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金门当了老模特

    2018-06-05 18:26:28

  • 人去屋空老红砖

    2018-05-28 10:02:05

  • 这孩子丢得太没有道理

    2018-05-17 22:55:43

    我是不大看电视连续剧的,主要是太花时间,偶尔看看,也断断续续,避免被剧情牵着鼻子走。这次看《大牧歌》,首先是冲着齐营长这个形象,觉得他很像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里的杨排长。让军人直面阳痿的难题,这好像也是第一次……


    其次是觉得杨月亮这个人物塑造得很鲜活,在以往影视长廊里还真没有类似的人物。女演员也演得极为出彩,疯的恰到好处,她只要一出场,就把红柳和许静芝的戏都给抢了!


    但演到林凡影的儿子石头丢失一场戏时,我终于看不下去了,编剧尽管可以尽情地“无巧不成书”,但你不能羞辱观众的智商,这个细节实在太生硬,石头的丢和捡,还有默默地被养了两年等等,都有违地理和生理的基本常识,都是难以自圆其说的生编硬造,纯粹就是给后面的许静芝造戏的!


    这个坎,我迈不过去,真的迈不过去!


  • 主题不清的“知青主题邮局”

    2018-05-04 18:28:34



    《中国集邮报》2018年4月27日头版刊发了崔鹏森邮友写的报道《知青主题邮局开业》,说是“2018年是中国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纪念,在兰陵国家农业公园西部、兰陵中国知青村景区的山东建设兵团三师独立营原场部旧址成立知青主题邮局,有着特殊的意义。”

    我本人是1969年9月5日从厦门市上山下乡到闽西武平山区的知青,当时未满17岁,对那场运动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也许是因为我曾写过《知青邮迷》等文章,所以这家“知青主题邮局”给我寄赠了一枚开业纪念封。封上有六位大概是老知青代表的签名,字迹都极为潦草,我一个也没有认出来,但还是要说一声“谢谢”。

    同为当年上山下乡的老知青,我对这枚信封的设计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首先是纪念戳,采用的“种树”和“学习”图案是来自1964年发行的知青邮票,但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1964年之前的知青上山下乡和1968年之后几年大规模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不是一回事!

    其次,这枚纪念封采用的是“喜鹊登枝”的邮资图案,这有可能是当事人的“一不小心”,但作为当事人和历史的见证人,我清楚记得50年前的那场浩劫给整整一代老知青带来“中断学业”和“背井离乡”惨痛伤害,这样的倒行逆施是断断不能重演的!

    山东的这家“知青主题邮局”主题不清,还是及时悄悄地关门为好!

  • 宁波之波

    2018-05-02 10:38:20

    宁波是浙江的老二,好像我们厦门在福建的地位,再说宁波港厦门港都是举世有名的大集装箱港,厦门有“以港立市”一说,宁波应该更是。以上就是我在游宁波前对宁波的全部认知,我不想做更多的功课,或许一路才会充满惊喜。

     

    从厦门北乘6个小时的高铁到宁波下车,然后被接到一个依湖而建叫启新的度假村。这个湖叫“东钱湖”,足足有四个杭州西湖大,原来宁波之波不仅是北仑港的万顷碧波,更是东钱湖的烟波浩渺。湖畔盛开的鲜花摇曳着英国诗人华尔华兹柔美诗风,游艇码头颇有几分加拿大安大略湖滨的风姿。更为直接的是欢迎晚宴上湖鲜与海鲜各俱其魅,海湖两厢恩宠,水水宁波很滋润。

     

    东钱湖不仅烟波浩渺,而且40多公里的湖滨岸线都是密密嘎嘎的林带,绿得令人陶醉。住在启新度假村,一早聆听各种小鸟在窗台外吱吱喳喳的欢笑,感觉整个身心都沉浸在绿色的叶影里。在湖畔的高尔夫球场练习发球,当白色的小球被击打后飞向绿莹莹的草坪,我们的心仿佛也像小鸟翔飞在绿草的地毯上。一条直挺挺的林荫步道,牵引着我们直扑湖心岛幽静的小普陀,绿色的风吹得我们好过瘾。

     

    阿育王寺满园的含笑含苞欲放,一朵朵圆圆的花球多像南塘老街的酒酿汤圆,善哉善哉,罪过罪过,我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联想,便心怀愧疚,在各色古树茂密的林荫掩映下碎步离去……

     

    千树万树,香樟才是宁波树儿大合唱的领唱,天一阁和文昌阁两处与书有关的园林,都挺拔茂密的香樟树,樟树之香在其木,我那口40多年前在插队落户打的樟木箱,至今木香幽幽。宁波在古老的香樟树下打坐,悠悠翻看一部部古旧的线装书,那是一种怎样的透至骨子里的馨香……

     

    宁波之波,碧波荡漾!

  • 高尔夫小试牛刀(宁波行之三)

    2018-04-28 09:06:16

  • 奉化看老蒋(宁波行之一)

    2018-04-28 08:56:20

  • 福建台经济频道

    2018-04-09 09:24:44


  • “信中国”请贴邮票

    2018-04-08 18:07:30

       从渐行渐远的书信年代里撷取思恋的独白,请来著名的演员朗朗有声,穿越时空的激流在诵读者以及听读者的心湖里荡漾,中央电视台别开生面的《信中国》节目引起很大的反响。

    书信不仅是节目里的第一道具,而且也是镜头里被朗读的主角,由于编导安排的是手递信的形式,所以信封上没有邮票,更没有邮戳,这让喜欢集邮的我多少有些遗憾乃至失落。面对着电视节目,我在心里悄悄地说:“信中国”,请贴上邮票……

    其实“信中国”如果采用实寄封或仿实寄封的形式,不仅能使节目更具镜头感,而且更有历史感,信封、邮票和邮戳的镜头特写,一下就交代或带入书信书写的时间与地点,平添注脚,为书信随后的发声,起到良好的烘托与铺垫作用。

    “信中国”,为了节目精益求精,请您在背景上不仅显示原信的墨迹,也一并展示贴了邮票盖了邮戳的原信封,因为信封、邮票和邮戳是书信自由飞翔的翅膀,是套在书信身上的一件飞渡关山的风衣,是书信年代不可或缺的递送标志!


  • 走进福建电视台“退休生活家”

    2018-04-01 07:31:41

  • 厦门是一首绿色的歌

    2018-03-28 17:36:18

    厦门市绿化管理中心搞了一个主题是绿树的征文,这个主题我爱,率性的我按捺不住,写了新作欲罢不能,又将几篇关于树的旧作润色后,再度发出,前前后后一共发稿八篇,中奖不中奖真的无所谓,能将心中对大自然的真爱尽情倾吐,那有多么痛快!


    从三角梅写到红木棉,从儿时厦大校园的番石榴,写到东孚院前社的龙眼树,从植物园的棕榈岛写到逸夫中学的土芒果,从《男孩子的凤凰花》,写到南普陀的菩提叶……感恩郁郁葱葱的厦大校园,感恩我的邻居——植物学家曾沧江,让我从小就对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与迷恋!


    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可能是事前没有规定不能重复获奖,结果我种下的八株小树棵棵开花结果,都获奖了。但比奖金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获奖征文与同样绿树为主题的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相依相偎,汇编成精美的图文大餐——《我与厦门绿化共成长》,美不胜收的摄影佳作把一篇篇获奖文字打扮成披着节日盛装的新娘,为绿色厦门尽情欢歌,翩翩起舞……


  • 老三届人的团拜

    2018-02-27 18:47:21


  • 电车窗外——香港行之二

    2018-02-08 22:45:05

  • 高楼密集——香港行之一

    2018-02-08 22:43:25

  • 一场永不消停的文化享受

    2018-01-31 10:12:37

    《集邮》杂志微信公众号在2018年1月28日发出了《不问西东 感谢有你——《集邮》杂志创刊63周年》的帖子,并配发了1955年第1期和2018年第2期的彩色封面图样,意味着从创刊号到总604期的63年漫漫征程,“老字号”笑傲邮坛63年,我看了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乃至心潮起伏。人与期刊日久生情,这是现在的年轻人难以想象滴。

    身为邮迷,《集邮》杂志伴随着我的成长,文革时杂志停刊集邮活动遭禁,你可知道我有多么难熬,改革开放初期,我实在忍不住,给《光明日报》写信,要求杂志复刊,结果《光明日报》在1979年10月14日以《集邮者的要求》为题,全文发表了我的呼吁,并明确告知,《集邮》杂志将在隔年(1980年)复刊。此后,我不仅是《集邮》铁杆读者,而且还成了读者兼作者。刚刚出版的这604期上正巧就刊登有我的《书信文化散论四则》,我顺手给《集邮》杂志公众微信号的这则帖子点了一个赞,这时微信号上显示我是该贴的第63位点赞人,哈哈,第63位点赞人给63岁的集邮杂志点赞,看到这个巧合的吉祥数字我喜不自禁,一时笑得合不拢嘴!


    常常有人问我,你集的邮票如今可以值多少钱,我说我不清楚,真的不清楚,而心知肚明一清二楚的是,集邮带给我这一辈子无穷无尽的精神快乐和永不消停的文化享受!



  • 天上掉红包

    2018-01-25 16:02:15

      广州某大报征文,用半个多版的篇幅,刊发了我的一篇长散文,时间过去快半年了,一直没有样报和稿酬,样报也就算了,网上可以下载电子版,可稿酬始终静悄悄……


    昨天收到一张汇款通知单,觉得应该是广州的了,现在只剩下个别报刊还在用邮政汇款的老方式,签名之后,才发现是长沙的一家刊物,可我从没有向该刊投稿,是不是寄错了?而且款数还不小,这天上掉落的红包让人又疑又喜!


    回家检索了这家叫《湖南人防》的杂志,一查就到,而且网上还有刊物电子版,在最新18期上,采用了《厦门大学隐秘而惨烈的防空洞史》,应该是从我的微信公众号“厦门郑启五”上下载采编的。于是在这个节点上,我就对广州这家大报和长沙这家刊物有了迥然不同的感觉,进而上升到对广东和湖南有了不同的感觉,我知道这是错觉以及错觉无端的扩大化,一两个单纯或偶然的个案和对比压根是说明不了什么滴。

    《湖南人防》或许还不知道,文中所写的我的父亲郑道传可是湖南人,是1940年从长沙一中考入厦门大学,谢谢老家的责任编辑,缘分啊缘分,让老人落叶归根。天上掉下红包,归根结底,还是地上曾经的耕耘。


    其实人人都讨厌拖欠,无论大钱小钱,特别是年节之前,老夫我衣食无忧的都有这样的心里,更何况是等米下锅等钱回家的农民工,让我们将心比心吧……


  • 一则表扬信,回眸30年

    2018-01-24 19:34:21

  • “厦门广电”与“广电网络”不是一家

    2018-01-20 12:13:02


    这次署名“厦门广电网络”公众微信号发出全市机顶盒重新设定的通知,折腾得我死去活来。老夫的微信公众号满怀悲情的吐槽得到四面八方的共鸣,可见后果的严重,在此事发生72小时之后,我的文友王宏山先生还满脸无奈地向我询问如何“重新设定”。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电视人丁江和王海青不约而同地亲自留言,表示我的吐槽可能有误导,因为“厦门广电”和所谓的“厦门广电网络”不是一家,两家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一家负责节目制作,一家负责节目传输,两家之间居然没有半毛钱关系?原来多年前厦门广电网络传输这一块已经划归省里,它目前的尊姓大名应该是“福建省广电网络公司厦门分公司”,的确与“厦门广电集团”不是一个单位。


      好了,冤有头,债有主,我连打了一个多小时的968810电话,软硬兼施,终于提前享受到了上门服务,那位广电网络厦门分公司的网格员工进了我家的门后,大约7到8秒钟就搞定了,满屏幕顿时出现久违的五颜六色,一个可能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都可以搞定的问题,愣是折腾得一个饱经沧桑的老男人死去活来。原来我先前的操作完全无误,自动搜索也百分百重复完成了多次,但由于都是在“1通道”进行,最后少了一个由1向2的切换,因此屏幕永远蓝屏,这是任何提示所没有的,难怪很多朋友在拙文的跟帖里急我所急,提供的种种处方、单方、偏方都一一无效!我想可能也有一批用户如我,特加说明,以供万千陷入蓝屏困境的家庭参考。


       一位貌似福建广电网络公司的负责人在留言里对我表示了歉意,真是一位亲民爱民的好领导,但老夫我已心身俱疲,电视收看是可以修复的,但我的心伤是难以修复的。许多网民感同身受,在留言里表示对该公司的愤怒,有人说所谓的网络优化不过是因为公司的商业利益。但我以为,公司出于各种考虑包括商业利益都是无可厚非的,但必须有一个底线——“不能扰民”!


      至于“厦门广电网络”和“厦门广电集团”是不是一家,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兴趣或者根本就懒得去区分,你们两家在过去也许是一家的,再说这次“厦门广电网络”下作的扰民行为实际上已经影响甚至严重伤害到厦门广电节目的收视了,两家之间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君子协定”,以保证厦门市民稳定平安地收看电视节目。


  • 话说“禁塑令”十周年

    2018-01-18 15:53:03


  • 我的黑色星期二

    2018-01-18 15:50:46

    1月16日,对我们家而言,简直就是一个“黑色星期二”,好端端的电视屏幕说变脸就变脸,突然没有信号了!家里不久前才换了新的遥控器,于是严重怀疑是遥控器质量不行,立马换回旧的遥控器,就这样新旧两个遥控器轮番上阵,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电视依然故我,无信号,而老夫我却操作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不得已,惊惊颤颤求助968810,可电话根本就打不进去,电话难道被打爆了?这下才怀疑是电视网络公司本身的问题,于是打电话询问亲朋好友,才知道大家的状况高度一致。

      我实在不清楚什么叫“为了优化频道内容”,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你真有权利强迫用户所谓的“优化”,事前是不是起码要有个“安民告示”?!更要命的是,你们公司凭什么就可以随意瘫痪成千上万用户的电视收看?!如此严重的后果贵公司考虑到没有???

    贵公司说什么“重新进行机顶盒频道搜索”?谈何容易,这些原本就是厂家或专业人员一次搞定的程序,你叫千家万户怎么自己重新操弄?再说机顶盒牌子五花八门,各有各的章法,老百姓千差万别,我也算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让你们笑话了,遵照贵公司的温馨提示已经折腾了三个多小时了,电视屏幕还是一点图像也没有,真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估计好好的一台电视机连同它的主人双双都快被折腾得神经错乱了!

    贵公司说“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如此轻描淡写,如此无关痛痒,真是令人佩服的铁石心肠!现在我家电视依然处于瘫痪状态,我实在是无可奈何,跪求!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