立而携手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1960年塞浦路斯宣布成为一个自主而独立的国家,但是从那个时候起,塞岛上信奉天主教的希腊族居民和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族居民出现了矛盾,曾经联手反抗英国殖民统治而并肩战斗的两族人民之间时有摩擦,这摩擦这矛盾因为民族、宗教的不同,乃至背后各自认同的希腊和土耳其两个国家的卷入,也就愈演愈烈了,一发而难以收拾。独立后仅仅3年,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据说是当时岛上的希腊国民警卫队攻击了两个土耳其族人聚集的村庄, 国家不时陷入内战的边缘。


    1974年塞浦路斯发生了政变,苦苦支撑岛上统一局面的以马卡里奥斯大主教为首的塞浦路斯政权被希腊军人策动的政变推翻。希腊人显然有错在先,企图单方面控制塞浦路斯全岛。此时土耳其毫不手软,毫不犹豫,借机大举出兵塞浦路斯,土军的坦克和海军陆战队从登陆舰打开的水门中涌上滩头……两波攻势之后,风卷残云般地拿下了岛北三份之一的领土。其实凭借当时的军事优势,土耳其人占领全岛也是指日可待的,但它很聪明,冲动中保持着理智,让岛上13%的土耳其族人拥有近38%的土地,这很可能是国际社会可以勉强容忍的极限,而让希腊军队继续控制着岛上南部62%的土地。


       随即岛上居民出现了疯狂的大逃亡式的迁徙:岛内南部的土耳其族居民流离失所纷纷迁居北方,而北面的希腊族人则背井离乡,纷纷逃亡南方,一个小小的塞浦路斯出现了南北分裂的格局。两族之间有一缓冲区,由联合国维和部队控制,这就是著名的“绿线”,绿线拦腰横切该岛,甚至把首都尼科西亚也割裂成两部分。在全长217公里的分界线上,只有尼科西亚的帕福门斯附近一个关卡能让两边居民和外国游客有限制地往来……


       我在“绿线”边缘的Lefke市曾经与联合国军队的吉普车不期而遇,此情此景令人浮想联翩:那醒目的UN标志令人眼熟,那蓝色的贝雷帽让人动心,那是一支远涉重洋来自南美洲阿根廷的部队。一位阿根廷女军官像发现稀有动物一样发现了我这个瞎逛的中国人,居然用汉语招呼道:“你好!”这是我在北塞浦路斯的大学校门之外听到的第一声“你好”,嘤嘤嗡嗡令我回味良久……


        “北塞”当局毫不忌讳它与土耳其亲密无间的“一家子”关系,不但国名里大大咧咧地注明了“土耳其”,其“国旗”几乎是对土耳其国旗的“复印”:土耳其的国旗是红旗加一枚白色的弯月和一颗白色的五星,我的简称是“白星月红旗”;而“北塞”的“国旗”则为白旗加一枚红色的弯月和一颗红色的五角星,也许是嫌旗子白色的部分太大,于是又在旗子上加了两条红线,我的简称是“红星月白旗”。在北塞首都尼科西亚的北半城,到处都是迎风招展的土耳其国旗和北塞“国旗”。这还不够,“北塞”当局还在面对尼科西亚的一座大山的山体上刻出一面巨大的“红新月白旗”,这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面国旗,几十公里外都清晰可见,假如没有浮云,几千米的高空也可一目了然。这样的标示是心虚,是为了壮胆,还是想惊天动地表示一种誓死捍卫绝不退却的决心与意志,“北塞”那哨位沙袋后面全副武装的土耳其士兵,你能告诉我吗?


    “北塞”“隶属”于土耳其是世人心知肚明的事情,13%的土族人居然享有塞浦路斯38%的土地!正式已经加入欧盟的“南塞”即“塞浦路斯共和国”对此是看在眼里,恨在心头,急在心上;而希腊当局当然更是耿耿于怀,于是哪个外国人的护照上胆敢留下了“北塞”的印记,那么对不起,你就休想进入希腊的土地,无论是旅游还是商贸。我这个中国人就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地让自己的护照留下了“北塞”蓝色的入境方章,一次又一次,居然有十二次之多,盖得一本护照如大花脸似地,这很可能是世界上一本盖有最多北塞印章的中国公务护照,它见证了一个“中国飞人”飞来飞去的身影。


       希腊和希腊族人控制的塞浦路斯先后都成为欧盟的正式成员,欧盟对土耳其在“北塞”问题上进行诸多限制,因此“北塞”成了各国游客罕进的神秘地带。欧盟还实施了一条让塞浦路斯和希腊当局很开心的政策,既1974年7月南北分治之前的“北塞”土耳其族人及其子女可以享有欧盟成员国公民的待遇,这样就无形中把“北塞”的塞浦路斯土耳其族人和土耳其共和国的土耳其人进行的切割,为塞浦路斯南北作为一国的整体留出了充满魅力和诱惑的空间。塞浦路斯的希腊族当局和希腊共和国当局最苦恼和担心的莫过于土耳其的国民向北塞的迁徙。目前在“北塞”除了土耳其三至四万的驻军之外,究竟在这土军三十多年的军事占领下有多少土耳其的人口迁到北塞,谁也不清楚。但是尽管北塞土地肥沃,人少地多,但整个发展包括基础设施显然还不如土耳其本土,从土耳其到北塞浦路斯工作,多少还有“支边”的味道。所以历任的土耳其官员一旦被外国记者问起这个敏感问题时,他们总是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呀,没有呀,我们从来都没有向“北塞”移民的。


      但无论怎么说,1974年7月历史的一刀切得很深很深,皮开肉绽的伤口至今难以愈合,从往昔肉体上的血淋淋,到如今心灵上国家分裂的伤痛。在塞浦路斯共和国尼科西亚的议会中,虽然规定土耳其族人有三分之一的席位,但土耳其族居民从来没有参加过议会,因此塞浦路斯共和国其代表整个塞浦路斯的声音和形象总有莫大的欠缺。而土耳其军队和土耳其族人控制的“北塞浦路斯共和国”则从来没有被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所承认……


    联合国也好,欧盟也好,出于种种动机,一直试图重新磨合南北塞浦路斯,尽管困难重重,但国际社会的努力一直在进行……


                       

                  


  • 翔安校区当评委

    2017-04-07 22:15:34

     

      为期六周的“2017年上半年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赴亚非国家汉语教师志愿者岗前培训班在厦门大学翔安校区成功举办,我担任了培训的授课教师以及学员试讲竞赛的评委,为12个教学小班的试讲学员进行现场评分和讲评。这样的实训无论对试讲学员还是听讲学员都有极大的好处,最是临场问题的分析和实践经验的分享。

     

      我在颁奖感言里坦诚:其实各位选手各有所长,差距很小,很多时候难分伯仲,打分不可能完全精准无误,我是怀着收获的喜悦之心,祝贺试讲比赛圆满完成。

     

      我一直把能为从全国各地精挑细选的一百多位学员讲课和讲评视为一个荣誉,所以始终精神饱满地投入其中,累并有所成就感!

     

     

  • 思念的泪水随着面包圈的芝麻潸然落下

    2017-03-26 09:51:25

       

        安卡拉这个城市三餐的主食有传统的煎面饼,有必胜客那样的比萨,有参有鸡肉或其他配料的米饭,有马铃薯泥,有像番薯一样糯甜的南瓜块,有意大利面条,但首屈一指的还是面包,特别是像我居住过的中东技术大学的“宾客中心”,每天免费的早餐主食唯一的就是面包。


        “宾客中心”的面包讲究新鲜,基本都是一早从面包烘焙点直接送过来的,有时还带着刚出炉的余热呢。送面包的车是专用的房车,高大气派,车身上三三两两画满了色泽金黄的大面包,一路风风火火。这种大面包外表很像是烤制后的大烟叶,但厚实得很,横切成片,外壳酥脆,内里绵软,涂上果酱或抹上牛油,吃起来就更加丰美。我还喜欢吃那面包切剩的两端尖角,酥酥的外皮更多,内心淋上蜂蜜,如食甜筒。

     


    安卡拉的餐馆里的面包一般是小圆形的,点菜后伙计会先送上面包和生菜,小圆面包一般是放在垫着白布巾的竹篮里,吃不够可以再要,吃剩的则收回。还有一种布满芝麻的椭圆形的面包,面积大多了,在其腰间剖开,用来夹烤肉或煎鱼以及搭配的生菜腌菜。中国国内的“土耳其烤肉夹馍”大概是入乡随俗后与西安的肉夹馍的演进,它的“原生态”应该就是这种芝麻面包。

     


    街头有买面包的小摊,以安卡拉乌鲁斯老城区的最多,几乎星罗棋布:手推车一停或简易的架子一搭,就摆开了面包阵,上阵的面包种类最多的是面包圈,一圈一圈的堆得如小山,一里拉可买三圈。面包圈的腰身虽然瘦细苗条但却芝麻点点,密集地粘在整个圈身,很受百姓欢迎。这种芝麻面包圈从颜色上又可分为两种,色泽淡黄如茶为一种,色泽深褐如可可为另一种,颜色深的据说是安卡拉的特色面包。我特意将两款进行食用对比,觉得有些像我们福建的乌龙茶,色浅的为清香型的,色重的如同高温再烘焙的浓香型。芝麻面包圈很有嚼头,吃到后面,那吃态倒是有点像叼着雪茄烟卷的丘吉尔。至于面包做圈是不是因为早年奥斯曼帝国军士征战的需要,成圈的干粮可以一背了事,一如咱们戚继光的“光饼”?尚待请教土耳其方家。

     


    不过最是面包圈上密密的小芝麻:土耳其电视里有一首歌唱舔犊情深的MTV,其中有一个贫困的母子合吃一个面包圈的镜头,母亲颁开面包圈的时候,小儿伸手迎接纷纷落下的芝麻,尽管词曲不明,但我忍不住想起自己远在中国的老母亲,思念的泪水竟随着面包圈上的芝麻一起潸然落下……

     


  • 一款难忘的土耳其小吃

    2017-03-20 16:22:19

        问我在土耳其教书时哪一道菜令我印象最深,你也许会指望我说烤肉吧,其实不是,实事求是地说,是一款叫“马尔多西”的土菜,不,叫错了,是“多尔马西”。

      头一回参加土耳其的宴会,就遭遇了这款叫“多尔马西”的土菜,土耳其所谓的宴会往往不过三、四道菜:开胃汤、多尔马西和生菜、烤肉或煎鱼,然后甜点压阵,由此可见“多尔马西”不凡的身份。

     葡萄叶是制作“多尔马西”的重要原料或特色原料。入菜的葡萄叶显然经过了腌制处理,叶色如中国的腌菜,一叠一叠地在市场上出售。用手工将这样的葡萄叶裹米饭或肉糜或米饭加肉糜,一条条如手拇指大小(这形状让我想起闽南平和县的土特产——枕头饼),烹熟,然后用一个小钢夹小心翼翼地夹起,置于白瓷盘上桌。

     据说“多尔马西”不仅在土耳其,甚至整个中东地区都很受欢迎,但我努力尝试了好多次,每次都吃得比较勉强,引起我的味蕾抵触的主要发酸的葡萄叶。土耳其朋友总会问我喜欢吗,我略带苦笑地说:so so,然后实事求是加一句,它没有你们的烤肉那么好吃……

     

  • 我熟悉俄罗斯大使被刺杀的现场

    2016-12-21 09:27:05

     

         当网上传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刺现场的照片,我发觉现场那个安卡拉展厅好生眼熟,哦,想起来了,2010年3月18日我们中东大学孔子学院参与了在该展厅举办的“中国刺绣精品展”的开幕式。于是我调出了该日的照片集,没错,这就是同一个现场!当时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宫小生、文化参赞余建都出席了开幕式,中土两国的男女大学生一起邀请宫大使和余参赞合影,我也跻身其间,留下了难得的历史瞬间。

     

      俄罗斯大使仰天倒地的讲台前有四个围着白纱巾的小圆桌,那是开幕式鸡尾酒会置放小吃的地方,我们当时小圆桌围的是天蓝色的桌裙,而俄罗斯则是白色的,这颜色不会有什么象征吧?

     

    我在安卡拉的几年(2008-2010),土耳其一直是相当平安滴,此一时彼一时,此大使非彼大使,安卡拉啊安卡拉,你何时再姓“安”?我的那些学汉语的土耳其学生们,你们可平安?

     

  • 日报今天搞错了人家的首都

    2016-12-12 11:51:42


        日报今天大标题搞错了土耳其的首都,把伊斯坦布尔当成了安卡拉,看来我们土耳其孔子学院有责任啊……


  • 照片里的照片

    2016-06-25 09:32:48



    网上浏览,发现一张2013年的旧照片,从展板文字上可以看出,这是土耳其中东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五周年照片展。照片里展出的照片非常之小,小得几乎就是一丁丁彩色的方形斑块。不过身为创院院长我还是一眼就辨认出这一张是学院的揭牌典礼,那一张是成立一周年汇演时的盛况……


    我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张三年前的旧照片,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张照片里的彩色斑块,往事如潮,溅湿了眼眶……


    中东大学尊师重教的风尚非常隆重,我在建筑系系主任办公室喝茶时发现,办公室墙上挂着七、八位人物肖像,一问才知,原来是建院50多年来历任系主任肖像……


    我绝无把自己照片挂上中东大学孔子学院办公室的奢望,也不大喜欢“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说法,因为后人不仅乘凉,也在努力做事。但如果我是继任的后人,一定会把类似成立五周年庆典之类的照片顺手发给前任,以分享发展的喜悦……


  • 再讲《走进土耳其》

    2016-05-12 06:39:59

     周游列国第十三讲——走进土耳其等4则#思明校区

    2016-05-11 

    厦门大学2016/5/12讲座预告




    REFINING LAGRANGE’S FOUR-SQUARE THEOREM
    主讲:孙智伟
    2016-05-12 16:30
    【思明校区】海韵实验楼105
    主讲人信息:现为南京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数学系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主任, 其研究方向为数论与组合。他获得过教育部首届青年教师奖(2000),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05-2008)与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1)。他是著名数论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mber Theory(国际数论杂志)》的编委。曾多次应邀去美国、欧洲、香港、台湾等地访问讲学或担任客座教授。他在数论与组合领域有许多创新成果, 迄今已在国外著名数学期刊《Trans. Amer. Math. Soc.(美国数学会汇刊)》等SCI杂志上发表了一百多篇学术论文。其工作被一些著名数学家(如Fields奖获得者T. Tao与著名组合学家N. Alon)在专著或论文中所引用。他提出了许多数学猜想,并愿意悬赏给第一个解决这些猜想或者否定这些猜想的人。
    简介:Lagrange’s four-square theorem asserts that any natural number can be written as x 2 +y 2 +z 2 +w 2 with x,y,z,w nonnegative integers. This classical result is very famous and it has several different proofs. The speaker recently found that Lagrange’s theorem can be further refined by requiring additionally that P(x,y,z,w) is a square, where P(x,y,z,w) is a suitable polynomial with integer coefficients. We have proved few results along this line, for example, P(x,y,z,w) = x − y is okay for our purpose. Moreover,we have formulated lots of surprising conjectures on this topic; for example, we conjecture that one may take P(x,y,z,w) = x + 3y + 5z. A quite mysterious conjecture of the speaker asserts that any natural number can be written as x 2 + y 2 + z 2 + w 2 with x,y,z,w nonnegative integers such that (10w+5x) 2 +(12y+36z) 2 is a square. This reveals a surprising connection between Lagrange’s theorem and Phthagorean triples. In this talk we will tell the story of such discoveries as well as related new results on partitions of integers motivated by our refinements of Lagrange’s theorem.




    Country portfolios under global imbalances
    主讲:张宁
    2016-05-12 16:40
    【思明校区】经济楼N座301
    主讲人信息: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博士




    周游列国第十三讲——走进土耳其
    主讲:郑启五
    2016-05-12 16:40
    【思明校区】联兴楼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信息:厦门大学人口和生态研究所原研究生导师
    福建省人口协会副会长
    土耳其中东大学孔子学院首任中方院长
    著有《喝茶》(国际文化出版社2003年出版)、《到闽南喝功夫茶》(海风出版社2006年版)、《芙蓉湖随笔》(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从1991年以来一直是江西社科院大型学术期刊《农业考古·中国茶文化》“启五茶话”的专栏主笔
    简介:主持人: 曲天夫 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标签: 茶文化




    五月青春绽放 —— 陈言放学生实践音乐会
    主讲:陈言放学生
    2016-05-12 19:30
    【思明校区】厦门大学艺术学院音乐厅
    简介:节目单
    1.《恒和上升起太阳》 (意)斯卡拉蒂 曲
    2.《我要建一座王宫》 (意)多尼采蒂 曲
    3.《阳关三叠》 (唐)王维 词
    4.《牧羊姑娘》 金砂 曲
    5.《松花江上》 张寒晖 词曲
    演唱者:桂旭东 钢琴伴奏:邸天茹
    6.《让我痛哭吧》 选自歌剧《蕾娜都》 亨德尔 曲
    演唱者:王苑铮 钢琴伴奏:张蕊
    7.《思乡曲》 瞿琮 词 郑秋枫 曲
    演唱者:刘佳 钢琴伴奏:郭晨婧
    8《大江东去》 (宋)苏轼词
    9《请你到窗前来吧》 选自歌剧《唐璜》莫扎特曲
    演唱者:魏涛 钢琴伴奏:叶笛
    10《你不要怒气冲冲》) 选自歌剧《管家女仆》G.B.佩尔戈莱西(曲)
    演唱者:温欣 钢琴伴奏:叶笛
    11《天神赐粮》 作曲 (比利时)弗兰克
    12《你就会看到》 选自歌剧《唐璜》 作曲 (奥)莫扎特
    演唱者:林彦君 钢琴伴奏:陈敬文
    13《围绕着我崇拜的人儿》 选自歌剧《奥龙泰阿》 切斯蒂作曲
    14《夜莺》 阿里亚比耶夫曲
    15《诺言》 罗西尼曲
    16《我是个美丽的姑娘》 选自歌剧《清教徒》贝利尼作曲
    17《奥斯卡之歌》 选自歌剧《假面舞会》 威尔第曲
    演唱者:赖韵竹 钢琴伴奏:杨柳依
    18《紫藤花》 选自歌剧《伤逝》 施光南曲
    演唱者:桂旭东 温欣 钢琴伴奏:邸天茹
    19《让我们携手同行》 选自歌剧《唐璜》莫扎特曲

    演唱者 魏涛 林彦君 钢琴伴奏:叶笛


    网站编辑/宙言

    微信编辑/吕小小



    讲座活动举办
     
    讲座相关资料发布
     
    讲座推荐及讲座报道
     
    全面及时准确的讲座信息
     
    一则讲座,改变一生
     
    厦门大学讲座网
    微信号:xmulecture
    网址:lecture.xmu.edu.cn 
    微博:厦大讲座 
    QQ群:206193470 
    安卓 APP:厦大讲座



  • 阿里巴巴,四十不是十四

    2016-04-08 18:53:01

     

     

    我在土耳其孔子学院教汉语时,用“四十不是十四,十四不是四十”的绕口令,来训练土耳其大学生说汉语,一个翘舌弄得师生双方笑得人仰马翻。

     

    在土耳其说到“四十”,立马联想到在那附近神奇的土地上应运而生的不朽民间文学巨著《天方夜谭》里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说来叫人难以相信,我最近在本市的一所学校阅览室里浏览一套8880元精装本的世界文学名著,发现其中一册居然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印成了《阿里巴巴和十四大盗》,我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又怀疑会不会是“缩写本”而让强盗的人数也缩水,结果证明是编辑的失误。

     

    我百度检索了一下《阿里巴巴和十四大盗》,结果发现犯同样错误的还不乏其人,例如在大名鼎鼎的孔夫子旧书店,一本连环画《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有图有真相,结果是图上是“四十”,而标注却是“十四”。

     

    “四十不是十四,十四不是四十”看来不仅仅是绕口令,它提请我们,在一个日益浮躁的社会里,什么样的荒唐事都是有可能发生滴。

     

  • 我亲眼所见的土耳其军队

    2015-11-27 15:43:55

    土耳其大阅兵 056

     

     

     

  • 一生爱书的方友义先生

    2015-11-21 11:39:13

     

     

    月初报纸上发现方友义的讣告,享年84,觉得有点突然,因为在2014年厦门民俗学会的两次活动里,我们并肩而坐,聊得很投机。我发现他依旧思维敏捷,口若悬河,没有任何病态:“两岸青少年郑成功文化论坛”上,他以老文史的身份脱稿侃侃而谈,抑扬顿挫,依旧不减当年风采。在民俗学会的餐聚上,晚到的他大声嚷嚷,说:“我要和郑启五坐在一起,我们是30年的老朋友了”,热情洋溢,爽朗有加。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方友义出任厦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和讲师团的团长,给人的印象是能说会写,精力旺盛,同时还颇具共和国早年文学青年的风采,谈起马雅可夫斯基和奥斯托洛夫斯基,如泻峡水。他不仅有文学青年的风采,而且依然保留着文学创作的激情,年过半百还写了不少新诗,尽管比较直露,但作为朗诵的政治抒情诗,还是很有激情的。

     

    他给我的见面礼就是《心香集》,一本他综合性的文集,有演讲稿、评论、杂文和诗歌等,由市委讲师团编印,以及一本鹭江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由郭秀治、杨惠碧汇编的厦门诗歌集《白鹭与相思树》,里面收入了他的6首新诗,《改革,我为你唱催生之歌》等等,抒情压韵且朗朗有声,我发觉这位资深文学青年是把社论、短评和发言稿都写成了诗歌,抑或不同文体的字里行间往往奔流着诗歌的激情。

     

    我与老方的交往中,从来没有把他当官看,他也乐得其所。此间他还将不少精力投入到挂靠市委宣传部的文学月报《厦门特区文学报》,心甘情愿业余当任该报的编辑,我与他就是在这段时间的交往最为密切。他一向善待文学青年,甚至为一中学生杨晓红的作文《电视机前》亲自写过评论。记得在1986年的时候,我给《厦门特区文学报》写了讽刺小说《岳飞后裔的通信》,老方如获至宝,随即在文辞上精心修改,整个稿件被改得红墨斑斑,作品发表后,即刻被天津的《小说月报》转载,这件事老方实在功不可没,他老辣的文字功底令人心生敬佩。此后不久在老方的建议下,《厦门特区文学报》策划厦门作家介绍,推出了鲁萍、林兴宅和我,照片连文字搞了一版。

     

    有一次方友义不知怎么知道我的父亲是郑道传,两人通过我互致问候并互增了著作,我至今没有搞清楚他们在历史上是怎么熟悉,可能是解放前夕厦门文学青年的活动,也可能是解放初期的党校课程,还可能是1957年后他们双双被打成右派,有一同被改造的过往?方友义与我们家两代人有交集,而我与方友义的弟弟方友德是30年一贯制的邮友,世界实在小,友谊很奇妙。

     

    诗人气质文学情怀,老方为人热情,敢爱敢恨,心气高,事事比较高调,这是宣传部的同事背后对他的评价。其实高调低调只是不同的做人风格,但这似乎在官场上行不通,他提升的台阶就停止在宣传部副部长上。当然年龄也是一个问题,他是一个很想干事业的人,曾多次叹息,如果再年轻十岁就好了。

     

    1989年《厦门特区文学报》无疾而终,我和老方也随之结束了比较密切的来往,此后只是在一些文学或社科活动见过几次面,握手寒暄。此时面临退休的老方突然被任命为厦门社科联的主席,社科联这个平台使他的能量得到了井喷式发挥,几乎每几个月就能听到他的新编著出版消息,简直就是一个夜以继日的“遍书匠”,我真的为老当益壮的他感到高兴。1992年他和洪卜仁主编的《厦门社会科学研究十年》由鹭江出版社出版,里面收入我的一些科研成果,于是电话索书,不久就收到他的签名本“启五同志指正,方友义92219”。

     

    在厦门文化界,写书编书,他可以与谢春池相媲美。老方是一个爱书人,读书、藏书、编书、著书、送书,孜孜不倦,家庭藏书多达四万,堪称厦门“首富”。2014年他自费出版了厚厚的《郑成功族谱》,后又由厦门大学出版社作为厦门社科联的“大同丛书”正式出版。他不仅送书给我,还详细地告知他勘校年谱的诸多细节。这是他晚年拼命努力,留给厦门和世人的最后一本书。

     

    从《白鹭与相思树》到《郑成功族谱》,一生爱书的方友义生前把他的藏书和著编都陆续作了赠送,其中不少是直接给了厦门市图书馆,书影摇曳,书页飘香,那是一个爱书人永不消失的灵魂。

     

      

     

  • 在海外看祖国大阅兵

    2015-09-02 19:03:32

     

         2009天安门国庆大阅兵,我是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看的,不过因为时差,时间有点不同,是早晨5点,天刚麻麻亮。我本来就有早起的习惯,在加上以往又早有半夜起床看“世界杯”的积淀,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难受,眨眨眼睛,半分钟后就适应了,接着泡上一壶铁观音,为了目不转睛,就破例含着紫砂壶嘴直饮。

     

    不过我不是在电视上看的,而是网络,看“央视国际”的网络电视。网络技术的进步一日千里,几个月前还不行,后来就显示相当顺畅了,若出现卡壳,没有关系,点击边上的“高清”小窗,耐心等上几秒,就可以继续乘胜前进。事后发现网络有统计,像我这样从“央视国际网”收看北京大阅兵实况的,全球有504万人,可谓星星点点又浩浩荡荡。

       

        看完大阅兵,又看天安门放焰火,北京时间晚上8点,电视上祖国的那一轮明月像银盘,又大又圆,虽然“天涯共此时”,但我的窗外却是一轮偏西的土耳其秋阳,正懒洋洋地照耀着安那托利亚高原一排排的桦树。电脑屏幕上传来“月儿像柠檬,高高地挂夜空”的台湾老歌,那么就“且把秋阳当明月,歌声送我回故乡”。

     

     

        电脑上看电视,弱点就是屏幕太小,回眸这30多年来,我们的电视从9寸起步,12寸、18寸、21寸,25寸不断扩大,一直发展到29寸乃至平板50寸都成了家常便饭。现在我悄悄地回到了9寸的小天地里享受电视的幸福,却一点也不觉得别扭,无论是清晰度,无论是色彩,无论是内容,都不是30年多前的9寸可以同日而语的,更重要的是,身在海外看祖国大阅兵,心潮澎湃,激情难捺,我和我的9寸的电脑屏幕靠得很近很近,20厘米,甚至10厘米,此时此刻,会让人觉得好爽啊,这就是我与祖国的距离,这可是一个摸得到吻得着的距离啊!

     

     

  • 我讲第一课

    2015-03-17 08:03:28

     

     

    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主办,厦门大学汉语国际推广南方基地/孔子学院办公室承办的2015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培训班开班仪式在翔安校区图书馆二号报告厅隆重举行。詹心丽副校长出席仪式并致辞,汉语国际推广南方基地全体教职员工以及来自国内18所高校的134名培训学员参加了开班仪式。

     

    谢谢各方的信任,仪式结束后的第一课由我主讲《海外孔院与汉语志愿者》。这是一场带有励志性的现身说法,我摒弃了所有的大话套话,以一个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来说明使命感与正能量,受到同学们的欢迎,自发的掌声很温暖。互动环节此起彼伏,首先提问的同学现场获赠我的域外散文选《红月亮——一个孔子学院院长的汉教传奇》。

     

    人们普遍把教师比做蜡烛,但我不屑“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悲凉,蜡烛天生的使命就是燃烧,它理当在燃烧里感到畅快。我以为能有机会给这么一群千挑万选的青年才俊上课,烛火不燃,更待何时?

     

    据悉此次培训将历时六周,目的是帮助孔子学院总部外派发汉语教师志愿者们做好知识储备与能力提升。培训结束后,合格学员将陆续派往泰国、拉脱维亚、美国、缅甸及文莱等国的学校开展汉语教学。

     

    培训班被安排一天到厦大校本部参观走访,宝贵的一天啊,看他们高兴的,距离让群贤楼、上弦场更添魅力。我曾大声地告诉他们,筚路蓝缕,任重而道远,校本部芙蓉湖畔那幢最高主楼是旅居泰国的厦大校友蔡诗悦女士的捐赠……

     

     

    (厦门大学汉语国际推广南方基地/孔子学院办公室开通了该培训班专题网站,本文所有照片来自该网站,特别致谢)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