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走到围头去看一看

    2019-10-28 15:17:27

     

     我们厦门周边有两个“头”,一处叫“水头”,是经营石头的重镇,一处叫“围头”,早年炮击金门的解放军炮兵阵地。不久前我游览水头,很有感触,留下随笔《水头是一头大章鱼》。这次走到围头看一看,此头非彼头,城乡迥然各异,静谧与喧嚣,天差地别。


        地图上看突兀海里的“围头半岛”,标明半岛上有“金井”和“围头”:感觉金井是围头下面的一个“井”,最多两地平起平坐。走到围头看一看,才知道“围头”是个村,是金井镇下属的一个渔村。


        围头村有一片“八二三战地公园”,规模很大,让人想起金门类似景点。实话实说,由于我先金门后围头,坑道、堑壕、炮位、坦克车,大同小异,围头这个模式化的战地公园似乎躺着也中枪。


        公园里面有“安业民烈士陵园”,有安业民坑道、安业民塑像纪念碑。安烈士就是战死在围头的海岸炮阵地。厦门也有“安业民烈士陵园”,这位年轻的海军英模一下把围头和厦门在感情上拉得很近。记得读小学时,老师曾带着我们夜访厦门安业民陵园,全班同学听我打着手电朗读描写安业民英雄事迹的报告文学《海岸青松》;直到我踏上围头才读完结尾,围头就是根植青松的热土。


          物换星移,如今围头从战地恢复了它渔村原有的宁馨,海岸边新建一座金碧辉煌的妈祖庙,香火袅袅,期盼台湾海峡风平浪静。据说,该妈祖庙的规模和造价在祖国大陆仅次于莆田湄洲的妈祖庙。我想没有人比围头和厦门两个半岛的老百姓更看重台海的和平与安稳了!


    我们漫步围头的那天上午,风和日丽,蓝盈盈的海平面微微起伏,那是大海匀称的呼吸。直面大金门的万亩碧水布满海水养殖的浮吊,我原以为吊养的是海蛎,一问才知道是鲍鱼。养鲍鱼对海水的洁净度要求更高,围头养殖户的收益自然更高。


    我突然觉得围头半岛像一部仰天打开的大书,前半部是海岸炮,后半部是妈祖庙,合上它赫然可见墨迹未干的书名——《战争与和平》。


    我们在半岛一处叫“月亮湾”的海滨泡茶聊天,进而享用极鲜美的海鲜。海风微微拂面,海浪轻轻摇移,海岸的细沙滩后面是浓密的木麻黄林带。这一株株木麻黄构成的绿色屏障默默固沙防风,像极了早年厦大校园前面的胡里山海滩……

  • 科山村祭拜郑成功

    2019-08-15 20:57:36

    己亥年七月十四是民族英雄郑成功诞辰395周年(1624—2019)纪念日,漳州市长泰县枋洋乡科山村的郑氏宗亲在该村的“亭山宫”隆重举行祭拜成功爷的活动,成为闽南又一个纪念郑成功的民间盛会。我们“厦门郑成功研究会”一行九人,在会长郑希远的带领下,应邀专程前往参加祭拜活动,深感浓浓的家国情怀以及淳朴的山乡人情。

          当地乡亲介绍,目前福建省最大的水利工程项目、我们厦门本世纪最重要的水源工程——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的上存水库就在我们祭拜郑成功的现场附近。该水库的首要作用就是积蓄雨水,其正常蓄水位达201米,设计储水量达1.232亿立方米,属于大Ⅱ型水库,集雨面积达214平方公里。


         说来也极为神奇,我们祭拜活动中老天突发超强暴雨。这场倾盆而下的“豪雨秀”长达半个小时,貌似巧合,冥冥之中有神灵:在郑成功威严的注目下,亭山宫广场临时搭盖的遮阳棚居然安然无恙,笑傲风雨,所有的水流都乖乖滴流汇上存!我想我们的成功爷今后一定更加忙碌了,不但要在厦鼓海峡调度台风,还要在枋洋山乡汇聚清流,统帅我们海峡两岸所有的江河湖海!


         祭拜活动之后照例有一个山村自助式聚宴,简单却滋味浓醇,特色手抓面再浇淋卤汤,汤内蛰伏着密集的山鲜海鲜,口味自然极为鲜美;另有巨盘的“烤卤鸭”,就是将鸭子先卤后烤,双重提味,香气势不可挡,十分入味。不好意思,北京烤鸭、南京桂花鸭、福州茶香鸭,都不如我郑成功本家的这款“烤卤鸭”!


          长泰宗亲冒着酷暑,带我们游览了附近的“鼓鸣岩风景区”,玻璃栈道有惊无险;走访“状元祠”,拜会漳州千年第一位状元林震;枋洋乡地灵人杰可略见一斑……


           夕照里的“亭山宫”越发显得金碧辉煌,祭拜郑成功的香火袅袅飘升,长泰长泰,慎终追远,民风厚淳,国姓爷令我们乡亲更亲,两岸更近,家国情怀,永在心尖!

  • 厦航追时间亲历记

    2019-07-13 09:26:14

       

       初夏去东北看长白山,返回时搭乘的是长春经停杭州到厦门的航班。厦门往返东北的航班中途卸客加客几乎成了常态,我曾经从哈尔滨飞回厦门,一路在青岛和温州各停一次。经停是一个很耽误乘客时间的买卖,而且多一次降落和起飞无疑也增加了乘客遭遇事故的概率,但航空公司向来事前不主动告知滴,爱怎么停就怎么停,乘客总是无可奈何。


       其实生气也是白生气,于是同样是无可奈何的我就转而积极地看问题,为什么不呢?哈尔滨的那次飞行,我写下了抒情散文《两飞两停遇新茶》,欣欣然讲述自己一路在机场特产店把青岛的“崂山绿茶”和温州的“乌牛早”绿茶双双收入囊中,并美美滴编入我的茶散文选——《把盏话茶》。


         但这一次从长春飞厦门就肯定没有当年的好心情了,原因是在长春龙嘉机场因为“流量控制”被白白耽误了整整一个小时,这样一来原本预计隔天凌晨抵达厦门高崎国际机场的时间就增加了不确定性,更要命的是隔天上午的八点我接受了母校厦门双十中学的邀请,要在2019届学生毕业典礼上做一个校友讲演,如果航班在杭州萧山机场再有延误,那么就有可能误事,忐忑不安的我心底做好了从厦门机场直奔厦门双十中学镇海校区的准备!


        幸好萧山不是龙嘉,而且看得出机场与航班配合默契,加快了卸客与加客周转的时间,10点30分,我们又重新飞回天空,穿行在夜的云层里,我焦急的心境也回归平复,这下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杭州到厦门一般要飞90分钟,但从飞机的广播里获悉,航班抵达厦门的时间一再被提前,50几分钟后,厦门的万家灯火已经出现在舷窗下方,令人兴奋不已。我想起早年搭乘绿皮火车,晚点后往往都有加快速度追回时间的冲劲儿,没想到飞机的航班也有此壮举,而且这一追,几乎追回了30分钟,额滴神啊,足足比预计时间快了50%,居然赶在隔天零点之前安抵灯色璀璨的厦门!


          这则我亲历的航班追时间的小故事,至少泄露了两个隐秘:其一,航班预告的空中飞行时间本来就含有不少水分;其二,航班正点率的提升,其实还有很大的空间。

  • 话说“地球公民”

    2019-05-16 16:28:28

     新闻直播最后播出了《这“尿”不能喝》的欧陆花絮,讲的是因为节约用水的缘故,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著名景点——“撒尿的小朋友”24小时不间断拉出来的“尿水”由可饮用的纯净水改为不可饮用的循环水。这一下子引起我的注目,我记得我是在半个多世纪以前《集邮》杂志介绍的一枚匈牙利邮票上认识这位可爱的小男生的,并因此对其尿灭炸药导火索的壮举心生羡慕,这无疑是天下最伟大的一泡童尿,我是男生我也行!


           我们的电视主持人随即为布鲁塞尔市政厅节水的行为点赞,说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话:“毕竟节约用水是每个地球公民应尽的职责”!我觉得“地球公民”这个语词十分给力,毋庸讳言,如此全球一体化的环境意识恰恰是国人的短板。


            我想起我们厦门不少的旅游景点都设有免费的直饮水饮用点,于是我建议布鲁塞尔市政厅当局还可以有两全其美的节水方式:分时段使用纯净水系统与循环水系统,以满足我等想“喝尿”的游客的渴望!这点建议是不是也有点“地球公民”的意识呢?由此可能引发的游客排队“喝尿”的场景不仅仅杜绝了水的浪费,而且还可以增加景点的吸引力,并且潜移默化世界公民们的节水意识,您说呢?

  • 北海老街

    2019-05-11 11:28:45

     走进广西北部湾重镇北海市,很容易与我们厦门产生联想和对比,不仅仅因为两个城市都是滨海风景旅游城市,也不仅仅因为两市气候相似乃至市花皆乃三角梅,北海那避风水道里密集渔船以及形成的疍民文化,也让人想起厦门港曾经的沙坡尾……


        沿街不时可见的烂尾楼,那是N年前留下的一声叹息,至今没有缓过气来;连绵20公里的细沙银滩,游客远不如厦门的纷至沓来;林林总总的涉海旅游项目开发也显得杂乱无章,整个交通与卫生环境厦门都要更胜一筹……


        北海也有一条类似厦门中山路的百年老街叫“升平街”,而且也是步行街,但北海老街要窄一些,店面要小一些,且全为石板路,步行起来心旷神怡更舒服一些。沿街的楼宇高不过四层,多为三两层,建筑风格相互协调而顺眼,且笔挺顺溜,看得出百年前的规划有板有眼!沿街的店家安安静静做生意,未闻喧哗声。我走着走着,就情不自禁走进一家糖水店要一碗龟苓膏,北海的糖水是很出名的,老街龟苓膏果不其然,浇淋的玫瑰冰糖甜度适宜,滑顺可口。


        北海的海风轻轻地吹轻轻地摇,龟苓膏只是老街味道的一笔轻描淡写,那说不出的南国风情早已一步一步将人缠绕,让你越走越舒坦,恨不能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那天涯海角……我是一个不大爱逛街的人,居然也会爱上北海老街?老夫我在街心暮然回首,原来是老街的店招一招一式都让人感到难得,这竖式的店招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字体、色泽、质材各显灵通,全然是一种商业文化八面来风的琳琅满目!官场的事我不懂,但北海老街的店招洁身自好,未被卷入城市店招大折腾的风潮,仅此小民我立正鞠躬,致敬北海更祝福这条幸免于难的老街,有如此包容的小街垫底,北海的未来可期!

  • 小刊小文说大事

    2019-01-04 17:40:47

  • 保健品专坑老年人

    2019-01-04 17:38:58

  • 博文见报

    2018-11-28 16:09:07

  • 让养老院成为街道建设的标配

    2018-11-05 15:33:19


         按照联合国的标准,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0%,人口即进入老龄化,我们厦门已经超过14%,而且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大量从外地进入厦门投靠子女养老,或协助子女照看儿孙的老人,厦门养老问题已经拉响了警报!


         这些年我走访了厦门岛内岛外的一些养老院,大多不尽如人意,要么太偏远,要么医护条件太差,要么人满为患、环境压抑……十分尴尬的是,有些老人不愿意上养老院,等到生活难以自理的时候,养老院又拒接接受,令人唏嘘! 其实一个家庭只要有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全家都累得团团乱转,而保姆越来越贵,且越来越靠不住,一般家庭连想都不敢想。


           中国老人怕上养老院是一个普遍现象,他们怕孤独,怕远离熟悉的环境,怕难以见到儿女……,如果我们能让养老院成为社区乃至街道的标配,让他们就近养老,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打消老人的顾虑,何乐而不为呢?


         街道养老院的建设最好是养老院、托老所和街道医疗所三合一的模式,如此可形成五大优势:

         其一,可以让老人从上医疗所,再到上托老所,最后过度到养老院,在一个熟人社会里完成一个顺理成章的心理过程;

         其二,有利于子女就近的探视和协助照料,藕断丝连,延续和发挥一些居家养老的优势;

         其三,有利于提升“医养合一”的医护水平,解决长期困扰养老院的医疗水平低下的难题;

        其四,有利于解决或分流一部分常年将大医院的住院部当成养老院的老人;

        其五,能有效地助力和接续家庭养老,把养老资源的社会效益最大化。


         城市养老院的规划与建设一定要接地气,且迫在眉睫,眼下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书店都一一纳入街道或社区建设的标配,养老院也一并纳入吧,跪求!

     

  • 对号入座 人生路上

    2018-10-29 07:59:17

  • 参加郑成功研究会的活动

    2018-10-09 18:22:35

  • 七七八八遭变卖

    2018-08-30 10:59:20

        我在“淘宝网”遇见自己的首日实寄封被出售,于是写了《淘宝网上奇遇记》,自我调侃一番。结果有热心邮友曾培鑫网上截图报告,我N年前实寄的一枚鼓浪屿日光岩邮资封在“7788收藏网”也被出售中。这枚邮资封的封图与票图一样,都是画家曾华伟的水墨日光岩,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枚普通邮资封,自然曾有与邮友分享的实寄,但寄出多年的普通邮资封被作为商品流通,还是万万没有想到滴!

         有了第一次,那第二次就不再大惊小怪了?也未必,它888元的标价还是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好是盛夏,才没有被冷气呛到肺!身为当事人,我只能用一个网络语词叫“无语”,出售人大概也知道有些离谱,于是把收信人的名字马赛克了,封面上空余我这个寄件人无辜的姓名,难免有些如坐针毡!

         我注意到,实寄封定价虚高的情况远非只有我这一封,相形同网出售的集邮图书就基本没有这个现象,我推估原因大概是集邮图书可以随时货比三家,而实寄封不大容易拥有同样的空间,所以给始作俑者留下了“蒙”的侥幸。但我以为这不是网上邮事的主流,无论是“淘宝网”还是“7788收藏网”,都不仅仅是为邮品的流通做努力,而且大大拓展了集邮活动新的空间,老邮迷的我有事没事在网上闲逛,分明有一种轻轻松松逛邮市的快感,甚至有几分看邮展的赏心悦目。


  • 退休生活家畅谈子女婚姻事

    2018-08-26 18:00:37


  • 装苹果的塑料袋突然破了

    2018-08-21 18:43:37





           应邀参加某单位的一个剪彩仪式,获赠一册纪念品,用水红色的大塑料袋套着,特别申明我不是什么官员,恰恰相反,就因为“八项规定”后官员们都不大热衷这类从前很热衷参与的活动,老夫才被抓去顶包多受骄阳的关顾!

          挤上回家的公交车,立马有少年家给我让座,虽然我还不至于老气横秋,但人家让座,老人家就该说声谢谢并欣然接受,若果推让不接,反倒别扭或尴尬了对方的善意。

          车到下一站,挤上一位带孩子的女士,手里还大包小包,像是采购归来,立刻有人让座,那女士迫不及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负重的袋子里接二连三滚出一个个红苹果。她眼明手快,立马拣起苹果装回原袋,结果装一个滚一个,这才意识到是袋子破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下意识地让纪念册与塑料袋分离,然后递上袋子说“这个给你”,区区一个空袋,那女士感激不尽!

         “雪里送炭”有时风轻云淡,其实纪念册和塑料袋都有违“低碳生活”,令我很负担,现在卸掉一半,物尽其用,我自己也立刻轻松不少,善小而为快乐着,让他人安稳的苹果甜了我的心境!



  • 有谁告诉我,这是什么树?

    2018-08-12 16:43:57

    N年前我到闽北某县城走走,一条古街上据说出了好几个状元,“大夫第”高墙深院派头十足,县城里有很浓的读书氛围,相隔不远,县实验幼儿园、实验小学、实验中学都整在一条街上,早晨上学的时分,大小学童三三两两,蹦蹦跳跳,都朝这条街挺进。

    街上有序地种植一种不知名的乔木,枝繁叶茂开着白色的丛花儿,那花弥散这一种独特气味,一种不是很舒服的香味儿,闻久了似乎有点微微的晕,我站在树下闭目深呼吸,沉静在大自然的气息里,然后睁开眼睛,询问一位踏步而过的高中生这是什么树?他摇摇头,有点抱歉地说不知道。我转而询问了下一位,结果依然。此后我近乎固执地询问了一位又一位路过的学生,居然没有一位能答得上来,可谓“两耳不闻墙外花,一心只读圣贤书”?问到最后,路边的我都羞于发问了,于是只能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太唐突了,居然提问陌生学生这么一个课本外的问题?

    那晚我们在县城露天排档小酌,那边上也是齐刷刷挺立着好几株这种开着白花的乔木,但比那校园一条街的要更有些树龄的,如果要评县树什么滴,它肯定是一款有分量的竞争者,我一时无心酒肉,自寻烦恼,无法自拔。记得我儿时,幼儿园的阿姨就喜欢讲树的童话故事,什么老榕树爷爷、白玉兰仙姑,我从小就分得出什么是大叶桉,什么是小叶桉,大叶桉的叶片可以撕出绿色的“小飞机”……

    难道现在的中小学生作文就不写《故乡的树》吗?在诵读鲁迅的《秋夜》“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时,就没有对校园墙外的树生发联想?在背诵杨朔的《荔枝蜜》就不想见识一下那奉献甜美的荔枝树?!

    这开着白色丛花的行道树哟,它们日日夜夜和学子们一起成长,认认真真地含苞开花,本本分分地为人们遮风挡雨,也算是一排特殊的同学呀,同学几年,大伙儿竟然都对“树同学”的芳名不屑一顾?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是老师的疏忽,是考卷的缺漏,还是我们大家都有待重返幼儿园补上这最自然的一课!

  • 走进“退休生活家”

    2018-08-11 23:06:52


  • 铁人王进喜从微信向我走来

    2018-08-07 07:14:54

    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华夏名人信札展”在黑龙江省大庆市举办。《集邮》杂志微信公众号在开幕当天报道了此次信札展的新闻,并表示给留言跟帖的读者准备10枚纪念明信片。我在手机上获悉这一消息,马不停蹄立马留言:“书信文化,天高地广”,及时地果断拍了一下马腿!

    几天后,该公众微信号为大家公布获奖情况,本次获得奖品的邮友为:蓝色金属梦中的明天、野牛、邮苑书香爱华收割机777、葛兴农、终极迟到、轻骑Q,以及我本人——郑启五,坐不改姓,行不更名!这是我第一次从微信里获得纪念邮品,可喜可贺,我自己为自己点赞——一座自得其乐的微型里程碑!它再一次说明网络与集邮“双刃剑”的关系,揭示了数码时代有可能拓展的集邮新空间!纪念明信片上借用了王进喜邮票的图案,让我觉得王铁人正从微信向我们走来!


    民间集邮社团里有一家叫“网络集邮研究会”的,编辑出版了一份小刊物叫《博客集邮》,聘请我当顾问,每每见到该刊物上尽是一些与网络集邮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字,我就忍不住直言,可惜人微言轻,人家就是我行我素。今天我们邮票上的老朋友王进喜从微信里向我们信步走来,我想我们网络集邮研究会何不抓紧战机,把“他”请进我们《博客集邮》的会客厅里茶话一番,谈谈他如何从微信走进一个伟大的新时代?让我们“网络集邮研究会”多一点网上行的感同身受,少一些王顾左右而言他!

     

  • 四枚“王虎鸣”

    2018-07-09 10:01:11

       王虎鸣是著名邮票设计家,因为某个原因,我一直没有王签名的邮品,备感遗憾,看来是缘分尚未修到。

    去年6月我与老同学畅游青海的“茶卡盐湖”,作为旅游的副产品,我把门票明信片实地投邮寄回家,自娱自乐爽歪歪,而后还作文一篇,感叹青海邮政的普遍服务精准无误。厦门邮政的领导张志军把拙文推送给了青海邮政的老总周新峰。

    我把茶卡放在了心上,人家把我放在了心底,今年6月在“茶卡盐湖”邮资片发行首日,周新峰一口气将四枚有邮资片设计人王虎鸣签字的明信片,实寄到了我的厦门大学;片小情深,友谊是邮出来滴,也是喊出来滴,一时间“厦门蓝”与“茶卡蓝”遥相呼唤,“厦门,厦门,我是茶卡!”,“茶卡,茶卡,我是厦门!”,小小邮箱无声胜有声,谢谢张志军,谢谢周新峰,也谢谢王虎鸣极富个性的签名!

    我把我的四枚“茶卡盐湖”放进一个叫“邮政用品学术交流群”与同好做一个分享,火眼金睛的群主立马看出,说是这四枚都不是国版明信片而是广告片,我赶忙翻过明信片细查细看,果然四枚都是“青海省邮政商函广告局”的风景广告加印片,于是我回复群主,“不是广告片,是故事片”,是有故事的明信片,然后打上四个笑哈哈的小头像!



  • 让锦鲤回归它观赏鱼的本真

    2018-07-07 16:42:46

     

    邮票一直以来被称为“国家名片”,尽管进入数码时代,通讯手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邮政投递的土壤急剧萎缩,邮票的地位每况愈下,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邮票的国家属性依旧坚忍,“国家名片”的地位舍我其谁?!原本“中国邮政”在2017年6月25日要正式发行的《锦鲤》邮票突然宣布暂缓发行,其悬念一直到如今一年之后也依旧没有动静,这在中国乃至世界邮票发行史上都是极为罕见滴!

    为什么要暂缓发行?虽然“中国邮政”极力回避,但大家都清楚就是这套邮票的第二枚和第三枚取名采用了“昭和三色”和“大正三色”这样带日本年号的鱼名,在中日关系敏感复杂的历史时刻,几乎就是让这群无辜的锦鲤游进了退维谷的境地!据说,福建省的邮政仓库目前一直接由武警部队把守,悬而未决的“锦鲤”如果停发,每一套都可能价值连城,每一套的不慎流出都将蛰伏着某种政治的和经济的双重影响,“锦鲤”潜藏着比1980年的猴票更大的价值链!

    如今中日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下个月12日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的纪念日,是否在此间选择一个吉日良辰让邮票低调发行,让百般为难的“锦鲤”游出是非之地,回归它观赏鱼的本真?就好比“红富士”就是一个苹果尔耳!

     


  • 走进福建台

    2018-07-01 18:08:36


Open Toolbar