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厦门广电”与“广电网络”不是一家

    2018-01-20 12:13:02


    这次署名“厦门广电网络”公众微信号发出全市机顶盒重新设定的通知,折腾得我死去活来。老夫的微信公众号满怀悲情的吐槽得到四面八方的共鸣,可见后果的严重,在此事发生72小时之后,我的文友王宏山先生还满脸无奈地向我询问如何“重新设定”。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电视人丁江和王海青不约而同地亲自留言,表示我的吐槽可能有误导,因为“厦门广电”和所谓的“厦门广电网络”不是一家,两家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一家负责节目制作,一家负责节目传输,两家之间居然没有半毛钱关系?原来多年前厦门广电网络传输这一块已经划归省里,它目前的尊姓大名应该是“福建省广电网络公司厦门分公司”,的确与“厦门广电集团”不是一个单位。


      好了,冤有头,债有主,我连打了一个多小时的968810电话,软硬兼施,终于提前享受到了上门服务,那位广电网络厦门分公司的网格员工进了我家的门后,大约7到8秒钟就搞定了,满屏幕顿时出现久违的五颜六色,一个可能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都可以搞定的问题,愣是折腾得一个饱经沧桑的老男人死去活来。原来我先前的操作完全无误,自动搜索也百分百重复完成了多次,但由于都是在“1通道”进行,最后少了一个由1向2的切换,因此屏幕永远蓝屏,这是任何提示所没有的,难怪很多朋友在拙文的跟帖里急我所急,提供的种种处方、单方、偏方都一一无效!我想可能也有一批用户如我,特加说明,以供万千陷入蓝屏困境的家庭参考。


       一位貌似福建广电网络公司的负责人在留言里对我表示了歉意,真是一位亲民爱民的好领导,但老夫我已心身俱疲,电视收看是可以修复的,但我的心伤是难以修复的。许多网民感同身受,在留言里表示对该公司的愤怒,有人说所谓的网络优化不过是因为公司的商业利益。但我以为,公司出于各种考虑包括商业利益都是无可厚非的,但必须有一个底线——“不能扰民”!


      至于“厦门广电网络”和“厦门广电集团”是不是一家,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兴趣或者根本就懒得去区分,你们两家在过去也许是一家的,再说这次“厦门广电网络”下作的扰民行为实际上已经影响甚至严重伤害到厦门广电节目的收视了,两家之间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君子协定”,以保证厦门市民稳定平安地收看电视节目。


  • 话说“禁塑令”十周年

    2018-01-18 15:53:03


  • 我的黑色星期二

    2018-01-18 15:50:46

    1月16日,对我们家而言,简直就是一个“黑色星期二”,好端端的电视屏幕说变脸就变脸,突然没有信号了!家里不久前才换了新的遥控器,于是严重怀疑是遥控器质量不行,立马换回旧的遥控器,就这样新旧两个遥控器轮番上阵,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电视依然故我,无信号,而老夫我却操作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不得已,惊惊颤颤求助968810,可电话根本就打不进去,电话难道被打爆了?这下才怀疑是电视网络公司本身的问题,于是打电话询问亲朋好友,才知道大家的状况高度一致。

      我实在不清楚什么叫“为了优化频道内容”,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你真有权利强迫用户所谓的“优化”,事前是不是起码要有个“安民告示”?!更要命的是,你们公司凭什么就可以随意瘫痪成千上万用户的电视收看?!如此严重的后果贵公司考虑到没有???

    贵公司说什么“重新进行机顶盒频道搜索”?谈何容易,这些原本就是厂家或专业人员一次搞定的程序,你叫千家万户怎么自己重新操弄?再说机顶盒牌子五花八门,各有各的章法,老百姓千差万别,我也算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让你们笑话了,遵照贵公司的温馨提示已经折腾了三个多小时了,电视屏幕还是一点图像也没有,真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估计好好的一台电视机连同它的主人双双都快被折腾得神经错乱了!

    贵公司说“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如此轻描淡写,如此无关痛痒,真是令人佩服的铁石心肠!现在我家电视依然处于瘫痪状态,我实在是无可奈何,跪求!


  • 北回归线纪念碑——南澳岛剪影4

    2018-01-09 18:29:42

  • 妹妹坐船头——南澳岛剪影1

    2018-01-07 19:04:42

  • 老人卡,含金量大大!

    2017-12-31 22:56:57

  • 请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2017-12-29 15:56:12

       2017年12月28日《厦视直播室》播出《“复兴号”来了》的新闻特写,将首次执行厦门到上海线路的高铁“复兴号”与动车“和谐号”的里里外外进行了对比,从车厢的高度说到车体装饰的金边,从座椅对比讲到wifi的设置,津津有味,不一而足。


       我耐心地等,我认真地看,始终未见乘客最为关心的两个问题:从厦门到上海,“复兴号”比“和谐号”快了多少?车票贵了多少?这应该是绝大部分乘客最关心的两个基本点,然而任凭老百姓在心里千问万问,可我们的记者却愣是闭口不谈。


       速度与票价,应该双双都不涉及商业机密吧,《“复兴号”来了》如此缺心少肺,真是匪夷所思!这样没头没脑的新闻也好意思拿出来招摇过市?!


  • 故土酸酸,无醋不欢

    2017-12-23 11:27:48


      每每赴宴,服务员询问佐餐调味品要醋还是酱油,我总是斩钉截铁地说“醋!醋!醋!”可见对醋的一缸钟情。我最爱吃海鲜,无论是螃蟹、还是斑节虾,有了醋、水姜丝和蒜末的“相伴”,总能大快朵颐。


    不仅海鲜,我喜欢的面食也是离不开醋的,面汤里来点醋,面条、面片更加可口;而饺子和醋,则堪称舌尖上的珠联璧合。即便早晨的一碗粥,我也离不开醋,酱油和醋生腌萝卜,那味道真是呱呱叫。

    到了土耳其工作生活,我才发现那里没有醋。得天独厚的小亚细亚半岛:黑海、地中海、爱琴海,海鱼多多,当地人烹鱼,一概干煎,食用前撒点盐和胡椒粉,再拧一点柠檬汁,味道也异常鲜美,可见以酸味去腥提味是世界共同的认知。后来,又到过塞浦路斯的一个小山村生活了几个月,发现那里也没有醋,但家家户户的庭院里都有一株结满硕果的柠檬树。我觉得老外们大概是把柠檬当醋,但对我来说,柠檬顶多只能算白醋,就我的中国胃而言,白醋的滋味浓郁程度比黑醋低好几个档次。如今回到厦门,我常常在想,倘若土耳其也有中国黑醋的话,我大概会乐不思蜀,因为黑海里的野生醍鱼,又多又便宜,简直可以当饭吃。

    国外无醋的日子度日如年,三餐总是若有所失,回国后我就更爱醋了。我到永春醋厂参观了三次,开心又开胃;又到山西旅游两次,餐餐有醋相伴。永春老醋、镇江香醋、山西老陈醋,中国名醋我常年有三,但要问我这几款名醋的区别,我还真的一点都说不上来,只觉得凡是正宗中国醋,我都爱,天朝酸酸,无醋不欢啊!


  • 巧遇旧作……

    2017-12-23 11:04:43

       “汽笛长鸣,列车许徐缓地驶离了南平站,我左手一杯武夷正岩茶,右手一块峡阳桂花糕,闽北婀娜的青山绿水在车窗外起伏翔舞了起来…”


       以上是二十多年前的一篇旧文的结尾,网上不期而遇,如老友重逢,依然亲切如故……


       快乐的写作,写作的快乐!

  • 纪念馆邮票的“后坐力”

    2017-12-20 18:25:00


    今年的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祭,南京曹英仁邮友给我寄来了他自制的“国家公祭日”纪念封。


    此封的图案设计简洁鲜明,文字中英对照颇具匠心,书写精美一丝不苟,最是贴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纪念邮票,并销盖纪念馆当日的邮政日戳,封、戳、票三位一体,浓缩地体现了制定“国家公祭日”的内涵: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同胞,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


    可以猜想,曹友在两年多前“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邮票发行时就备好了“弹药”,关键的公祭时分派上用场,让纪念封兼具原地封的因素,也让这枚邮票产生更具震撼的“后坐力”!



  • 天冷了,给树加一件外衣……

    2017-12-11 19:28:43

  • 我也说几句

    2017-12-02 22:40:58

  • 深秋赣皖行24:忍气吞臭

    2017-12-02 17:46:21

  • 藏在邮戳里的隐秘

    2017-12-02 17:40:49

              集邮微信圈里的邮友“柳林里的风”到厦门旅游,希望能见上一面,于是我们相约在厦门大学大南校门碰头,握手寒暄,我送给他一本我的集邮散文选《集邮情感》,就匆匆而别


     “柳林里的风”拂过厦门,吹到金门。他在金门邮局给我实寄了一枚台湾“中华邮政”发行的纪念邮资明信片,纪念的是“中国邮政开办120周年”,由于2.5圆的邮资不够,加贴一枚3.5圆的“马樱丹”特种邮票,使得明信片邮香加花香,更为饱满。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偶然间发现在明信片上的邮戳里的秘密,令我思绪悠悠:金门的销票邮政日戳是10月17日,正好是厦门解放纪念日,也就是在1949年的这一天,开始了海峡两岸的分离格局,至今已经整整68个春秋了!

    这枚实寄明信片上厦门的落地戳是“11月21日”,换言之,这枚明信片在短短的金厦邮路上走了34天,慢得史无前例!如果不是个别的意外,那么就有可能说明这是两岸关系从热络走向凉冷的一个例证,很可能是两岸原有的一些沟通和协调的机制已经失灵。 

    68年来,金门和厦门的百姓见证了两岸从军事对峙的残酷炮火到和平发展的喜庆焰火的巨大历史变革,大家千万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两岸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双赢的局面,一定不能开倒车啊!

    “柳林里的风”飘来的这枚实寄明信片,它很轻,很轻,也很沉,很重! 

  • 当我打开这份神秘的邀请函之后

    2017-11-30 11:56:49


  • 打捞秋色2:高铁令我爽歪歪

    2017-11-29 15:55:38

          我这次到江西婺源晓起村,参加茶文化前辈陈文华教授逝世三周年的追思会,上午9点在厦门北站上的动车,下午1点多就抵达婺源,快得令人爽歪歪。对比三年前做同样的出游,厦门到南昌的火车,隔天南昌到婺源的中巴,路上花了几乎整整两天的时光。国家交通的突飞猛进,特别是高铁,绝对日新月异。在天朝诸多建设新成就之中,高铁最让百姓直接受益。


            回家后不久,国家邮政发行了《高铁建设成就》的特种邮票,一套四枚,还配有一枚小型张,这样的规格理所当然,而且原地封全国上下,从拉萨到厦门,从海南到佳木斯,编组邮集八面来风,蔚为壮观。

     


           不过与我而言,另有想法,将这套邮票与我这几年出行的十几枚高铁车票一起收藏,别有意趣,相得益彰,高铁已经不知不觉成为我出门的首选:邮票是“大我”,车票是“小我”,小我连着大我,大我拉着小我,神州大地任我风驰电掣,只是票价太贵了一点,15元的盒饭太少了一点,贫民意识缺乏了一些……



  • 深秋赣皖行23:山村秋色

    2017-11-28 22:13:05

  • 深秋赣皖行21:弃楼——这里关过人

    2017-11-26 18:59:22

  • 深秋赣皖行20:且行且发言

    2017-11-26 18:38:39


  • 镜湖之滨

    2017-11-26 18:31:51

       三十多年前,大学毕业不久,我曾在赴京途中,利用火车票几日之内抵达有效的空间,途中独自下车,匆匆做芜湖半日游,留下两个印象——“鱼米之乡”加“眼镜湖”。这次随武汉著名知青作家刘晓航回他的故乡——芜湖出席其新书《渴望远行》首发式,刘纠正了我的印象——“不是眼镜湖,是镜湖”。

         一座城市的中心有一口湖,一口晶莹如镜的湖,这可是老天爷多情又偏心的布局,湖中有一座玉带桥穿湖而过,把明净的湖面一分为二,一镜成两镜,难怪我会错记“眼镜湖”。

       我们到芜湖是深秋时分,隔天一大早当地美食作家谈正衡请我们到镜湖之滨某老字号品尝地方小吃,老谈被誉为“江南第一吃货”,他的美食散文选老少咸宜,本本红火,成为今年中国图书节大受欢迎的读本,有这样的美食家领吃,芜湖该有多么入味!所以老夫一时食指大动,按捺不住,竟提前抵达,为了掩饰急不可待的马脚,就聊做湖滨漫步,待比约定时间晚几分钟驱步上楼,那才君子之风恰到好处。

    风平浪静,镜湖如镜,湖滨的垂柳和银杏树落叶萧萧,我发现银杏树深秋最美,叶黄如菊,片片都是书签,(此时码字“书签”,却老是跳出“数钱”,连电脑也如此“不古”,岂有此理?)我还偏偏拾起一片娇俏黄叶,夹入正衡兄签赠的《味蕾的乡愁》一书,动车回家好作伴,拒绝手机有奇兵,想想都心旷神怡。

    面迎镜湖,晨风微微,空气清爽,给小城平添魅力,有一清洁工,身着橙马甲,独立一叶扁舟,手持捞网,正随微波捕捉浮叶,也捉皱了湖面一席润绿的绫罗,我情不自禁将此情此景摄入手机,取名《打捞秋色》,还拟将其作为这次“赣皖深秋游”的题目,文人酸酸,好一阵微醺,哎呀,有点得意忘形,差点没错过谈正衡早茶开吃的时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