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范冰冰李冰冰我分不清

    2018-06-02 10:46:59

       “戏子”是旧社会对所谓出身低下的戏曲演员以及能歌善舞的青楼女子一种轻蔑的称呼,或多或少含有对演员这个群体刻意的贬损,新中国各个时期似乎已经不大用这个语词了,尊重演艺人员的劳动与付出,已经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共识。

    不过最近网络上不少抨击演艺界不良现象的文章又开始比较经常地使用“戏子”这个贬称,好像不动用这个不大干净的语词,就不足以表达对某个演员或演艺现象的不满与忌恨。演艺界和其他各界一样,不是世外桃源,自然良莠不齐,真善美与假丑恶共舞,需要社会的监督与批评,但这不等于批评者就可以开口骂人,而且开骂羞辱的疑似波及到整个从事演艺的男女老少!

    老夫远非追星族,范冰冰李冰冰我都分得不甚清楚,但鄙人以为,就事论事,有理也不可以骂人,你一旦开口闭口就叫人家“戏子”“戏子”滴,实际上已经自己剥夺了自己文明对话的资格。




  • 老邮资兑换券上的邮政日戳

    2018-05-12 22:50:43

    邮友所托,辨别这枚老邮资兑换券上的邮政日戳,我的辨认是“舰队街邮局”。该局在伦敦,舰队街曾因报业发达而名闻遐迩。

  • 志愿者永远是年轻

    2018-03-30 07:06:33

  • 博文进导报

    2018-01-25 19:33:25




  • 茶是植物中最有灵气的一脉

    2018-01-15 19:17:35


    网上浏览,发现茶人“第一影子”赏心悦目的美文——《茶,每一个时代的奢侈品》,图文并茂,精致典雅,极为用心。文中与我有点小缘分,于是下列文字出现在“搜狗”的微信搜索里:
        前两天翻看郑启五的《把盏话茶》,读到一句话:“人类与植物对话的渠道远远没有健全,而茶是植物中最有灵气的一脉。”  是呀!所有植物中,茶是最有灵气,也是让人感到温暖和美好。茶被温柔地泡在茶杯里,用水轻轻唤醒,然后,又喝进暖暖的身体里,完成一杯茶的尊贵使命,那份感受妥帖而真挚。

    不瞒您说,我是有点沾沾自喜的,每每自己心血的文字得到他人的阅读和引用,都难免有这样的窃喜与感恩,因为一本书是在被别人翻动时才有价值,才有生命,否则就是一叠废纸!然而接下来的搜索显示,却让我再也高兴不起来:这篇《茶,每一个时代的奢侈品》被多家微信公众号所转用,转用者要么省略了原创人的尊姓大名,要么在尾部很不起眼地注明“来自网络”,更有甚者,把文章题目改换了一下,俨然就成为自己的“大作”……,微信公号平台为保卫原创下了很多功夫,用了很多科技手段,但鼠窃狗偷者仍在挖空心思!

    面对别人心血的原创,请怀有一颗敬畏之心,抑或转贴时至少清晰地标明来龙去脉,作为搬运工,也同样会受到作者和读者的尊重,但如果把别人的茶饼悄悄地摸入自家的茶仓,那么就不是什么“搬运工”了!


  • 博文插上了海燕的羽翼

    2018-01-09 14:02:41


  • 厦门知青往事24:真的写不下去了

    2017-12-09 20:09:57

     

    我在我的公众微信号“厦门郑启五”发了23篇回望半个世纪前厦门知青生活的散文,厦门大同路“老字号赖厝埕扁食”黄老板看了之后,写了一段留言,先是把我逗笑了,随即忍不住热泪长流!我把黄总素净的文字一字不动珍存在这里: 


    “我大姐、大哥都是下乡到武平县象洞公社洋贝大队的,记得我9岁时到火车站和全家人(妈妈没有去,爸爸怕妈妈伤心)去送他们,那场景我永远记得。

    “家穷的我光着脚跑去厦门港冷冻厂去等着工厂倒出来的海蛏壳,在堆积如山的海蛏壳里捡拾厂里漏掉的海蛏,拿回家晒干寄到武平,每天最多拾一斤,全家人都不许吃。

    “”母亲听到有人要去武平,就与我连夜炒面茶,一人烧柴火,一个炒,互相轮流,面茶炒好了,再炒巴浪鱼松,看着这两样美食我口水直流,心想长大后我也要上山下乡……”


    为了面茶与鱼松,就馋馋想去下乡,童心与童真,跃然纸上,文字抓人的力量与魅力,在于真实而不在于华丽,面茶与鱼松,活脱脱展示了当年厦门平凡人家的亲情与母爱!遥想当年,1969年以及此后的若干年,成千上万的厦门母亲一个心眼地为远在闽西深山的子女炒面茶,炒鱼松,晒巴浪鱼,晒虾米,自己却千方百计省吃俭用,即将托寄前,我妈还把家里残存的一点猪油渣,也抠进包裹袋里……想到这里,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忍不住热泪长流……48年了,48年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写不下去了,真的写不下去了!


  • 厦门网采风团,重振雄风

    2017-11-03 19:40:15

       艳阳高照,车轮滚滚,我厦门网采风团重整雄风,再度出发,直扑五缘湾游艇港,采风2017第十届中国(厦门)国际游艇展览会。

     

    长枪短炮都是重量级的摄影大咖,一一披挂上阵,当我们采风团进入游艇展的新闻中心时,受到了主办方的热情接待,享受了“无冕之王”的高规格礼遇,东道主不仅有热茶伺候,而且有蛋糕小点,看得出那精美精致的西点是来自星级宾馆的大师之手。

     

    开幕式在游艇港湾露天的平台上举行,整个场面可圈可点,中外来宾喜笑颜开,各个游艇制造厂家更是摩拳擦掌,笑脸相迎,这些画面连同蓝天、白云、碧浪,一一被我们的摄影大家们拿入镜头,我也乘机和山寨版的寿哥合了一张影,不信你看!那些姿色七分的礼仪女郎,只要进入我们采风团的视野,绝对都变成了十全十美的美人鱼!不客气地说,我们厦门网采风团的镜头,大大提升了展览会“美女经济”的含金量!


    季节虽已深秋,但或许是展览会的气氛引得太阳公公探头观看,于是射下了夏日的光芒,令与会嘉宾猝不及防,纷纷额头冒汗,特别是我们采风团的寿哥,顶着光头拥抱太阳,我的头毛也不多,眯着眼睛东瞧西望,于是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遮阳帽,其实如果有一个厂家能当“事前诸葛亮”,现场分送广告遮阳帽,那么与会嘉宾都会在阳光的威力下,齐刷刷带上这个厂家的广告帽,人人头顶该厂的商标与产品,那是何等的风光,可惜没有,这或许是展览会的白璧微瑕。

     

    采风团不能只有赞颂,来个小建议不也无伤大雅!

  • 海博四君子再聚复兴路

    2017-10-27 18:58:18

    摄影:斌哥



  • 获奖博文上报纸

    2017-10-23 11:35:49

      我在海博金砖会晤征文活动中的获奖博文《厦大大礼堂何以成为金砖会晤邮票的首选》,发表在《集邮报》2017年10月18日的“集邮沙龙”版面上:


  • 我的信封又说话了

    2017-10-16 21:36:55

    我去年在“海博四人展”里展出的“信封上的厦门日报”又呛声了,为了迎接厦门日报1028日读者节,日报的两位记者小王和小林专门来厦大逸夫楼客厅采访了我。


    昨天下午的采访,谈笑风生半小时,今天就见报,不仅图文并茂,而且文字洗练,不枝不蔓,两位年轻记者的水平令人刮目相看!


    独乐不如众乐,能把自己的收藏和经历与读者诸君分享,这是我最大的快乐!



  • 野史山庄,书画飘香

    2017-10-06 17:32:16


  • 野史山庄,重振雄风

    2017-09-26 18:06:08


  • 海博,海博,你活过来了?

    2017-09-11 09:32:33

    海博,海博,

    你活过来了?

    你终于活过来了!

    没有你的日记,

    总是若有所失,也若有所思,

    相伴十年,

    能不日久生情?!


    海博,海博,

    活了就好,

    有话好好说,

    你升级上天,云里雾里,

    还是回到人间的好!

    一日一搏,

    胜似铁观音!


    海博,海博,

    握着你的手,我要说,

    回来就好!

  • 我的2009年的旧贴——申遗是鼓浪屿最后的机会

    2017-08-07 10:28:42

    申遗是鼓浪屿最后的机会——兼与黄毓斌先生商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8-30 09:15:21 / 个人分类:一生厦门

    008

      黄毓斌先生在《文化的遗产与大师的名号》(见《厦门商报》2009/8/28第2版)一文中认为:“鼓浪屿文化的精髓,不是自然,而是人文;不是一块块裸露的石头,而是在小巷中飘落的音符;不是一幢幢历史风貌建筑,而是曾经和仍然生活在鼓浪屿屋檐下的人;更不是商贩导游或高或低的叫卖,而是居民与游人或疾或慢的脚步。而且,鼓浪屿的人文历史还在继续地传承,继续被南来北往的客人们津津乐道,中西合璧、兼容并包的文化仍旧流淌,这才是鼓浪屿之所以为鼓浪屿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的关键所在。”

    黄先生用散文优雅的笔调来描画他心目中的“鼓浪屿人文和历史”,这无疑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但所谓的“鼓浪屿的人文历史还在继续地传承,继续被南来北往的客人们津津乐道,中西合璧、兼容并包的文化仍旧流淌”的见识或认定却似乎与眼前触目惊心的事实有相当的距离,而鼓浪屿的文化“不是一幢幢历史风貌建筑”的论断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君不见,鼓浪屿近十多年癫狂的商业发展已经让鼓浪屿许多路段面目全非?君不见“钢琴出,板车进”的荒唐景象早已让钢琴音符流走他地?中国都市建筑中最大的败笔“瓷砖外墙”也在鼓浪屿泛滥成灾?究竟还有多少深爱着鼓浪屿的鼓浪屿土著还在岛上坚守,曾经以中西教育名闻遐迩的鼓浪屿如今连一家小学堂都难以为继?!究竟还有多少“野导”日夜在岛上上演着“坑、骗、蒙、拐”的勾当?鼓浪屿流淌的游客潮除了看石头吃鱼丸买馅饼,究竟还有多少文化可言?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钢琴声早已若有若无乃至渐渐远去……唯有硕果仅存的历史建筑砖墙的遗存在风餐露宿中支撑着老鼓浪屿最后的影像……

    什么是人文文化?什么是鼓浪屿的人文遗产?它不是云里雾里的优雅文字,不是小巷飘忽的灯影和新闻联播洪亮的开始曲,也不仅仅是散落在故纸堆里的白纸黑字,它是历史的,是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鼓浪屿的租界文化、宗教文化、音乐文化、教育文化、华商文化、建筑文化一度傲视群雄,成为享誉世界的华章,成为华洋杂处和谐包容的世纪典范;它又是现实的,是现存的历史风貌建筑,哪怕它们断壁残垣,破败不堪,但无一不在展示或悼念曾经令人观为叹止的文化和财富发展的奇观与巅峰!

    老屋在坍塌,庭院在荒废,或许我们鼓浪屿的人文和鼓浪屿的文化已经成为或正在成为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板车夫在荒废的庭院里喝啤酒,野导在坍塌的老屋上算钞票,鼓浪屿的人文和鼓浪屿的文化既便是孤魂野鬼也不得安宁,日日被喧嚣的馅饼推销歌和海鲜叫卖声所围追堵截!

    什么是“申遗”,我个人认为就是用保护文化遗产的“国际标准”来规范或制约各国各地商业开发目光短浅的随心所欲,这可是我们鼓浪屿的最后机会!“申遗”申的是“历史文化的遗产保护”,不错,这个历史文化就是黄先生所言的“中西合璧、兼容并包”的“鼓浪屿文化。但这样说说的文化似乎又是抽象的,是挂在嘴上流于文字的,对巨大的“申遗工程”来讲几乎没有可操作性,面对“申遗”的千头万绪和林林总总,我心急火燎地抢过厦门民盟座谈会的话筒大声呼吁申遗的关键所在是鼓浪屿的老建筑,让鼓浪屿历史遗存的老建筑来统领历史上的租界文化、宗教文化、音乐文化、教育文化、华商文化……换言之,也就是让已经被折腾成“孤魂野鬼”甚至“远走他乡”的这些鼓浪屿文化的精髓重新“入住”鼓浪屿的历史风貌建筑——包括修旧如旧或修旧如原的老楼老屋老宅老院,以及最后的断壁残垣,要知道许多“孤魂野鬼”是极为乐意和“断壁残垣”相互依偎的,让后人俯首也沧桑!

    鼓浪屿残存的历史风貌建筑是“申遗”最后的本钱,它们是凝固的音乐,凝固了鼓浪屿历史的交响诗乐,既是鼓浪屿文化精髓的重要构成,也是鼓浪屿保全其他人文历史音符的重要“物证”,例如鼓浪屿的官员总是自言自语:林语堂、林文庆、林巧稚……是我鼓浪屿的,然而就居住时间而言,他们又何尝不是美利坚、新加坡或北京的呢?只有夕照残阳中的鼓浪屿的老屋静谧安详,亲昵地留住这些伟大生命的一个个段落,小小鼓浪屿才因此人文,因此文化,因此唯一和与众不同……

    我以为,申遗是鼓浪屿避免成为“花俏岛”和“大卖场”的一个最后的机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对老鼓浪屿的文化精髓进行最后的保全,对涵养鼓浪屿人文和文化的鼓浪屿最后的土著们以全面的人文关怀,给他们以贵族和地主般的尊重和厚待,他们可都是“活的”鼓浪屿的珍稀啊(这点感受与黄毓斌先生不谋而合!)

    我关切的是申遗的这个过程而非结果,尽最大可能留给下一代厦门人、中国人和世界人一个原汁原味的鼓浪屿,“海上花园”仅仅是她彰显曲线的连衣裙,“海上博物馆”才是她丰姿绰约的身子骨!也许申遗结果就是一个牌匾罢了,但这个过程才是属于我们所有深爱着鼓浪屿的老厦门人的,我们不是“乐观其成”的看客而是责无旁贷理所当然的主人,这不需要任何的赐封!让我们为之奔走相告,让我们为之挽起手来,我,一个老厦门,愿为之奉献气力,绵薄如蚂蚁的气力……

  • 我2008年的海博旧贴:问责鼓浪屿管委会

    2017-08-07 08:45:30

    本人不久前办一张“旅游年卡”,就是游鼓浪屿和万石山的那种60元卡,其实我哪里有闲功夫去重游这些老风景,纯粹是单位要送钱给厦门旅游事业的。令人不解的是,办这样的卡,钱交了,身份证也验明正身了,还交了复印件,可那卡愣是还要等15天之后凭单再走一趟方能领取,真是岂有此理。我打电话给“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区管委会”提意见,但对方马上声明这事不归他们管。但我罗列了一些事实后,对方马上改口,说他们是与市旅游局、市建设银行等等相关部门一起管的,欢迎我也向这些相关部门一起反映意见……好一个柔道高手,好一个踢皮球的能手!

    鼓浪屿管委会成立5年了,管委会的一大拨人领了我们思明区纳税人整整5年的高薪了,他们究竟给鼓浪屿办了什么好事,管理了什么名堂,负起了什么责任?

    有人反映,鼓浪屿的“野导”近年有向黑社会发展的趋势,已经远非过去说说“郑小瑛是郑成功的女儿”那样的误导,而是与不法商家勾结,干起了“坑、骗、蒙、拐”的勾当,去年两拨“野导”为争地盘,甚至当着警察的面大打出手,结果还闹出人命……他们已经严重危害了鼓浪屿的声誉与环境云云……

    如果真是如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不仅是“野导”的不是,更是“鼓浪屿管委会”的不是,我想问责管委会,连一个“野导”都管不住,而且放任成灾,管委会究竟管了什么?

    可管委会总是一脸无辜,说他们也在研究,也在调查,也在协调,也在反映,也在积极争取思明区和市里有关方面和部门的重视,而事情远远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简单,实际工作中有千难万难……

    还有说客马上跳了出来,说现在的管委会已经不是当年的鼓浪屿区政府了,要公安没有公安,要工商没有工商,他们的权利很小,很多事情管不了,很多事情干不了。把鼓浪屿管委会说成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媳妇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说客还建议,应该派一个副市长来管委会当主任,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官场的潜规则我不懂,也懒得去懂,鼓浪屿管委会的权利远不如过去的鼓浪屿区政府,这也是客观事实,但管委会起码还有一个公民权吧,厦门人民把鼓浪屿交给你们管,你们理所当然得好好好负起责任来,你们完全有权利代表鼓浪屿的旅游环境去问责那些不作为的公安和不作为的工商,问责各个尸位素餐的行政执法部门,要他们作为,监督他们去规范“野导”的行为,否则管委会就完全有权利把这些不作为的部门一家家一个个告到法院去,这才是法制社会应该走的康庄大道!

    可惜鼓浪屿管委会没有作为,一脸的无辜,五年了,就会开一些空话满堂的会,一个好端端的鼓浪屿被管委会管得乱七八糟,厦门人民很心焦,厦门人民实在很心焦,谁来为我们的鼓浪屿负责!如果你们管委会继续不作为,如果你们还在迷恋过去的权利而消极怠工,那么现在就轮到我——一个厦门公民来问责你们,或者提请厦门市人大常委会索性把这个多余的管委会取消掉,长痛不如短痛,把这个夹生在旅游局和思明区之间的囊肿一刀切除,把纳税人的钱用到更有用的地方去(或捐给灾区),以便今后让责任人的责任更明确!

  • 厦门卫视,抓得先机

    2017-07-16 21:20:31


    周四应邀到厦门广电大楼做“两岸新新闻(周末版)”,这是厦门卫视和台湾中视联袂制作的新闻谈话类节目,一般是录制后再剪辑制作,60个小时后正式播出。



    我们这周的两岸话题是大学的毕业典礼以及孔子学院的对外汉语教学。节目录制50小时之后,我在小学同学群里发现了该节目的一段录像,这是常年旅居美国的吴同学发现的,然后她录了45秒钟的视频发上同学群通风报信,她说这是美国一家叫“中旺频道”华语电视播出的,时间是北京时间周末的中午。从镜头里的繁体字判断,这“中旺”的节目应取自于台湾“中视”。

    “数码时代”、“地球村”、“时空交错”,三个关键词天马行空,虽然这样的插曲不足为奇,但一经发现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微微的有点错愕。


    “两岸新新闻”(周末版),大洋彼岸先播出,或许是时差因素,或许是亟不可待,但归根结底,厦门卫视抢了先机!

  • 海博十年——真爱鼓浪屿的人是我们

    2017-07-10 07:47:30

        

     

        鼓浪屿申遗九年路,海博诸君推波助澜十春秋,无论是复兴路12号的灯光,还是龙头路上的大旗,历历在目哟!

     真爱鼓浪屿的人是我们,我们老厦门,我们鼓浪屿的土著,还有厦门网海峡博客上的博男博女,鼓浪屿九年申遗路,始终有我们注视的目光,冷静的思考,以及发自肺腑的意见和建议,还有上万张精彩的照片写真,更不要说成百篇分量很重的考证文字了……我们所干的一切都是义务的,都是没有半点功利心的!


    我也是海峡博客的一员,我顺手转发8年前的一篇博文《鼓浪屿的气味》,我不知道我所期待的鼓浪屿古早的气味是否真的回来了!对比其他博友沉甸甸的文字,我的气味清淡而肤浅,但比起所谓的“重磅喜讯”,它却有着属于老厦门个人的真情实感,面对文化厚重的鼓浪屿,我们始终只有任重而道远的敬畏感而没有什么“欣喜若狂”……

     

    《鼓浪屿的气味》:应邀参加鼓浪屿管委会和民盟厦门市委联合举办的关于鼓浪屿申遗的座谈。由于每人发言的时间被限制在5分钟内,所以原来徘徊于脑海的关于鼓浪屿气味的一堆腹稿就自然流产,而一味为老房子鼓与呼去了。

     

    其实我是冲着鼓浪屿的老气味去的,一上岛就与巧遇的老同学游春丰一路直奔鼓浪屿老电影院,去嗅嗅那昔日的老味道,明知没有了,却还一直东张西望深呼吸,抑或给老鼓浪屿做做人工呼吸?儿时每每看完日场的电影后走出鼓浪屿影院,总感到一阵日夜颠倒的昏眩,人就漂浮在午后的阳光和菜市场的咸带鱼味儿里,结果是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要闻到咸带鱼的气味,眼前就浮现起老电影黑白的画面:《椰林曲》、《红孩子》,还有那《宝葫芦的秘密》……

     

    其实就老鼓浪屿菜市场的气味而论,首屈一指的应该是酱油味,酱油店凭借地位优势,把握在市场的进口处,那浓郁的酱油香,连同酱菜酱瓜,还有浸泡在酱油水中的萝卜片萝卜条,还有豆腐乳的汤汁,都是香煞人的气味,大口喝稀饭,小口品酱菜,再有一根油条蘸酱油,鼓浪屿有滋有味的早餐是最容易叫人心满意足的了!

     

    那家酱油店还在,但经营的酱油酱菜的品种少了,而昔日那诱人的气味也几乎是荡然无存了,我分析这里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酱油的质量今不如昔,原汁原味的豆香所剩无几,另一方面我们的嗅觉和味蕾的敏感度也每况愈下,对气味的感觉早已经相当麻木了,我们可怜的鼻子只有尽尽呼吸的义务,已几乎没有香味的天然享有!

     

    儿时的我拥有如此美妙的嗅觉享受,鹿樵路这家的院落有桂花的馨香,漳州路的那家院落有鸡蛋花的浓香,而港仔后路的庭院有玉兰飘香,闻香识马路是儿时狗鼻子一般的快感,也是对居住鼓浪屿那两年最美的回味。伴随这桂花的飘香,我隐约还记得当时鼓浪屿幼儿园有一位特别善良的“布老师”。不过有人后来纠正我说,应该是“傅老师”,“傅”在闽南话中发音“布”,可惜依稀的记忆随着花香来,也随着花香去,模糊得越发难以捉摸了。再说这些花香只是落花弥散在鼓浪屿肌肤上的气味,似乎并不是鼓浪屿独有的原香。

     

    老鼓浪屿的盛夏有一种特别的气味,那就是榕树脱落的小果子被人踩烂后与被阳光烤得发烫的柏油小路融为一体后散发的气味,那是渗入鼓浪屿毛孔里的气味,浮动在每一扇青蓝色的百叶窗下,我汗津津的小手捏着两分钱的硬币,踩着落果的果干去街头的小店买一串橄榄圈或咸金枣,很快橄榄圈咸金枣的极为开胃的香味就悍然压过了柏油马路上那榕树果子的气味,成为幸福气味的主导了!

     

    我深呼吸再深呼吸,如今鼓浪屿的老气味似乎就剩下海岸线上咸腥的海风了,但那得在阴沉沉的冬日的下午,一个人坐在鼓浪屿岸边发呆,翩飞的白鸥嗷嗷呼叫着,把那正宗咸腥味儿一团一团送进我的鼻腔,但这硕果仅存的老气味并不是我最怀恋和最回味的,因为属于“最”的,总是消失殆尽的差不多了……

     

     

  • 博文上报乐淘淘

    2017-06-29 11:06:02


  • 我与厦门网的故事:鲁茶五缘——我的海博全记录

    2017-06-25 09:36:00

     

    海博十年,我为了写《鲁茶五缘》,在海博我的《郑启五品茶》进行了回顾性检索,结果无比顺利,海博十年于我而言,汇成成了一部《人生词典》,我这十年的长文短论基本都在海博备案。

     

    打出“鲁茶”这个语词,似乎要冒被拍砖的风险,抑或被疑似“鲁菜”的错别。齐鲁大地文化厚重,提起“鲁菜”,不论是华夏“四大菜系”、“八大菜系”还是“十大菜系”,都少不了“鲁菜”的赫然地位。我还发现,口碑极好的“厦门海鲜”,其实多少是有“鲁菜”麾下胶东菜系的影子滴。但“鲁茶”就绝对不可以与“鲁菜”相提并论,在福建,你说“鲁茶”绝对没有人听得懂,即便是那些取名“鲁闽”或“闽鲁”的闽地好汉们。

     

    我有“走万里路,喝千山茶”的奇念,随意之间,竟然与不见经传的“鲁茶”接下五缘,并非奇念驱使,而是奇念随缘,我的喝茶随笔就这么自然而然记录这五缘的来龙去脉。

     

    首先是2005年8月,我从哈尔滨飞返厦门,中途在青岛和温州做短暂停留,于是在青岛机场与“崂山绿茶”一见钟情,这款绿茶是我鲁茶的启蒙茶,此前我甚至不知道山东居然还能产茶,且还是极品绿茶,为此情不自禁,写下《两飞两降观新茶》,收入我的茶散文选——《把盏话茶》(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版)。

    接着是2012年9月走济南,发现在济南茶市上领衔主演的地产茶是“日照绿茶”,简称“日照青”,察形观色,它银毫尖细很有型,一钩一钩惹人爱,于是当我行至大明湖畔,又累又渴,于是在湖畔茶家点了一壶“日照青”,自斟自饮,十分惬意,先畅饮三壶,权当解渴,再慢品两杯,细赏其味。茶家提供的是有机玻璃的壶具,橙黄透亮的茶色一览无余,举杯眉前,可见汤中银毫密集如漫天细雨。因为是新茶,鲜爽解渴,更妙的是泡了八、九次,汤色黄亮依然,望着大明湖千倾碧绿的湖水,品着鲜爽的“日照青”,不知是泉城的水好,还是日照的茶妙,抑或相得益彰?饮马饮牛又怎么了,人在口渴舌燥之时,好茶的妙处往往能得到加倍的渗透与挥发,大明湖前与“日照青”的邂逅或许就是这样恰到好处的另类茶缘!由此写下《大明湖前“日照青”》,收入我的茶散文选《一路吃茶去》(“时光流影”2016年上线)。

     

    随后我一个人登上了泰山,随身携带一瓶自泡的泰安“女儿茶”,一款生长于泰安的绿茶,接地气啊,我把自己能征服泰山的主能量,归结于“女儿茶”的神奇,至少是一种美好的心理暗示,为了备忘,做散文《喝女儿茶登泰山记》,也一并收入我的茶散文选《一路吃茶去》。

     

    再有就是2016年10月,从北京搭乘山东航空公司的班机返回厦门,飞机中途下降日照,真真没有想到,在小小的日照机场,我受到了贵宾般的厚待,免费品了日照绿茶“祥路碧海”——一款高速路休息区开发的新品绿茶,再续前缘《大明湖前“日照青”》,于是感慨之中写下《日照三杯茶》,以文谢茶,发表在厦门网海峡博客“郑启五品茶”,并由此得出一个奇论——“好茶永远在路上”。

     

    最近的一次“鲁茶缘”是在2017年6月的烟台,我和老同学是冲着烟台的樱桃而去,却在归途上捧得“烟台绿茶”而归,这是产自“仙山之祖”——昆嵛山生态茶园的绿茶,甘鲜耐泡,喝得很舒爽,有相见恨晚之感,至此“鲁茶”概念在我的茶盘上落地生根,我终于深深地爱上了“鲁茶”,这话出自一个闽南茶人之口,有多么不可思议,或许有“距离产生美”在作祟,但五遇鲁茶,款款皆上品,我更感到了一个爱茶人不期而遇的快乐!“走万里路,喝千山茶”是一个中国茶人才可能有的奢望,老外只有“千杯一律”的份儿,在顺其自然的路上,我喝,并感恩着!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